红缨枪 第一卷 七、盖天拿魂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98/




海龙进了县衙,那是一个很大的院子,他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么大的院子,左拐右拐,到了伙房,放下东西,黄鼠狼领着他去见金大蛋的干闺女。

那干闺女生得肥头大耳,腚大腰圆,如一头肥猪一般。金大蛋认干闺女专捡肥胖的,并扬言:“我就爱玩肥胖的女人,我不怕她吃得多,我有的是钱,有的是好东西给她们吃喝。”这个乌龟王八蛋到底认了多少个干闺女,谁也说不清。

浪金花正坐在沙发上嗑瓜子,见了海龙,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海龙说:“我叫荷花。”

“叫荷花?我看你象傻瓜”,浪金花噗的一声吐出一口瓜子皮,有一片不偏不倚正好吐在海龙的鼻子尖上。海龙气的一肚子邪火,浪金花却笑的前仰后合。

浪金花笑了一阵之后,粗嗓大调地问海龙:“我问你,你会干什么活?”

海龙说:“我会放羊,喂猪,拾柴禾。”

浪金花伸出肥胖的手,猛的戳了一下海龙的眉头,叫道:“一看就知道你是个泥腿子,野妮子。我这里哪里有羊?哪里有猪?我叫你给我扫地、倒水、抹桌子、倒尿尿罐子,你听见了吗?”

海龙说:“听见了。”

浪金花又嫌海龙声音太小,叫他“大声说,大声说。”

海龙就可着嗓子大叫了一声:

“听见了!”

这一声大叫,吓了浪金花一跳。

浪金花本来就想给海龙一个下马威,好让她以后听话,好使唤,见海龙高声大叫,火上心头,举起胖得像猪蹄子一样的手,劈头就是一巴掌。不料,一巴掌下去,就像打在石头上一样,震得她的手生疼,当着海龙的面,又不好意思叫疼,甩了几下手,只得忍着。她本以为,一巴掌下去,准能打得海龙嗷嗷地哭,她已经暗地里使足了劲,不想海龙却一点事都没有。浪金花叫道:“老黄,你给我买来一个什么怪物?这死妮子又肉又木,你叫我怎么使唤?”

黄鼠狼道:“好骡子好马都是训出来的,一个小妮子还不好训。你看这小妮子长得多壮实,我花了五快钱买来的。我来给你训训她,训得她乖乖的,狗颠狗颠的,你叫上东她不敢上西。”

黄鼠狼说着,脱了鞋,把海龙拽过来,夹在腋下,举起鞋底,对着海龙的腚咣咣咣就是几鞋底。打完了以后看看海龙,海龙似乎什么都没有觉着,傻模傻样的,一点都不在乎。黄鼠狼觉得使的劲已经很不小了,却并没有把她打哭,于是扳倒身再打,咣咣咣又是一阵鞋底,想不到海龙还是没有哭。黄鼠狼歇了一口气,往手心里吐了一口唾沫,叫道:“操她妈,这小妮子真吃打,我就不信打不哭她。”

这一回,黄鼠狼使尽了吃奶的力气,咣咣咣一阵乱打,只打得他头上冒了大汗,嘴里喘了粗气,手脖子软了才住手。再看海龙,依然如故,还是一幅满不在乎的样子。

浪金花在一旁看了,说道:“你真是个废物,你买的这个小死妮子,像木头一样,她连哭都不会哭。你去拿刀子来,拿大杠子针来,我割她一块肉,扎她几针试试,看她到底会不会哭。”

海龙为什么这么吃打?原来他和沙英跟着沙龙叔叔学过岳飞硬气功。练成了以后,一旦发了功,身上的肉说软时软的像棉花,说硬时硬的像石头。当黄鼠狼用鞋底打他的时候,他暗暗地提气发功,将一口气运到腚上,两瓣腚就变得像石头一般的硬,不要说用鞋底,你就是用棍子打,也不觉得疼。

如果真是这样就好了,其实不然,那硬气功本来就有些夸张,再说,海龙也没有练到火候,但是,他恨汉奸,他要坚强,于是就强忍着疼痛,决不哭出声。当他见浪金花要拿大杠子针,黄鼠狼要去拿刀子的时候,他准备哭了。人身都是肉长的,怎能经得住刀子割,大杠子针扎。要听哭声,那还不容易。等浪金花拿出大杠子针,准备往他脸上扎的时候,海龙就裂开大嘴,“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哭声响亮聒耳,吓了浪金花一跳,一趔身,没有扎到海龙的脸上。

海龙哭起来一发而不可收。因为哭不出眼泪,他就用手臂捂着眼哭,打个掩护。浪金花见她哭起来不住腔,气又不打一处出,跳起来拧住海龙的耳朵,嚎道:“哭什么哭,再哭我扎瞎你的眼珠子。”大杠子针就在眼前晃着,海龙心里有些发毛,不敢哭了。

浪金花哼了一声,一腚蹲到沙发上。

黄鼠狼说:“你这个法子灵,还没扎就吓的不敢哭了。以后不听话,你就扎她。扎的她满脸都是大杠子针,把她的两眼扎瞎。”

“给我洗袜子去”,浪金花从脚上脱下来一双臭袜子,一把扔在海龙的脸上。

海龙在心里骂道:"你这个臭婆娘,我恨不得一刀宰了你。”就到东边的一间小屋里洗袜子去了。


第二天,黄鼠狼让海龙去打酒,却不给钱。海龙说:“你不给钱叫我怎么去打酒?”

黄鼠狼说:“没有钱你能打酒来,算你有本事。我打酒,从来没花过钱。你不去,我枪毙了你。”

海龙无奈,只得去打酒。卖酒的掌柜一听说是给黄鼠狼打酒,知道他是个无赖皮,不打给。海龙回来后把空酒瓶递给黄鼠狼,黄鼠狼问:“你怎么没打酒来?”

海龙说:“没有酒你能喝出酒来,算你有本事。”

黄鼠狼道:“咦,这个小死妮子,还耍我哩。我给你一样东西,保准能打酒来。”从口袋里掏出来一把手枪,退出一颗子弹,说:“拿着它去,这玩意比钱还管用。”

海龙又去打酒,果然打来了。回来的路上,海龙心里想,酒是什么滋味? 我还没有尝过,我先喝点尝尝再说。海龙这一喝不要紧,竟咕咚咕咚喝下去半瓶。看看回去不好交代,忽生一计,就偷偷地给他尿了半泡尿,尿得瓶子里满满当当的。回来后,黄鼠狼尝尝,说:“你打的是啤酒。这玩艺我喝过,山狗司令从日本带来的。你也尝尝。”

海龙说:“我不会喝酒,不尝。”

黄鼠狼道:“喝啤酒好,山狗司令说,喝啤酒治胃病,人发胖,日本人常喝啤酒。”

海龙看着黄鼠狼有滋有味地喝“啤酒”,止不住心里发笑,却又不敢笑出声来。这时,肚子里的酒发作了,海龙直觉得脑子里一阵阵发晕,有点支撑不住了, 就跑到小屋里睡觉去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