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主要交战国空军实力大比拼

在陆海空三个主要军种里,空军无疑是最年轻的。空中力量登上战争的舞台是在上个世纪初,而它作为一个独立的军种存在则距今只有区区几十年的历史,而另两个军种的历史早已过了千年。

但是空军的出现让战争的样式产生了革命性的变化,它把战争从传统的平面样式带入了立体样式,它崛起的速度超过了任何人的预料,空中力量在战争中的作用以令人惊奇的速度上升。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中后期,空中力量的影响力远不仅仅局限于单纯的空中战场,它对于另两个平面战场也产生了近乎于决定性的影响。在陆战场,空中力量对陆军的作战行动产生了越来越重大的影响,甚至打破了原有的陆军作战原则。对于这点,德国陆军的体会是最深的。在《隆美尔战时文件》中,我们常常可以读到隆美尔对于同盟国空中优势的记述以及他对这种优势给德军带来的巨大困扰所产生的严重忧虑。隆美尔是陆军出身,在战争中他一直是以统帅装甲部队进行机械化战争而闻名于世,可以说,在二战的初期,他信奉的是战车致胜理论,认为决定地面战争胜负的是装甲部队的高速运动。但是到了战争的中后期,随着同盟国空中力量开始对陆战场发挥越来越显著的影响,隆美尔逐渐修正自己的一些看法,到了战争的后期,从他的著述和相关文件中,我们甚至感觉到他已经开始信奉空军致胜理论了。譬如在1944年8月,隆美尔因在西线被盟国空军炸伤在德国休养期间,曾经和其儿子曼弗雷德有过一次交谈,在交谈中,隆美尔说:

“专靠陆军并不能决定最后的胜负。……制空权对于任何强大的陆军,无异都是一张死刑宣判书。没有空中的掩护,陆军根本无法作战。”

隆美尔关于制空权对陆战的影响的认识,总之,空中力量开始对战争产生至关重要的作用是在二战时期即已确立的,国内有一种看法认为那种作用是在海湾战争时才确立的,那实在是因为对战争史缺乏必要的了解。

在海战场上,空中力量伴随着航空母舰的出现而逐渐发展成为具有决定意义的力量。我在《战史笔记》中已经清楚地注意到,无论是太平洋海战,还是大西洋海战,空中力量都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太平洋战场上具有标志性的重大战役(如偷袭珍珠港、珊瑚海海战、中途岛海战等)几乎都是由空中力量唱主角的。大西洋战场上虽然没有航母舰队之间的超视距海空搏杀,但是同盟国击败德国潜艇的一个不可或缺的技术因素就是空中力量(主要是舰载航空兵)对德国潜艇的有效侦察和实时攻击。当然严格地讲,前述在海战场上发挥作用的空中力量并非属于空军的编制(它们大多属于海军的编制),但是我个人以为,海军航空兵和空军都应属于广义的“空中力量”的范畴,它们在作战方式和装备手段上具有相当多的一致性,它们的技术基础是一样的。

在战争史上可谓举世闻名的“霸王行动”(诺曼底登陆)被军事史学家认为是两栖作战的典范战例,是战争史上最大规模的渡海登陆作战行动。殊不知,就我的观感来说,同盟国能最终取得诺曼底登陆战役的胜利,最大的致胜因素其实是同盟国占据压倒优势的空中力量。

在空军实力方面,美国空军和它的海军兄弟一样同样有资格排在主要交战国的首位。当然必须说明的是,这里所说的“美国空军”只是一种为了方便起见的叫法,实际上根据历史的记载,美国空军正式成为一个独立的军种是在1947年9月18日,在此之前,美国空军隶属于陆军编制,被称作“陆军航空队”。也就是说,在二战期间,美国是不存在“空军”这一军种的。但是美国空中力量在二战中的作用和任务与其他主要交战国的空军并无区别,我认为不必拘泥于编制和称呼,而应当在实质上视其为独立的空军。

在美国参加二战之前,美国空中力量从表面上看是弱小的,它既没有非常庞大的规模,也没有多少现代空战的经验,这样的事实容易给人造成一种假象:美国空军是不值一提的。但必须看到,当时的美国之所以没有很强大的空中力量,主要是因为它基本不需要。就象我在本文前面曾经探讨过的那样,地处北美大陆的美国远离纷争不断的欧亚大陆,它在当时奉行孤立主义外交政策,这种国策要求美国对于世界其他地域(或许只有美洲地区例外)发生的事件尽可能保持不干涉的中立姿态,只要那些事件不直接侵害美国的重大国家利益,美国政府就不能介入。因此,美国在平时除了海军之外,陆军(包括归其统辖的航空力量)的规模是无法维持在很大的水平上。然而不维持并不意味着不强大,美国的综合国力和工业实力早在进入20世纪之际就已跃居世界之首,因此它的战争潜力(如工业制造能力、国防科研能力等)从世界范围来看应当是数一数二的。事实上我们也清楚地看到了,当美国正式参战之后,当美国的工业开始为战争而全速运转起来之后,它不仅在很短的时间内“凭空”(隆美尔用词)建立起了一支在数量规模和装备质量方面都堪称世界一流水准的陆军,而且还同时建立起了一支绝对称得上是世界老大的令人生畏的空中力量。据美国人休·赛迪和沃尔特·博伊恩合著的《美国空军史》一书提供的数据,到1945年8月对日战争胜利之际,美国陆军航空队(即后来的美国空军)已发展成为拥有225.3万名军人和31.8514万名文职人员、各类飞行大队218个、作战飞机达七万架的巨型空中力量。

对德的战略空中攻击在尽早击败德国的战争中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而对德战略空中攻击虽起始于英国皇家空军,但只有当美国空中力量大举参加到对德作战之后,这种攻击才真正具有了足以毁灭德国战争经济和工业能力的能量。德国人罗尔夫-迪特·米勒在其《大轰炸》一书中也坦率地指出,正是美国人生产的超过12000架的重型B-17战略轰炸机最终击垮了德国的军工生产。当然,除了B-17,美国人还拥有B-24和B-29这样更为重型的战略轰炸机(只不过后两种轰炸机并非轰炸德国的主力机型),这些轰炸机航程远、载弹量大,具备实施地毯式轰炸的能力。另外,美国人生产的数量更为巨大且性能卓越的战斗机(如“野马”式战斗机)也对拖垮德国空军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在另一个战场——太平洋战场上,美国空中力量(包括海军航空兵)更是成了摧毁日本法西斯武装抵抗力量的“杀手锏”,先是美国英勇的海军航空力量通过几次激烈的海空大战击溃了日本的航母舰队,从而掌握了太平洋上的制海权;而后又利用陆军航空队的远程战略轰炸机发动了对日本的战略空中攻势,让日本国民切身体验到了战争的血腥和残酷,并炸垮了日本的战争经济和工业能力,使日本统治阶层意识到继续作战的毫无价值。而促成日本加速作出投降决定的原子弹也是由美国空中力量投掷的。投掷原子弹的行动也使美国空中力量成为二战期间唯一一支拥有战略核攻击能力的武装力量。因此综合分析,美国空军应当有资格成为二战各主要交战国空军中的佼佼者。

英国是世界上最早成立独立空军的国家,英国皇家空军也是世界战争史上第一支将远程战略轰炸理念付诸实践的空军。英国空军认识到战略轰炸的重要性,在战争中组建起了一支具有很强震慑力的战略空军部队,并在1940年时即已基本确立了对德国进行战略性轰炸的战争指导思想。1942年7月21日,丘吉尔曾在其写的备忘录《对于战局的回顾》中阐述了他对战略轰炸的看法:

“在日益扩大的规模上猛烈而无情地轰炸德国,不但可以摧毁德国包括潜艇和飞机生产在内的战争力量,也会造成德国大多数人民所不能忍受的条件。”(见丘吉尔《第二次世界大战回忆录》第4卷附录3-2)

也就是说,在英国人看来,对德国的战略轰炸显然包括两个层面的意义:①军事层面上可以用来摧毁德国的战争机器;②心理层面上则可以用来摧毁德国人的战争意志。尽管战争的实际进程显示,第①层面所要追求的目的在1944年之前只不过是一种不切实际的遐想,而第②层面的企图则自始至终也未能实现,但我们仍不能完全否定英国空军的战略轰炸理念。如果没有战略轰炸,纳粹德国绝对有能力把战争进行得更长久,并对同盟国造成更大得多的损失。

当然,必须看到,英国确立战略轰炸策略还有部分原因是出于无奈。因为在1944年之前,英国在西线除了进行深入德国及其占领区纵深地域的远程轰炸之外,差不多没有有力的对德作战手段。而在1943年盟军登陆意大利之前,英国人对于轴心国统治下的欧洲大陆地区根本无力进行地面进攻,否则就难免灾难性的失败,因此,战略轰炸就成了英国影响轴心国(主要是德国)欧洲势力范围的唯一作战手段,成了英国向世人显示自己还在认真地从事对德战争的唯一窗口。丘吉尔非常清楚这一点,所以他强调,必须把对德国的战略轰炸行动至少看作是挫伤德国战争意志的特殊手段,其意义仅次于在欧陆进行的最大规模的军事行动(他显然是指将来可能进行的西线登陆作战)。

幸运的是,当时英国在航空工业方面并不逊色于德国,在某些领域甚至还占据优势。所以它能制造出足够数量的像“喷火”和“飓风”式那样优秀的空中优势战斗机。这两种战斗机成了德国曾经大肆吹嘘的Bf-109战斗机的可怕对手,据英国人乔恩·莱克在其所著《不列颠之战》一书的记载,战争期间,“喷火”式战斗机共击落敌机1116架,而“飓风”式战斗机更是击落了多达1593架的敌机。英国空军的战斗机部队在不列颠战役期间成功地挫败了德国空军企图夺取英吉利海峡及英国南部地区制空权的空中攻势。不列颠战役至少证明了英国皇家空军具备和德国空军分庭抗礼的实力。

除了战斗机,英国空军可以引以为豪的另一种飞机就是轰炸机。为了有效贯彻对德战略轰炸的作战策略,英国生产了数量众多的高质量轰炸机,从“威灵顿”、“斯特灵”、“哈利法克斯”型到1941年底开始装备的“兰卡斯特”型轰炸机,尤其是后两种大型的四引擎战略轰炸机具有航程远、载弹量大的特点(“兰卡斯特”式轰炸机的载弹量超过了5吨,远大于德国的轰炸机),成了对德轰炸的英军主力。这些英国轰炸机和后来加入的美国重型轰炸机一道成了德国人的噩梦。越来越密集的战略轰炸在战争的后期发挥出可怕的打击效果,德国人罗尔夫-迪特·米勒在其《大轰炸》一书中形容道:

“战争的最后几个月中,盟军在德国投放的炸弹比前五年加起来的还要多。德国的战争机器必须在炸弹雨中燃烧并永远被粉碎。”

对于英国人来讲更幸运的是,美国人在战略轰炸方面的认识和英国人近似,而美国巨大的工业生产能力和无穷的战略物资供应为同盟国空军取得对德作战的最终胜利提供了必要的物质基础。总体来讲,英国空军的实力大体上和德国空军相当。

受《凡尔赛和约》的严格限制,德国空军在一战后被解散,德国被禁止装备军用飞机,所以德国不得不一切从零开始。当然,并非是绝对的“从零开始”,毕竟德国已经在一战时建立过一支庞大的空中作战力量,它的精英人员和相应的技术基础是没有被“清零”的,因此这就为新的德国空军的重建提供了必要的人才和技术前提。据记载,在魏玛共和国时期,德国政府就开始采用各种掩饰手段(主要以发展民用航空为名)来秘密进行空军训练,培训空军飞行人员。但是魏玛共和国并非是强硬的政府,它并不敢于公开挑战《凡尔赛和约》,它所偷偷从事的空军训练工作相对来讲是谨小慎微和小规模的。如果继续处在魏玛共和国的政治框架之下,德国空军的重建将是一件非常漫长且具有太多不确定因素的过程。

1933年希特勒上台后,德国空军的重建工作才出现了取得突破的可能性,它在规模和范围上都开始迅速扩大。然而既使如此,留给纳粹德国在二战前完成重建工作的时间也仅有6年,这个时间对于重建一支强大的有实际作战能力的空军来说实在是太短了。希特勒直到1935年才正式宣布德国空军的存在,空军的建设工作进展得非常迅猛,纳粹竟然真的在1939年入侵波兰前建立起了一支当时欧洲大陆上首屈一指的强大空军。当然,由于重建时间过短,德国空军存在着一些重大的缺陷,主要表现在战斗机的整体性能与英国空军相比并不占优;轰炸机速度慢、载弹量和防护力不足;飞机生产能力不足;不具备战略轰炸能力等。当二战刚爆发时,德国空军的确在欧洲拥有着优势地位,但是这种优势既非压倒性的,也不是长期的。譬如在战斗机的性能上,德国的梅塞施密特Bf-109(这是二战时德国空军最著名的战斗机)与英国的“喷火”式战斗机相比就不占优势,至于笨拙的Bf-110就更不是敏捷的盟国战斗机的对手了。

从理论上分析,纳粹德国拥有在二战中将其空军发展成世界第一的技术和工业能力,但德国空军和海军一样在德国武装力量的建设规划中不具有优先地位。这不仅和德国属于传统上的大陆国家有关,而且也和希特勒的战争观念有直接关系。英国人乔恩·莱克在其所著的《不列颠之战》中指出:

“希特勒是一个以陆地为根本的军事策划者,遵循占领并守卫土地的思想。……空中力量不可避免地只能始终作为德国国防军地面部队的附属物。作为一支部队,它的惟一目的就是‘清理道路’,使地面部队和坦克办起事来能够更容易些。”

我想,这种说法大致是不错的。德国空军虽然是在希特勒的领导下才获得了惊人的发展,但这种发展是以配合陆军的进攻作战为原则,它不能明显地超越为地面作战服务这一界限。所以,德国空军在希特勒的战争观念指导下被确定为一支战术空中力量。这意味着德国空军的作战纵深超不过战术和战役范围,不能有效执行完全独立的战略任务。美国人肯尼思·R·惠廷在其撰写的《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苏联空军》中介绍道:

“就德国来说,早在1936年便强调发展Ju一87斯图卡式俯冲轰炸机,而且要求所有的轰炸机在设计时就要考虑具备俯冲轰炸的能力(甚至三十吨重的He-177也不例外)。这种要求是他们未能搞出任何卓有成效的战略轰炸机的原因。”[注:He-177是纳粹德国计划发展的一种四引擎重型远程轰炸机,但该机一直未受决策当局的重视,且研制的进展不顺利,未能充分达到设想的作战性能,因此该机一直未大量装备和使用。]

与之相比,英美空军的发展就显得较为均衡,它们的空中力量既包括支援陆军的战术空军,也拥有可以单独执行远程纵深轰炸的战略空军。没有战略空军(直接表现是德国没有象样地装备使用过远程重型轰炸机)给德军造成的直接后果至少包括:

①在战争形势最为有利的1940年无法通过战略轰炸来摧毁英国西北部的主要港口,斩断英国从海外输入物资补给的路线,干扰和破坏英国后方地区的军工生产,从而瓦解英国的抵抗意志,迫使英国求和;

②在侵苏战争最为关键的时期(譬如1941年莫斯科战役)无法通过远程战略轰炸破坏苏联纵深境内的工业生产设施、阻碍部队的调动和集结、打击苏联士气,使苏军难以及时补给人员和物资,从而丧失抵御德军进攻的能力;

③在战争的中后期,面对同盟国方面愈演愈烈的对德战略轰炸,无力用同样的手段进行反击。

德国人罗尔夫-迪特·米勒在其《大轰炸》一书中就感叹道:

“历史表明,个别的错误决定可能造成不可估量的后果——1941-1942年的希特勒缺少一支轰炸机编队帮助他结束闪电战”。

这种说法肯定是有道理的,不难设想,如果在1941-1942年这个关键时期(我之所以说它关键,是因为这个时期的德国在军事上处于最强大的阶段,并且它的主要敌人都还没有从被动和困境中摆脱出来)希特勒真的拥有一支有效的战略轰炸机部队,则无论英国还是苏联,都将处于极为困难的境地。

不过,就我的观感而言,德国空军在二战中的最终失败,最核心的原因既非是缺乏战略空军,也非飞机生产能力不足(事实上,在战争的中后期,纳粹德国生产的军用飞机数量是相当惊人的),而是燃料的极端匮乏。据利德尔·哈特的《第二次世界大战战史》一书中记载,在1944年9月间,德国空军的燃料补给量只有1万吨,而实际上每个月的最低需要量应为16万吨。所以,尽管德国人可以克服种种干扰和困难生产出数量众多的新飞机,却因为缺乏燃料而变得毫无用处。

在战争的最后时期,德国空军曾经出现过一个转败为胜的良机,那就是革命性的喷气式飞机的投入服役。众所周知,德国人是世界上第一个研制出可用于实战的喷气式作战飞机的国家,从技术角度衡量,当时德国使用的喷气式战斗机(Me-262)在整体作战性能方面比同盟国空军的活塞式飞机整整先进了一代,冯·蒂佩尔斯基希在其《第二次世界大战史》中指出,假如能够在相当大的范围内使用这种速度比敌歼击机快得多的飞机,那就将在空战中占据很大的优势。实战也清楚地表明,德国空军喷气式战斗机投入交战的空中战斗中,同盟国空军都处于绝对下风,没有有效的对抗手段。很多军事史学家认为,如果德国的喷气式战斗机能够大量投入使用,则西线的空战形势势必会发生根本性的逆转,同盟国空军有很大的可能被逐出天空。

但是有四个主要原因导致了这种革命性的武器没有发挥挽救纳粹德国的作用:

①投入使用的数量不足。这主要还是由于燃料缺乏,喷气式飞机再好,没有燃料也无法升空,只能成为地面上的摆设。所以德国空军真正可以投入作战的喷气式飞机数量十分有限,据罗尔夫-迪特·米勒的《大轰炸》的记载,德国空军共接收到1000架左右的Me-262,但是其中能够实际投入作战的不多,只有约200架左右的这种飞机在1945年春季偶尔参加了空战(按蒂佩尔斯基希的记载,直到1945年3月前,Me-262充其量只有240架,且其中有一半的飞机因为备用喷气发动机不足而无法使用)。面对当时同盟国铺天盖地般数不胜数的飞机,这点数量的德国飞机可谓“沧海一粟”,难以起到力挽狂澜的作用;

②作战使用不合理。这应当归咎于希特勒的愚蠢和冲动。本来,战争后期德国的资源形势就极为窘迫,生产出的喷气式飞机本应有针对性地用于防空作战。也就是说,正确的策略应当是集中生产喷气式战斗机,全力对付同盟国的轰炸机群,力争将同盟国的轰炸机和战斗机逐出天空(只要德国有能力制造出足够数量的喷气战斗机并为它们提供必要的燃料,则做到这点绝非天方夜谭,Me-262的巨大速度优势对于同盟国缓慢而缺乏机动性的轰炸机群来讲是致命的威胁),如果摧毁了同盟国空军的对地攻击能力,则德国的战争形势将大为改观,德国的城市不再遭受空袭、德国的工业生产不再遭受破坏、德国军队的调动和集结不再受到致命的干扰和阻滞。在此基础上,德国可以迅速转守为攻,利用喷气式飞机的领先性能,发动对同盟国军队的空中打击,夺回制空权。这样一来,同盟国将不得不面对失败的结局。但是希特勒却出于复仇的病态心理,主张优先发展喷气式轰炸机,对英国进行报复性轰炸。但这样做不仅明显削弱了喷气式飞机的优势(因为当时尚不十分完善的喷气式飞机如果携带过多的炸弹,其机动性和速度就会大打折扣,在实战中不会发挥太大作用),而且极大地浪费了德国极为宝贵的资源;

③作战条件的苛刻和艰难。德国喷气式作战飞机开始投入使用的时间已经1944年的10月(以零星的方式),但到了1944年春季以后,德国已经丧失了其领空的制空权,同盟国(主要是西方同盟国)规模惊人的战斗机和轰炸机群如飞蝗般遮蔽了欧洲大陆的天空,有能力对战场上的任何敌对目标进行实时监控。在这种战场环境下,德国空军的作战条件变得极为严酷。德国机场本来就是同盟国空中力量重点打击的目标,而喷气式飞机与活塞式飞机相比又需要长得多的跑道才能满足起飞的需要,当盟国空军发现了这一特点后,长长的跑道就成了德国喷气式飞机极易遭受攻击的“软肋”(飞机在起降滑跑阶段速度慢、没有战斗力,是最脆弱的时候),同盟国空军聪明地采取了攻击喷气式飞机跑道的针对性战术,从而使德国很多喷气式飞机在起飞滑跑阶段就被击毁。曾经看到一种形象地比喻,将盟军空军打击德国喷气式飞机跑道和起降的飞机的战术喻为将毒蛇打死在它的洞穴之中;

④飞行员难以保证正常的训练。根据罗尔夫-迪特·米勒在其《大轰炸》一书的记载,由于燃料的匮乏,战争后期的德国空军年轻的飞行学员通常只接受几个小时的训练(因为没有更多的燃料可以供他们用来训练)就被投入到作战中去。喷气式飞机的训练原本要求比活塞式飞机更长的训练时间,但却根本不能指望。可以想见,如此“速成”的训练能够保证多高的作战质量。

除了上述原因,喷气式飞机尚不成熟的技术导致的许多机械事故也是原因之一。

综合来看,德国空军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已经竭尽全力,但最终败于资源枯竭、多线作战和指挥失误。

二战中的苏联空军曾经达到过相当惊人的规模,但是它在战术运用和指挥方面似乎存在着一些问题,影响到了它把其巨大的规模所应产生的作用成比例地发挥到战场上。这里不能不提到的是斯大林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发动的政治大清洗运动,这次血腥的清洗对苏联武装力量造成了极其沉重的打击,直接削弱了部队的战斗力,空军当然无法例外。对此,美国人肯尼思·R·惠廷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苏联空军》中指出:

“这场愚蠢的清洗使红军的高级将领有五分之四遭到杀害。没有哪一个国家经过如此大规模的血腥清洗而不在其指挥系统里留下致命的贫血症的。

苏联空军受到清洗的冲击尤为严重。……到1939年年底为止,苏联空军的高级军官约有百分之七十五被消灭。清洗波及到航空工业部门,还波及一些科研单位和设计局。甚至图波列夫也曾短期被捕。这样,苏联从1936至1939年间历次战役中积累起来的宝贵智力财富在某种程度上都付诸东流了。苏联空军在芬兰的冬季战争中以及在伟大卫国战争初期阶段之所以表现不佳,至少部分地归咎于斯大林在三十年代后期的嗜杀成性,这种说法看来还是公允的。”

大清洗在很大程度上导致了数量上居于优势的苏联空军在苏德战争初期几乎被训练有素、战术明确的德国空军消灭干净。但是凭借着后方幅员的辽阔、国家保有的工业基础、英美的外援和顽强的意志,苏联空军逐渐恢复了抵抗力并开始迅速扩充自己的实力,最终超越了德国空军。据记载,苏联在卫国战争期间共生产各型飞机约十三万七千架。最迟在1943年库尔斯克战役之后,苏联空军就掌握了东线战场的制空权。肯尼思·R·惠廷在其《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苏联空军》介绍说:

“到了1945年初,……苏联在苏德战场上拥有11个空军集团军,以15,000多架飞机对付德国的1,875架飞机。”

毫无疑问,东线苏联空军对德国占据着绝对压倒性的数量优势,而且此时在质量方面它也不逊于德军。但一个有趣的现象是,和德国空军一样,苏联空军在二战期间也不太重视战略空中轰炸,表现为他们在苏德战争期间几乎没有发动过值得一提的战略性轰炸。苏联空军在作战理念上和德国空军有些类似,强调空军的主要作用是对陆军部队进行近距空中支援,而非进行远程战略轰炸。

然而,苏联空军即使在执行战术任务时的表现也很难说是非常出色的,我们看到,德军在东线战场上面临的真正的威胁并非来自苏联空军的干扰,而是苏联陆军惊人的后备人力和取之不尽的战争物资(包括燃料、坦克、火炮、车辆等),我还没有读到任何一部战史著作在叙述苏德战争时重点强调过苏联空军的作用,这和西线战场的情形相反。因此,我个人认为,苏联空军在二战中的表现只能说是差强人意,以它的规模和质量,应该可以表现得比实战更出色。

日本空军和它的陆军一样,在亚洲地区没有势均力敌的对手,由于中国军事实力的显著落后,日本空军在侵华战争时期几乎未遇有力的挑战,当时的中国空军根本不具备对抗日本的能力,所以从始至终,日本空军都掌握着中国战区的制空权。日本对东南亚地区的侵略也大致如此。但这种建立在虚弱对手身上的空中优势并不能准确地标示出日本空军有多强大,和美英苏德等空军强国相比,日本空军的整体作战实力还是存在明显落差的。尽管在战争初期,日本的零式战斗机和隼式战斗机在性能上居于相对领先地位,但当美国有针对性地开展科研工作后,很快就研制出比日机更出色的战机,从而将日本飞机的优势一笔勾消。并且美国在大型轰炸机的研制方面也要大大强于日本。日本军人自己也不得不承认,是美国强大的技术和工业实力造成了日本空军的失败。当时的美国航空工业在引擎技术、螺旋桨技术、航空电子技术及飞机设计思路等领域都明显领先于日本。美国可以在战争期间很快对飞机装备进行有效的技术更新,从而迅速提升战机的性能,日本则不具备此种能力。所以,当美国的技术优势开始发挥效力以后,日本马上失去了太平洋战场上的制空权,对太平洋战场来讲,失去了制空权也就意味着失去了战争的主动权。如果仔细研究一下太平洋战争史,就会产生这样的看法:曾经不可一世的日本联合舰队其实就是被美国强大的空中力量所击溃的。

除了美国,当战争最后阶段苏联对日宣战之后,日本空军面对突入中国东北地区的强大苏联空军的猛烈突击时,也很快就败下阵来。这些事实很清楚地显示出,当日本空军面对真正有力量的强敌时,其综合实力才可能被相对精确地予以定位。总体上看,二战时期的日本空军实力应属于世界第三档次。

意大利空军照例要排在末席,它在战争时期也未发挥太大的作用。试举一例,在不列颠战役期间,墨索里尼为了报复英国空军对意大利的空袭和表示坚决支持德国的立场,曾于1940年的9月底派遣空军部队到比利时参与到德国对英国的空中攻势中去,作为德国空军第2航空队的一部分接受凯塞林的指挥。据英国人乔恩·莱克在其所著《不列颠之战》一书的记载,参加不列颠战役的意大利空军包括8个轰炸机中队、1个侦察机中队和6个战斗机中队。使用的主要机型是菲亚特BR-20M型轰炸机(80架)、坎特Z.1007bis侦察机(它本是一型中型轰炸机,但载弹量太少而改为侦察机使用)、菲亚特CR-42“猎鹰”式战斗机和菲亚特G-50战斗机。但是凯塞林以德军的作战标准评估了这支意大利空军部队后却发现他不知道能够让这支部队做什么。于是,他坚持要求这支意大利空军必须先完善他们的训练之后才能参加作战。这支意大利空中远征军不仅训练水平低,而且在装备质量上也无法令人满意。意大利的那些机型与英国空军相比差距很大,都是过旧的装备,后来当意大利空军参加了对英空袭行动后立即暴露出弱点,在空战中损失颇为惨重。基于意大利空军糟糕的战场表现,它不得不从1941年1月份就开始逐步从比利时撤离,到同年4月份完全撤回意大利。

在地中海战场上,意大利空军同样没有合格地表现。本来意大利在地中海占据着极其有利的地理位置,意大利本土和其辖下的撒丁岛及西西里岛本是相当优越的海空基地,再加上北非地区的意大利殖民地,如果拥有适当的空中力量,意大利要获取地中海的制空权不应成为问题,更不可能让马耳他岛作为英国海空力量的地中海落脚点而长期发挥作用。可是意大利空军却根本无力夺取地中海的制空权,对于英国在该战区的海空力量的打击竟然不得不主要依赖德国派来的有限的海空军。在很大程度上可以这样说:正是意大利海空军一贯拙劣和胆怯的作战表现最终葬送了轴心国在地中海和北非战场上取得胜利的前途。

因此,我对于二战各主要交战国空军的实力由强到弱的排序是:

第一档次:美国空军。

第二档次:德国空军、英国空军和苏联空军。

第三档次:日本空军。

第四档次:意大利空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