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的狂想曲 梦回1910 第四十三章 广州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02/

在广州城内的当天晚上,我听取了两广前线总前委和广东省委的工作汇报。两广前线总前委书记朱玉阶拿起指挥棒指着挂在墙上的地图汇报道:“加强同志,目前我军在广州地区的部队有115师,120师,广东省军区教导一旅,二旅,海防第三,第四团。新四军炮兵旅,新组建的独立炮兵第一旅,第二旅,广东省军区炮兵团,海岸重炮独立团,二团,三团等共有部队八万三千人,各种口径大炮1200门。另外我们还有二十二个基干民兵营,三万五千人配合我军作战。我军在海岸线后二十五里的地方发动了当地老百姓挖掘出了三道战壕,并在每隔五百米远的地方修建了水泥碉堡。按照中央的指示在海岸线后一百里的位置上修建了二十五处临时避难所,以便在和英军交战时用于疏散交战地域的群众。我军的具体部署是:广东省军区教导一旅和海防四团共一万二千人,加独立炮兵一旅组成西集团,由广东省军区副司令员雷建生担任总指挥。在珠江西岸的江门到开平一带布防,防范英军从广州西面登陆;广东省军区教导二旅,海防第三团共一万二千人,加独立炮兵第二旅组成东集团,由广东省军区参谋长许云亮担任总指挥。在珠江东面惠阳到宝安一带布防,防范英军在东面登陆;海岸独立重炮团部署在番禺,海岸炮兵二团,三团部署在虎门炮台,用于封锁珠江航道;八路军115师,广东省军区炮兵团,部署在佛山,八路军120师,新四军炮兵旅部署在东莞,将担任机动力量。”

朱玉阶放下指挥棒,走到我身边信心满怀地说道:“如果英国人妄想攻占广州市,不负出二十万人以上的伤亡代价是休想向广州前进一步。请党中央和中央军委放心,我们在广州的部队有信心,也有能力保卫广州,决不会让她陷落在侵略者手中!”

我对总前委的同志说道:“你们的部署很好,我也相信英国人目前还没有攻陷广州的实力。但是我们也不能够大意,这可关系到广州市内及周边数百万人的生命财产安全,搞不好就会使广东省内数千万老百姓流离失所。因此我们要从战略上藐视敌人,在战术上重视敌人。要密切注意敌情的变化,一点也麻痹大意不得。”我继续向总前委的人问道:“你们在沿海地带布置了哨兵吗?”广东省军区副政委刘云山站起来回答我说:“首长,广东省政府已经在沿海地带发布了动员令。各沿海地带的乡政府都组织了民兵全天二十四小时监视海岸线的一切情况,并且各级也都在每天晚上十点钟向总前委实行了零报告制度。我们在前线的部队也都每天派出人员到各地巡逻,除了抓获几个澳门过来的走私份子外,现在还未发现任何异常情况。”听了刘云山的讲话后,我满意的点了点头。

我随后又询问了作战物资的准备情况。总后广州分部的负责人告诉我说目前广州地区一共储存了子弹近五千多万发,炮弹十二万发,手榴弹四十万发,地雷二十万颗。药品二百多吨,粮食五千多万公斤,各种器材两百多吨。这足够满足广州部队半年以上的作战消耗量了。

我又向朱玉阶问道:“目前我们武汉到湛江的铁路已经开始动工了,这条路可是我们的大动脉,决不允许有任何的散失。如果英军在湛江或者钦州登陆,将威胁到铁路的安全,到时候怎么办?”朱玉阶说道:“这个你就放心好了,我们在湛江还有两个海防团和一个海岸炮兵团。在钦州也有广西军区的两个海防团和一个海岸炮兵团。广西军区还有两个教导旅分别驻扎在南宁和玉林,随时都可以增援这两地。我方除了在广州是工业城市外,沿海其它的地方都没有什么象样的工业设施。到时候把人员一疏散,就算让英国人给占了去,对我方的损失也不会太大。而且那些地方大多是山区地形,只要把英国人放进到山区来打,那我军就有绝对的胜算了。到时候只需要最多三个月,就算不把英国人打死,困也要困死他。”听了朱玉阶的回答,我放下了心来。

随后李富军又向我汇报了英国战俘的情况。当李富军汇报说英国的两万多名战俘在这两个半月的时间就已经向银行贷款两千五百多万英磅用于消费后,不由得让我大吃一惊,这基本上可以说是武汉到湛江的一条铁路的总造价了。也相当于每个英国战俘每人借贷了二千五百英磅,这可是一个英国普通家庭两到三年的收入了。我不由得暗自担心了起来,要是英国政府以后不认帐,普通的英国水兵今后还得起吗?我马上给李富军说道:“对于英国的军官俘虏还是可以鼓励他们消费,但要控制英国士兵俘虏的贷款量,到时候他们还不起贷款的话,那我们不就麻烦了吗!”这时侯陈易刚开口说道:“还不起贷款,到时候就把他们往煤矿里面一扔,用挖煤来抵债。再让他们写信让家里面采用分期付款的办法,什么时候还清,就什么时候放人。”陈易刚的话给沉闷的会场带来了一丝轻松的气氛,人群中发出了一阵阵笑声,这个办法还真是有创意。我随后笑着说道:“那就继续对英国俘虏敞开贷款,鼓励他们消费吧!反正我们也就浪费点粮食而已,到时候还不起钱,就按易刚同志说的办。”

接下来李富军说道:“加强同志,经过对英国俘虏的审理,对珠江口海难的直接肇事者是英国军舰“麦金斯”号上的舰长赫尔利和大副安东尼,目前这两个人被我军进行了单独关押。我们总前委和广东省委,省政府的同志开会讨论后,决定在明天以涉嫌故意杀人罪,反人类罪,非法入境罪,战争罪对这两人进行公开的审判,决定判处这两人死刑,押黄花岗公开枪决。我们是否处置得当,还请你指示?”

我听完后,把头靠在椅子上闭着眼睛想了一会儿。要是现在把英国肇事者绳之以法的话,无疑可以大长民族士气,也可以震慑在中国为所欲为的外国人。但是这样一来的话,必然会使英国国内民众战争情绪出现反弹,迫使英国政府不顾一切地提前向我军发动进攻,那样的话我军就要和英国人打一场两年之久的持久战。如果把精力都投入到战争中去,那政府就会不堪重负,工业建设也就无从谈起了,这对以后的影响可就大了。我重新坐好对李富军说道:“对肇事者的审判还是先放一放吧!我们现在还没有和英国人打一场大仗的实力。如果英国人不首先来进攻我们,我们也就没有必要在这个时候去刺激英国人的神经。现在我们最主要的就是要尽量的赢得时间来进行战争前的准备工作,能够让英国人晚一天进攻我军,我们就多赢得了一天发展的时间,那胜利天平也就慢慢地向我方倾斜一天。反正这两人都落在了我们手中,迟早有一天我们会给英国人算总帐,那就让他们多活一段时间吧!”

随后我又继续听取了广东省委和省政府的工作汇报。我对广东的工作表示了充分的肯定,要求大家继续发样艰苦奋斗的优良作风和传统,切实履行政府的职能,真正做到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要教育广大干部权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全身心地带领广大人民群众抓好生产和建设,早日带领群众脱贫解困,确实解决人民的温饱问题。要做到时刻关心爱护人民,了解人民的疾苦,倾听群众的呼声。要经常地下基层调研,把群众当成亲人一样对待,和他们打成一片,发现解决群众工作中遇到的困难。听了我的发言后,广东省的同志表示一定不辜负党的重托,要争取让广东走在全国社会主义建设中的前列,率先搞好工业化建设,以实际行动来回报党中央的期待。

第二天上午,我和随同考察的安玉明,苗伟在朱玉阶,陈易刚,李富军和广东省委书记张家伟,省长周建的陪同下,秘密地前往广州黄埔造船厂考察。在黄埔造船厂我兴致勃勃地登上了缴获的英国远东舰队旗舰“胡德”号重巡洋舰参观。在军舰的甲板上,我抚摸着“胡德”号那巨大的炮管,真是感慨万千啊!现在我们终于也有了属于自己的军舰了。

我对站在我身边,之前特意从武汉赶来主持维修军舰工作的李建光问道:“建光同志,这几艘军舰维修得怎么样了?”李建光回答说:“由于缴获的巡洋舰并没有遭到太大的破坏,缴获的四艘驱逐舰现在也已经维修完成了,所以现在已经可以担任作战任务。”我又继续问道:“那军舰的维修器材你们有没有保障,各种机器设备的人员培训工作你们进行得怎么样了?”李建光说:“我们已经从德国进口了一些零部件,人员的培训也正在进行。但我说实话,要是想真正的出战斗力,没有两年以上的时间是很难办到的。”我点了点头,同意了他的看法。

我接着又问广东省军区:“军舰上人员的招募工作进行得怎样了?”李富军回答我说:“目前我们从福建的海军舰队和学校中调集了五百人过来,又从海外归国的水手中招募了一百二十多个,从地方上有小学文化程度以上的青年中招募了二千人,还从各炮兵部队调集了二百五十名老兵。这些人目前都已经进行了分组训练,而且我们组织大家半天时间学习理论,半天时间学习操纵。部队学习的劲头都很高,进步也很快。但是有两个问题一直得不到解决,一是海军的领导班子问题,现在都是我们广东省军区代管,没有专业的人士负责,感觉到很吃力。二是海军基地的问题,黄埔码头是一个内河码头,跟本不可能容得下海军进行训练,而且在广州也不利于隐蔽。所以建议军委赶紧拿出具体措施出来,好让海军能得到更好的发展。”

我说道:“你刚才提到的问题都很好,军委目前也正在考虑这些问题。我们准备把这几艘军舰尽快的转移到湛江去进行隐蔽训练,你们广东省军区可以组织人员尽快的修建好码头和基地。同时也要对基地方圆二十公里内的群众进行搬迁,对湛江附近也要划出禁渔区,要防止泄密,要不然被英国人知道的话,那就全完蛋了。”

关于海军司令员的人选军委一直拿不定主意,这也是为什么迟迟没有配备海军领导班子的原因。但是现在无论如何都必须下决心考虑了,要不然耽误了海军的建设可就是大问题了。思索来思索去,最后我把目光投到了陈易刚的身上。陈易刚读过几年教会学校,相对来说有文化。而且其深受外国传教士的影响,视野比较开阔,本人的学习能力和领会能力也比较强。而且是军队初创立时的五大主力团团长之一,打仗灵活多变,计谋层出不穷,善打巧仗和硬仗。在军队的管理和训练方面都他也很有一套,在党内和军队都有教高的威望,深得战士们的爱戴。让陈易刚担任海军司令无疑是最合适的人选。

我走到陈易刚的身边,微笑着说道:“ 易刚同志,你对海军的发展建设是怎么看的?你鬼点子多,把你的想法和建议拿出来给我们说说吧!”陈易刚瞧着我的眼神,生性极为聪明的他马上就明白了我的意思,他连忙说道:“你不会是想让我来当这个海军司令吧!我可先申明啊!我对海军一点也不熟悉,我这也是长这么大头一回看到军舰是什么样子。你要是让我当海军司令,这不是赶鸭子上架吗!”

我以为陈易刚不舍得离开陆军,就对他说道:“不会就学吗,人的一生不就是一个学习的过程吗!而且就以你们120师部组建海军司令部,你也好方便开展工作。120师余下的部队也都编入你们海军担当陆战队,我另外还把海岸炮兵的几个团划归你们海军指挥,怎么样?”

听着我开出了这么诱人的条件,陈易刚犹豫了一下,最后他还是摇头不肯就任。我几次对他进行了劝说,把他逼急了他才说原来他小时侯偷跑到河里洗澡,差一点就被水淹掉,以后就再也不敢下水了,而且连坐船也晕。我笑着告诉他晕船是可以通过身体锻炼来逐步消除的,而且我亲自给他示范了许三多的绕圈动作。陈易刚见到实在没法避免后,只得同意就任海军首任司令。我立即让秘书记录发给军委的电报,推荐陈易刚任海军司令员兼政委,萨镇冰为海军副司令员。将120师师部改称海军司令部,120师所属各团该称海军陆战队一团,二团,三团。将海岸炮兵一到四团和虎门要塞区划归海军建制。原驻福建的舰队改称东海舰队,缴获的英国舰队组建南海舰队。

从造船厂出来后,李富军指着一排房子说道:“加强同志,你看那里原来是清政府创办的广东水陆师学堂,和陆军小学,我们广东省军区打算在此基础上专门成立一所军校,用来培训基层军官队伍。”我一听这不就是黄埔军校的前身吗!我高兴地说道;“我看这地方不错,可以办一所军校。另外你们可以专门招收一些地方上有知识的热血青年入军校学习,学制就定为一到两年。军校的名称就叫陆军军官学校,简称黄埔军校,校训就叫亲爱精诚,团结合作,卫国爱民,不怕牺牲。我再送你们一副对联““升官发财请走别路,贪生怕死莫入此门”横批就是“革命者来”我字写得不好,你们随后就找一个人把他写在大门上。”这样在历史上有名的黄埔军校就这样诞生了,他的建立为我军培养了无数的军事指挥人才,也成为了世界上与美国西点军校,英国皇家军官学校一样赫赫有名的军事院校。在我军正式授予军官军衔时,共有两人被授予大将军衔,二十八人被授予上将军衔,授予将军军衔的就有三百二十八名之多,差不多占了授予将军总人数的四分之一。

当天下午,我又在总前委的陪同下到番禺代表党中央和中央军委慰问了在与英国人的交战中功勋作著的海岸独立重炮团官兵。在重炮团的驻地,全体官兵和大炮整齐的排练在操场上,等侯着我的检阅。在我和一行人走到操场边沿时,重炮团的团长孙凯向部队下达了“立正”的口令声整顿队伍,我也赶紧站好,等着孙凯前来报告。孙凯整完队后,跑步上前向我报告:“军委主席,广东省军区海岸独立重炮团一千二百四十六名官兵,列队完毕,请你检阅。团长,孙凯。”我回答说:“开始”我走到军旗的面前,向炮兵团的军旗敬礼。随后我开始向列队等候的官兵大声的喊道:“同志们好!”官兵们响亮地回答道:“首长好!”“同志们辛苦了!”“为人民服务!”

检阅完之后,我在操场上发表了重要讲话。对炮兵团官兵不畏强敌,英勇善战,击沉击伤英国海军军舰大加赞扬,勉励大家继续发扬敢打敢拼的战斗作风和大无畏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刻苦训练,熟练掌握手中武器装备,为保卫祖国和人民再立新功。广东省军区政委李富军也宣读了中央军委的命令,授予海岸炮兵团“炮兵英雄团”荣誉称号。我亲自为炮兵团颁发了锦旗和绣有炮兵英雄团几个大字的红旗。

下午三点半钟,我和两百多名随从人员在番禺秘密登上了一艘美国万吨级的散装货船。同时船上还秘密地携带了广东省军区缴获的两千多万英磅外汇和二十吨黄金,一百吨白银的庞大资金。轮船在海上经过两个半月的航行后,于十月三日抵达了美国旧金山码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