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让制的“真相”

在我们学习的历史课本里,说到尧舜禹的帝位相传就是禅让而来的,赢得大公无私的赞誉。后世的一些臣子为了篡位,也逼迫出“禅让”的贤名,比如曹丕,比如杨坚,比如赵匡胤等等。其实是怎么回事大家都清楚,不过是掩耳盗铃罢了。


尧舜禹之间的禅让就真的是高风亮节,正大光明么?——我可不这么认为。


《史记.五帝本纪》里介绍说黄帝有二十五个孩子,正妃嫘祖,生了两个儿子,玄嚣和昌意,也有史料说太史公记错了,不止两个,还有一子是青阳。帝颛顼高阳是昌意的儿子,帝喾高辛是玄器的孙子,他的父亲是蟜极。


“帝颛顼高阳者,黄帝之孙而昌意之子也。 帝喾高辛者,黄帝之曾孙也。帝喾娶陈锋氏女,生放勋……是为帝尧。 虞舜者,名重华。……颛顼父曰昌意,以至舜七世矣。”《史记•夏本纪》载:禹者,黄帝之玄孙而帝颛顼之孙也。这些说明五帝都是有血缘关系的,但不容忽视的是,颛顼传喾,喾传尧都是父辈传子辈的,不过并非是自己的儿子,虽然是以贤来判断,但这仍然是一种世袭制,后世改为的嫡长子继位罢了。按照历史车轮的发展,那么后面的帝王也应该是子子相传才对,就像后世确立了嫡长子即位,就没有再更改过。除非嫡长子死去或者有政变。


而尧舜禹的亲属关系,我们来重点关注一下:尧是喾帝的儿子,应该是黄帝的第五代子孙,舜的父亲是瞽叟,“瞽叟父曰桥牛,桥牛父曰句望,句望父曰敬康,敬康父曰穷蝉,穷蝉父曰帝颛顼,颛顼父曰昌意:以至舜七世矣。自从穷蝉以至帝舜,皆微为庶人。”显然舜是黄帝的第八代子孙,尧舜的辈分就不再是父辈和子辈的关系了。“禹者,黄帝之玄孙而帝颛顼之孙。”他是黄帝第六代子孙了。传位已经混乱了,奇怪的是为何从这三个人开始混乱起来,教科书上都说是“禅让”传位的。尧觉得自己的儿子不贤,不知道谁可以继承帝位,说明本来是打算传位给儿子的,可见在尧的时代帝位是传子的,本来嘛,人性都是自私的。大家推荐了舜,尧便把两个女儿嫁给他,并考察了三年。我觉得与其说尧是为了考察,不如说是派了两个卧底去监视舜。既然舜在民间的口碑这么好,万一自己的儿子即位后,舜反了怎么办?所以把女儿嫁给他好监视。否则为何将女儿下嫁给区区一个舜?还嫁了两个。要是想提拔舜,嫁一个足以。“尧乃以二女妻舜以观其内,使九男与处以观其外”(九男一说是尧的九个庶子。)多么严密的一张情报网啊。“尧娶散宜氏之女,曰女皇,生丹硃。”尧究竟有没有把帝位传给丹硃呢?《山海经•海内北经》称大禹治水时,曾经建造多座四方台型金字塔建筑物,“帝尧台、帝喾台、帝丹朱台、帝舜台,各二台,台四方,在昆仑东北。”《山海经•海内南经》称:“苍梧之山,帝舜葬于阳,帝丹朱葬于阴。”可见丹朱还是有一定威望,地位也相当高。否则他不曾居帝位怎么可能称为帝呢?治水的时候又怎会以他的名字建台呢?这就说明《史记》说丹朱不肖并不属实。甚至可以大胆的推测丹朱是继位了,只是舜在很短的时间发动政变了。


还有一点值得注意的是,前三帝即位的原由并没有说因为前一个帝的儿子不肖,可见那个时候帝位并非一定要传给儿子,而到了尧舜却强调丹朱不肖,恐怕也是为了给自己粉饰,由此可见历史已经进入了帝位子承的阶段。用别人的不肖来强调自己深得民心,并非自己篡位。反见出当事人的心虚。


《竹书纪年》里说:“舜囚尧,复偃塞丹朱,不与父相见”。一语道破禅让的内幕啊,政权的更替并非是温情脉脉,感人泪下的禅让。并且“后稷放帝朱于丹水” 后稷就是帝舜,他还流放了丹朱,这分明是免除后患啊。不用暴力和非正常手段,权利这柄利剑如何能握在自己的手中?魏文帝曹丕在接受汉献帝“禅让”后感叹到:“舜禹受禅,我今方知”,不身临其境怎能体味到先人禅让的真实面目啊。《史通•疑古》载“按《汲冢琐语》云:‘舜放尧于平阳。’”舜同样流放了尧。可见《竹书纪年》所说并非一家之言。


《竹书纪年》是中国春秋战国时期晋国、魏国史官所记之史书,是中国古代唯一留存的未经秦火和汉儒篡改的编年通史。此书开篇是以君主纪年为纲目,上下记载了89位帝王、1847年的历史。《竹书纪年》有不少地方与儒家经典记载的不一样,但有的却与甲骨文、金文符合,可见其真实性还是有的。


同样,对于帝禹的即位,也是逼迫了帝舜让位。大禹和舜有杀父之仇:尧还在帝位的时候要找一个治水的能人,大家都举荐鲧——就是禹的父亲,后来鲧治理了九年都没有成果,舜摄行天子之政,将鲧杀了。大禹心里焉有不恨舜的道理?鲧治水九年,禹治水十三年,当时杀鲧是因为舜觉得他治水九年都没成果,我看不是因为时间的缘故,怕是另有隐情。当初尧知道鲧不能治水,“尧曰:“鲧为人负命毁族,不可。”四岳曰:“等之未有贤於鲧者,原帝试之。於是尧听四岳”(《史记.五帝本纪》),这里值得注意的是四岳说“等之未有贤於鲧者”既然如此贤人,呼声又高,难免不会争夺帝位,丹朱和鲧是舜最大的两个权力威胁者,所以舜自然要杀之。帝舜即位之后,首先是设官分职。共分了九个官职,用禹作司空,主治水,掌管内政;用弃做后稷,掌管农业。……并且禹兼百揆总揽一切。禹掌管内政又总揽一切,难免权力过大,一旦尝过权力个中的滋味,又怎舍得放手让它而去?《史记.五帝本纪》说舜的儿子商均也不肖,真是奇怪哈,两个大贤人——尧和舜的儿子都是不肖,失败都失败到一起了。只怕这个“商均亦不肖”是禹像前朝学习的心得。《韩非子.说疑》道:“舜逼尧,禹逼舜,汤放桀,武王伐纣,此四王者,人臣弑其君者也。” 舜为禹所逐而死于南方的苍梧。(今天的广西)


帝禹死后,他的儿子启继承了帝位,开创了夏朝。又恢复了世袭制度,后世改为嫡长子袭位。“禅让制度”不过是孔子等儒家学者为了讨好帝王,找个“托古改制”的渊源而炮制出来的所谓美谈。《史记•五帝本纪》载:然《尚书》独载尧以来,而百家言黄帝,其文不雅驯,荐绅先生难言之。孔子所传宰予问《五帝德》及《帝系姓》,儒者或不传。凡是不雅驯的,孔子统统删除。可见孔子对历史的态度,他为了形成自己的学说而做相应的改动,历史只是他的工具。希望今后会有更多的历史能够还原本来的面目。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