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杀 第二章 卖身契 第五十六章 美国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83/


在三浦的陪同下,周天顺一行重点参观了几个比较大型的企业,同时也参观了日本最现代化的炼油厂,甚至允许周天顺了参观日本主要的枪械制造工厂,参观这些工厂后让周天顺发现中国其实并不落后,在有些方面的设备甚至笔小日本还要好些。在三浦的陪同周天顺还亲切的会见了来自日本的各大财阀的代表们。在日期间他的另一发现就是日本军国主义分子日益焦躁不安,到处都有狂热份子头上帮着月经带,敲锣打鼓的在搞游行,这些到没什么让周天顺不舒服的是,这些小王八(周天顺语)居然在他下榻地方不远处高喊着要政府支那,有的时候甚至听说某个被驴踢坏了脑子的在切手指明什么鸡巴誓。尽管三浦一个劲的解释这不是针对他周天顺的,但是周天顺为了恶心他和其他的日本军部派来的陪同,仍然对他们说“切鸡毛手指有屁用,要切就得切鸡巴啊,一帮傻波一”。军部的人当然不明白‘傻波一’是什么意思了,翻译也翻译不出来,因为他也不知道,为此周天顺面带得意的微笑:“中国的博大精深的文化岂是你能明白的”,心里加了一句‘靠,要明白就出鬼了,汉语拼音还得过几十年才出来,你要知道了,我就找地沟扎进去算了’,末了加一句“这是中国的古汉语,在唐朝时候就有了,难道你们不知道吗?”

不明白归不明白,但军部的人也不是傻子,也知道这肯定不是什么好话,也明白周天顺在恶心他们,心里虽有不爽,但有军部的命令在先,另外这也的确不能怪周天顺,谁让一帮子狂热的整天喊自杀的疯子,在门口叫唤,也就装傻了。

周天顺在日本待了九天便匆匆从日本出发,美国才周天顺此次最重要的一站,三浦虽然没能成功说服周天顺去东京,但却得知了那第二块油田的具体的位置,而且双方还签订了一份口头上的秘密协议,日本人与周天顺总是在不停的要特权,要石油,而周天顺总是在不停要钱。不过这次周天顺直接告诉三浦以后结算要用美元,为此不惜吧每桶石油下调了0.5美分,虽然没能让周天顺去东京但这个消息让小日本兴奋了半天,认为是这次谈判的一大胜利。

1931年正是美国经济危机暴发后的第二年头,‘大萧条’中的美国是机遇和挑战并存,而周天顺此次又携带数以千万的巨额资金来到了美国,加上他在经济危机到来时的买空卖空,虽不能比摩根等超级财团,但最少也算是以超级个人富豪了,这是他这些年靠欺诈、靠借款、靠投机倒把、靠抢夺等手段积累起来的巨额资本。

周天顺就像蚂蚁搬家一样,不断的将个人资产转移到国外,这主要是受到后世的‘打土豪、分田地’的影响,把钱放在国外他认为这样比较安心,当然也包括杨开会何其孩子,这都是他的财富和以后手上的牌。而在美国经济危机爆发时,美国的银行就像多米多诺骨牌一样一家接着一家倒闭,在危机中诞生的‘马丁’银行却在此时逆流直上,虽然‘马丁’之前在美国国内的业务只能用惨淡这二个字来形容,但随着其在中国的投资的空前成功,其在中国的成功在于银行的大老板中是中国著名的大军阀周天顺,再加上其扯着印有‘美国’两个字的大旗。海外投资的成功使其国内的业务也逐渐摆脱了惨淡经营,银行在通过一系列并购后,‘马丁’银行开始在美国上市,在美国银行类股票大量缩水的情况,‘马丁’股价却一直保持在2.85美元左右。‘马丁’银行在美国的成功其首席执行官奥利。伯格曼和业务总监埃尔曼功不可没。而‘马丁’银行现在的市价已经是原来的10倍以上,当然了这其中有不少的水份。而周天顺成立的那家‘马丁’投资公司,则秉承了周天顺在国内一贯投机倒把的作风,自成立以来,公司员工人由原来的五人成功扩编为十二人,业务也越来越广泛。奥利。伯格曼和业务总监埃尔曼都算是周天顺的老部下了,自从‘马丁’银行总部从中国山东搬到美国迈阿密后,他也就跟着来到了美国,其家人也早就陆续移民到了美国,成为了周天顺的左膀右臂。而这二位在周天顺的政府框架内也都挂着经济顾问的头衔。当周天顺从中国来到美国的时候,他们二人正在纽约恭候着周天顺的大架。

周天顺终于抵达了美国,在代表团中还有被把周天顺强行绑票到美国来的在敌人面前坚强不屈的杨开会,还有她的孩子和郑明山。经过长途旅行的杨开会明显有点身体不适,而周天顺为此给她特别请来了专人专业护理。因为奥利。伯格曼和埃尔曼在纽约等着自己,所有周天顺留下了良子照顾杨开会和她的孩子,让她们不必急着到纽约与他们汇合。而现在无所事事的郑明山已经被周天顺给绑架到了美国,也就只好继续跟在他的屁股后面了。

在纽约市中心坐车不比走路快不了多少,街道上的人排着整齐的队伍,从一条街到另一条街,到处都是这样的人们。

李云古看着车窗外排着人龙的情形问道:“他们在干什么?”

“在领救济”

“呃~你不是常对我们说美国很富庶吗?”难以置信的李云古接着问“怎么比咱们还穷,领救济还要排这么长的队?”

周天顺顺手搂过李云古,手从领口掏进去,边把玩着李云古的奶子笑着说:“是啊,美国真的很穷啊。”李云古挣脱了几次没有挣开也就随其自然了。好半天周天顺猛然愣愣的冒出一句“这样不好么?”接着又像自言自语,自问自答的“地狱中的纽约”,接着周天顺裂开嘴‘嘿嘿’大笑起来,他实在是喜欢这样来形容现在的纽约。

李云古没有理会周天顺的异样,只是瞥了一眼就继续盯着窗外,倒不是她不奇怪,而是她现在很难受----怎么形容呢?上面两只鸽子,下面一只死羊,嘿嘿。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