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总以为,只喜欢穿一袭长裙,任清风撩起乌黑的长发,袅袅婷婷地穿街而过;

总以为,只喜欢在细雨的黄昏,撑一把长伞,徜徉街头,听高跟鞋"咚咚"地敲打耳际:

总以为,只喜欢"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自然与恬淡;

..... ......

却不曾想到,就是这样一个崇尚宁静与优雅的我竟爱上了漂流......


那日,我们一大家子人来到九江桃花溪.在车上,我说得最多的就是"我只看,不漂."

一下车,呈现在眼前的便是一番热闹景象:一群群着短衣短裤凉鞋托鞋的人,穿着刺眼的橙色救生衣,背着船桨,举着水瓢,大声呼叫着.哄笑着.交谈着......我一身白裙白鞋,置身其中,很不协调.在外甥女一再保证决不淋湿衣服后,我才怯怯地和姐姐登上了皮筏艇.湖面上,认识的不认识的,打成一片;远程射水枪,水瓢,船桨忙成一片.我和姐姐小心地把船划到远离人群的地方缄默地看着, 任似火的骄阳肆意地舔着我精心保养的白皙肌肤,心中满是懊恼.

水面慢慢升高,我们不自觉地融入了喧闹的人群.我脱下救生衣,护住头,挡住不时直射而来的水柱.忽然,满满的一瓢水从天而降,淋湿了我的衣裙,淋湿了我的白皮鞋.我气极了,可还来不及寻找肇事者,又是一瓢,又来一瓢.......我们的皮筏艇里注满了水,我完全坐在齐腰深的水里了..."姐姐,来啊"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举着射水枪,俏皮地朝我扮着鬼脸.我猛地站起,举着船桨使劲地击打着河水,四周的人纷纷躲避.霎时间,水瓢,船桨,射水枪一齐指向了我.清凉的河水从头淋下,我感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欢愉.我索性脱下皮鞋,用鞋子舀水了向四周反击."小姐,给你一个瓢".一位大姐看我实在招架不住,递给我一个水瓢,我感激地接过,没头没脑地一阵乱浇.我不再觉得骄阳似火了,我不再怜惜白皙的肌肤了,我不再顾及白色衣裙了.我只知道拼命地叫,拼命地浇,拼命地笑,仿佛身上的每个毛孔都被打通了,仿佛每个细胞都注入了更多的欢畅.多么酣畅淋漓的一次水仗啊......

水面越升越高,漂流开始了.....

首先要过的就是一道四五米高的陡坡.看着前面的人尖叫着往下冲,我和姐姐吓得情不自禁地闭上了眼睛.两米,一米...船往下冲了.我紧紧地抓住两旁的扶手,只觉得心跳出了胸腔,没有了天,没有了地,没有声音,没有了思维.....仿佛过了一个世纪,船终于重重地落到了水面上.可还来不及睁眼,又一股浪涛席卷而来,冲掉了我的帽子,冲散了我的发髻,一股透心的清凉使我无法呼吸.在汹涌的激流中,船七歪八拐的一下子就冲去了好几丈远.河道两旁怪石嶙峋,船就在这怪石中跌跌撞撞蜿蜒前行.我们没有了自主,只能随着船东倒西歪,只能看着飞驰而来的大石尖叫,只能任一股又一股浪涛带着树枝带着泥沙扑头扑脑地盖来.裙子脏了,皮鞋涨了,手蹭破皮了,我全然不顾;工作的烦恼,生活的不如意,全抛九霄云外了.我只知大笑,只知大叫,一种宣泄的快感充溢了全身......

一个多小时的漂流终于结束了.我和姐姐搀扶着跌跌撞撞地走下船.一头长发零乱地披散着,湿淋淋的衣服紧紧地贴在身上,新买的皮鞋一步一个水印,我知道自己狼狈极了,往日的斯文优雅一扫而光,可我不在乎,仍站在岸边,望着后面不断冲下的漂流者哈哈大笑......



车开了,望着身后渐行渐远的桃花溪,我感慨万分:生活,原来还可以这样,不仅仅是宁静与优雅,还可以是纵情与洒脱.

漂流,我不可救药地爱上了你.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