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我们军训了。

经过了几天艰苦的训练,我们又被编排到了不同的排…………我被编到了放牛排。

排长说我们的新排要取个名字,后来有个同学突发奇想叫“牛排”吧,被耳利的排长听到了说:

“这名字好,那我们就叫牛排吧。”顿时笑翻一片。

以此类推,一班就叫牛A,二班就叫牛B………我是牛A班班长,以前我也是二班班长吗,官没掉算拉,哈哈

自然牛排排长就叫牛头了,副排就叫牛副了……

我们排有个“主席”什么事都爱打头阵,自然拉歌什么的都叫“主席”领头

一天晚上拉歌,我们大吼对方女排没反映,我们有些同志连称他们“性冷淡”,眼看局面不行了,

只好叫“主席”出马,只见他一站起来,他身后的牛排笑翻一片,他一转身,对面的女排又笑翻一片。

主席一看,恩,看来他挺受欢迎的,兴致很高,于是乐呵呵的拉起歌。后来我往主席

身上一看,我也知道怎么回事了:他屁股后面挂着一大坨大便纸———

牛排乐事多啊,休息时打牌,下棋,吹牛,睡觉都不在话下。

喝水都够牛,由于全连的水都是我们抬,我门近水楼台先得月,别排喝三桶,我们喝六桶。别排不服气说我们:睡觉都喝六桶,快赶上水牛了。

不像狼排那个严啊,动不动狼头就骂:你鸡巴大就叼啊?还让人顺着阶梯做俯卧撑,唱“军号嘹亮步伐整齐”~~简直魔鬼训练法

我们牛排很民主,我们知道民主是靠人民争取的。牛副开始来的时候,特严厉,动不动站军姿……

我们说他是牛魔王, 第二天果然见效,他说: 以后啊,你们有什么要求就提啊。 恩,效果是立竿见影的。

我们牛排很特殊,下午总拉我们到资环学院楼秘密基地那训练,牛头说:这里山高水深,偷懒没人知道啊。

我们连声称好,夸牛头想得周到。呵呵,这以后牛排一休息就是半个小时的,有同志说他们睡得屁股都生疮了。尽管如此,一些同志仍借各种机会出去游荡下。

牛B班一同志肚子疼去大便了一下午。牛A班某同学额头出血去医院医了一下午,陪同人员当天不见踪影。一有人晕阵,马上群情激昂纷纷要求陪护去医院,此情此景令人感动。后经调查,他们去魔兽N个小时,

你还别说,这疗法有奇效,第二天各个生猛异常。

打靶了,我们训了一早上,突然通知我们13:00等车,各个兴致勃勃等车来了,哪知一等等了1个多小时,

很多同学都睡着了,他们说不后悔等这一小时啊,我们把午觉都补了。终于等到车了,不知经历了多久,总之感觉司机竟挑羊肠小道走,我想军事基地容易去还叫军事基地吗?去到靶场看见一帮小孩拿着大麻袋蹲在旁边,不知道干什么。

打靶过程很刺激,卧倒上枪,一看前面咋这么多靶子啊?哪个才是我的啊?看了半天终于找到我靶子了,突然旁边响枪了,我一看我的靶子后面尘土飞扬,顿时暗喜……不小心扣了两发连发,估计打到山头了,后面几发自我感觉良好,估计10环,打完了有点后怕:如果我51环怎么办?后来报下来了,说是零环……我对旁边的人说:“你枪法怎么这么烂啊?歪打也不正着?”后来上面叫我们装子弹送弹夹——哇这是美差啊。装子弹的时候很想偷几发,哪知旁边有个当兵的看着不好下手……为别人服务了这么久终于有点回报了,最后有个当官的说允许你们检10分钟弹壳,我们纷纷冲上去检啊,连排长也少有的兴奋地检子弹壳。这时那帮小孩突然冲过来一手拿麻袋一手检弹壳,那速度自然比我们这些拿塑料袋的快速而有效得多,不一会他们检一大麻袋走了……有些人看着他们有些无奈,一个同志对当官的说:他们是不是检弹专业户啊?我去旁边检了一个铁弹药箱来装子弹壳,等我回来的时候,满地的弹壳被扫光了,我只好在角落苦苦寻觅………

回学校了。这回都是走的大道,原来当初司机是为了省油钱走小道啊,现在回去了眼看天黑司机没那功夫抄小道~~~

说起军训苦,确实很苦啊,如果说以前我还想当兵,现在我没有这种念头了~~

不过如果不叫我站军姿,走正步,让我打台湾,一定要叫上我充数。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