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德军中有个“中国旅” 曾参加入侵捷克作战

故事的缘起,可由1936年德国国防部部长办公室主任冯莱希瑙将军访华开始。当时冯莱希瑙曾建议,以德国之军备全面装备国军六十个完全德制的陆军野战师,并派遣正式之军职人员前往中国协助新制陆军的编成。这个计划因为各种主客观因素的不成熟与各种限制而未能付诸实施。



但是莱希瑙将军并未放弃以德国军备装备中国军队的念头,他认为,既然大规模全面性的“德国化”中国军队在现阶段无法实施,但是一支旅级单位的完全德制部队的编成,应不是难事。在他的热心推动下,德国军方高层同意以德国武器、器材、火炮、车辆、甚至包含德造军服装具,装备一整个中华民国陆军步兵旅,并且接受德国各级教官的密集训练,以真正建立一支名符其实的纯正“德制”之新式陆军。由于现阶段国府的“德制新式中央军”的编练,主要还是由中国军官担任,所以施加于中国部队身上的德国方法和德国制度,可能还是参杂了中国人的陈旧的色彩。有鉴于此,德国军方认为,为了达到“完全德国化”的水平,这支部队不太可能在中国训练,最好是在德国境内编成、接受武器装备、受训,并在成军之后,和一般德国部队编在一起,共同生活、操演,才能完全融入在德国的精神和制度之内,等待一切都经过德国军方的严苛检验之后,最后则带着全套的德国武器装备器械,返回中国。这一套全德式部队的编练计划,德国官方赋予“灰姑娘”(Aschenputtel)的代名。



南京国民政府方面对于“灰姑娘计划”是乐观其成,为了编成这一支部队,军政部特别以中央陆军军官学校教导总队的士官兵为核心,挑选优秀人才前往,人选条件中最严苛的条件,除了体能状况外,当属士官兵的教育程度,这一批基干人员由于需要外语的训练,故最好应具有中学以上的学历。以当时的年代而言,这样的条件可说相当严苛,军中符合这样条件的人员毕竟有限,还须向外招考中学毕业生,以优渥的待遇引诱他们自愿参加。在军官干部方面,中下级军官则以中央军校近期的毕业生为主,不足额的军官也向民间大学招手,从民国二十五年底项目计划开始进行,一直到抗战爆发前夕,所有预备前往德国受训的人员才算正式到达定位。



这支部队在出国前先行编成一个没有装备的旅,号称“国光旅”,他们在七七事变爆发直前,由上海出发,八月中抵达德国汉堡,由德方人员接待前往格拉芬渥训练场,随即进行编组。“国光旅”的编成,几乎占用了中央军校教导总队的核心成员,总队大量失血,经此一变动,教导总队已非当日的教导总队,素质因着众多精锐干部与兵员的调出而下降。为填补总队内优秀人员的大失血,军政部特别将教导总队与以改编,扩充为九个团的规模,但是其整体素质始终无法恢复到最初教导总队最高峰时期的标准。这也是尔后在淞沪会战、南京保卫战时,教导总队以国军中央部队之最精锐的身分,而仍无法挡住日本帝国陆军的原因之一。



在德国格拉芬渥尔教练场的“国光旅”,编成了两个德国步兵团,以及若干特科部队。由于国光旅乃一特编之联兵旅(以当时的术语,称之“混成旅”),因此该旅除了两个步兵团外,其余特科部队皆为摩托化,甚至还有一个战车连。先是一九三七年十月,第一个步兵团的装备拨交中国部队手中,年底第二个步兵团算是编实,随着德国装备的到达,德方的教练人员亦到位,该两个步兵团随即展开德制教练。第二年三月,工兵队与通信营编成,比较难产的应是国光旅的摩托化部队,亦即侦搜部队、战防部队、以及战车单位。最先成立的是战防营,该营仅有两个连,各连有Pak35/36三七战防炮十二门,三七战防炮很快配发至国光旅,但是牵引三七战防炮的克鲁伯L2H43(6X4)轻型越野载重车直到一九三八年六月始到位。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