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南明之美人江山 第二章 扶桑血劫 8节 扶桑血劫 之 批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8/


一排十余个“救世军”士兵被其他“救世军”的士兵押着,跪在地下,山本之柱手里拿着自己的左轮手枪了,在他们面前兜着圈子,嘴里发出愤怒的咆哮。

“混蛋,难道你们不知道处女和美女都是属于上邦的吗?她们是你们这些低贱的SB们可以享用的吗?你们这些混蛋,现在我就让你们下地狱。”他一边骂,一边连连扣动手中的扳机,“怦……怦……”的连续枪声中,把这些邪恶的灵魂送下地狱,这十几名士兵就是对马岛上的唯一伤亡。

就在山本之柱率领的“救世军”在对马岛上开展清剿而大肆屠戮的时候,报告也分别由跟随的外籍佣兵的军官和他自己分别呈到了司令部。

岳效飞的目光看着对马岛上那一股股黑烟,眉毛紧紧拢在一起。

他身后的慕容卓拿着手中的消息,手气得直抖,嘴里骂着:“山本之猪这个混蛋,他居然干出这样的事来!”

岳效飞转过身来,他并不诧异慕容卓的愤怒,对于鬼子的兽行,在他来之前看电视、图片看得多了,所以这次在扶桑,他打算最少要消灭扶桑三十万以上的人口,除此之外那些什么皇族、大名之类的家族式的封建统治者是一定要消灭留着他们就是祸根。

所以听到慕容旧卓的骂声,他不经意的说:“怎么了,山本之猪作了什么,把我们卓总参谋部长给气成这样,回头我好好收拾他!”

“那个王八蛋,他不但把全部的上年纪的人杀了个干净,而且居然连孩子也不放过!而且他们的兽行令人发指……”

慕容卓抖抖着手中的情报,眼神却越过岳效飞向岸上的去。他看着那些火光,心中暗暗摇头“虽然那些人不是中华百姓,毕竟他们是手无寸铁的百姓,这个家伙……他一直是个好人啊!怎么……?”脑海中的不解萦绕在脑海之中。

谁知道岳效飞对于他的愤怒根本没有进一步表示,只是接过他手中的两份报告,看看了,随手在上面写着什么。

一边写着嘴里一边说:“下一步,就是占领整个对马岛,同时建立生产、补给和新兵基地,我不在期间那边的攻击由你全权指挥!”

慕容卓翻了他一眼,他实在不明白,仅仅靠朝鲜那几万兵能做些什么!就算把他们全部收编过来,难道还指望他们在中华的建国战争中起到什么决定性作用吗?

他伸手接过岳效飞批过的情报,上面的两个字让他不但无法理解,而且甚至无法接受,山本之柱的报告上面只批了两个字一一“很好!”。而另一份由外籍佣兵承上来的报告也批了两个字一一“正确”。

他不解的摇摇头,但是并没有提出异议,要知道岳效飞才是神州军的总司令!在慕容卓来说,他更关心的是岳效飞的安全。

“你只带你的警卫排和一个游骑兵排去,我怎么觉得不太安全呢!”

岳效飞回过身来,掏出一只雪茄叨上,他已经有了不小的烟瘾,点着火道:“大哥不是担心那些我们被李朝的士兵吃了,咱们神州城没了皇帝日子就会过不下去是不是?放心吧,我的卓兄,地球离了谁都转呢!”

慕容卓无奈的发狠道:“你随便,你死在那边才好呢!”

他心里不满意岳效飞的作法,他的恼怒并不是因为离了岳效飞地球就不转了。仗也可以照打,只是他贵为神州城的城主,如果他有个好歹真就如他自己所说那般,你让这神州军以后去保谁?如果说篡权,黄固、徐烈钧两个实力派一定不答应,那么唯一的希望就只有宇文绣月肚子里的孩子。可是,如果是个丫头呢?那该怎么办!保一个女人为主吗?!

不一会工夫,岸上传来“清除完毕,登陆安全”的信号,岳效飞回身向慕容卓“迷人”的一笑道:“卓兄,剩下的事就交给你了,我走了啊!”

“去……去……你赶紧去死吧!”慕容卓被岳效飞这种说走就走,极不负责任的态度气了个七窍生烟,手只手挥舞着,如同赶一只苍蝇。

他哪理会理解岳效飞心中的想法。对于扶桑人,可以肯定的是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人人会比岳效飞的愤怒更加浓厚。而他如果在的话,定然会面对神州军的士兵对于这种“野兽”行为的反对。

因此,他决定要离开一段时间,给山本之柱这个“杀人狂”以最少的束缚,最大限度完成他对于扶桑这个狭隘民族的报复的决心。因为他不在的期间,即使是慕容卓也没有资格更改他签署过的作战任务书。

而且,趁这个机会去解决朝鲜那边的关系问题,如果可以完成的话,那么对扶桑的战争后期兵力就可以取得绝对优势,而神州军的主力就可以拿来解放在清军铁蹄下呻吟的神州大地。

于胡子的旗舰也是“烈风级”驱逐舰舰的首舰,此刻它已经轻快的来到“鲸级”两栖攻击舰的旁边。它的到来是慕容卓强烈要求的结果,照岳效飞的想法是想要乘坐一艘“梭鱼级”快艇悄悄前往朝鲜。只是这种行为在慕容卓眼中是不可以接受的行为,所以“烈风号”才会出现在这儿,而且它不会再回到对马一一扶桑的登陆战序列之中。

于胡子的黄红胡子被这个消息气得撅在半空,随手给岳效飞敬了个不成样子的军礼。

要知道扶桑之战可不比在江南时。那会可是不准扰民的,而这儿司令部的命令很清楚,集中一切财产!想想看吧,参加这样的战争针对获得多少点数呢?

岳效飞惊奇的发现,这儿不但有自己的近卫排,甚至慕容卓派来的游骑兵是一个连而不是一个排。

岳效飞为了慕容卓的“小心”而感到好笑,心里笑骂:“这是典型不服从命令的举动!”回过身来立在“烈风号”的操作台上一起向慕容卓挥手“致意”。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