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前几天遇见同事的女儿哓哓,说我的头发烫的好看,相约今天下午带她去那家美发店烫发,因为美发店的老板夫妻俩和我比较熟。


刚一进美发店里,看见里面好多的人头攒动,阵阵的美发药水味扑鼻而来,室内和室外相比相差好几度,不知道的以为里面开了空调。我过去和老板打了声招呼:“HI,游师傅,给你带生意过来了,我朋友的女儿,你亲自给她打理哦。”


“那是,那是,谁的面子不给也要给你面子撒,你们先坐会啊,我马上过来帮她弄。”游师傅的嘴和他的姓差不多,油嘴滑舌的,可是偶从来不吃他那套。这时候他的小徒弟马上拿过来一本美发书,问哓哓要弄哪种发型,哓哓翻了翻书指着我说,我看不出来,安娜阿姨这种挺好看的,就这种好了。


一会游师傅过来了,一边先要徒弟帮哓哓去洗发,一边和我拉着不着边际的家常,然后看了看我的头发说自己护理的还不错。


发洗好了,游师傅是对着头发一番操弄,打削层次、修剪,然后上软化剂,我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就这番过去了45分钟,因为下午还有一堆事情要办,所以我和哓哓说不陪她了,等会她妈妈再来陪她。


临走时,我和老板说好了,按照我每次烫发的规矩给哓哓也优惠(再大的美发店都黑着呢,熟人和生人弄头发的价格有幅度,就是明码标价也可以打个折扣),另外还要送她一瓶弹力素(护理头发的用品)。


等我忙好了一切事情,天色已经很晚了,我打个电话问了问同事她女儿的头发可烫好了,她在那边回答说,快了快了,我都等急S了,烫头居然要这么长时间。我说我已经和老板价格什么的都谈好了,就不过去了哦,我得回家了。


正吃晚饭的当口,接到哓哓的电话:“安娜阿姨,头发快烫好了,老板建议我把头发给染了,你看呢?”


“染发?今年不是流行黑发吗?染什么啊?什么理由啊?”


“他说我头发烫出来好黑,象假的一样。”那边马上换成了游师傅的声音:“喂,美女,这丫头发色太黑了,你看是不是劝她染个亚麻黄什么的颜色?”


“黑不是挺好的嘛,今年流行啊。”我一边说着,一边想到底怎么回事,“要不你过来看看,她的头发颜色真象假的,比染黑的还黑。”我听电话那边老板很急切的态度,突然的想到了,他什么都优惠了不是没赚什么钱嘛,染发后的价格是和我没说好的,既可以从中赚点又不至于得罪我这个老顾客,这么一想我对电话那边说:“你把电话给她,我跟她说。”于是我态度很明确的告诉哓哓坚决不要染发,就说是你不想染,大学里不给染,知道吗?他不厚道呢。


吃完饭没一会又接到哓哓的电话,安娜阿姨我烫好了出来了,你说的没错,那老板一个劲的劝我,我就照你的话那么说的,他没再劝我了却劝我妈妈说她眉毛好难看,建议她把眉毛给纹了,他就是想赚钱,你不知道他那缠劲一般立场不坚定的人就给劝下去了,谢谢你,安娜阿姨。


我想了想哓哓妈的眉毛,并非很难看那种,很简单是想牟取暴利。这种做生意的手法已经和传销、保险挂上了钩,多少带点欺骗和愚弄性了,以前看电视说一些大城市美容院做的某种女性羊胎针,给顾客做的价格是一千多元一次,可是成本只有几元钱,结果上当者不计其数被暴光了,反正这样的黑心钱再赚也赚不到我头上。


哓哓没被宰,可其他的客户难免立场那么坚定。哎,都说无奸不商,可这样下去能维持生意多久?不是搬起石头自己砸自己脚嘛,我想做生意犹如做人,以“诚信为本”,把人做好了生意自然也就做大了。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