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存者 第十六章 和平年代 第三节 医院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05/


他知道已经晚了。绝对晚了。他不敢想象他将面对的场面。这次叔叔凶多吉少。

展放坐在飞机上,他手里握着叔叔送他的那块五角星的翡翠。

在他印象中,叔叔对五角星的形状一直情有独钟。

也许因为叔叔当初当兵时,头上的帽徽是五角星的吧。

叔叔总是给他类似的东西,而他自己也自己有收藏了历年来军队换装后的帽徽、肩章等物品,有的就是从牺牲的战友军装上摘下来的。

自从罗明妈妈牺牲以后,展放就跟张叔叔相依为命,他自己觉得自己是个大人了,虽然他才17岁。

从他就读的学校到他家仅咫尺之遥,他非常希望走读,而不是住校。但是如果他走读的话,叔叔难免会牵挂他更多,而且,在那个空荡荡的家里,真不如挤在臭烘烘的男生宿舍,至少,这里有人跟他说话。

展放有大半年没见到叔叔了,为了能捕捉叔叔偶尔回家的身影,他在电脑上安放了微型摄像机,每次回家的时候,他都要先回放录像,看看最近叔叔有没有回家。

他万万没想到,这次他偶尔回家取东西,顺手打开录像,没想到看见这意外的一幕——有人盯上了叔叔!

作为着特殊背景家庭的一员,他深知这意味着什么。

他慌忙打开了QQ,手在不自觉地颤抖:叔叔,你等着我,一定要等着我。

一个手机号码,一个时间,一个地点,死亡的信息。

他打电话过去,对方竟然不相信他的警告,他简直要疯了。

来不及了,他拿起五角星翡翠就向机场赶去,要快,要以最快的速度赶到济南!


小耿子再次想起展放的电话,打过去的时候,展放已经坐在了飞机上,他恰巧赶上了一次飞往济南的航班。在飞机上,按例不允许使用手机。小耿子第一时间没有通知到展放。

一个多小时后,展放下了飞机,第一件事就是打开手机,再次拨通了小耿子的手机。

小耿子的第一句话就是:张叔叔需要输血,你是RH阴性O型血吗?

展放一听,心就凉透了:又是这个血型。这个罕见的血型。致命的血型。当初张叔叔的父亲,在朝鲜战场上受伤,也是大量失血,但是因为血型太罕见,没法供应配套的血浆,更无法在战场救护所里采集合适的血样,张叔叔的父亲竟然流尽鲜血而死。

展放痛苦的想:为什么我不是张叔叔的亲儿子,如果是,至少有一半可能。

他说:我不是......

小耿子着急得问:你不是他儿子吗?

展放眼睛红了:我是他的儿子,永远都是,但是,我没法给他输血!

小耿子大声地喊:为什么啊!那怎么办啊!

展放说:请先告诉我叔叔现在在哪里好吗?

小耿子刚刚说完医院的名字,展放就坐上了出租车,风驰电挚的往医院奔来。


张晓军已经陷入了昏迷状态,他左肾动脉血管受伤,失血严重,他躺在手术台上脸色煞白。

无影灯打开了。

医生的手在紧张有序的工作。


小山东呆呆的看着手术室。

他的大脑已经空了。

他不知道该怎么做。

他就怔怔的站在手术室门口的前边,愣愣的看着手术室。

小耿子手脚冒着冷汗,看着老王叔。

他有点害怕,怕手术室的门打开,怕那些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出来,跟老王叔说:你的小张班长已经去世了。

老王叔会怎么样?会不会倒下?要是王叔再出什么事,那他又该怎么做?

刚才警察跟老王叔交流,老王一句话都不说。

现场情况都是小耿子说的。

警察问是否见到凶手模样,小耿子摇摇头。他说:哦,我们有个人跟着他呢!

警察一愣:胡闹!跟他联系,注意安全!

小耿子说:他没有手机。

警察留下一个人,走了。临走说:有什么情况马上报告。

小耿子哆哆嗦嗦的答应着。

他很害怕。他怕警察的威严,也怕赵洪波出事,更害怕张晓军撑不住,老王叔也会倒下。

他已经打了很多电话,除了展放,他的父亲老耿和李叔,还有赵洪波的妈妈,也都正在向医院赶来。人越多越好,他想,至少他不用独自面对伤心欲绝的老王叔。

他知道,手术室里的那个人对于王叔有多重要,他们曾经共同拥有过一个英勇的部队,一群英雄的兄弟,他们共同经历了那场惨烈的战争,他们曾经蹲在一个猫耳洞,曾经共同面对弟兄的死亡......二十年没见面的铁血手足,刚一见面就......

小耿子觉得自己都快不能呼吸了。他反复的跟自己说:冷静,冷静,会好的,会好的,张叔叔会没事的......

他得坚持住,他得好好看着王叔。

他就那样浑身冒着冷汗,死死的盯着老王的一举一动每个眼神。

但是老王自从张晓军被紧急送进手术室,就一直保持着那一个动作一个姿势,他就直直的站在手术室门口,呆呆望着手术室的门,没有任何反应,连眼皮也不眨一下。

他盯着那个门,仿佛能看穿室内发生的一切,没有言语,也没有泪。

不时有人从他眼前经过,他仿佛没看见,在他的眼里,只剩下了那扇门。


手术室忽然打开了,一个戴着口罩的护士问:谁是家属?

老王愣了一愣赶紧说:我!

那个护士打量了他一下:你什么血型?

老王想了想,他二十年前打仗前验过血型:A型。

护士摇摇头,眼睛里呈现出悲悯的眼神:病人是RH阴性O型血,属于稀有血型,我们医院没有这种储备血,联系红十字血库可能需要很长时间,而且也不敢保证这种血储备单位够不够......

老王说:要多少血?我有,我有很多血!

小耿子知道王叔没听懂,他赶紧拉住王叔,对护士说:我去验血!

这时,正好老耿、老李和老赵婆姨也赶到了,他们听到了一切,纷纷也说:我也去验血!

护士看着这一群民工打扮的人,一时很好奇,你们都是患者亲属?

是、是!老耿、老李都点头。

护士说:跟我来。

老王说:我也去。

护士说:你是A型,没错吧?

老王说:部队里验的。

护士说:部队里验的没错,你不用去了。

老耿说:老王你就在门口等着,说不定还有什么事呢。别急!

老王说:我有的是血,我都给他!

老耿说:求求你,老王,你还是先看着手术室门吧!

老王只好眼睁睁看着他的老哥们跟着护士验血去,自己一个人怅惘的坐到长椅上,继续守望手术室。

他喃喃的说:我有的是血......


小耿子想到展放声称是张晓军的儿子,继续给展放打电话,可是就是打不通,直到他走进验血室,展放打给他,他才知道这最后的希望也破灭了。

医院正在跟全国各红十字血库联系,老耿父子等人的验血结果还得等等,大家捂着抽血的胳膊,又回到手术室门口。


沉闷被展放的到来打破了。

他飞跑着进入这个医院,给小耿子打着电话,但是很快有医生提醒他最好不要在医院打手机。他冷笑着,当着那个医生的面继续打手机。

他风一般的在医院里奔跑,最后闯进了大家的视野。


除了老王,大家都被展放镇住了。

展放就象一头无意中跑进现代文明的野狼,他獠着牙,恶狠狠看着每个人,似乎每个人都是他的仇人。

小耿子正拿着手机还没关,展方上去就把他的领子揪了起来:是你!你的手机!你们为什么不听!为什么要留信给叔叔!都是你,是你害了他!

老耿过来拉住展放的手: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

但是展放毫不客气的把他的手甩开:你们都是凶手!我叔叔要是没事则可,有事的话我灭了你们!

老耿吓得一哆嗦,小伙子别激动!你叔叔没事,还在抢救!

没事? 展放望着手术室,几乎要哭出来:他的血型那么稀有,怎么可能没事。

大家不知道怎么安慰他。

就在这时,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打断了大家。

是赵洪波打给小耿子的,大家立刻安静下来——赵洪波刚才追踪凶手去了,一直没有消息。

赵洪波气喘吁吁,他的身体还很虚弱,他已经尽力了。

他在一个售报亭给小耿子打的电话:我跟丢了,他进去了,我进不去。

小耿子说:那是哪里?

赵洪波说:是一个大酒店——嘉华大酒店。我在门口等警察来!

小耿子回头对大家说:他一直追到嘉华大酒店,进不去了,正等警察去!

洪波的母亲着急的说:他没事吧?

小耿子说:好像没事。

展放吼:凶手吗?

小耿子点点头。

展放说:帮我照顾我爸!说完,他放开大家,疯狂的朝大门跑去。

大家都呆呆得看着他走,两秒钟后,老耿说:这小子不是去报仇了吧?大家面面相视,觉得很有可能。

小耿子说:我也去!他也跟着跑了出去,老耿在他后面追:浑蛋!你不想活了!

但是追到门口时,他眼睁睁看着儿子打了一辆出租车走了,急得直跳脚:你个王八孙,你连个家伙也没有,你干啥去!

他一回头,看见老王也赶了过来,眼里冒着火,他吓了一跳,也忘了哭了:老东西,你干啥去?

老王不吱声,冲着出租车招手,一辆出租车呼啸着驶来。

老耿立刻明白这位倔强的老哥想干什么了,他一下子抱住了老王,把他往医院里面拖:你个老傻瓜,你多大年纪了,你还能干啥?你给我回去!

出租车停在了两位老人跟前。

老王就向出租车走,老耿就把他往回拖:求求你了,老王,要是早十年,我嗷嗷叫着跟你一块去,咱用菜刀砍死他,咱现在不是干这事的时候了!就让孩子去吧!他想到小耿子吉凶难卜,更是格外难过:回去吧,回去吧,好兄弟!

老王的身体被老耿抱着,他一边掰着老耿的手,一边朝出租车使劲挪动,但是出租车司机观察了一会儿两位老人的撕扯,毅然的开走了。

老王又朝着路上挥手,很快又有一辆出租车停下来,但是也很快开走了。

老王不泄气的继续在路上挥手,第三辆出租车也停下来,司机看看他俩,也开走了。

老王终于崩溃了,挣扎着哭喊:我要给班长报仇!我要给班长报仇!......

老耿抱着他,也哭喊:我知道,我知道......

老王哭喊着:你知道什么,我们一个排就剩我俩了!就想好好见一面,就想见面说说话,我啥也不图,我就想跟班长拉拉呱,谁知道.....

他泣不成声:我不该叫他到济南来,我不该,我害了班长......

老耿抱着渐渐放松的老王,也涕泪交流:不怨你,不怨你.....

在忙碌的大街上,路人匆匆,车水马龙,黄昏悄悄降临了,谁也没注意,在市立医院的门口,这一对相互拥抱着哭泣的男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