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存者 第十六章 和平年代 第一节 张晓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05/


这本是个不需要张晓军亲自动手的任务,他的职责在于压阵。这次任务的目标是某大国特种兵,而他们千里迢迢来到缅甸,目标是某国政府军司令部。

这是个南亚国家,它跟中国相邻,共有一段边界,就是这一段不长的边界,成了某些心怀不轨的国家眼中一个可能打开的潘多拉盒子。他们屡次试图推翻这个小国家的政权,试图建立一个任意摆弄的傀儡政权,好对中国采取不测。


根据情报,某大国派遣一支特种兵小分队,试图暗杀捣毁这个国家政府军司令部。他们会在午夜时分从北面渗透进来。张晓军的任务是阻挠他们的捣毁行动,但他个人感觉有必要的话给狠狠地教训一下他们,因为最近他们太猖狂了,在中国边界国家频生事端,已经威胁到中国利益的底线。

这种战争永远不会铭记史册。作为军人,作为特种兵,也不会向上级询问战争的性质,甚至不会询问战争的目的。他们所作的只是服从命令,完美的完成任务。

张晓军也不会主动交待给战士们任务的前因后果,最多一句话:为了祖国的利益。

他一般情况下不随队出任务,手下这帮小子都是他从各部队精心挑选、严格训练、一手培养出来的,个顶个都是特种高手,每个人都能当普通部队一个连甚至一个营的战斗力,随便放在什么地方就是一个甲级野战部队。但是这次他决定出动,他要亲自会会他的老对手,那个他们曾经交涉过不少次的某大国特种兵部队的头,据情报显示,他这次亲自带队。

上次越境任务中,他手下一个代号蝰蛇的特种兵被他们一个狙击手射伤,射到了脊椎骨,正值大好年华的前途无限的一个王牌特种兵就这样成了废人,太阴了。当他看见他心爱的士兵躺在病床上,两眼无神的看着天花板,心痛得要死,报仇!他当时就狠狠地决定。他说,表情一如当年在对越战争中,看到战友牺牲的样子。

他和其他领导研究行动方案,大家都不同意他出动,太危险了,你毕竟不是二十出头的小伙子了!

那又怎么样?他说,我的枪法还是很棒,我每天还能做俯卧撑300个,我的头脑还能灵活,我是个健康的男人!

你首先还是这个部队的领导!大家说。

张晓军笑:谁说领导就不能出任务?对方还是个中将呢!

大家都说不过他,最后只好认真的研究了可行战斗方案,为了保障的张晓军人身安全。

张晓军觉得很受伤:我需要保护吗?我还没老!

他亲自制定了一套险中取胜的方案,令同事们都流汗不已,不行啊,老张,太危险了!

张晓军笑着说: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你们就放心吧。


于是,在午夜来临之前,中国特种兵小分队派出一队人马悄悄潜进某政府军司令部,把司令先藏了起来,张晓军换上了他的军装,埋伏好人员,他走进书房,抽出一本书,坐在窗前,看了起来。

缅甸汉化严重,是个人都能说中国话,当官的都以看中文书为荣。这个司令的书房里竟然摆放着《毛泽东选集》、《孙子兵法》,一看就是个崇拜中国军事的家伙。

张晓军抽出的那本竟然是国内刚出版的《兵者》,他随意翻了翻,发现书页非常干净,主人并没有留下任何翻阅的痕迹。他笑了笑,把书放在书桌上。书桌上有台电脑,显示屏开着,张晓军随意点击了个网址,一个熟悉的画面迎面送来。

那是一个纪念对越反击战的网站。

张晓军经常上去看看,但是从来没有发表过任何言论。

他只是一页页浏览,仔细观看那些照片。很多照片都是后来补拍的,他们打仗的时候宣传干事都跑不到第一线。照片中没有他,当然也没有他最想看到的战友,但那不重要,他只是这样看看已经足够了。他很怕自己把那段日子忘了,一有机会他就要看看。

今天在缅甸军司令部的书房里看有点特别的感觉,他微笑着。

在窗外,某国政府军司令的警卫军几乎站成人墙包围着司令部。张晓军不相信他们,他们已经是死人了,他们现在的价值就等于他当年在第**号界碑阵地上用铁皮罐头盒做的报警器。

所有能到达他身体的子弹都会早早被守候在附近的中国特种兵拦截,他绝对相信。

他不是个热衷冒险的人,但他是个善于冒险的人。他知道如果适当的冒险能做得更好,他宁愿冒险。

他浏览着网页,翻看到自己的博客,看看上面没写完的文章,还有一些陌生人留得莫名其妙的话,笑了笑。在儿子展放的影响下,他也开了一个博客,给自己起了一个名字叫南疆的血。本来想有机会在里面写写回忆录什么的,但是一打开空白的网页,什么也写不出了。写什么呢,写自己的军旅生涯?他这一生从来没离开过军队,他这一生只有战斗。这些东西谁会看,谁会理解呢。而且很多东西能写,不允许写。他想想,第一篇博客竟然抄上了他喜欢的两首歌的歌词,一首歌叫做《什么也不说祖国知道我》。他觉得这首歌简直就是写的他们特种兵的。还有《为了谁》,

泥巴裹满裤腿

汗水湿透衣背

我不知道你是谁

我却知道你为了谁

为了谁为了秋的收获

为了春回大雁归

满腔热血唱出青春无悔

望断天涯不知战友何时回

你是谁为了谁

我的战友你何时回

你是谁为了谁

我的兄弟姐妹不流泪

谁最美谁最累

我的乡亲我的战友

我的兄弟姐妹


为了谁为了秋的收获

为了春回大雁归

满腔热血唱出青春无悔

你是谁为了谁

我的战友你何时回

你是谁为了谁

我的兄弟姐妹不流泪

谁最美谁最累

我的乡亲我的战友

我的兄弟姐妹

望断天涯不知战友何时回

你是谁为了谁

我的战友你何时回

你是谁为了谁

我的兄弟姐妹不流泪

谁最美谁最累

我的乡亲我的战友

我的兄弟姐妹


每次听到这首歌,他都会不知不觉地泪流满面。他觉得这个就是写他的心的。

我的战友你何时回?

他一直在找小山东,利用一切机会。他很早就知道小山东家的地址,但是连年的对越战争他一直没机会能找小山东去。要知道,他带领着那些年轻的特种兵成天穿插在敌后,化装、越境作战、扰敌、拔点,别说回到祖国内陆看战友,就是能在自己国土上睡觉的机会都很少,从81年到90年基本上他们踏遍了中越边境县两边的所有地界,什么苦都吃过了,就差没把自己活埋在越南境内了。每次有人问他,你怎么活下来的,他都说,信念。但是他没解释什么信念。随便他们怎么猜去吧。谁也不会知道他谨慎的保全自己和弟兄们都缘于一个他的一个祈祷。

一个看似非常幼稚的祈祷。

那天在得知小山东退伍的时候,他坐在阴雨中,下决心等战争结束了要找到小山东。然后,他抬起头,仰望灰蒙蒙的雨天,细细的雨滴洒在他的脸上,他的眼睛微微的闭着,他做了一个他平生永远不会做第二次的事情,向神祈祷:让我活着等到胜利结束,让我找到三班最后一个兵吧。

他也不确定自己向什么神祉祈祷的,但是好像真的有神听到了。他活了下来,幸存了下来。有时候他回想起自己幼稚的行为,还会产生更加不可思议的想法:难道是阿列周正他们在保佑我?不然我怎么运气这么好,竟然真的幸存下来?而且真的找到了小山东!


找到小山东应该多谢展放,展放有一段时间成了网迷,天天上网,废寝忘食的。有一次张晓军半夜回家,看见展放半裸着身子打军事游戏,打得满身油光,两眼发直。张晓军说,那假的那么好玩?不如打真的刺激。展放放下鼠标说,叔叔,你让我参军吧!张晓军不想让展放参军,这也是展放家里老人的意思。张晓军这天不小心说漏了嘴,不好改口,就说,你要是能帮叔叔找到一个人,我就让你参军。展放乐得光着脚丫子就窜到张晓军身上去了。

张晓军要找的那个人就是小山东。

展放一听,就问:他上网吗?

张晓军想想,估计不上。

天啊,那怎么找!展放已经彻底的生活在虚拟空间了,如果离开网络他不知道怎么找叔叔的战友。

张晓军趁机说:那就看看你的本事了。

展放为了能当兵,开始动脑筋,他先给叔叔注册了一个QQ号码,然后在所有记念对越反击战的网站里留下张晓军寻找小山东的信息。

张晓军看他忙忙碌碌,不禁摇头,他估计这个办法找到小山东的几率为1%。但是没想到就是这1%的可能性竟然让展放蒙住了。也是小山东为了老赵的孩子急了,让小耿子上网找张晓军。

张晓军想了二十年的事情竟然这么戏剧化的让展放的执著找到了完满的结局,张晓军真又惊又喜,他没想到小山东已经老了,那个一直闪现在他脑海里那个傻笑的小山东的形象一下子没了,替而代之的是一个流着泪的沧桑的老民工。

多年在特种部队习惯了的喜形不动声色垮掉了,张晓军从视频里看着变成老山东的小山东,泪流满面,心里一个声音在喊:找到了,终于找到了,这下死了也甘心了!他极力克制自己不扑到视频上哭泣,他的情绪已经在知道小山东的消息的那一霎那失控过了,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也能像小山东那样肆无忌惮的大哭,他反复告诫自己不能哭得不能自已,要知道在小山东眼里,他是他永远的小张班长,小张班长不掉泪,永远都不掉泪。但这一切都没有用,看着满脸皱纹、四十岁象六十岁的人的小山东,他泪如雨下,不能自已。

老战友啊,好兄弟阿,没想到我们终于又见面了,我找你找的好苦啊!他看着摄像头说,好像那就是小山东流泪的眼睛。

小山东呵呵的傻笑着,又恢复到了当年那个可爱的表情。


一回想起当时的情景,张晓军就有点激动。

他还想打开QQ,看看小山东的小朋友是否留了言,但是忽然眼前一片漆黑,电被切断了!


窗外连接几声爆炸,随即枪声大作,对手来了。他冷笑了一下。

车库起火,几辆军车爆炸了。老子用烂的招竟然在我眼皮底下使。他把衣服放在衣架上,摆在书桌前,自己隐蔽在窗后。

几乎是同时,一颗子弹咔嚓一声穿破防弹玻璃,接着又一颗子弹射来直接命中了那个政府军军司令的军装,更多的子弹同时穿窗而来,都倾泻在了这个小小的房间里,电脑被打爆了,那本书被打得书页乱飞,桌子被打起的木渣四处迸溅。窗外也枪声大作,某政府军司令部的警卫军和来敌接上了。

某政府军除了有点高级战备,战斗力几乎为零。他们的警卫军也是一样。不到十五分钟,枪声消失了,院子里横七竖八躺满了缅甸警卫军士兵。

几条黑色的影子赫然出现在院子里,他们打着手势,分别从楼房的左右两侧和中路迅速朝司令部逼近。

张晓军在黑暗中静静的等待着。

不久他听见有人的骨头被折断的声音,接着两声微弱的枪声,那是带着消声器的冲锋枪的声音。

又过了一会儿,张晓军接着微弱的夜色看到有人把书房的门轻轻的推开了,一个枪口对着门内,越来越长,露出一条冲锋枪,接着后面的人迅速的猫了进来,对着暗处乱瞄,一个小红灯点从张。他刚一进屋,后面又一个人也同样猫进来,枪口对着门外。

张晓军借着微弱的光线看着第一个人悄悄的向书桌前靠,当他逼近书桌的时候,张晓军突然现身,一伸手把那个人的胳膊拐向门口的人,另一只手控制了他的咽喉,稍微使劲,人断气了。等那个防御门口的家伙转身的时候,仓促之间射出的子弹都射进了他同伴的尸体里。同时他身后出现了一个人,把他的脖子也抹了。

张晓军和战友走出书房,大厅里站着几个,躺着几个。

这是灯光大亮,线路接上了。

大厅里灯火辉煌,站着的和躺着的一清二楚,站着的里面有三个全副武装的白人,他们表情不一,一个傻了,一个恐惧,一个在苦笑。苦笑的那个看看所有的人,对张晓军说:就是因为那个士兵?

张晓军也用英语回答他:不仅仅是,这也是我们的任务。

那个缅甸军司令也哆哆嗦嗦从地下室上来了。

那个苦笑的表情更加扭曲了:这么说,我们这次彻底失败了。

张晓军说,我们这次任务不要俘虏。

那个白人立刻面无表情了——不要俘虏往往意味着不留活口,另外两个也面如土色。

张晓军说,十分钟后,某政府军会过来接手。

那三个白人仿佛从地狱重新回到天堂,又恢复了人气。

张晓军说,欢迎到*国旅游观光,下次请把行李带好,一旦丢失概不负责。

三个白人特种兵相视,哑然失笑。他们一行人损失八个特种兵,而这个中国特种兵头儿说他们只是丢了行李?这个行李的价值简直太大了。

缅甸政府军很快到了。

那个中将,也就是一直苦笑的某国特种兵队长,向张晓军敬了个美国式军礼:后会有期!

张晓军也换了个军礼,标准的中国军礼:不用客气。

他们心照不宣,这种战斗不会轻易的结束。为了各自的国家利益,他们还会较量下去。


张晓军带着特种兵队员安然无恙的回到了祖国,回到了他的特种兵兵团指挥部。不久电视新闻播出一个新闻:据本台驻外记者报道,昨天晚上凌晨,一股身份不明的武装力量企图攻击缅甸政府军司令部,被缅甸政府军围歼,俘虏三人。据调查,这股反政府武装组织的背后有强大的反政府组织......

张晓军看着电视里面狼藉的缅甸军司令部,笑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