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电梯里的小手印(下)

电梯里的小手印(上)

电梯门缓缓地打开了,舒梁依然双手抱着膝盖蹲在电梯的角落里,外面是漆黑一片,舒梁的确是一直睁着双眼,但是他也不敢将自己的瞳孔按照生理上去自然的成像,因为他不知道自己能看到什么,只是任凭自己眼前一片虚无。

然而,电梯门的确是打开了,舒梁不知道自己在等着什么,也无法预知有什么在等待着他。平时,这电梯门在十几秒钟之后如果仍然没有感应到红外线干扰,就一定会自动关闭的,这时的电梯门也即将如此。门像往常一样开始慢慢趋向闭合。

“咣当!”电梯门发出了惊人的声音,是有异物在阻挡电梯门闭合时才能有的声音,并且这个异物应该一直在电梯门,因为那两扇门一直在闭合和打开之间的运动,那“咣当”的声音也随着两扇门在回荡着。

舒梁想喊出声音来,但是无论他怎么努力喉咙里也像有什么东西在堵着一样,根本无法出声。他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就站在电梯门之间,在阻挡电梯门的关闭。

舒梁感觉到自己的双腿似乎要比刚才有了一些力量,他要站起来,舒梁的双手尽可能的扶着电梯里的扶手,左手按住了电梯的镜子面,他站起来了。

“咣当,咣当,咣当。。。。。。”电梯门依然无法关闭,电梯外面依然是一片漆黑。

舒梁站起身来,下意识的看了镜子面,镜子上的小手印依然遍布四周,不同的是,自己的左手也在镜子上留下一个稍微大一些的手印。舒梁看到自己的手印,心跳骤然加速,因为自己的手印在渐渐的从镜子上消失。这在平时看来,就是一个非常一般性质的尝试,因为自己的手有体温,在镜子上留下的印迹有水气,随着水气的挥发,手印就会消失的。让舒梁心跳加速的是因为,自己的手印消失了,而为什么这镜子上的小手印却一直在呢,难道是没有体温的手吗?!!?!!

当舒梁用惊恐的目光在环顾四周的手印时,自己的表情他想必是一定知道的,但是当舒梁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时,他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无论自己的表情又多么恐怖,但是镜子里的自己确实一副茫然、苍白,而且面无表情的样子。舒梁抬起手,镜子里的自己却依然一动不动的看着镜子外面的自己,舒梁双手极力拍打起镜子,但是镜子里的自己却依然无动于衷,只有一丝狡诘的微笑从嘴角掠过,舒梁的瞳孔已经开始放大了,并不是因为他即将失去生命,而是因为他从来没有认为自己能拥有这样的笑容,他知道那个笑容不属于他,那么镜子里的自己是谁呢?

。。。。。。

当舒梁回过头看着电梯门的时候,那个似乎已经习惯的“咣当”声没有了,从什么时候消失的,自己也不知道了,只是看到电梯门缓缓地关闭了。是那个阻碍电梯门关闭的东西走了,还是已经进入到了电梯里,就在自己的旁边?舒梁感觉到自己的肾上腺在拼命的分泌令自己感觉到自己正处于极度恐惧状态下的液体,使得自己周身上下都醉于惊悚的麻木中。

舒梁侧身再次将目光投向镜子里的那个自己时,镜子里的舒梁已经在忠实的模仿着电梯里的自己了,用同样的眼神回报给舒梁,不论什么样的表情和动作。

舒梁试着按下了电梯上的任何一个按钮,都没有任何反应,只有“开门”按钮他没有去碰,因为他不知道外面是什么,因为他感觉到自己已经不在他熟悉的酒店了,因为他觉得不论是电梯里还是电梯外,都有一种神秘的力量在监视着他。

其实也就是不到十秒的时间,但是让舒梁觉得过了很久,因为舒梁已经不知所措的呆在电梯里了,因为电梯里的一切照明瞬间消失了。黑暗给人的恐怖,的确是超过任何一种其它的方式。这时电梯里的按钮发出了刺眼的荧光,这本是停电后的正常应急反应,但是这一切给舒梁带来的只有超脱的恐惧。

电梯里的光线只有从按钮上发出的微弱但刺眼的荧光,绿色的!

镜子还安静的在电梯的两侧和舒梁的身后,舒梁的余光不由自主的观察着镜子,他猛然间侧身看去,因为舒梁发现,当他面向电梯门的时候,侧面的镜子中,自己却一直面向他凝视着。

这令舒梁彻底的崩溃了,他拼命的拍打电梯上的呼救按钮,一遍一遍的拍打着没有反应的按钮,镜子里的自己没有任何动作。。。。。。


舒梁闭上了双眼。

。。。。。。


灯光下的世界是让舒梁曾经多么盼望的啊。这时的灯光正在慷慨的给与着光明,这是半年前的舒梁。酒店里出租率很高,所有房间都要出租出去,就连2012这间房也要卖出去。在这家酒店工作超过半年的员工都知道这间房的故事。半年前的一天,一位老人入住这间房间,他还带着一个孩子,是来这座城市探亲的。入住当天的夜里,老人心肌梗塞,瞬间离开了人间,孩子本来是在老人怀里睡去的,因为老人的死,孩子从怀中滑出,掉到床下的时候,脑袋磕在了床头柜的角上,落在地上时,镶在柜子下层的应急手电插座从孩子娇嫩的太阳穴中插入,而应急手电在头天晚上被这个孩子拔出来玩,放在了桌子上。

第二天被发现的时候,酒店按照正常的程序上报了公安机关,尸体做了处理,房间做紫外线消毒处理,客人的行李取下暂时存放在行李部,等待家属的领取。

这行李就是舒梁取走的。

当舒梁独自夜班的晚上,他好奇的打开了那个行李箱,里面有几样东西深深的吸引住了他。一个玉指环,一个钱夹子,一部手机,一张女人的照片。

舒梁先拿起了那部手机,是比较新的款式,开了手机,迅速就找到了信号,舒梁下意识的就按下了自己家的号码,又按下了通话健,瞬间就想到了这是半夜,怎么能打电话到家里呢,于是立即关机,放回了皮箱里。

接着,他又拿起了那张女人的照片,是一个三十来岁的女人,穿着一件相当入时的裙子,还真是一个漂亮的少妇,舒梁看着照片笑了,只有他知道那笑容里有什么含意。又多看了几眼那漂亮的女人,舒梁把照片也放进了皮箱。

钱夹子里还有不少钱,舒梁从中间抽出了几张,迅速的放进了自己的口袋里,这是酒店里常说的“抽张儿”,时间长了,很多服务员都会有这毛病。钱夹子也放回了箱子。

最后拿起了那个玉指环,晶莹剔透,舒梁拿着玉指环,缓缓地套在了自己的每一个指头上,都带不进去,可是这个玉指环似乎有什么魔力似的,舒梁的确不想再将它放回皮箱了,难道就不能据为己有吗?

舒梁重新把皮箱合上,放回了寄存室,那枚玉指环却安静的躺在了舒梁的兜里。

。。。。。。


从那时起,舒梁九开始了那个噩梦,墙面的渗血使得他即使再熬红双眼,也不敢睡了。当他想把玉指环放回箱子的时候,那个照片中的漂亮的少妇已经含泪将行李取走了,再也找不到了。

。。。。。。


电梯里的舒梁仍然躺在那里,起伏的呼吸证明他还活着,只是闭上了双眼,均匀的呼吸着。电梯的照明也依旧是那些荧光,镜子里的舒梁也还是呆呆的站在那里,就像根本不存在这个人一样。不同的是,在镜子里的舒梁身旁,有一位老人,抱着孩子,同样呆呆的站在那里,没有笑容,包括孩子,阴森苍白的童颜。


电梯门开了,在酒店大堂,外面依旧灯火通明,舒梁的双脚伸出了电梯门外,但依然躺在电梯里,门无法关闭,“咣当”、“咣当”、“咣当”的回响在酒店的大堂。


电梯里的小手印,随风消失了。镜子里的舒梁和老人,也随着脸上的淡淡的笑容,消逝了,那个孩子,也消逝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