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先锋 第二十五章挺进太平洋 第九节悉尼相会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


“OK我们就要这么多。”张学义从包里拿出烟盒,里边还有几支英国人赠送的雪茄,他分给伯特一支俩人同时拿打火机点上烟,服务生转身离开房间。

时间不大酒菜摆上,张顺和钱瑞穿着英军制式短裤,俩人还跟小孩似的边打闹着边走到客厅,四个人坐好了张学义打开红酒给四个人倒上,伯特提前给酒杯里放了一半的冰块,他还问:“你们都不加冰么?”

“中国的白酒才够劲,红酒才多少酒精,我自打开始喝酒就没怎么加冰,除非是别人非给我加的,来,咱们哥几个干一个。”张学义端起红酒跟大家一碰杯,他一仰脖子一满杯红酒就喝了进去,他擦着嘴角的酒说:“好痛快,很久没这么高兴了,该死的战争,要是没有这场战争我可以每天过这样的日子。”

“张将军,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中国军人很多人连字都不会写而你会说英语日语,还说的这么流利。”伯特是慢慢的抿着红酒喝,他好奇的事情太多了。

“哎,以前被日本人炸死的东北王是我干爹,他不让我玩花钱请了不少老师教我,说什么学好了可以造福一方,我被逼的开始学,骑马打枪不天天玩,外国请的家庭教师每天逼迫我学这个学那个,另外中国国内的几种主要少数民族语言我都会,东北王张老帅跟我说,你好好学蒙语日后收复外蒙让我当镇守使经略使,还告诉我东北朝鲜族主要聚居在边界上,如果想当镇守东部边疆的将领必须能跟百姓沟通,那会日本人没占了满洲,他希望我以后可以带兵守鸭绿江防备日本驻朝鲜的军队入侵,另外还跟我说未来想做好官必须可以跟外国人打教道,不会外国话不行,老带着翻译万一他使坏不好好翻译弄出麻烦怎么办,所以我就学了点外语,跟日本人打仗时候我在蒙古草原上出入自由,跟俄国人要军火也可以随时谈话,到了缅甸也能跟英军合作,后来国内会英语的年轻人全去了远征军我也加入了,后来就流落到你们这,我要不会英语还怎么跟盟军学习呢,英国海军军官可没几个会汉语的。”张学义说完继续倒上酒大口的喝着。

“那为什么东北的元帅张作霖不送你去外国上军校呢?”伯特吃着菜喝着酒闲问,张学义说:“他死的时候我还没高中毕业,我想根据我的外语水平应该可以去外国上军校,当时首选还是英国的军校,至于学什么没考虑好,可能先学骑兵。”

“我可听说你是骑兵上将出身,没学过也打的不错。”

张学义摇头说:“是我运气好。”

张顺和钱瑞因为混在远征军里时间也不短,到了英国海军他们俩也研究点英语,他们俩喝着酒熟练的拿刀叉吃着西餐,他们也就明白一句不明白一句的听着,他们俩说不出个流利的整句也就不插嘴,有好酒好菜跟谁聊也就不重要了。


“娘希屁,他连个招呼都不打就跑到澳大利亚了,无组织无纪律。”老蒋看完书面材料拍案而起,陈布雷站在一边低头不语,老报告的军官也站在那不说话。

“委座,这还有份蒙巴顿勋爵的电报,他夸奖国军在英军里的实习人员,说他们带着英国军舰进入太平洋出色的完成其他战区盟军军官交代的任务,全舰的英国兵都得到嘉奖,发奖章的时候张学义没在,希望委员长不要把他调回来,英军士兵很喜欢他,希望可以跟他一起打到日本本土,还说这是英国人的荣幸,这还有他击毙击伤日军的材料。”侍从把电报放在桌子上。

老蒋看了一下,发现这小子没少在缅甸消灭日本人,光敌舰就干掉几艘,飞机击落了至少一个大队以上,还指挥舰载机袭击了日军,电报上还有蒙巴顿的原话,他建议老蒋以后重建海军的时候最好让张学义当指挥官,“你们下去吧,我亲自给外交部打电话。”

众人下去以后老蒋给外交部去了电话,让外交部派驻澳大利亚的文武官员尽量照顾张学义,并让武官主动与盟军指挥部联系,尽量不让盟军派张学义去极端危险的地方。


在酒店里张顺和钱瑞喝的大醉,俩人倒在客厅的沙发和地毯上就睡了,伯特喝酒喝的又少又满所以还没喝倒,张学义吃了不少菜,他酒量大暂时没倒,反正红酒后劲大一时醉不过去,俩人还闲聊的时候门外有人敲门,服务声说:“先生,有驻澳大利亚的中国外交官要见住在本房间的客人。”

张学义跑过去打开门:“你好,你找谁。”

“张将军,我是驻澳大利亚的外交官,外交部奉蒋委员长长的命令给我们来电报了,让我们尽量多帮您,您有事尽管向我们开口,我们能办的尽量办,你可别跟我们客气,我们知道您委员长的亲戚。”外交官穿着西服点头哈腰的说着。

张学义听了高兴的嘿嘿一笑,“好吧,那你们给我留点钱,我这点军饷还是英国人给的,钱快不够花了,我也没带支票本,存折也在我老婆那,我先借你们几个钱好不好?”

“才这点要求不算过分。”

“另外能不能给印度的中国使领馆去个电报,让他们帮我找找我老婆,看她去那了,要是他办什么手续就立即给点方便,希望能帮我转告她,说澳大利亚不错让她也来溜达溜达。”张学义提的这点要求不过分。

“好吧,如果能找到尽快给您信儿。”

“那我就不远送了我这还有客人。”

“好的好的,告辞了。”外交官客气的打过招呼走了。

张学义重新回到客厅继续坐下喝酒。

宋小兰知道张学义要去西南太平洋盟军那参加战斗,一船的英国兵都要去,休息的时候也不会回到印度,而是就近去澳大利亚或者新几内亚去,她心想这多会能等回来,干脆自己旅游吧,她带着保镖坐上火车去了印度的大城市,英国人治理下的印度有火车,去那也方便,等坐着车到了卡拉奇以后她感觉印度没意思,干脆买了船票去了南非,她办了手续就坐船去南非,她感觉去那看看然后还可以,后来她又发现南非没什么意思又坐船直奔澳大利亚,她认为这里距离太平洋战场比较近,可以到了那打听他到底去那了。


宋小兰去了使馆,因为当时世界各地都不安全,她没到一地就去跟中国的外交官打个招呼,通过他们可以告诉姑姑自己去了那,也可以利用家里的关系打听张学义。

宋小兰进了使馆,跟使馆的人一聊这些人就乐坏了,正好他们刚去见完张学义时间不长,使馆的人还没等驻印度使馆回电宋小兰自己就已经到澳大利亚的首都堪培拉,就站在使馆里,她客气的说:“我很想打听个人。”

外交官说:“我们收到国内的电报了蒋夫人已经打过招呼,夫人通过外交部已经跟我们打过招呼,说你从南非来这让我们照应一下。”

“那就提前谢谢你们了。”

“我们前几日奉委员长之命已经见过张将军,他就在悉尼,我们马上护送您去吧。”外交官马上准备派人去送,买火车票的已经派出去,使馆的汽车也马上准备送小兰去火车站。

悉尼到堪培拉不远,还有很方便的火车,时间不大宋小兰就来到这座澳大利亚最大的城市,她还奇怪为什么这里不是首都呢,为什么这个岛国把首都放在小城市,她坐着出租车来到酒点。

最近几天张学义就在城里玩,这里的娱乐设施不少,又台球、网球、高尔夫球,还能出去划船看风景,每天玩累了就回去大吃一顿然后休息,他晚上正吃饭呢有人敲门。

服务声先说:“中国使馆的客人要见您。”

张学义知道估计老婆有了消息你们打开门看,宋小兰穿着风衣就站在门口,他激动的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拉着老婆的手进了房间,“你怎么找到这来了,我还找人打听你呢。”

“我找你还不容易,让我姑姑帮忙不就知道了,到南非我才看电报知道你在这呢,姑父也在国内知道你的情况。”

张顺钱瑞看自家人来了,急忙回房间穿好衣服,跟宋小兰打过招呼就拉着伯特离开豪华套房。伯特到外边了还问:“干嘛拉我出去?”

张顺连比画带用不熟练的英语说:“人家的老婆来了,咱们不能打扰他们,我这还有钱,咱们再订个房间,说实话我很赞同你的意见,找个妞多有意思,只是我当着我哥的面不好赞同你。”

“就是,我也想去。”钱瑞跟着凑合。

“你们早不说,好吧我带你们去找,酒店里就有。”伯特领着他们俩先订了房间然后四处打听去。

张学义抱着老婆吻了一阵,“真希望这该死的战争早点结束,我打了这么多年都厌烦了,真希望从认识你的那天起就跟你寸步不离。”

“时代是不能选的,我能选的只有你。”宋小兰说完给身后的保镖打手势,保镖懂她的意思也就退了出去,宽大的豪华房间内就剩下他们俩。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