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梦天涯 第五卷 事业初步 140 蓝雨出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23/

叶天涯正用胡渣逗星夜玩乐。突然叶天涯感到一阵魔法波动远远传来,那是叶天涯曾给过星夜的那种木条传来的求救信号。这种信号木条他记得给过林思音一根,当时李蓝雨也要去过一根,不过叶天涯想着的可能是林思音出事了,因为林思音这段时间已经成为了地产行业很多公司的劲敌。他担心的是可能有人对她不利。

“小夜,你在这里乖乖地上网看看我们将来的家,我去上个厕所好吗?”叶天涯将星夜放了下来道。

星夜乖巧地点头,叶天涯才快速离开星夜的房间,钻进自己的房间后将门从里面上了锁,然后消失在空气中。

※※※

下班后终于得闲,李蓝雨答应了郑国荣的约会,这段时间来,她已经想了好多,她跟郑国荣在一起对双方都是一种折磨,她发现自己根本就不喜欢郑国荣,甚至还很讨厌他,或者说是瞧不起他。她打算在今天晚上跟他说清楚。

可在吃饭的时候,李蓝雨连续几次想开口,都让郑国荣说话给打断。直到走出餐厅,李蓝雨才又一次开口道:“国荣,我有些话想跟你说。”

郑国荣笑道:“好啊,我们走这里过去吧,这个弄堂穿过去就到学校门口了。我们一边走一边说。”

李蓝雨嗯了一声跟着郑国荣走进字郑国荣指的那个弄堂。

“国荣,我想了好久,我发现我们根本就…………”李蓝雨再一次要将话说出口,却卡在了喉咙里,因为他看到了前面拦住了三个流里流气的青年,眼泛淫光地盯着她,心里一紧的她想要叫郑国荣往后面走,可转身过来,后面也让三个差不多打扮的青年给堵上了。

“你们想干什么?”郑国荣将李蓝雨护在身后,厉声喝道。

“你说呢?这不是明摆着吗,把女人留下你可以走了!”流氓淫笑着说道。李蓝雨看到郑国荣挡在他面前一脸的俨然不惧,心里对他的反感稍少了些,但眼前的六个流氓,郑国荣哪里能挡得住,李蓝雨大急,高声呼救,六个流氓见李蓝雨大叫,有些急了,一齐向郑国荣和李蓝雨扑了上来,郑国荣主动出击冲了出去,却被迎面来的一个流氓一拳就打晕在地上不省人事。

李蓝雨见郑国荣被打倒,忙扑上去想要看他怎么样了。却被六人流氓给捉住,想要挣扎呼救的她嘴里立刻被塞进了大张毛巾,手脚被胶布给缠住然后就被一个大麻袋给套住。她在里面想要叫叫不出来,想挣扎却无法动弹,心里已经绝望了。突然他听到麻袋外面传来一声惨叫,那是郑国荣的声音,接着传来那流氓嘲笑的声音道:“小子,你有什么要说就开口说出来,不要指手划脚的我们听不懂,刚刚轻轻打你一下就装晕,还真配合得不错,哈哈哈哈,你给钱的时候怎么就没告诉我们你女朋友这么漂亮啊,现在我们哥几个后悔了,决定还你的钱,这个女人,嘿嘿,有人出更高的价钱要她了。”

李蓝雨在麻袋里听得心里巨震,她不笨,从那流氓的话里猜出了点什么,但她还不敢肯定,可接下来的声音让他完全确定了自己的猜想,那声音是郑国荣的:“你们不讲信用,我们说好的我给你们十万,你们……啊……”接着传来郑国荣的又一声惨叫。

李蓝雨终于确定了,原来这都是郑国荣出钱请人来演的戏,只是郑国荣没想到他请来的人最后因为另一个买家的钱更高而反卖了他。李蓝雨突然发现,自己好可悲。她在麻袋里拼命的挣扎,可最后还是徒劳。

她感觉到自己被扛起来,好像是送进了一辆车里,然后她感觉到了车开动了。她心里充满了绝望和恐惧,她不知道自己将会被带到哪里去,她拼命的想着逃离的方法,突然她感觉到了自己所靠着的地方好像是车门的手柄,她的手是被绑在身后的,趁着车子右转弯时,她翻了个身,正好用背抵住车门,她试探着在麻袋里用绑在背后的双手去摸车门手柄。

终于,让她隔着麻袋抓住了手柄。突然听到前面的前面的流氓在对话道:“陈少爷要我们将人送到风月夜总会,从这里左拐过去,前面两百多米就到了。”

李蓝雨听到车外好像很闹的样子,知道这附近是闹市,她知道只要自己能跳出这车后,这些流氓就不敢当着闹市上的人再来扛自己,听到左转弯,她立刻感觉到了身子因为转弯而不断向车门上压去。

李蓝雨没有犹豫,隔着麻袋抠动了车门,由于转弯,车速也不慢,李蓝雨在抠开门后,整个人被转弯时的车给从被她打开的车门处甩了出去。嘭一声甩在地上,贴着地面搓出去好远。

“吱——”李蓝掉地后,迎面开过的车都急刹车停住,险些就将将她撞上了。她感觉自己的脸好痛,好痛,而且手臂和脚上也传来让她几乎晕厥的疼痛,但她知道这时候她必须挣扎,如果她现在不动,一定会被人当成是货物,那几个流氓就敢大胆地下车来重新将她找上去,她必须挣扎,告诉外面的人,袋子里装的是人,而不是货物。

李蓝雨并不知道,她在摔到地上时,一直被她揣在衣袋里的一块小木条被撞断成了两截。

李蓝雨拼出最后的力气在麻袋里的挣扎果然取到了效果,有人尖叫道:“袋子里是个人,袋子里有人……”

接着,李蓝雨听到了汽车加速的声音,她知道,那几个流氓逃了,只是脸上和腿上传来的痛让她晕了过去。

她刚晕倒,一个白色的人影出现在了围观的人群后面,人们都注意着麻袋,却没有人注意到他是怎么出现的。他挤来人群,向路中间冲去,直接冲到了麻袋边上,那里已经有人在解开麻袋了。

“李老师——”

叶天涯在看到麻袋解开后露出来的人时,惊叫道。

“是你的老师吗?她伤得很重,你快送她去医院吧。”一个停车下来的司机说道,有人认识伤者,他们当然坚持的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送去医院急救,如果找不到人开钱,他们说不得还得破费。

叶天涯忙将李蓝雨抱了起来,看到她的半边脸庞已经血肉模糊时,心里不由钻心的痛。“哪位师傅能送一程?”叶天涯站起来后看向周围停车的司机问道。

几乎所有在场的司机都转身当着没听见,叶天涯心里暗怒,开口道:“一万块,送我去医院,谁做?”

“我去……”

“我送你,我的车快……”

“我的车是刚买的……”

叶天涯心里冷笑,这,就是人性……

叶天涯抱着李蓝雨钻进一辆看起来还很新的车里,在李蓝雨的身体遮挡下从戒指里取出一万块砸给前面的司机后道:“开快点,不然你一分也别想拿走。”

沿途中那司机倒还真开得快,叶天涯不理会前面开车的人,用精神力探查了一下李蓝雨的身体,除了左半边脸已经毁了容外,左侧的手臂,大腿都有骨折,另外左边大腿上还有大面积的擦伤,而且是重伤,那一侧的肉都在被从车里甩出时,在地上搓掉了厚厚一层。

叶天涯来不及顾及李蓝雨的外部伤,他必须在到达医院前将李蓝雨的骨伤复原,不然以现代医术,一定会被医生给开刀手术,到时候还要在骨头上上内夹板,上螺母什么的就够得李蓝雨受的了。

一路上叶天涯费了不少的生命力,精神力,将李蓝雨的骨头重新愈合修复,直到肯定在x光下都能显示不出裂痕时,才松了口气,正准备尽可能修复她的外伤时,车已经到了医院。叶天涯只好将李蓝雨送进了急救室。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