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学森谈预测战争样式的重要性

只要善于预测,才能掌握未来,在把握住事物(或者说系统)的发生发展规律以后,进行大胆的合理的预测,才能使我们的发展的方向更能符合未来发展的需求


在我看来,中国歼九飞机的研制工程最终下马,与当初人们没有对未来的战争,特别是空战模式的发展进行合理的科学的预测有关系,导致了人们对于在未来的空战中需要给飞机赋予怎样的战斗性能完全没有把握,因此在飞机的研制过程中不断的修正飞机的战术性能指标,朝令夕改,不断的返工,最终导致整个工程项目的失败


钱学森是系统工程大师,是他从国外引进了系统工程思想

我们来看一看他是怎么论述系统工程与预测战争样式的重要性的

转贴--来自百度知道:

高技术可以超越战争实践而直接促进战争理论的发展


在以往的军事技术条件下,无论从冷兵器作战到火器作战,还是从火器作战到通用武器作战,无一不是遵循这样一条轨迹:在战争实践形态发生根本性变化以后,人们才开始逐渐从某些经验性的认识上升为系统的战争理论。在高技术时代,战争理论则可以超越战争实践形态而发展和创新。高技术的发展,不仅为实现“打什么仗制造什么武器”提供了可能,而且为军事理论研究提供了先进的预测手段。以往人们对未来战争的预测,无论是定量预测还是定性预测,都是决策者及其幕僚人员依赖人脑和人工的手段去分析、判断、推理,这样得出的结论往往带有或多或少的随意性。现代高技术是以微电子技术为核心的技术群体,其中以电子计算机为基础的现代信息论、系统、控制论等“软”技术为军事预测提供了模拟手段。钱学森在《论系统工程》一书中说,作战模拟方法“实质上提供了一个‘作战实验室’,在这个实验室里,利用模拟的作战环境,可以进行策略和计划的实验,可以检验策略和计划的实验,可以检验策略和计划的缺陷,可以预测策略和计划的效果,可以评估武器系统的效能,可以启发新的作战思想。”因此,在新的战争形态尚在酝酿的时候,在具体的战争还没有发生的时候,人们可以依据高技术可能达到的水平,依靠科研专家队伍,运用以电子计算机模拟为代表的先进的科研手段和方法,开始对新的战争实践形态进行“设计”。在东西方“冷战”时期,这种“设计”本身就是战争创造力的竞赛,你设计一种作战样式,我就设计另外一种作战样式与你对抗,从“硬壳式前沿防御”到战役机动集群,从“纵深打击”到“空地一体作战”,从核威慑到“战略防御倡议”,等等,都展示了战争理论先于战争实践而创造的生动局面。尽管这种“设计”归要到底离不开实践,然而它所表现出的超前性,已不再单纯是过去战争经验的总结和现实战争情况的分析,不再是某次具体战争的对策,而是科学家、专业人员与决策者相结合,为保证在战争中制胜,而对未来战争进行的整体上的预先安排和运筹。当然这种在高技术条件下超越战争实践发展的战争理论最终还是离不开实践,还是要应用于战争实践,并在实践中检验、修正、完善,使之越来越适应实战的需要。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