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23/


顾乐天走到话筒前时,下面还没完全静下来,顾乐天的脸色立刻变得有些不好看,道:“各位同事,大家是不是觉得对迟到者扣三个月资金的惩罚太轻了对不住你们这些来得早的人?那就扣五个月吧!部门负责人律下不严,扣三个月。”

这一次,台下再也不敢有人说话,静悄悄一片。本来部门负责人已经到场,可以不被扣钱的,可就因为刚才那么哗然一下,有员工缺席的部门负责人就被扣掉了三个月奖金。哪还有人敢起哄。

顾乐天这才满意地看了一眼安静的下面,道:“我们雪涯霜叶,最初只有十几个人,可以说只是个名不经传的小公司,小得在金融界可以忽略不计。即便如此,我们的十几个同事每天上班就从来没人迟到过,后来的第一次扩大公司规模,我们的同事增加到五十多名,他们都对公司前景充满信心,也没有人懒懒散散过,这让我感到很欣慰,再接着,公司第三次扩大规模,现在我们有三百多员工,公司在s市的金融界也算小有名气,在叶天涯和尹超的帮助下,我们成为金融家协会的理事公司之一,除了影响力增加了外,整体实力也上升到不容别人忽视的地位。”

“我们现在拥有全市十分之三散股股民的代理权,而且业务部每天都在加班,数量还在增加,这一点,没有哪一家公司敢跟我们相比,公司的实力增加,就像一棵树,不断长大,枝叶不断茂盛,但这代表什么呢?这不代表公司壮大了,就允许有人在这里面滥竽充数混饭吃,不代表有人就能将他在其它公司养成的烂习惯带到雪涯霜叶来,公司的壮大代表着我们的责任也越大,十分之三甚至更多的股民的利益都握在我们手里。那是什么概念。你们有人可能不知道,但业务部的人不可能不知道。根据我们与股民的代理协议,不管我们投资是赚是赔,我们都得每月照付股民红利。”

“你们能坐在这里来,说明你们知道我们是做哪一行的。我们不光是做投资的,我们还做股票,做期货,你们应该知道,股市和期货随时都在变化,时间对于做这一行的人来说,那代表什么?那代表着利润,代表着金钱,甚至关系着一桩生意的成败。”

“今天第一次全体大会,我本来不该一上来就发这么大的火,但我忍不住发火,从公司第三次扩展到现在,我们上了一周的班了,这一周里从每天的出勤记录上看,每天迟到上半个小时的就有三十人之多,今天会议迟到的有十多人,也就是说,你们中有二十多人平时是经常迟到,我想问问你们这二十多人,你们来公司,是来工作的,还是来领月底工资的?”

顾乐天说完,下面的人有不少都低下头,顾乐天见效果也差不多了,平息了一下心中的情绪语气平和道:“大家也不用太紧张,雪涯霜叶也不是不尽人情的,雪涯霜叶的历史只有短短一年不到,大家应该早在报纸上看过,我也就不再王婆卖瓜自卖自夸了,大家也可以问问你们周围这些在公司工作了一段时间的同事,其实雪涯霜叶就像个温暖的大家庭,只要大家一心为公司,公司也不会亏待大家,这段时间的熊市,别的公司可能没事可做,可在雪涯霜叶,却是怕的是你们不想做。公司的提成制度可以说是全市所有同行中提成比例最高的,而且从来就是当场对现,这一点,公司最早的员工们应该体会最深,那时候公司只有一百多万的资金,可我还是让他们抽成,为什么?因为他们全心为公司,那点提成,是他们应该得到的奖励。而这些员工中,提成最多的,是年轻有为的投资部成员郑国荣,我们有请他上来给大家讲讲经……”

顾乐天后面的话,郑国荣都没听清楚,他没想到,顾乐天第一个就让他上台去发言,大脑一热,心里暗喜自己将得重用,仿佛看到了前途上一片光明。兴奋地站起来向主席台上走去。心里却在默想着自己昨夜背了大半夜的台词。

掌声响起,再响起,作为目前除了叶天涯和尹超外,最具潜力的金融天才,全公司几乎都对郑国荣这个名字有着敏感性的熟悉。掌声的热烈程度,直追顾乐天上台时的场面。

“大家好,我是投资部的郑国荣,首先,感谢顾总给我这个发言的机会,我能做出今天这点小成绩,得感谢顾总的栽培和信任,感谢投资部同事们平时的指点,感谢……”

郑国荣先是从上到下全谢了一通,然后又隐讳地将自已不着痕迹地夸了一通,接着道:“其实做期货最重要的是关注与之相关的一些实事动态,预测期货行情走向,举个例子说,八年前的mk战争,发果你能提前预测得到那场战争肯定会爆发,那提前做好石油这一块,战争爆发的时候,也就是石油期货爆发的时候,当然了,要在事前预测到并肯定,那是要靠强有力的分析能力和一定的直觉的。万一要是双方突然谈判成功,不打了,你砸进石油去的钱也就有去无回了……”

郑国荣在前台上滔滔不绝地吹着,主席台旁边的小办公室里尹超冷笑道:“还真能吹,说得头头是道,可屁用不管一个,分析能力和直觉?这不是废话吗?谁不知道?爬吧,再爬高一点…………”

郑国荣吹了一通本来大家都知道的道理,可无奈他现在算是公司明星之一,说话的影响力还真不小,还真将下面的激情给调动了起来,一个个都对公司的未来充满了信心。更是对这郑国荣佩服得五体有三体投地。特别是一些高从学校毕业进来的小女生们,更是两眼光芒,红星乱闪,电光交错。

郑国荣适时地向公司,向顾乐天表示了一下忠心和决心,又将公司前景狠狠的描绘了一次,才走下台去。

顾乐天对郑国荣的发言很满意,至少达到了他的目的,让公司凝聚力上升。示意秘书一眼后,秘书就走到话筒前道:“各位同事,我想大家已经听到消息,这次大会,我们会请出一向神秘的叶天涯和尹超出席,遗憾的是,叶天涯同学有事不能来,不过,荣幸的是,尹超同学代表华夏双龙已经到我们的会场了,下面有请尹超同学为大家传经…………”

尹超听到叫自己的名字,知道自己该上场了,整了整身上的这套新西装,从小办公室走出来,从后台走上主席台。看了一眼下面黑压压一大厅的人,尹超感到有些底气不足,不过很快想到了叶天涯要他来磨练的那句话。立刻又强自镇定了下来。向顾乐天微笑着点了点头后,才接过秘书递过来的话筒。

下面已经不少人站了起来,尹超和叶天涯一向的神秘让除了公司最早的十多个员工外的人都对他们充满着好奇。而混在下面的那些记者更是不停地按动快门,对准尹超拍个不停。

尹超看到那照相的人不开闪光灯,躲躲藏藏的拍照,只是微微一笑,并没有提出反对,将话筒放到嘴边笑道:“大家好,我叫尹超…………”

尹超话未说完,掌声又响了起来给打断,无奈只好伸手将掌声止住后道笑:“你们可别再拍手了,再拍我可会被吓跑的,瞧瞧吧,本来我想好了好多好多精妙的台词献给大家的,可是你们刚刚这么一吓,我……我全给忘记了,现在怎么办?”

台下一阵哄笑,尹超走到哪里都会把欢笑带到哪里,若要平时嘻皮笑脸惯了的他正经起来,那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