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的崩溃

日本的崩溃:美国向日本投放原子弹过程详记


德国投降后,为了取得世界反×××战争的最后胜利,美国人民行动起来准备对日本的决战,而原子弹的研制成功加快了战争结束的进程。1945年7月,盟军向全世界广播了《波茨坦宣言》,表明如果日本不接受无条件投降,那么“盟军将全面攻占日本本土”。但日本政府含蓄地拒绝了这一最后通牒。于是美国决定向日本投放原子弹。



1945年8月6日和9日,美国向日本的广岛和长崎投下原子弹,令这两座城市顷刻间化为 废墟。原子弹的投放,迫使天皇裕仁宣布日本无条件投降。1945年9月2日,麦克阿瑟将军代表盟军接受了日本的投降。至此,第二次世界大战彻底结束,世界反×××战争取得最终的胜利。


美国“印第安纳波利斯”号巡洋舰在太平洋上高速航行九天后,于1945年7月26日安全抵达马里亚纳群岛的提尼安岛。


船长查尔斯·麦克维伊上校正在组织大家卸载货物时,有两个人引起了他的注意。这两个人从加利福尼亚的马雷岛上船,他们都穿着美军制服,自称是炮兵军官。但是他们行踪诡异,实在不符合一个军人的身份。他们把制服上炮兵专有的十字大炮衣领徽章弄得歪七扭八,而且其中一个总是呆在船舱里,哪怕用餐,也不出来。他们的货物也很奇怪,分别放置在一个15英尺长的木箱和一个非常沉重的圆桶里,这些东西看上去不像是炮兵所有。


麦克维伊船长虽然不知道这些货物究竟是什么东西,但他猜想一定很重要。因为这两个人曾告诉过他“每天轮船向前行进多少,胜利就会向前推进多少”。而且在出海前,上级已经命令他誓死保卫货物,“如果运输过程一旦出现任何问题,所有船员必须不惜一切代价保卫货物,如果需要,可以用救生艇来运送”。


当这两名假冒的炮兵军官安全抵达提尼安岛后,他们立即把装有重要货物的木箱和圆桶送到了一间活动房屋里,这所房子位于陆军航空部队的北边操场上,地方偏僻,房间里不但装着空调,屋外还有重兵把守。而事实上,这两名冒充军官是普林斯顿大学的工程师和核专家,他们这次是奉格罗夫斯将军的命令前来执行任务的。


几天后,“曼哈顿工程”的总军械师威廉·帕森斯上校打开了木箱、圆桶和其他一些空运过来的神秘容器,组装成了一个看似简单的组合装置,至此,第一枚用于军事行动的原子弹诞生了,工程师们把这颗铀弹命名为“小男孩”。


7月29日,斯帕茨将军从华盛顿飞到关岛,此时他已被任命为美军战略空军司令。在他的公文包里放着一份由格罗夫斯将军签发的陆军作战计划密令:8月3日后,一旦气候许可,可以目击轰炸,即可投掷“特别炸弹”。


斯帕茨将军脱下飞行服,就立刻召见蒂贝茨上校和帕森斯上校,下达作战命令。当他们听到斯帕茨将军宣读命令时,这些人都在安静地思量着每个人的具体任务。


蒂贝茨安排一名优秀的飞行员查尔斯·斯温尼上校驾驶“伟大艺师”号,上校乔尔杰·玛夸特驾驶“91”号,负责航拍任务。蒂贝茨将亲自驾驶运载原子弹的飞机,并挑出最好的领航员西奥多上校,还有投弹手托马斯·费雷比少校。


8月2日,蒂贝茨向费雷比简要介绍了此次任务,然后一同飞往关岛。届时李梅将军将直接告诉他们任务的首选目标和两个备选目标。李梅将军曾指挥B-29轰炸机对日本领土进行轮番轰炸,因而熟知日本的军事部署。将军表现得很轻松,他叼着雪茄,领着蒂贝茨和费雷比走到地图前,仔细查找地图表面,透过雪茄烟雾,他说:“保罗,首选目标,广岛。”李梅之所以选择广岛作为轰炸的最终目标,因为这里有众多的兵工厂,而且工厂附近住着很多熟练的工人,同时广岛也是日本第二陆军司令部所在地。小仓以前是一个军事工业中心和武器生产基地,长崎是一个港口城市。万一广岛上面阴云密布,蒂贝茨和投弹手看不到攻击目标,那么,小仓和长崎就会是候选目标。


8月5日,气象人员预测,第二天日本南部天空晴朗。人们把用防水布盖着的“小男孩”用一个“大腰带”调到机舱内,然后固定。


8月6日凌晨1:37,三架气象飞机首先出发,直奔日本。凌晨2:45,蒂贝茨放开制动器,开动了“埃诺拉·盖伊”号。


“埃诺拉·盖伊”号飞离提尼安岛15分钟后,开始以7000英尺的巡航高度向前飞去。这时,帕森斯上校和他的助手莫里斯·基普森少尉通过走道爬进弹舱,开始装配炸弹。


清晨5:05,这三架执行任务的飞机在硫磺岛上空编排成一个松散的V形体,向着西北方———日本本土,急速飞去。


清晨6:00左右,“埃诺拉·盖伊”号的电子专家雅各布·贝瑟尔看到了正在扫描的日本雷达。他知道,当雷达停止搜寻时,就表明他们已经被发现。而现在,他们正处在敌人的搜索中。贝瑟尔没有把这个消息告诉其他人,甚至没有告诉蒂贝茨,他并不想大家为此感到不安。半个小时后,基普森爬回弹舱,把三个绿色的插头从炸弹外盖上拔下来,然后插上三个红色插头。现在,“小男孩”不仅被装配好了,而且它已经准备好一触即发。


基普森向蒂贝茨汇报已完成的工作,蒂贝茨决定说出那个神秘的字眼“核”。他把开关切换到内话系统,很沉着地说:“我们正在运送世界上第一颗原子弹,当这颗炸弹被扔下后,贝瑟尔中尉将会记录下我们的反应,这是为历史纪录,所以请注意你们的言行。”


7:09,当克劳德·伊瑟利上校驾驶的气象飞机到达广岛上空时,空袭警报开始响起。


7:24,他发出了气象报告,建议轰炸首选目标。在距离气象飞机100英里以南的“埃诺拉·盖伊”号上,蒂贝茨匆匆瞥了一眼伊瑟利发回来的气象报告,命令“目标广岛”。


8:12,领航员喊道:“辨识点”,他们已经到达了投掷炸弹的辨识点。费雷比把头低下,直盯在炸弹瞄准器上。稍后,费雷比报告城市已经出现在炸弹瞄准器上。精密的计时器显示,此刻是8点14分45秒。这时,全体机组人员的耳机里都响起了信号声,一旦信号声消失,炸弹就会被立刻投掷下去。


信号声在8点15分17秒停止,费雷比大喊“投掷炸弹”,蒂贝茨立即把飞机操纵杆向右急转,做了个155度的俯冲,这可以避免飞机被卷入“小男孩”爆炸时产生的巨大漩涡中。


炸弹投下43秒后,距离飞机下方6英里处,第3个开关准时关闭,天空顿时出现一道强烈的白光,一团粉中带紫的烟雾和火焰翻卷而上,并且不停地在膨胀、膨胀、膨胀。闪光亮如白昼,照亮了飞机上的所有仪表盘,仿佛它们自己发出了光芒。


下午2:58,“埃诺拉·盖伊”号返回提尼安岛,斯帕茨将军和几千名将士都在等待他们凯旋归来。当蒂贝茨走出机舱时,将军就迫不及待地走上前去,将十字勋章别在了他的飞行服上。此时,杜鲁门总统坐着“奥古斯塔”号巡洋舰正从波茨坦返回美国。他通过收音机知道了这个消息。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