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十一章 12月16日 淑女发怒

第三十章 12月16日 淑女发怒(四)

十分钟之内,去各个厂房的人都回来了,很多小组都带回了三个人,但也有几组没有带回来人,估计他们不会做工作,被人怀疑是圈套吧。小野中队长“啧”了一声:“你们挑的苦力都不是健壮的啊,不是胖人就是瘦人,而且年龄也偏大。”

楚绍南哈哈笑道:“这个你就不懂了,他们自己选的人要是不好好的干活,去选的人会自己做双倍的工作的。”说着他也“啧”了下:“你这里的支那人都无精打采的,都是被你饿的吧。”

小野中队长怪笑一声:“我们自己都吃不饱,拿什么去喂这六万头支那猪,反正明后天要在那里把他们全部处理掉的,要把他们饿得没有力量反抗。”他指了下幕府山北面的草鞋峡。

楚绍南心里暗惊,会有什么办法解救他们呢,好像信口地问道:“六万人,要是暴动了,你这一个中队会象被洪水淹没的。你要小心啊。”

小野哈哈地笑着,狂妄地说:“支那人是劣等民族,国民性是自私散漫的,他们都没有人的斗志了,没有能力暴动的,随便地杀。而且一会我们还要开来一个大队。”

楚绍南沉声告诉小野:“我要忠告你,很多支那人是不怕死的,他们身上有日本忍者的精神。别看现在他们败了,将来的胜负不好说的。好了,我走了,哪天我们在城里喝酒。”

第二辆卡车拉上了46人,张铁成和那日兵在一起。两台车开到中央门前。守城的日军小队长戴着厚厚的眼镜有些奇怪地看着这两辆车,都是向外送人,怎么还往回拉人?他走过来问面生的胡大奎:“车上的支那人这么多干什么去?”一看他就是高度近视,里面坐个大尉都没看清。

胡大奎胡诌道:“司令部要挖地下金库用的苦力。”

日军小队长马上说:“城里的苦力遍地都是,你们怎么费力气去城外找苦力。”

这时后面车的日军司机摁下喇叭,他一天出好几趟这个城门,都认识这个小队长了。那司机喊了一嗓子:“安吉,今晚花姑娘的有没有啊?不许再自己享用了啊。”

那小队长好像很理亏地急忙放行,躲开了那司机。

进城后开到了和平门,那日军司机把人赶下来就开车跑了。这里靠近中央门,日军人来人往,燕京指挥着把众军官先关进了一个大院,听了半天外面没有动静后燕京才开始用钥匙打开了金陵十二钗探春池的石门。95名军官几乎是跑着进入了安全之地。燕京和胡大奎忙着给大家登记统计着情况。燕京又安排杜立强和胡琼海给大家做饭。

贾府里的三小姐探春是个“才自精明志自高”的有远见、有抱负、有作为的女子,她敢说敢为、办事练达,很有决断果敢的气概。这个探春池就按着这个特点建的,洞内棱角分明,大气自然,是个五瓣玫瑰的结构形状,暗合探春的浑名“玫瑰花”。花蕊的中心是个指挥大厅。这里的粮食储备也是百人一月的储量,电灯电话自来水,防毒防火防水,床铺行李齐备,因为紧挨玄武湖有一个花瓣洞又与其相通为池。在如此安全又与外面天壤之别的环境里,让众军官迅速调整了心态,恢复了国军的自信,微笑和大笑又都回来了。

这次救的军官质量之高让楚绍南惊喜望外,有少将2名,上校6名,中校12名,少校17名,上尉20名,中尉15名,少尉23名。这都是在厂房挑选的效果,近六万名官兵里藏龙卧虎,而且进去挑选的人是自己兄弟。胡琼海最逗,他一进厂房就可嗓门喊:“这里最大的官快出来,有条生路我以人头担保,还有我爸我妈我将来儿子的屁眼担保,过这村就没这店了。” 而越是职务高的人相对素质就高反应也快,都很敏感地抓住了机会。有位中校遗憾地说身边还有个上校劝他不要轻举妄动结果那上校就没有站出来。大家在感激楚绍南、燕京、张铁成、胡大奎一行人的同时,也纷纷感谢去挑选他们的人,尤其是杜立强和胡琼海,他俩两次选人带出来的人最多。

楚绍南先和两名少将副师长大致介绍了城内外的形势和南南、京京做的事情。然后站到大厅中间,把煤油灯多点了几盏,要大家静一下。然后楚绍南把燕京叫到身边,开始和大家说道:“我是上尉参谋楚绍南,这位是南京金大的教授燕京。”

下面有人打断道:“楚参谋是那个威震上海闸北的神枪队长吗?”

楚绍南沉着地点头道:“正是小弟。实在惭愧,还是被鬼子打进了洞里。”大家都默然无语。

楚绍南接着说:“今日南京之难,只是国家一时之劫而已,我们坚信中华民族四万万同胞一定把鬼子赶走的。他们现在犯下的罪恶是他们将来的耻辱,这笔笔血债我们一定会讨还的。最近我和燕京老师以及所能联系上的国人志士尽可能地处变自救,希望我们这批国军精英也加入进来。首先大家要调养身体,争取早日重返抗日前线,其次大家要调整心态,提升自信,胜败乃是兵家常事,把我们这段在地下的生活过好。必要时可能请大家参与外面的战斗。”

有人在说:“这里应有尽有,就是没有武器。”

燕京接道:“武器我们已储存不少了,需要的时候会有的。”

楚绍南提高些声音说:“我们现在在南京城内已成立了一批战时特别队,我们这只队伍,为南京战时特别队第八小队。我们要选出正副队长,为大家服务和管理。”

有个上校发话说:“我们都是各个建制的弟兄,在现在的特定环境下,是要有个管理团队,和我们过去的职务无关的领导者。”

有两人同时在说:“就给我们做饭那俩弟兄吧。”很多人都附合着同意。

楚绍南举下手说:“我给大家学一下刚才他俩把我当鬼子中队长时说的话吧。”楚绍南清了下嗓子,这时大家都屏住呼吸,这里有静听也有又注意到楚绍南身上的日军军服的余悸。

“老子行不更名坐不改姓,炮步八团上尉营长杜立强。”

“三十六师中尉连长胡琼海。仗打败了愿杀愿剐随你们,老子皱一下眉不是好汉 !”

楚绍南学得可比他们当时有力得多了,大家一阵掌声。

杜立强和胡琼海给大家敬了个军礼。

两位少将副师长站了起来,其中一位说:“弟兄们!”全体军官刷地一下起立:“从现在开始,我们这支部队归我们赐命双雄南南、京京整体指挥。”全体军官同时脚根一碰,气势袭人。另一位副师长接着说:“从现在开始,,我们南京战时特别队第八小队听从队长杜立强、副队长胡琼海管理。”全体军官又是一个立正。

告辞前,楚绍南、张铁成和胡大奎和大家一起吃了香喷喷的大米饭,燕京领杜立强和胡琼海详细讲解了探春池战备洞的各种功能,又把口令“南南——京京”交待好。在众军官们挤在洞口的相送中,出洞登车顺中央路向南而去。

东面的玄武湖也传来阵阵腥风,让人难觅往日雄气,正如莫愁湖全无往日温馨一样。。

卡车近大方巷时,又传来阵阵排枪声。楚绍南对胡大奎说:“拐过去看看,这几天这里总是枪声密集。”

第三十一章 12月16日 淑女发怒(五)

大方巷在南京是很有名的,地处南京闹市中心,是中外商贾的聚散地,连接着周围的商业区,这里住的居民也很集中。

但人们万万没有想到,大方巷的广场居然成了日军的屠杀广场。从日军进城后,这里每天上午下午都会押来一批批的人被枪杀。

卡车从湖南路拐进大方巷路口,停在入口处,又是一幅地狱图展现在眼前,先看广场上的地面,已被血染成红色,上面是一层粘稠的血泥。再看现场的尸体,广场的四周已是成堆了,附近的塘里也填满了尸体。日军是把小批的难民在这里枪杀,不管是路过的,还是在附近家里搜出来的,都拉到这里枪杀。现在广场上正在进行着一场日军已习以为常的屠杀,近百人被十多名日兵围着,两挺机枪在发射着火焰。

楚绍南迅速地看着四周,看来就这一伙日军,马下布置:“13个日兵,我负责右边的六个,铁成你负责最左边两个,大奎你负责左数第三、四个,京京你负责中间的那三个,我腾出手来就和你一起解决。我们打三排枪,都用手枪。我们的阵地就在车上,你们三个人都在车上面,我停下车等我开火后,大家就开火。”

布置好以后,楚绍南把车缓缓起动,进入广场后一个加速打了个轮,使车的左侧横向对着日兵,四个人都面对着日兵。车一停,楚绍南便操起双枪,连车门都没开,就在车窗里左一枪右一枪反复三次,六个日兵倒下,而另外七名日兵也悉数倒下,两个机枪手本来就躺在地上开枪,连头都没有回就被打死。一个漂亮的小歼灭战只用了不到十秒钟。

抬头看对面的难民已被扫倒大半,还有四、五十人看着这一幕都惊呆了。燕京一招手:“乡亲们,快过来把这些鬼子的衣服扒下来。”人们突然都从刚才的麻木和震惊中醒了过来,日军甚至都来不及绑他们了,就知他们麻木到什么程度。活着的人冲过来,找亲人的找亲人,扒衣服的扒衣服,胡大奎这回知道了,把日兵的兜裆布和军牌都挑下来,然后让难民们把他们扔到附近的塘里。日兵的军服和武器都扔上了卡车上,两挺机枪还架在地上。

这时,楚绍南收集了几个日兵的军人手帖,撕下空白页用日语写了一个路条:“此人为皇军使用过之良民,请放行”下面是中队长的签名,并掏出蒋王庙击毙的日军大尉中队长的印章盖上。

他让张铁成和胡大奎看了一眼,分别给他们一本军用手帖:“快写,然后分给他们。”张铁成和胡大奎的日语能到正常会话的程度,写出的路条自然是“标准”的路条。老百姓很多人都明白路条在某种程度上是一个护身符,排着队等着发给他们路条,拿到路条的人都急忙跑开了,再不想看到这个地狱广场。

正在埋头写时,突然听远远有日兵在喊:“又送来一伙儿支那兵。”

楚绍南一听就明白了,原来这群日兵只管行刑,别的日兵是只管送。他示意大家镇静些,让张铁成一个人继续写路条,让胡大奎和燕京各持一挺机枪站在一旁。

六、七个日兵押送来20多名难民,这批难民绑得结结实实的。日兵向楚绍南立正后奇怪地看着张铁成给难民写着路条。楚绍南先发制人:“差不多就行了,这死尸还得我们处理,先让这几个支那苦力清理一下运出去一些。”

那几个日兵把难民扔下又走了,最后一个日兵说:“这几人是支那残败兵,快快地解决。”

胡大奎一摆手说:“你快走吧,别磨叽了。”

日兵刚没影,胡大奎和燕京便过去给这批人松绑。燕京边用刀挑开绳子边问:“你们是哪个师的?怎么让鬼子抓住的?”

有个中年人问道:“你们是?”

胡大奎答道:“我们是国军,你们快来领路条去安全区藏身吧。”

那中年人说:“我是五十八师中尉连长张辉,我们就是在安全区被抓来的,他们检查我们的头上有没有帽子印,肩上和食指有没有茧子,腰上有没有系皮带印,可恶的是还有汉奸在帮他们挑。说是放回家,原来是送到这里枪毙!”

楚绍南想想说:“你们这些人都是国军战士吗?”大家纷纷报着自己的部队番号和职务,都是军人,其中还有三名少尉。楚绍南点点头说:“看样子给你们路条你们也无处可逃啊。这样吧,大奎,把车上的日军服给他们穿上。你们先跟着我们吧。”

刚才那13个日军的服装被士兵们换上了,配上了三八大盖,还有9个没有服装。这时又有日军的声音过来。楚绍南忙安排那9名没有服装的到广场边趴下装死。10名日兵押送来三十多名男子进了广场,看楚绍南正用日语训斥着一群日兵,在骂他们混蛋就知道天天晚上玩花姑娘,现在都没精打采的。那10名日兵把难民押到枪杀位置后,嘻嘻哈哈背着枪站在广场边看着日兵挨训,正好站在那9名装死的国军士兵前。

楚绍南回头看看这10名日兵,回头又对自己这群国军说:“你们看看人家小队的皇军,就能很好地完成任务。”说着他走到日兵面前,表扬他们说:“你们的表现比我的中队士兵表现得好,学点支那话没有?”

这些日兵都摇摇头。楚绍南接着说:“到支那了要学点支那话,看我教你们几句。”然后他说起了汉语:“地上装死的弟兄们,你们面前的鬼子的军服就是你们的了,尽量别弄脏了。你们注意听我的口令一起动手,一对一地收拾他们,不行的时候我们再上手。”回头他向那13名国军士兵一招手:“过来,给他们助阵。张辉连长,这边多出来的这个就归你了。”

然后他又换用日语对面前的10名日兵说:“你们怕鬼吗?”有两个日兵哈哈笑出声来。

楚绍南一本正经地说:“你们杀人太多,有些人没有杀死就变成了鬼,他们现在就站在你们身后。”有个别日兵回头看看结果什么都有,又都哈哈全笑了起来。

这时楚绍南笑着用汉语说:“弟兄们,看你们一对一的决斗水平了!”然后大喝一声:“动手!”

9名国军闻声跃起,有几个日兵听到动静再回头一看,地上的人活了,吓得怪叫连声,屁滚尿流的。要跑,没门,九名国军士兵已每人按住了一个鬼子,张辉也冲到第10名日兵面前,大家基本都是锁喉的动作。日兵都抓着枪不放手,但这时已用不上了,反到碍了手脚。只有一名军曹早早把枪扔了,双手抱着身后士兵的头把他头上甩了过来,看样子他会点空手道。这边13名穿着鬼子服装的人在这10名国军士兵加油。

张辉最先把日兵拧断了头,转眼间其它士兵都解决了战斗,只剩下军曹这一对在地上翻滚着。看样子国军士兵不是他的对手。其它士兵举着刺刀就要上前,楚绍南拦住大家蹲下来向那士兵喊道:“想想鬼子杀死你的战友,杀死你的亲人!”

那士兵一听力气爆长,一个翻身把那军曹压在身底,扼住他的喉咙。军曹摇晃着头怎么也摆脱不了,这时他突然伸手从腰上翻出一把短刀,没等围着的人有反应便飞快地插入士兵的腰间。只见那士兵大叫一声,松开了手,但让军曹和大家吃惊的是,他虽然松开了手,但又一低头一口就咬住了军曹的喉咙,同时摸索把两人腰间军曹的手榴弹的弦拉断,把身体紧紧压在手榴弹上。军曹也感觉到了,拼命地嚎叫着推着咬着他脖子紧压在他身上的士兵。

“轰”地一声后,闪在四周的众人站起沉默着看着血肉模糊的士兵。楚绍南悲壮地大声说:“我们再一次证明,中国军人一对一的和鬼子决斗,他们根本不是对手。”

第三十二章 12月16日 淑女发怒(六)

最后被押来的这伙难民得到路条千恩万射地散去。装满一车25名“日军”官兵的卡车

也离开了大方巷。开到中山北路上来。这时楚绍南发现日军正在街上驱赶着五千多名难民向北押向挹江门出城,难民们被铁丝缠着,络绎不绝地从华侨招待所的院里出来。又将是一场大屠杀。

卡车行驶在中山北路时燕京觉得有点反常,日军一队队的在收拾街道,把死尸拉走,或者扔入马路两侧的院子里。路上的沙袋工事和废弃的障碍物也都拉走了,两边的建筑物上还挂上了密集的太阳旗。

楚绍南也注意到了这个变化,便让胡大奎顺着清理过的街道从中山北路开到新街口向中山东路一直开到了中山门。再向回开一直到中山北路178号的首都饭店(现在的华江饭店)为止。

他心里清楚了,这是明天的日军入城仪式的路线,如果没有判断错的话,日本华中方面军松井石根司令官将从中山门进城,下榻首都饭店。怎么应对日军的入城式呢?怎么让鬼子们知道中国人是不可屈服的呢?在车里,他和燕京反复思考商量着。

卡车从首都饭店拐回来从鼓楼进入了安全区。这满满一车的日兵所到之处难民百姓无不恐慌躲藏,唯恐避之不及。

楚绍南和燕京先把车上的国军士兵都安置到宝钗府中,洞里的军官们一看进来20多名荷枪实弹的日兵着实吃了一惊,李静方和柳海洋上来迎接,一看便知南南京京又费了很多心血救了这么多国军的骨血。张辉们自是欢喜万份,在腥风血雨中还有如此安全的避风港,互相寻找着战友和老乡。

在宝钗府吃过饭后,按照原来的约定方法,燕京找到了王德富和刘正文。王德富向楚绍南介绍了昨晚和今天发生的情况,

王德富气愤地说:“日军今天说是要保障明天的入城仪式的安全,不管在安全区外还是安全区里拼命扫荡残败兵,强奸和抢劫事件还是层出不穷。我知道的,就有昨天夜里十点一批日兵闯进小桃园旁边的金陵大学的大楼里,强奸了30 名妇女,其中有些妇女遭强奸达6次之多。金陵女子文理学院昨晚有100名妇女被强奸,50多名女学生被日军拉走。小桃园的原语言学校共安置有600人,昨天夜间发生了多起强奸事件后,今天魏特琳女士把400名妇女和儿童接到了她的金陵女子文理学院。今天早晨陆军大学宿舍有7名16]、7岁的女孩被拉走被轮奸,晚上放回来5人,另两人被强奸致死。”

刘正文接着介绍:“今天上午他们又抓走50多名中国警察,包括十几名女警察。我们的警察屡被殴打,让我们的警察为他们寻找花姑娘。”

王德富皱着眉说:“现在最可怕的是日军到处搜寻便衣兵,日军改说法了,不叫残败兵叫便衣兵了。看谁不顺眼就说是便衣兵抓走枪毙。今天上午陆军大学收容所有200名男人被抓走。整个安全区上午还有三起,下午有四起,都是十人,二十人地被抓走。包括今天还有两起红十字会的役工也被抓走。抓走的人很少有回来的。”

刘正文不屑地神情:“这些日本人当兵前在当地都是鸡鸣狗盗的下三滥吧!他们不但抢还偷,把奶场的奶牛偷跑了,把外国人的车偷跑了,把老百姓的被子偷跑了,还偷自行车甚至垃圾桶。”

这时已是五点钟左右,中山码头一带传来激烈的枪声。楚绍南沉声说:“这是刚才在街上被押走的五千名难民被集体枪杀……这一笔笔的帐我们都要记好。”

紧接着江东门一带也传来密集的枪声,是第16师团将15000多名军民押解到江东门,由于人数庞大,队伍近千米。屠杀持续了几个小时,最后日军将尸体弃于河中,几乎将其断流。

楚绍南告诉王、刘二人,任军和那50名警察等形势稍缓时会回来。让他们先把战时特别队第七小队成立起来。

与王德富、刘正文分手后,燕京领着楚绍南、张铁成和胡大奎进入了黛玉园休息。黛玉园的规模让张铁成赞叹不已。

煤油灯下,楚绍南把这几天缴获的日军军官们所有的文件都铺在了桌子上,和张铁成、胡大奎细细地研究着。这时侯,燕京把两人的杀日军比赛成绩又统计了一下,楚绍南达到了141个,燕京达到了134个。

日军的文件里有《日本帝国国防方针》、《大日本皇军上海派遣军序列编制》、《大日本皇军华中方面军序列编制》、《第二期作战大纲》等文件,胡大奎翻着文件说:“这也太详细了,把各师团一直到小队长的名单都列出来了。”

张铁成拿着《中国战时陆军兵员及编组之判断》、《中国国民军秘密扩充兵力之判断》、《中国陆军新编制装备之判断》等几份文件说:“看来日本人早就在研究中国军队了,狼子野心啊!”

楚绍南拍拍手里的《占领中国首都南京入城仪式程序》说:“这份《入城仪式程序》对我们现在很有用。大奎,明天我们的校友,华中方面军司令官松井石根大将先生,将于上午十点入城,一路阅兵,在鼓楼讲话,中午在中山北路的首都饭店休息,下午两点到国民政府正式升日本国旗,四点到夫子庙接见攻城有功将士。晚上六点在首都饭店举办宴会。然后第二天举行忠烈祭。内容还挺丰富的呢。”张铁成接过文件认真读着。

燕京逗趣道:“是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的校友吧,那你们应该叙叙旧啊。”

胡大奎吼道:“人家是学长,早我们多少期毕业的。”

楚绍南说:“松井早在1898年他20岁的时候就在陆军士官学校毕业了,然后马上又上了陆军大学。他先后在中国住了13年,是个中国通了。”楚绍南看大家都在听他讲,便接着介绍道:“我在法国时就开始研究日军的高级军官,松井在军界很有声望,算是很有资历的了。他父亲松井武国是个武士,受他父亲的影响他从小就立志从武。他在陆军大学还没有毕业就参加了日俄战争,被打穿了大腿。后来他做过武官,当过日内瓦裁军会议日方代表,任过日军驻台湾司令官。他和国父孙中山和蒋委员长都是同学,去年他还来过南京拜见蒋委员长、何应钦长官和张群。今年他已满60岁,身体已经不行了,一直患有肺病,走到哪里都系着围巾。”

燕京赞道:“要把对手研究清楚,才能做到知已知彼。”

楚绍南摇摇头说:“这些情况算不上什么,我一直在研究日本人的好战心理和他们的本质,等有时间我们好好分析一下。”

张铁成放下手里的文件说:“我们现在得策划好明天的行动。怎么让松井和这些日军知道我们中国人没有屈服,看看能不能刺杀几个高官……”

胡大奎说:“我们是不是在松井经过的建筑物上设伏,俺的枪法不一定次于南南。”

楚绍南沉思着说:“刺杀的机会不太好找,路上我注意了,相关的路段岗哨林立,明天一定会戒严,高层建筑上也会有日兵把守的。我不赞同我们搞自杀式的刺杀。”

燕京点点头说:“是的,我们的命要比鬼子的命值钱的。不过,我觉得刺杀松井不如刺杀那个朝香宫。一是他是上海派遣军的司令,一定是他下令大屠杀的;二是他是裕仁天皇的叔叔,杀了他影响很大的。”

胡大奎喝道:“如果有机会,一窝端了更好。”

张铁成思考着说:“按他的日程表,我觉得相对来说,机会大一点的是夫子庙的活动。因为有景观的成份,再加上表彰下级军官,那里的气氛不会太紧张。”

燕京点头道:“我也是这样看,那里离江宁路的金陵十二钗迎春阁还近。”

楚绍南沉思了一会说:“好吧,明天我们把吉普车开出去。上午见机行事,然后集中精力在夫子庙做点文章。”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