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军团原创]有一种毒品叫彩票

前些天,看到一则报道:一名公务员挪用数百万元公款购买福利彩票,结果落了个身陷囹圄的结局.看完之后,石榴同志唏嘘不已,因为我也曾经是一位彩票的盲目追捧者和受害者,只不过我没公款可挪用,才得以守身如玉.现在我把那段不堪回首的[等天鹅屁吃]的经历整理一下,让某些手握巨额公款的兄弟引以为鉴.

初次和彩票亲密接触是80年代末,那时的我刚参加革命,整天踌躇满志,连总统都有信心去当.但干大事业得要钱啊,每月几十大洋的薪水没到月底就枯竭了.于是在等待发薪水的黑暗日子里,大部分时间我都是和几个死党蜷缩在某个小房间里,畅谈人生理想和似锦前程.探讨着挣钱的真理.不过还好,咱们几个还算根正苗红,没往邪路上想.很多抢劫案,绑架案都是在这种情形下探讨出来再付诸实施的.这一点现在想起来很是自豪.也就在这时,彩票这一新生事物隆重登场.当时的彩票不是现在这样的,是一种即开型的彩票,奖金也没现在多,头奖是一至五万左右.但在当时已经是不得了,那时一个万元户都牛得很,吵架都比别人嗓门大.

那时候卖彩票是逢年过节才在一个指定的地点举办,不象现在的彩票销售点,比卖米的铺子还多.这个新生事物一出来,就受到我们这些想一夜暴富而想得痛不欲生的小年青们的密切关注.某日,记得是国庆节前夕,我们几个死党又聚在[胖子]家里,说开了话题.

[国庆节在八里街有大型摸奖,一等奖五万块,去不去飘一下?][胖子]首先发言.

[好难中的,看你印堂发黑,哪轮得到你.][阿瘦]接过话茬.

[你不去买永远都不会中!买了起码还有点希望,上次的头等奖听说就是一个卖青菜的妇女中的,当时她马上把菜担子丢了,打的回去的.][胖子]接着煽风点火.

[是哦,我老家就是一个捡破烂的中了头奖,他就只有两块钱,就买了一张,中了!有时候就是我们这种穷人才能中的,去看看嘛,少买一点,就带十块钱去,买完不是打的回来就是走路回来.][和尚]也跟着帮腔.[后来不幸被他言中,我们都想撕了他的乌鸦嘴]

在座的越说越激昂,仿佛到了那天就是去领钱似的,于是一致通过:去看看!

国庆节那天,我早早就把所剩不多的二十多块钱带上,临出门时想了一想,把心爱的小猪储钱罐拿了出来,边从它肚子里掏钱边对它说:[小猪啊,小猪,你别怪我,多一点钱就多一份机会,万一还差一锄头就挖出金子了呢?面包会有的,牛奶也会有的,等我中了奖用美元撑死你.].

到了集合地点一碰头,个个想法都和我差不多,都是把老本都带出来的.[胖子]更绝,骗他那70多岁的老奶奶说要和新处的女朋友上街玩,硬生生从老人那里诈骗了50元钱,那可是个地上掉粒芝麻都要捡起来的主啊.[胖子]故作轻松地说:[没事,等我中了奖,伺候她老人家吃香的喝辣的,舒坦死她.]

各自心怀鬼胎地到了目的地,哎呀我的妈!人山人海啊,来发财的真不少.我们约定好:苟富贵,毋相忘.分成两组散开了.那玩法简单,盒子里一长溜彩票,要几张就抽几张,刮开一看,符合中奖图案的就发了.那次的头奖图案是黑桃皇后,我一连买了10多张,别说皇后,连村姑都没见着.哭丧着脸怏怏地找到兄弟们,有的中了几张两元的,就接着摸了,反正是只出不进.没到半小时,我们的血汗钱和[胖子]的昧心钱都献给了伟大的福利事业,坐车来的时间还久一些.我摸了摸最后的10块钱,问大家:[还剩最后10块车费钱,你们说怎么办?]

[再买五张,万一中了呢?以前有个人挖井,挖到最后只差一锄头就出水时他走了,后来别人来了只挖一锄头就出水了.]靠!思路怎么惊人地相似呢?结果没意外发生,最后几锄头别说金子和水,就是垃圾也没挖出来.

虽然已经是彻头彻尾的无产阶级,但大家还是不舍得走,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嘛!这时接二连三地有中奖者上台领奖,我们伸长着脖子羡慕地看着台上那些[先富起来的一部分人],心里酸溜溜地,这些人中为什么没有自己呢?

这时,只见一个主持人问一个中奖者[请问你一共买了多少钱的彩票?]

[二三百块.]

[才二三百块啊!如果买完这二三百块钱的彩票仍然没中,你会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回家哭啰!]

下面一阵哄笑,主持人尴尬地笑了笑,对他说:[你中了大奖,有什么和大家说的吗?],只见那兄弟一本正经地接过话筒对我们说:[说实话,这奖总会有人中,我不过是幸运一点,如果没中,我和大家一样,还是死狗一匹!所以我劝大家,乘早回家,拿买彩票的钱买两斤肉吃,老婆还夸你懂事……]

主持人一看不对,抢过话筒圆场去了.我们呢?则步行回家,一路上我都在想着那位中奖者的话,太实在了,太牛了.我对他的敬仰之情真是比长江还长!这小子为什么不在我们没买彩票前说这番话呢?要知道走六七公里路可真不好受啊.

随后几年,在人们的贪欲和巨大利益的浇灌下,伟大的福利彩票事业蓬勃发展.奖金的标准也从三五万飙升至500万.在我们身边一夜间象雨后春笋般冒出了许多彩民.每个彩票站里都挤满了苦苦思索,观看号码走势的人群.[胖子]仍一如既往地做着[天鹅梦],他誓言旦旦地对我说:[放心吧,兄弟!我中了500万后不会忘记你的,最少分你20万.]

后来,身边又多了个同事,一个更加没药救的家伙.和他没说上两句话,他就会把话题往彩票上扯,他的口头禅是:[如果我中了500万……],没多久,我们都叫他[五百万]了,乃至于说起他的原名我们都要愣一下才会想起是他.有一天,[五百万]诚恳地看着我说:[石榴,你最大的愿望是什么?]

我说:[拥有一把名家做的紫砂壶!]

[会实现的!等我中了500万,我送一把给你,哪天你看见我没来上班,那就是我去南宁领奖去了,那一天就是你梦想实现的日子.].后来有一次他发高烧三天没来上班,把我激动得……有时我很是纳闷,这些彩民们为什么都那么大方,如果不是公证费不便宜,我非拉他们一个个去公证不可.

在[五百万]的言传身教下,我那根早已尘封许久的[欲望神经]又蠢蠢欲动了.终于有一次,我在一个兼卖报纸的彩票点买报纸,因为没零钱就顺便买了两注彩票.第二天一看,竟中了20元,嘿,难道我是属于大器晚成的?从那以后,我又不可收拾地沉沦了.人哪,有时真是脆弱,一点小甜头就让伤疤忘了痛.

我还是属于那种没有完全疯掉的,总是在力所能及的范围里买.情况大家也猜得到,总是亏,每次彩票点老板都说,要贵在坚持,只要中一次大奖你就上岸了,买了就有希望,不买就亏定了.希望!又是希望,谁想到把希望和彩票扯在一起的,真应该得诺贝尔煽动奖.

每天,我的一项重要活动就是和身边的彩民们交流购彩心得.同病相怜的人一见面就会象祥林嫂一样念叨:[我真傻,算好算好要出这个号的,就是没买.][我真傻,这组号码追了很久了竟没接着追.],每一次好象都和成功差一点.

有一天,夜空撒满了星星,我问夫人:[假如我中了500万,你最大的愿望是什么?],夫人说:[买一所大大的房子,房子的墙是玻璃鱼缸做的,再有一张大大的床,我在床上跳舞.你呢?你最大的愿望是什么?],我说:[买一所大大的房子,房子的墙是玻璃鱼缸做的,再有一张大大的床,有一只小猪在床上跳舞.]

夫人满眼怜爱地看着我,说:[醒醒吧!你算一算,从你买彩票至今,我起码有几张大大的床被你送给彩票站老板了,现在是彩票站老板的老婆在床上跳舞!],咦!这话怎么这么熟悉?我的记忆回到了那年卖彩票的现场,耳边依稀听到那位最牛,最实在的老兄在说:[不如用买彩票的钱买两斤肉回去,老婆还夸你懂事!].

澳门赌王说过一句很经典的话:不赌就是赢.我想说一句更经典的话:彩票,不买就是中奖.从那以后,我没再买过彩票.有一天,在街上看到一条宣传标语[远离毒品,珍爱生命],我觉得这标语挂在彩票站的附近非常合适.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