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军团原创]酒友[汉钟离]

在我们单位里能喝酒的不少,但喝出了名声的有七男一女.单位里有好事者就称我们为[醉八仙],石榴是八仙中的[吕洞宾].[汉钟离]姓钟,是我的[仙友]之一.此公酒后的故事有一大堆,我整理一下,供大家茶余饭后乐一乐.

[汉钟离]是豪爽的北方人,善饮,把喝酒称之为[充电],见到我们总问:[今天充电没有?],参军入伍到广西当兵,退伍后不想回去,就托他叔叔帮忙(他叔叔听说是个大人物),留在了我们这个联合国评价的[最适合人类居住的城市].最初,他叔叔安排他给一位房地产老板开车,每月几千大洋,而且那老板冲着他叔叔的面子对[汉钟离]很照顾.[汉钟离]开始也很敬业,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好酒的老毛病又犯了,以至于好几次陪老板去应酬,老板倒成了他的司机,但那老板还是强忍着没发作,直到最后发生了一件事.

那天,据[汉钟离]说是小酌了几杯,回公司后想上厕所.在即将到卫生间时,恍惚间看到有个人先进去了.可能是[汉大仙]酌多了两杯,朦胧间把那人当成了一个同事,一转念童心大发想和同事开个玩笑,于是悄悄地走到卫生间的门口,守在那里,就等同事出来吓他一跳.好不容易等到里面操作完毕,脚步声向门口传来.[汉钟离]屏住呼吸,等里面出来的人刚冒头,他出其不意地大吼一声:[缴枪不杀!],只见一身畅快着走出来的老板顿时一惊,紧接着捂住胸口(据说那老板心脏不太好),慢慢软了下去.刚想在[阴谋得逞]之后大笑一番的[汉大仙]一见出来的竟然是老板,顿时酒全吓醒了,赶快背起老板送去医院.以后的事大家都猜到了,差一点儿[魂断卫生间]的老板死活不敢再用他了.经过一番协调,[汉钟离]来到了我们单位.

刚到我们公司没多久,[汉钟离]就把公司里[酒神排行榜]的排名情况弄得一清二楚.选了个良辰吉日,[汉钟离]将我们几个[酒精考验]的兄弟叫到一家饭店[比酒论英雄].点完菜,在只上了几个辣椒碟的时候,[汉钟离]按耐不住了,把叫来的白酒倒在玻璃杯里一一满上,说:[兄弟初来咋到,以后需要大家关照的地方还多了去了,咱是粗人不会说话,都在酒里了,弟兄们,先整一杯.]

那一杯白酒少说有四两,只见他象在沙漠里渴了很久的骆驼得到一杯水一样,一仰脖就整下去了.他奶奶个腿的,这是挑衅还是示威啊?我们几个对看了几眼,硬着头皮也整了下去.[汉钟离]一看我们手中的空杯,脸上笑成了一朵花,[这才是兄弟!我早就说过,从喝酒就可以看出一个人的性格,我算找到队伍了.来!好事成双,都在酒里了,再整一杯!],我们苦着脸接着又下了一杯.哪有这样喝酒的?等到菜端上来的时候,我们已经有两三个弟兄说话都不利索了.可能是太高兴,也可能是他胃缺酒,转眼间[汉钟离]已喝了一斤多白酒,这时他也有明显的醉意了.酒至半酣他站起来对我们说:[我去方便一下,回来再整.].

等了很久没见他回来,我和一个兄弟就去找他,一出饭店门口,就见不远处围了一圈人,过去一看,只见一辆卡车停在那里,[汉钟离]正双手搬着卡车使劲.旁边几个人可能是司机,气冲冲地盯着他,敢怒而不敢言.我赶快问司机发生了什么事?司机说:[谁知他是什么回事,开始他是围着我的车子转圈跑,后来就掀我的车.],我于是问[汉钟离]原委,只见他边喘息着边忿忿不平地说:[我要去方便,这车挡着我,于是我就绕道走,它还挡着我,我跑了好远,它追上来又挡着我,你说我要不要掀翻它!].狂晕!

把他带回席间再接着喝,不知不觉到了饭店打佯的时候,这时的我已是人事不醒.故事是后来别人告诉我的:由于清醒的人少,不能动弹的人多,当时又是夏天,几个也不是很清醒的兄弟一合计,决定把体型庞大的[汉钟离]和我[就地安置],不知谁发现了一张别人丢弃的席梦思床垫,把它搬到街角,再把我和[汉大仙]扔在上面,临走还不忘把我们身上值钱的东西全拿走,还帮我们点了两盘蚊香.多年以后,每当想起这温馨的一幕,我的眼睛就会湿润并禁不住一阵阵地牙痒痒.那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露宿街头和睡席梦思.

第二天一睁开眼睛,映入眼里的是一圈脑袋,脑袋上的眼睛都露出好奇的眼神.过了许久我才缓过神,意识到我们确实是被组织抛弃了.看着旁人窃笑的样子,我赶快把[汉钟离]推醒,象丧家犬一样想打的逃离.谁知一连拦了几辆车,人家一看我们这德性连车都没停,好不容易拦下一辆,可那司机坚持要我们先拿钱给他看了再走.[汉钟离]怒道:[你以为我连坐车的这两钱都付不起吗?],说完把手伸进兜里却半天抽不出手来,我一看他脸色不对,往身上一摸,完了,真是一文不存.司机把我们轰下车,鄙夷地扔下一句话:[想坐霸王车的我见得多了!].最后,我们是饿着肚子步行回去的,途中我和[汉钟离]统一口径:到半夜时我们醒了过来,然后去他家睡的.并发誓谁如果把真相说出去就全家死光光.

从那次以后,我和[汉钟离]又PK过几次,基本上是杀敌一万自损八千.某日,我经过深刻反省才悟出一个事实:认识他以前,我还象个人样,温文尔雅;自从被他视为兄弟后就变得人不人鬼不鬼了.痛定思痛,我得出一个结论:和[汉钟离]一起混绝对是六月天鱼塘里的鱼----死的多活的少.从此我见到他就绕着弯走.谁知有一天一不小心又被他连累了.

那天公司下午开会,我进到会场时人都基本到齐了.我一打量,只有[汉钟离]旁还有空椅子.正好他也看见了我,热情地招呼我过去坐.等在他旁边一落座,我就知道为什么他周围有空位了,只闻见一股浓烈的酒气扑鼻而来,再看他满面红光的样子,我就明白他充电又充过头了.

和他有一搭没一搭地才说几句话,领导就来了,会议正式开始.这次会和往常一样,也是领导在表演脱口秀.本来很简单的一个事被领导从重要意义到思想端正再到贯彻落实地无边无际扯了下去.会开到一大半,我看看周围的人,有窃窃私语的,有两眼无神想心事的.再看旁边的[汉大仙],闭着眼睛,发出轻微的鼾声,大概已经去见周公了.

正当领导讲得兴高采烈的一个空档,我的脚上传来一阵奇痒,低头一看,是一只花脚蚊子在吸我的血.我顿时是火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你吃我的血,我就要你的命,大概它也感到了我的杀气,慌张地飞了起来.我两只手一拍没拍中,接着又来一下,蚊子是一命呜呼了,可这下却闯了大祸.旁边的[汉钟离]被我拍蚊子的声音突然惊醒,以为领导讲完话了,没命地鼓起掌来,周围那些各有心事的人一听[汉钟离]猛烈的掌声也以为领导讲完了,都获得大赦般鼓起掌来,一时间,会场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台上发言的领导顿时脸上青一块白一块的,尴尬地结束了讲话.

会后,顶头上司把我叫去,劈头盖脸一阵臭骂,骂过瘾了,才问我是怎么回事?我战战兢兢地说:[领导,我说起因是打蚊子你相信吗?……],我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了一遍,接着辩解:[如果我知道结果是这样,就算响尾蛇咬我我也不会动了.],上司听后咕哝了一句:[这小钟是越来越不象话了!你先回去吧,叫他来我这一趟.].

第二天,我遇见了蔫头蔫脑的[汉钟离],他向我大倒苦水:[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不就喝点小酒吗?至于上纲上线吗?害得我又被叔叔骂一顿.],最后,他若有所思地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酒是穿肠毒药啊!是得要戒酒了.],这话从别人嘴里说出来不咋地,可从他嘴里说出来却显得相当地滑稽.

过了不久,[汉钟离]就离开了公司,也不知是到哪里高就去了.他空出来[醉八仙汉钟离]的位置,谁也不敢对号入座,用我们的话来说,他代表了一个公司喝酒的高度,是一座无法超越的里程碑.很怀念他的那句问候:[充电了没有?].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