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军团原创]书中自有黄金屋

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这是古人骗我们看书的一句名言,很有煽动性.俗话说:无利不起早.干什么都得要有好处不是?包括清高的读书人,你没有黄金和美女诱惑,谁静得心下来看书.

我父亲文化低,煽动水平不高.从小他就在我耳边灌输[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有时还因地制宜地指着捡破烂的人对我说:[看吧!那就是不喜欢读书的结果.],还记得有一次,父亲问我长大了干什么,我说要去当食堂卖菜的,因为有肉吃啊.话音未落,头上就挨了一记又重又响的[爆栗],大白天硬是看见了星星.父亲还在涶沫横飞,恨铁不成钢地数落:[我白养了你这儿子,你就这点出息,读好书还怕你没肉吃?说!到底干什么?],我委曲地说:[当作家.]父亲的脸才阴转多云.其实想吃肉有什么不对啦?现在人家还在广告里实诚地喊:[我要吃肉!].

到了五六岁的光景,我是整天在外溜哒,咱那时还没有学前班一说.父亲看我一副游手好闲不务正业的样子,急了.把我关在屋里,借来一大堆小人书,熏陶我.我也游遍了周围的山山水水,就老老实实地看起书来,虽然只是看图,内容不知所谓,但从此与书结下了不解之缘.

等读到三四年级时,由于我的语文老师长得是沉鱼落雁,闭月羞花,所以我的语文学得非常扎实,老师还鼓励我多看课外读物,说[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这是我第一次正儿八经地听到这句话,当时我还问她[颜如玉]是什么东东?老师微笑着对我说:[等你长大了就知道了!].没说的,那时的人特听老师的话,何况还是我的偶像.可那时候哪有什么课外书啊?翻完父亲的柜子,除了几十本<<毛主席语录>>就是一本<<白毛女剧本>>.没办法,将就着看吧.所以我说自己根正苗红你们别说我厚颜无耻,八九岁就看<<毛主席语录>>,不是后无来者也是前无古人.

最先看的是<<愚公移山>>,看完后百思不得其解,愚公这老小子是不是脑袋进水了?祖祖辈辈挖山,不就那两山挡住你的家门,让你出入不方便吗?你搬家会死啊?用一年时间你爱搬到哪就到哪,哪宽敞你就往哪搬.你带着一家人挖山,谁给你吃的,用的?问父亲,父亲首先肯定了我的爱思考,然后说:[这是赞扬愚公那种坚持的精神.]

这道理说不服我,于是跑去问老师.老师说:[文学允许适当的虚构和夸张,只要能表达主题思想,你看,后来有两个神仙帮愚公搬走了山,现实中有吗?],我顿开茅塞,有文化的人就是不一样.后来我看见一句话:你能走多远,在于你与谁同行.我深为赞许.

上初中的时候,出了一位诗人叫汪国真,这位兄台硬是了得,平凡的文字经他一组合,就是一首首能唬得人一愣一愣的好诗,从那以后,我们学校掀起了一股读诗,写诗的热潮.连我们这帮男孩子都是一见面就谈诗.每个班级皆是[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曾因我们淘气而血压不断升高的老师们个个笑歪了嘴.随着热潮的蔓延,席慕容,顾城都成了我们的偶像.而且我们也跃跃欲试地写诗.顾城那句[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来寻找光明]犹受追捧,有同学就依样写出了[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来翻白眼],[白天给了我白色的腿,我却用它来踢黑猪.]等绝句.还有一位诗人徐志摩也不可不提,那首[再别康桥]我们都会背,记得我还央求漂亮的女班长帮我抄了一份,现在还珍藏在箱子底.一个人要走又不想走的优柔寡断情景竟被他写得如诗如幻,不服都不行,当我得知他是坐飞机摔死的,难过了整整一星期,天妒英才啊!

再后来,台湾出了一位专骗人眼泪的琼瑶阿姨.首先在女同学间刮起了[琼瑶热],只要一听女生谈话,不是在说<<穿紫衣的女人>>主人公可怜,就是说<<六个梦>>凄惨,有的说着说着声音都哽咽了.看着阿姨的书这么有魔力,我也一头扎了进去.还别说,写得真是好,原来爱情是可以这么凄美的,我都悄悄哭过好几回.随后,在女生的谈话中,我也可以侃侃而谈了,我那带有男性独特视角的分析,换来了众多MM仰慕的眼光,她们都把我引为蓝颜知己.一时间,我在MM界是如鱼得水,左右逢源,游刃有余.读书就是好!我开始理解[书中自有颜如玉]的意思了.

琼阿姨的作品好是好,但有一个致命的缺点,就是男女主角没好下场,不是男的患绝症就是女的出车祸,除了<<心有千千结>>主人公的结局好一点外,其他的都是以凄凉收场.看多了她的书我发现自己变得有点多愁善感了,家里死只小鸡都难过半天.我意识到不能再看下去了,否则非得抑郁症不可.这时又有一位岑凯伦应运而出,她的作品都是以皆大欢喜结局,于是又掀起岑凯伦热.本来嘛,追求幸福美满是人的天性.不幸的是她没红多久,大概是人喜欢犯贱,就喜欢痛苦的东西(喜吃糖的人不多,而喜吃苦吃酸的人多),加上老岑的文字功底差一点.想想也释然:梁山伯和祝英台如果一开始就成了好事,顺理成章地成亲生子,别说变蝴蝶,就是飞蛾都轮不到他们当,更不会被千古传唱了.

接下来就是武侠小说的年代了.金前辈,古大侠直到现在还是我崇拜的人.每个人都能从他们的作品里找到自己的影子,狂放不羁的酒鬼把自己比作令狐冲;情场失意的是李探花;就连白痴都可以说自己傻得可爱,是靖哥哥.当时我们的学校操场上到处是高手过招的身影,你用降龙十八掌,我就使一阳指,连蛤蟆功都有人会.这阵风烧得我们迷迷糊糊,有一次我和几个要好的同学都准备去少林寺了,如果不是我们中间出了个[甫志高],石榴很有可能是少林寺某个堂的长老了.

走上社会之后,成熟了很多,明白了冲锋枪比降龙十八掌厉害,懂得了手榴弹可以把欧阳峰炸成烂蛤蟆.知道了落后就要挨打.于是渐渐地喜欢上了军事,并且一头扎进了铁血,玩得不亦乐乎.

书看多了,我总结出一些经验:书要多看,但不能都相信;要带有自己的观点去思考.比如有一次,我在书上看到,煮饭时最好不要洗米,因为米的外层有很多营养物质.而另一本书上则写要多洗几次,把有害的东西洗掉.到底是洗还是不洗?还真有一位较真的读者写信问那位说不洗的专家.专家说:新出来的好米不洗,放久了的陈米要多洗.这不废话吗?谁的袜子不脏老去洗它!尽信书不如无书!

在书海里沉浮多年,我已养成了一个好习惯,遇到有字的东西我都去瞅瞅,哪怕是走在路上,发现带字的纸片,只要我确定它不是别人方便后的遗弃物,我都会捡起来看一看.开卷有益啊!有一位文学大师说过一句话:喜读书,不求甚解,每有会意,便欣然忘食.这大概就是读书最大的乐趣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