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在胜利仪式上的士兵 从大胜利到大失败 第九十九节 吹响 反攻的号角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10/


“混蛋,马上给我起飞,前线的帝国军人正在遭到支那军队的屠杀,你懂吗,是屠杀,我命令你的部队立刻起飞出击,把他们统统炸死,统统炸死。”日军佐世保飞行联队联队长一木二等空佐大声对轰炸机部队飞行指挥官喊道,野口空佐身子站的笔直,老老实实的听从一木的命令,等待长官走后,野口顿时神气起来,命令自己的飞行员们立刻起飞前往老李庄攻击正在围攻日军的中国装甲部队。

五架一式陆攻和四架九七式俯冲轰炸机平稳的飞行在云层之上,飞行员们一边观看着白云组成的云景,一边观看着飞行仪表,不过这多半是领航机的任务,看着井然有序的机群,飞行在最后边的野口非常的骄傲得意,要知道这可是日本的一支王牌飞行队,能够率领这样一支部队可是晋升的捷径。

老李庄的战斗已经进行到了如火如荼的时刻,日军一个齐装满员的大队和一支从国内新调来的新兵补充中队顽抗了两个多小时,半个村庄已经被打成了废墟,中日双方的士兵尸体互相躺在一起,活着的人都在疯狂的向对方射击,投掷手榴弹和手雷。

由于村内地形崎岖,不利于装甲部队行动,曹磊命令一个坦克营在外围使用坦克炮进行远距离支援步兵夺取村庄,不过日本人也不断派出小部队进行近距离爆破,试图消灭这些令他们头疼的中国坦克,但是日本人的肉弹多数都倒在了通往村外的路上,冲出村外的寥寥几个日军士兵也在车载机枪密集扫射下被打成了马蜂窝。

中国士兵从一间房屋冲进另一间房屋,尽量避免长时间暴露在村里的道路上,日军部队装备的机枪和步枪较多,而一般的中国军队装备的也多是长短枪,日军不幸的是遇到了后羿装甲师,我的这个师是按照德国轻型装甲师的标准建立的,武器装备都是使用中国的矿产资源作为抵押向德国购买的,副班长以上的军官装备的都是射速快,装弹量大的mp-18冲锋枪,德国人给中国这批冲锋枪装备的都是50发容量弹鼓,在这次村落争夺战中,中国军人占尽了便宜,不断利用凶猛的火力逼迫日军步步退向最后一片还算完整的房屋,日本人也有自己的优势,他们装备的卵形手雷比较适合巷战近战,而中国士兵装备的长柄手榴弹则适合作为穷人的迫击炮攻击远处目标,不过长柄手榴弹也有一个天生的优点,丢到敌人脚下不易被捡起来丢回来,而日本人的卵形手雷比较容易捡拾起来送给它原来的主人。

当日本人的飞机出现在老李庄上空的时候,兴奋不已的日军大队长立刻命令士兵挂出一面日本膏药旗,给日军飞机指示目标,不料村落外的中国军队拿出了更多的日本膏药旗,甚至还在地上摆放了旗板,给天上的日军轰炸机指示目标,日军轰炸机盘旋了几圈后把躲藏在村北最后几栋房屋中的日军当成了中国军队,它们一架接一架的俯冲下来,从飞机屁股下面丢出几颗炸弹,日军大队长目瞪口呆的看着从空中向下掉落的炸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下意识的捂住了耳朵,而那些日军士兵则没有任何选择,逃出了房屋,隆隆几声巨响之后,日军占据的几栋房屋被炸得房倒屋塌,变成了一堆堆冒着浓烟的残垣断壁,逃出房屋的日军士兵遭到了中国士兵冲锋枪的近距离火力突袭,半数以上还没有感觉到痛苦就失去了性命,余下的只好逃向了村外的坟地,借助那些坟墓的墓碑苟延残喘,延续自己所剩不多的生命。

日本人惊恐的神经还没有平静下来,就听到了耳边响起了令他们更加惊恐的坦克发动机声音以及装甲履带的转动声,逃到了野外的日本人要面对的不仅仅是中国步兵的威胁,还要面对令他们闻风丧胆的黑色死神坦克的攻击,那才是中国军队最后的杀手锏,是他们的死亡通行证。

还盘旋在空中的野口空佐从双方的军服颜色发觉自己上当了,他勃然大怒,立刻指挥一式陆攻俯冲下去攻击中国坦克部队,日本飞行员非常惊异,因为一式陆攻根本不是俯冲轰炸机,它不适合高精度的俯冲轰炸,它是水平轰炸机,依靠的是大载弹量进行面轰炸而不是九七式擅长的点轰炸,如今野口空佐命令他们俯冲下去对中国坦克进行俯冲轰炸机,根本就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不但不能够准确的击中中国坦克,而且在轰炸机拉起的时候速度很慢,从地面上看几乎就是一个个静止不动的活靶子,在重新获得高度和速度之前,它们只能够任由地面火力进行屠杀,而中国军队恰恰装备了适合射击低空目标的四联装20毫米自行高射炮和两联装37毫米自行高射炮,这两种当时全世界最优良的高射炮就是不折不扣的低空杀手,不过野口此刻也没有多少选择,因为四架九七式俯冲轰炸机已经把携带的所有炸弹都丢到了他们自己人的头上。

庞大的一式陆攻在飞行员的主观意志下开始低下自己的头颅,努力试图瞄准地面上不断移动的中国坦克,随着飞机与地面的距离不断缩短,飞行员眼中的坦克轮廓也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楚,不过另外一种东西也映入了飞行员的眼帘,那是一些黑白混合色的烟团,突然间,飞行员意识到,那就是地面上射来的高射炮弹爆炸留下的烟雾,这些火红色的高射炮弹一串串的从地面上升起飞速向日军的轰炸机靠拢,令日军飞行员胆寒的是他们非常清楚如果炮弹与飞机亲密接触后会发生什么情况,那就是他们乘坐的不再是杀伤力很强的大杀器,而是一座飞行的装甲棺材,令他们松了一口气的是,这些炮弹并没有击中他们的飞机,而是与日军飞机擦肩而过,飞向了虚无的半空,这些炮弹最后的命运就是耗尽自己的动能后自己爆炸散落成一片片细小的碎片重新回到地面上。

日军飞行员已经俯冲到了非常贴近地面的距离,再不投弹拉起只怕永远也不会有拉起的机会了,野口松口了,下达了投弹攻击的命令,立刻,几十颗炸弹从五架一式陆攻的肚子里掉了出来,带着恐惧的啸声向着地面上的中国坦克而去,中国坦克又不是靶子,没有理由不进行躲避,看到空中的飞机开始投弹后,驾驶员也加大速度向四周躲闪,本来一式陆攻进行俯冲轰炸精度就很差,再加上地面上的中国坦克进行了躲避,日军飞机投下的炸弹无一命中,少数炸弹落点离中国坦克较劲,弹片击打在坦克上装甲上丁当作响,令里面的坦克乘员有点心惊胆战,不过响声过后,坦克一点异样也没有,乘员们又对坦克恢复了信心,向着坟地中顽抗的日军士兵射去了雨点般的子弹和炮弹。

果然投弹后拉起的一式陆攻从地面上看就好像几片静止在空中的大叶子,几辆自行高射炮的火线逐渐向它们集中过去,日军飞行员们急躁的用尽全力拉着操纵杆,希望加快飞机上升的速度,不过,它们飞的再快,也快不过高射炮弹的速度,地面上的炮手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其中一条火线舔中了一架轰炸机的肚子,红色蓝色的火苗一下子就从飞机腹部蹿了出来,而且越燃越大,越燃越猛烈,一道又长又黑的烟柱拖在飞机的尾部,令其他飞机驾驶员为之胆寒,而这架飞机的飞行员,领航员还有发报员轰炸手则在忙着穿戴降落伞,而后一一从救生门奋力一跃,跳离了即将变成空中火烛的轰炸机,四朵伞花绽开在空中,地面上的炮手不为所动,继续向着其他几架飞机倾斜炮膛内的炮弹,很快,又有一架日军轰炸机右翼发动机中弹,冒出了浓密的黑烟,其中还夹杂着一缕火苗,这架飞机的飞行员等人并没有跳伞,而是继续控制飞机试图飞回自己的机场,但是就在飞机还没有飞离高射炮手们的视野时,飞机的右翼突然折断了,在围观众人的欢呼声中这架日本轰炸机打着转进入了螺旋状态,一头扎进了泥土中,然后随着一声巨大的爆炸声,机上的汽油和炸弹被引爆了,猛烈的爆炸把飞机的碎片抛出了几百米,一股巨大的黑色烟柱直插天空,野口空佐的作战失败了,地面上老李庄的残余日军也在村外坟地中被全部射杀,尸体被炮弹和子弹打得不成人形,惨不忍睹。

“老李庄的失守,混蛋,那么说,很快,永城城外就会出现支那人的坦克了,混蛋,你们都是废物,都是废物。”谷雨联队长闻听这一噩耗,唾沫星乱舞的对下属军官大骂一番,由于他作为司令部的法国银行已经被中国军官腾超炸毁,谷雨只好临时在城外搭建了帐篷作为司令部应急,老李庄失守,意味着中国人随时都有可能扑向他的联队司令部驻地,而这样行动后果就是谷雨联队的覆灭。

谷雨训斥完部下后立刻开动头脑考虑自己应该如何应对这一可怕预想,但是无论他怎么计算,怎么部署,推敲的结果都是己方一败涂地,全军覆灭,谷雨明白一件事情,在拥有强大装甲突击力量的对手面前,自己困守在永城只能是自寻死路,但是撤退能够撤到哪里,难道学战争前期的中国军队,一遇到日本军进攻就溃败千里吗?不,绝不,谷雨大佐已经下定了决心,自己是一个真正的日本武士,那就要捍卫一个武士的尊严,用自己的死亡来捍卫。

突破了老李庄的中国坦克并没有长驱直入,原因很简单,中国军队耗尽了汽油,没有了油料的坦克,就像是短腿的巨人,寸步难行,油料在哪里?我愤怒的质问着师军需官,师军需官无奈的给我看了一桶后方运来的汽油,这桶汽油掺杂着约三分之一的废水,根本不能给坦克使用,否则会毁坏坦克宝贵的发动机,我恼怒的一脚踢翻了这桶汽油,命令双双把通讯兵叫来,我要给李宗仁发报,给俞鹏飞发报,必须有人对此做出解释,为此承担责任,追歼谷雨联队残部的大好时机就在眼前,我却对此无能无力,不过我命令335摩托化旅曹云剑旅长带领一部分步兵乘坐卡车先行,另有数支步兵部队星夜兼程向永城进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