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德绝密文件:诱中国海空精锐部队聚而歼之

中国的战争可以分为四种情形:威摄,局部战争,全面战争与核战争。无论采用何种战略,美军开始的行动都是一致的,即向台湾,日韩方向进行武力集结。威摄是最低的,必然的要求。美国的国内政治,以及我们对台湾的承诺要求我们必须有所表示。威摄的代价最小。但一旦中国决定进攻台湾,威摄的结果只能使我们自己丧失威信。这是一个极不明智的选择,虽然如此我们仍然建议军方积极考虑它,因为这也是我们迫不得已的选择。威摄战略在中国彻底军事控制台湾后结束。


威摄有可能被中国误判,导致美军事集结遭到打击。这个结果将导致进入全面战争(如果是常规打击)或核战争(如果是战术或战略核打击)。


局部战争的战略目标是消灭中国用来袭击台湾的空海军以及渡海部队,保证台湾的安全。局部战争建议采用海峡战略B方案 (AC-07),在中国渡海登陆的过程中发动突袭,以求彻底歼灭对方经过训练的登陆力量与海运能力。如果参战,局部战争与保卫台湾是美国国会与美国民众的最可能选择。但对这种方式我们强烈地不建议。


请注意:局部战争的利益在于台湾。我们认为台湾不值得我们投下如此的战略资源。甚至冒核战的风险。


如果战略目的是保卫台湾,那么最佳的策略是从目前开始逐渐大幅度增强对台军售的数量与质量。(反之,如果我们的战略目的是利用台湾消耗中国的战力则在军售问题上不宜打破两岸间的平衡) 只要台湾能有制空与制海的优势,中国就难以取胜或延迟出击。纯从保卫台湾安全考虑,加强军售远胜于武装干涉。局部战争是根本不必要的。 我们建议美军介入台海冲突的战略只在威摄与全面战争这两个选择内考虑。


全面战争是出于一个完全不同的战略动机。在做出全面战争的选择时台湾不应再是战略目标,而只是达成战略目标的一步。根据我们的建议,在全面战争中,台湾的战略作用有三点:


第一,消耗中国的实力,特别是中短程飞弹与空军实力。


第二,形成对中国精锐部队与渡海能力的诱杀。


第三,提供打击中国南方与沿海的军事基地,特别是空军与海军基地。


全面战争的最后选择基于对以下问题的考虑与衡量:


第一,美军可能会被卷入台海战争,但局部战争易使美军陷入泥潭,我们基本否定军事介入的必要。


但仍有众多不确定因素存在。例如其中一个因素就是决定台湾政治走向的2000 年也是美国大选年,美国对外政策被迫强硬。其他因素还有中国攻台中可能出现的特殊情况如使用大规模杀伤武器,或因造成美国侨民的大量死伤,或封锁时击沉美国船只等等。甚至有可能因中国误判对美军舰队或基地发动打击。这些不确定因素在特定国内国际局势下可能会形成一种军事介入台海冲突的必然性。但是依据目前战略,美军没有必胜的准备。这也是从事本战略研究的目的。目前的局部战争计划都不能最终解除中国对台湾的威胁,如果不压制中国的战争潜力,可以想象的结果之一是我们在台湾的基地与附近的军事集结都难免会受到中国的打击与威胁。因此我们在设计一旦冲突的对应战略时从根本上否定了以往被动的,以台湾海峡为依托的防御战略,以积极打击为主调,强调始终把战争的主动权和控制权掌握在手中,要让中国军队疲于应付我们的出击而不是相反。对于一个强者,最好的防御就是进攻。如果必须与中国作战,则应该打击中国的战争实力与战争意志。从一开始就大规模打击,避免越韩战错误战略(局部战争或逐渐加温)导致相似的陷入泥潭的命运重现。我们再次强调我们的看法:要么就只威摄不介入,要么就进行主动的,全面的打击。我们认为,一场被动的,局部的卷入很可能导致最终失败。


第二,大规模空中打击的可行性。


我们提出了一个可能出乎中国预料的在中国北部发动牵制和大规模空中打击的战略, 在这篇报告中我们将说明它可以如何实施。以及其战略上的巨大收效。AC-06将具体说明该战略的部署。对中国的反应,我们已不仅有理论上的评估,更重要的,通过对科索沃战争中的中国对其大使馆被炸各方面反应的分析,我们已明确得知中国决策部门对空中打击的心理承受力,以及对非军事目标被袭的忍受力。


第三,纵深打击的必要性与作用


如果实行本报告中建议的AC-07海峡战略,的确能一举催毁中国的登陆力量,使中国短时间内无法攻台,得到局部战争的胜利。但我们认为这种胜利极其危险 。 中国的自尊心非常脆弱。近百年的战争失败使这个国家一直渴望一种胜利以恢复其自信。中国对日本的心理极不平衡,因为中国从未真正击败过日本。中国对美国的自信完全建立在韩战和局的基础上,如果美国通过局部战争催毁其吞并台湾的企图,这种失败必将使中国力求再次与美国对战,以恢复自信。因此我们建议:如果与中国开启战端,则一定要催毁中国的战争潜力与工业基础使中国必须花费五十年或更多的时间进行恢复。由于无人能给中国提供类似马歇尔计划的恢复援助,中国的战后复兴将较艰难。另外根据我们的研究(AC-20),不光是国内局势的不稳定,中国在遭受全面打击后仅其外债将是一笔沉重的负担 。而无法还债失去商业信用后使其贷款和复兴更加吃力。中国将经历漫长的恢复期。我们希望这段较长的时间内它能出现一些积极的变化。除了使中国不得不花长时间恢复外,全面空中打击削弱中国实力的结果将重塑亚洲力量与平衡(参见AC-23),使各种力量相互牵制。更深地抑制住中国扩张。



第四,美国未来与中国的冲突难以避免。


即使我们在台湾问题上退让,也避免不了未来的中美冲突。中国以武力解决完台湾后,下一步必然是与周边国家的冲突。中国与东盟国家有南海的争执,与日本有钓鱼岛领土纠纷。而美国与东盟多数国家是友邦,与日本更是签订防卫条约,要负责日本的安全。中国收回台湾后,又会视南海与钓鱼岛为“不可分割的领土”。中国的战略就是倚仗军事一步步向海洋扩张,这种用武力夺得其“不可分割领土”的行为使中美难免面对武装冲突,除非我们放弃在亚太地区的全部利益与影响。那时再战远不如今天作战有利。那时台湾已成为中国而不是我们的基地。我们难以象今天这样运用对中国最有效的南北夹攻,牵制打击的战略。今天的懦弱将使我们在明天付出更多的鲜血。


第五,中国目前已成为对亚洲及世界安全最具有威胁性的力量。


六十年前我们下决心阻止日本时,是因为我们知道如果不阻止它,它将成为一个与我们对抗和挑战的力量。今天的情况与六十年前很相似,中国以军事力量在崛起,并力图打破现有的亚洲格局。中国的狂热民族主义在惊人地发展,如果以武力攻下台湾,对这种非理性思潮又是一种莫大刺激。这种狂热的民族主义是以美国为假想敌的,如果它发展壮大到左右和影响中国的政局,对亚洲和世界安全将产生重大威胁。我们支持协助台湾,就象六十年前我们帮另一个弱者中国抵抗日本一样,这不仅是道义上的援助,也是美国安全与利益的要求。美国政治领袖都认为中国成为一种强大的力量是不可避免的,如果中国作为一种和平友好的力量,我们非常愿意接纳中国进入国际社会。但中国代表的却是一种破坏力量。 我们认为即使中国作为一种世界性的强大力量不可避免,但却可以推迟。一次在恰当时间安排的,有合适策略的全面打击将使中国的崛起延期到下一个世纪。我们希望中国在此期间能有所改变,在中国下一次崛起时是以民主理智和平的面貌出现的。


第六,美国对中国政策的失败。


美国对中国的外交政策沿用的是对前苏联的政策 ,及通过围堵或交流两种手段促使中国内部变化,以达到和平演变。 虽然这个政策在冷战中获得巨大成功,但我们现在置疑这个政策的根本:这个政策适合中国吗?这个政策对共产国家是很成功的,但中国已不是纯粹意义上共产国家。中国的经济基本上已是市场经济,在思想上也发生巨大变化。和平演变的最后结果是使人民对共产制度绝望和拒绝,但中国现在还有很多人信仰共产制度吗?和平演变能对抗中国日益高涨的狂热民族主义吗?我们的中国政策还是合适的吗? 纳粹德国是无法和平演变的,日本帝国也是无法和平演变的。美国的政治领袖总有一天会发现,比起前苏联,现在的中国更象日本帝国一些。显然,我们知道对纳粹德国或日本帝国应该采取何种战略。


第七,中国对美国的经济威胁


与以前所有潜在的敌人不同,中国从它经济还不很发达的时候就开始考虑用经济手段控制美国。根据中国媒体的公开报道,中国购买美国政府的债券等不光是为了投资,还有左右美国经济发展的企图。对这种策略我们没有有效的手段抑制。一旦中国在未来胡作非为,美国政府与人民将蒙受巨大损失。但如果中国发生一大规模场战争,中国的国库将逐渐空虚,失去其用来控制美国的经济实力。


第八,中国危险的核战略倾向。这部份作为最后一点,但我们认为它很重要,因此特别在AC-02中说明。


AC-02 核威摄的基础与中国核战略的改变


我们特别提醒战略决策人物注意本篇的研究。达成核威摄有两个必要的条件: 第一是核打击力量,第二是对方相信我们使用核武器的意志。如果空有力量, 对方不相信我们有同归于尽的决心,无法形成对敌手的核威摄。我们的研究表明:美国的危险都出在第二点。由于美国是民主国家,身为专制国家的对手总是不相信我们的确会使用核武。前苏联就是一个鲜明的例子。在古巴飞弹危机前,苏联对美国的核武决心一直是误判,直到最后我们用启动核战程序,才使他们真正明白美国的意志。如果不走上那一刻他们始终以为我们害怕核战。现在我们面临了同样可怕的事情。中国对我们的核政策与核战争意志发生误判。中国原来的核技术落后,因而提出了其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核政策。但近年来随着中国弹道飞弹与核弹头技术的发展,中国的核政策开始发生变化。中国国防部的决策人物多次公开用核武威胁美国,令人吃惊的是他们认为可以通过核武达到战略目的,也就是是说他们不把核武作为终极毁灭力量。除此之外,近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向我们表达了类似的威胁,特别是在台湾问题上。这不是偶然。这些威胁的背后是一个令人极其不安的概念:第一,中国开始考虑使用核武达到某种战略目的,而不是把它看作是不可使用的终极武器。 第二,中国不相信我们会使用核武器。他们与古巴危机前的苏联领导人一样,认为美国民众贪图安逸,决不会冒核武的危险。如果这种误判持续下去,将最终引发全面核战。因为美国对中国的核威胁并没建立起来。中国现在正走向核子大国,核打击力量发展很快。但危险的是他们与我们并没有建立证实对方意志的互相威摄的基础。对中国来说,使用核武的诱惑极大。我们必须彻底解决这个问题。经验告诉我们:在这个问题上,语言的威胁是没有用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