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德:若中攻台,美军要中途打击A1-A7方案

在古巴导弹危机前我们的言语和威胁已到了极限,但苏联还是不相信。只有真正走到一种临界边缘,以不退缩的行动才能让对方真正明白我们的确会使用核武。只有他们真正相信,才能进入双方相互核威摄阶段,才能使双方都力争避免使用核子武器。同样,我们也需要一种中国式的危机事件,需要一种临界状态告诉中国我们的决心。告诉中国我们的确会核战。告诉对方我们不会因对方的威胁退缩。只有这样才能保证中国不做出不可挽回的蠢事。只有这样才能最终免除核战阴影。 这个临界状态就可在台海战争中达到。也可能在未来我们介入中国与日本的冲突中达到;甚至在未来我们与中国在太平洋的冲突中达到。这种摊牌是无可避免的,否则当中国具有强大核实力时,却不了解我们的意志,是极其危险的。这是我们弃台海局部战争选择大规模战争模式的重要原因之一。 纵深打击不光出于战术上的利益考虑。也是出于为了显示美国决心的考虑,出于美国未来国家安全的考虑。


我们迟早必然要与中国走向极限一次,以告诉他们我们的决心,从而使中国知道我们会冒什么险,以免除以后中美间更大的危险。 这正如萨达母当初如肯相信我们的意志,他就不会把我们最后拖入全面的波斯湾战争。 至于大规模空中打击的可行性已不仅在战略研究上得到证实,另外通过贝尔格莱德中国使馆遇袭事件,我们已经从实际中肯定了中国对空袭的心理承受力。在此时展示决心不仅有众多的利益,也完全树立起我们在亚太地区的决定地位与影响,同时还减少了一个军事强大的中国引起未来亚太的军事冲突的可能。 但我们也要注意:决不能越过底线,如果中国宣布放弃武力攻击台湾或提出停战 ,我们应该立刻停止打击。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坚决反对登陆的原因之一。中国不是伊拉克,中国是核国家,我们必须注意中国的尊严。在打击上我们必须保持双方的对等,只用空海军交战。而且,这种对等对我们更有利。中国进攻台湾的时刻,已经作好了我们空海军干涉的心理准备,甚至会提前发动对我们舰队的打击。空海是我们可以使用的力量,但陆军的使用一定要慎重,特别是登上对方法定领 土(大陆)。一般美国民众可能不理解,虽然中国宣称台湾是他们的领土,但美国士兵登上台湾与美国士兵登上大陆的意义是决不一样的。


如果我们在大陆使用了陆军,会引起严重的后果。中国能接受一驾被击落的U2,但中国很难接受一双美军的皮靴。我们希望每一个核大国都是理智的,苏联是理智的,但我们不知中国是否理智。如果中国是理智的,在未来,在台海战争后,中国很可能走入苏联的老路,追求对我们的打击能力。这是一场已经上演过的剧目,不过这次的角色对我们来说更加容易。与苏联相比,中国的实力与技术相差了一个层次,中国缺乏苏联那样的军事研究实力与重工业基础,追赶起我们来更加吃力。而为了突破弹道飞弹防御系统的拦截,中国还要作出更大的投入。我们下一步完全可以通过核实力特别是防御系统上的竞争把中国拖向与苏联同样的命运。如果中国是一个没有理智的国家。那么我们不免作出与古巴导弹危机时同样的选择:进入核战。对付一个不理智的国家,这一天总会来的,我们退缩也不能避免最后面对的命运。我们在台湾能躲过去,但我们未必能在未来的美日协防甚至争夺太平洋利益中躲过去。在魔鬼还未长成时就消灭它是唯一的选择。古巴危机时我们作出核战的决定,是因为我们了解我们对苏联还有一点微弱优势。如果它是一个魔鬼,那么就应该彻底铲除它。古巴导弹危机奠定了美苏核威摄的基础。它终于确定了美苏间核武不可使用的原则。后来的导弹销减条约也是得益与此。美国享受的安全不光是建立在我们的核技术上,也是建立在我们通过危机表现出的决心上。目前最大的危险是中美间还没确定核武不可使用的原则,中国的军事决策首脑沉醉于对核武的借助心理。我们非常忧虑他们会使用局部核武打击,从而引发灾难。问题不在我们的技术与军事力量上,而是在他们对我们意志的误判上。这只有一种出路:用实际证明我们的意志。我们的建议是早日证明,就在这次证明。此外,如果我们此时与中国的摊牌,也是对世界其他核势力的警告。让他们看到核武是不可借助的终极毁灭手段,明白地宣示:针对美国的核武发展计划是图劳无益的,除非他们打算走向最后的毁灭。


AC-03 (略)AC-04 威摄与打击的结合与模糊战略 (摘录)


这个战略的核心与设计思想是把威摄与打击结合在一起。有意进行模糊。 使对方在最后一刻前并不知道我们的实际战略。如果对方相信我们会发动打击,侵台的举动就会被吓止,我们不需动用武力就可达到基本战略目的,保证台湾政府的生存。如果对方不相信我们会打击,这种误判就提供了我们可打击的弱点。例如使我们可以有机会击沉对方的渡海部队,有机会打击对方相对空虚的北方等。 既使对方估计到我们一切战略,包括这个战略本身,他们的决策判断仍然无能为力。因为他们无法肯定我们是否真正采用了本报告提供的战略。仰或我们派赴台海的航母只是威吓?他们只有赌博与冒险。但我们确可以根据我们的利益在行动前做出最佳选择。我们的目的就是要造出这一场不平等的牌局。战略模糊是我们对付中国的有利武器。


AC-05 中国对台湾的飞弹袭击与海上封锁 (摘录)


我们目前并没有有效手段对付中国对台湾的导弹袭击。在中国的第一批中程飞弹发射后,我们只能向台湾提供预警而无法拦截。中国还可能采用飞弹干扰战略,即不定期向台湾发射飞弹。对应这种策略我们主要是提供台湾反飞弹系统,而不是直接介入飞弹拦截。如果中国在2000年度发动打击,其中程飞弹的数量尚不足对台湾造成很大打击。飞弹攻击的主要战略目的是影响台湾民众心理,间接催毁台湾经济。台湾在受打击后可能走上独立道路并利用宣传,展示飞弹袭击下平民的死伤换取国际同情。我们认为台湾的较佳战略是在开始的几个月不要实施报复性反击,暗中积蓄力量。等到国际舆论站在台湾一侧后,台湾准备充足后再开始反击。中国飞弹干扰的战略目的不过是打击台湾经济,台湾如果理智的话,完全可以得到各民主国家的援助并导致对中国的经济制裁与禁运。这同样严重打击了中国的经济。在纯飞弹袭击下,我们建议美军不要军事介入。在台湾北部或东北部保留一艘航母和加强冲绳空军进行军事戒备。我们可以进一步提供台湾需要的武器,如重型飞机,大型水面舰只和潜艇等。我们需要帮助台湾戒备一段时间,阻止住中国的登陆,直到台湾的扩具有制空权的实力和不可忽视的海军力量,以克制住中国的登陆可能。在此期间,台湾独立如果成为既成事实,我们还可以源引二战飞虎队 的先例提供空军志愿人员与装备,帮助台湾建立起一个强大的空中力量。如果中国采取潜艇战,水雷战及全面海上封锁,我们的对应措施基于我们的战略选择。如果是最终选择的是威吓战略,我们应尽可能的阻止中国的行动,尽量提供台湾充足的武器与物资。如果国际局势可能,鼓励组织保障南中国海的航运安全,同时继续集结兵力,加大威摄力度。如果我们选择战争,在这段时间里同样应该保持低调不与中国直接冲突。让中国不了解我们的真实目的。中国的封锁正提供了我北方集结兵力的宝贵时间。在南方我们的战略目的只是阻止中国登陆,中国的封锁无碍于我们战略目的的实现,反而易使他们产生封锁战略有效的假象。一旦我们北方打击力量与增援陆军集结接近完成,我们应转变战略,以积极态度援助台湾。此时南方编队已应该针对封锁的形式(潜艇或水雷)完成相应的扫雷反潜增援,视情况需要我们将在南方增派航母或其他兵力。另一方面台湾也已完成事实独立。我们可以比较高的姿态进行扫雷开辟国际航道,以宣示中国的封锁失败并刻意使中国丧失脸面以刺激中国。如果中国不承认失败放弃封锁,我们可以在美国货轮被击沉等情况下对中国潜艇发动大规模打击,肃清台湾周围水域的中国潜艇。一旦战争扩大,立刻发动北方打击。相对基本战略,如果中国采用封锁战略,我们可能会失去击沉中国渡海舰队的机会,但可以扩大对中国海军的打击。中国的封锁战略还可能击沉其他国家船只,造成对我们更有利的国际环境,甚至一些对中国有潜在敌意的国家(如越南,菲律宾,印度等) 会因受打击而对我们提供一定支持,虽然这种支持可能对我们的战略无很大益处。 但这种势态与恩怨对未来东亚联手对抗中国的格局会有较大推动.


因为战术经验上的局限,我们只能提供一个基本思想作为军方制定计划的参考。


我们建议:把军事力量分为南北两个集结。南方集结较简单,以一艘航母为中心,但配备较强的反潜与防空能力。太平洋舰队32艘攻击潜艇中的大多数主要布置在南方。南方集结要求在一发现中国有攻击台湾的意图和行动就要开赴指定位置。我们拥有的侦察能力可以保证南方集结在中国完成渡海准备前到达。但我们可能不能保证第二艘航母也能在那之前赶到。所以制定海峡战略方案时,我们以一艘航母的力量为基础来构造南方舰队。北方集结拥有两至三艘航母,在第一阶段,所有增援空军,陆军均应增派到北方日本及韩国军事基地。北方集结需要一定时间,在发动打击前我们应该完成至少一千五百架飞机的集结。它们是对中国的主要打击力量。以攻击直升机构成的强大的反装甲能力将布置在韩国,它们与增援的陆军一起作为北方主要防守力量。


在危机刚开始出现阶段,冲绳的空军将担负支援南方的重任,因此冲绳的空军要着重加强。此外,除了南方舰队自身的预警与指挥外,以那霸为基地的预警机也将参于南方的预警与指挥。南方集结的战略目的是阻止对台湾的登陆。北方集结的战略目的是阻止可能来自北韩方向的攻击,牵制中国的军力,准备对中国进行空中打击。


AC-07 南方集结的打击模式 (摘录)


在基本战略思想里,我们已经阐述了南方集结的战略,即先保持耐心等待,不过早干预。等到中国渡海时再发动攻击,彻底毁灭中国经过登陆训练的精锐部队的战略思想。这个思想的核心是利用模糊战略,尽力威摄,不到最后关头不暴露作战意图,以利用对方的误判收到最大的打击效果。在这个原则下,实际上有三种方案可供选择:


A方案:


在中国发动对台湾的首次全面空袭时突然介入打击,此时中国飞机与台湾争夺制空损失很大,又刚受到台湾地面防空火力的打击,燃料与弹药消耗得也差不多了,中国的机场也因为有飞机要不得不降落而一片混乱。敌我混杂使中国的地面防空的能力被大幅度抑制。此时突然打击能一举催毁中国空军的所有精锐,较易地催毁中国沿海机场。如果要采取这个方案,需要两艘航母及驻冲绳空军的最大程度参与。至少要有450架飞机的战力加上充足的海基巡航导弹保证一击成功。


B方案:


就是我们最后选取的海峡战略。以中国的渡海能力与渡海部队为主要打击目标。选择在中国部队渡海过程中打击。


C方案:


让中国完成20万人以上的登陆,再突然介入夺回制空制海权并封锁海峡,联手台军围歼失去弹药与补给的中国部队。这个方案的优点是得到较多的战俘,给中国极大的政治打击,相当程度地震撼和催毁留在大陆中国军队的战斗意志。缺点是台湾可能会受到很大损失。我们的选取原则是己方的最小损失,因此我们采用了B方案。如果政治和战略需要,军方可以考虑A方案及C方案。由于战术经验上的限制,我们仅针对中国军队的弱点提出一个海峡战略的计划范例供军方参考。


一旦发生危机,并通过侦察得知中国海空军及陆军的集结,我们最先应该把太平洋舰队中的大部份攻击核潜艇派赴台海附近待命。此外空军应立刻向冲绳增援。 随后如中国进一步威胁,驻日航母及附属舰队向台湾海峡出发,调动其他航母和空军向东亚集结。我们认为中国的注意力将主要集中在赴海峡的航母舰队上。这也是我们所期待的。如果中国登陆部队及登陆舰只进行登陆准备,攻击潜艇和航母进入战斗位置。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