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原创]扭着解放脚行路的女人----美好的少女时代。

经常被MM区的好贴子吸引而来,这里的MM们才华横溢,有不少大作令我拍案叫绝!也有不少贴子让我更了解了女性。


“只观不语”是看下棋,作为担着铁血原创第一虚名的我,来MM区不写点什么似乎说不过去。


翻出个过去写的旧贴发上来,让各位朋友见笑了。





扭着解放脚行路的女人----美好的少女时代。



生活是一条路,,一些人所走的路崎岖不平,山高水险,布满荆棘,步步陷阱,一些人的路通顺平坦,处处美景,鸟语花香,时有凉亭,一些人的路蜿蜒曲折,此起彼伏,柳暗花明,偶尔还有急转弯。


不论是怎样的人生之路,每一个人的一生都在用自己的脚行走在自己的路上。


二十多年来,我在梦中常常梦见一双脚,那是一双老年女人的脚,这双脚不大,比“三寸金莲”稍大一些,脚趾被缠裹的已经变形,五个趾头紧紧的围靠在一起,形成了一个三角形的脚尖,脚背稍稍有些弓起,脚掌和脚跟布满了厚厚的糨子和鸡眼,需要经常修剪。整个脚比自然发育的脚小,有很多变形之处,但又不是很多我见过的和书上描写的那种经过缠裹,骨折肉烂后完全是人为造就的小脚。这种脚是人们常说的生活在清朝与民国交替时期的“解放脚”。这是一双被缠裹过又挣扎发育,被摧残变型而又顽强恢复,走过千山万水却伤痕累累,脚踏实地行路而平平凡凡的脚。


这脚的主人按北方人的称呼习惯她应该是我的姨姥姥,按南方人的称呼习惯她应该是我的姨外婆。她与我的外婆是姐妹,我没见过我的奶奶,我和我的外婆不是很亲,在我的意识中她就是我的奶奶,外婆。


我们都叫她婆婆,为什么这样叫,按江南人们的称呼习惯中凡是对上了年纪的老年女人都叫婆婆,这是一种尊称,一般是对非本家庭直系亲人的称呼。我父母按辈份称她为姨妈,我们兄弟几个叫婆婆,我们什么时候,谁最先叫她婆婆的我已无从查起,但几十年我们就这样叫下来已成习惯,甚至她的名字我都要想一想才能说出来。


婆婆要是活到现在有107岁了。她离开我已经25年。按此推算她是生在清末的1900年,她的生日因她自己只记得农历,即使、是这个农历的日子我现在也想不起来了。


婆婆中等个头,很瘦,几乎是瘦得皮包骨,大大的双眼皮,圆眼睛,圆额头,瓜子脸,即使是到了老年脸上也没有多少皱纹,脸色很白,是一种缺乏营养的苍白,甚至有点黄中带灰,一头夹杂着银丝的头发任何时候都梳理的整整齐齐油光水亮,挽一圆圆的发鬏在脑后,一年四季她上身总是穿一件适合季节颜色的直领斜大襟棉布褂子,下面是永远是黑色的棉布裤子,在褂子的斜襟处不论什么时候都塞着一条素白的小手绢,那手绢即是用来随时整理灰尘的,似乎又是一种饰物,有了它婆婆全身上下显得干干净净利利索索的,并流露着一种文雅气,这手绢比任何服装上的装饰都简单却也最能表明主人的性格与为人。



婆婆是江西萍乡人,在萍乡叶家可是个大族旺族,家族人口多,田地多,族人的日子过得也好,我母亲的外祖父家里有几亩地,按土地改革时的说法是小地主,家里衣食不愁,还算得上是半个书香之家。婆婆在家里是最小的女儿,按当地的习惯人们称呼她“满姑娘”。


满姑娘七岁的时候,家里就把她送进了小学堂念书,女孩进学堂在清末时期是不多见的。但那时的萍乡并非保守不开放之地,地方上也有崇文爱学之风,男孩女孩长到启蒙年龄都可以受教育。在萍乡还有一个乡风,凡是大家族都有家族祠堂,祠堂都有田产,田产的收获一部分用来祠堂祭祖的费用,一部分用来办家族学堂。凡本家族的子弟都可免费进学堂读书到初小毕业,再想上中学就要看自家的经济能力。如果本族子弟中有天资聪颖学业优秀而家中无力供读者,祠堂可供他继续读书。很多出自萍乡的大学生,学者就是靠祠堂的资助完成的学业。满姑娘就是在这种祠堂学堂中学到了初小毕业。


小学文化,家境宽裕,书香人家,她也可以说是个大家闺秀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