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威 龙惊南洋 后方告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87/


胡冰上将的预感是准确的,对于攻打万隆城的宋军独立团和印尼解放军来说,此时他们正面临着重大的考验。

万隆城外,宋军独立团团长袁应波正研究如何才能以较小伤亡代价打下万隆城时,上校肖俊突然一路狂奔,径直冲进了袁应波少将的居室,而且满头满脸湿淋淋的全是汗水。

肖俊上校是很镇定的人,这点袁应波少将有深该的认识,如果肖俊上校急成这样,肯定是出了什么严重的事情。袁应波少将当即心下一沉,伸手扶住肖俊上校,关切的拍着他的后背给他顺气,口中却嗔怪的道,“老肖,你得注意身子,就算天塌下来……”

肖俊上校顾不上感动,气喘吁吁的趴在林风耳边,“将军……大事不好!”他伸手递上一张军报,小声道,“雅加达告急!”

万隆攻城战就这么虎头蛇尾的结束,当天下午,袁应波少将就留下刚组织的印尼解放军坚守营垒,而他自己的独立团却出营开拔,回援雅加达。同时派兵通知冯继友少将,请他务必组织武装力量先行抵抗,绝不能上雅加达失守。

天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袁应波少将此刻心中满是失望和愤怒,直到现在,他才似乎清醒了点,意识到战争绝对不是自己想像中的那种过家家,自已这点水平指挥作战还是差了一点。

一夜之间,形势似乎变得非常险峻,实际上根据冯继友少将的求援军报来看,事情仿佛比字面上说得更为糟糕。 前天傍晚时分,原本依靠宋军粥棚过活的数十万流民忽然发生了大规模骚乱,杀死了雅加达临时政府官员之后立即围攻总督府,冯继友的治安部队瘁不及防,差点城门失守,幸亏冯继友少将生性谨慎,这几日间日日亲自带人巡防,在守军鸣炮示警后第一时间亲率大队增援,经过短暂激烈的战斗顺利击退了流民暴乱,然而未等守军稍歇,荷兰的大量军队忽然如幽灵般出现出现在战场,风驰电擎的在雅加达城墙下来回往去,与城防军进行火枪对射,造成少量杀伤后在入夜时分退走。

与此同时,雅加达海港亦遭到荷兰舰队偷袭,据军报所言,偷袭的荷兰舰队船只多达上百只,分成数十支编支轮番向雅加达海港向起冲击,大量发射炮弹,造成港口防卫设施严重被毁,幸好冯继友少将日常十分注得海港的防守,安排了大量荷兰火炮和配置火苍的治安部队坚守,暂时安然无恙,但停靠在宋军商船遭到毁灭性打击,数十艘商船被偷袭后焚毁,商人伤亡怠尽,征用的印尼民夫也死伤惨重无法统计。

雅加达是宋军进攻整个印尼的根本,而负责防御的治安部队和宪兵情报部队加起来也不到万人,其中冯继友指挥的宋国宪兵情报部队仅有200人。接到求援电报的袁应波少将心急如焚 ,经过急行军,当晚带领宋军独立团进驻雅加达附近的bogor镇,并在晚上2:00时分紧急召手下军官开会商议。

“真不知道冯继友干什么?这么多的荷兰军队是从哪里来的?你的宪兵情报部队是吃干饭的吗?”袁应波少将狂怒的拍着桌子。虽然冯继友少将与他们独立团分属两个互不隶属的军事系统,宪兵情报部队和独立团在攻打印尼过程中也是职能相对独立的两支部队,袁应波少将无权进行管辖,但出了这么严重的事情,也不由得袁应波少将不怒急攻心了,连平级的同事都骂。

肖俊上校皱着眉头道,“将军,从我们与雅加达内的宪兵情报部队联系,他们最近几天都在针对印尼各个地方开展情况活动,并没有发现印尼本地的荷兰军队有什么异样。这件事情可能另有成因。”

发泄过后,袁应波少将的怒火稍稍平缓了下来,对着肖俊少将摆了摆手,实际上他也知道,荷兰军队的这次行动肯定是早有预谋——哪有那么巧,正好在进攻之前雅加达的流民就暴动了?幸好冯继友少将心细多疑,平时做了许多防卫工作,换个懒散的说不定连雅加达都丢了,这事说到底也不能全怪冯继友少将,宋军此刻在印尼的控制区域很小,而且在各个方向都有漏洞,兼之根基薄弱,对广大农村没什么控制力,想来荷兰人肯定是依仗这一点,来了一个战术迂回。

炮兵营李剑上校也是这么认为,当肖俊上校坐下之后,他指着案上的地图,对袁应波少将说道,“大帅,我看此事与冯继友少将无关,我军战前也是太过大意——若我是荷兰印尼驻军司令,也有乘我军主力尽出的情况下,用电报联系本土,让荷兰本土派军队从后面包抄我们,偷袭我们的大本营。”他苦笑道,“我军虽占了印尼首府,但各个门户要地都在敌手,确实难以防范!”

袁应波少将点了点头,“李剑说得不错,据电报说,进攻雅加达港口的荷兰舰队有上百只军舰,这决不是荷兰印尼分舰队能够具有的规模,一定是从荷兰本土派来的舰队,看来我们必须尽快向军事院报告这一情况,请军事院增加驻印尼的军队。现在时候不早了,你们都早点回去休息,明早我们必须全力支援雅加达,不管荷兰有什么花样,雅加达都是不可不救!”

次日黎明,宋军独立团从bogor镇出发, 此时正值夏季,雅加达一带天气十分炎热,沿着公路行进的宋军士兵身着防弹衣,手持器械,个个汗透重衣,炮兵营虽然配备有马车,但对士兵来说并没有什么帮助。因为快速奔跑的关系,队列显得很有些散乱,虽然带队的军官来来往往不停的呼喝训斥,但却看不出有什么效果。

到了下午,天气愈加炎热,幸亏宋军独立团在征招士兵时把关甚严格,士兵的身体素质大多良好,否则在这样炎热的天气下快速行军,不知道要丧失几成战斗力,饶是如此,骑在马上的袁应波少将依然可以看到,队伍中依然的有士兵中暑晕倒,随即被军官扔在马车上拉着走。

“命令李剑……”袁应波皱了皱眉头,看上去很恼火,实际上对于行军路上会出现什么样的问题,他也没有任何准备,“从团部抽出点人拨付给李剑上校指挥,让炮营也尽量腾出马车来,组织收容队收容中暑的战士!”

当传令兵领命而去后,他转头朝旁边的肖俊道,“上校,现在到了哪里?”

“还有20公里就可以到达雅加达”肖俊这一直手捧地图,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到了雅加达就好办了,我们可以和宪兵情报部门、临时治安部队相互呼应,扼守要枢,如果军事院及时派军队来支援,我们必定可以围歼敌军……”

“报告——”远远地,一名骑兵飞驰而来,拖长了声调一路狂喝,公路上的士兵纷纷让路,袁应波少将抬头望去,一眼就认出这是赵早上派出去的侦察排长张清明。

“报告将军……”张清明喘着粗气,神色惶急,“我军正前方发现大荷兰军队,兵力可能上2000人以上……”

袁应波少将霍然色变,却听那张清明继续说道,“……此外,我军西侧亦发现一些荷兰军队,我们侦察排已经不敢深入……”

糟糕,袁应波少将此刻脑中仿佛雷鸣电闪,嗡嗡的听不见任何声音,模模糊糊忽然想到一个词:“围点打援!”

“将军、将军”恍然良久,忽然发觉有人在拉着自己的胳膊,一抬头,望见肖俊那张清秀白皙的脸庞,袁应波少将渐渐定下神来,强自按捺下心中的惊惶,努力平缓声调道,“肖俊上校,你有什么主意吗?”

肖俊上校摇头苦笑道,“主意?将军说笑了。”他看上去甚为镇定,“这回确是中了特莱佩斯的奸计了——将军请看,”他指着地图张开双手,在身边画了一个大圆圈,“这里地势平坦,而且全是有浮草的沙土地,正适合火枪部队列队作战,而离我军距最近的村庄亦有十多里……而且我军行军疲惫,士卒劳苦,对方以逸待劳……”他叹了一口气,“此仗不易。”

袁应波少将抬头看着身边的独立团战士,心情渐渐平静下来,忽然冷冷一笑:“现在我军唯一依仗的就是器械了,我军的步枪远比荷兰人的滑膛枪先进,还是可以打一仗的!”但语气间也显得有点信心不足。必竞,独立团只有1000人,要与近3000人的荷兰人作战,还是缺少一些必胜的信心。

袁应波少将朝周围仔细的看了看,忽然在马上坐直了身子,大声发令,“停止前进,收拢队伍,前队列阵戒备,”他抬起手来,指着公路不远处的那座小山包道,“炮兵在那里立营!……”话未说完,前方忽然传来了隐隐炮声,极目望去,尘土飞扬之下,大片大片的荷兰军队裹着灰尘,如同幽灵一般突然涌出了地平线,如林的火苍斜指着天空,杀气腾腾的径直朝这边冲杀过来,一时之间,宋军上下,个个面面相觑、惊恐万分。

袁应波少将忽然侧过身子,抬手对着旁边痴呆若傻的通迅员一掌,通讯员的脸颊瞬间红肿一片,他茫然抬头,只听袁应波少将大声吼道,“混蛋,还不去传达命令!”言罢未等通迅员反应过来,袁应波少将又吼道“全体注意,就地隐蔽,对准荷军开火!”。说完,跳在马来扑在地上,拨出手枪就对着荷军开火。

此时,双方相距尚有400多米,袁应波少将的手枪子弹根本不可能打到敌人身上,但这一枪却惊醒了身后那些没有经历多少实战的独立团战士们。

侦察排最先反应过来,眼见将军射击,未及思索,也全部扑倒在地,拿出步枪开始射击。看到这个情景,独立团各级军官如同被抽了一鞭一样,立即反应过来,推攘着自己的士兵整理队形,扑倒举枪射击,一时军心大定。

宋军独立团步枪的有效射程达730 米,此时射击完全可以有速的杀伤敌军。只听见“啪、啪、啪”一阵枪响,荷兰军队中就有数人中枪倒地。宋军突然的攻击打乱了荷兰的阵角,导致他们纷纷开枪还击。

但荷军前装式滑膛枪的射程实在不够理想,仅有区区300百米,300米以外就无法瞄准,只能是乱打一气,最算运气好能够击中宋军战士的,已成强弩之未的子弹也被宋军的头盔和防弹衣给挡了下来,造不成很大的伤亡。

利用这一点时间,李剑上校马立带着炮兵营来一座小坟包上擎着望远镜观察敌情,其实现在荷军大队已经距离不远,不用望远镜也可以看得十分清楚,他之所以摆出这么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只是想让身后那些慌张的炮兵们镇定下来。他的炮兵也都是新兵,打事先安排好的战还可以,遇到突发情况则应对能力有限。

不用仔细观察,李剑上校一眼就判断出了大致敌情,面前的这支荷军是多是步兵,人数至少在3千人以上,而且绝对是精锐中的精锐,看上去大多数士兵都至少有三年以上的军龄,看他们上子弹时队伍依然一丝不苟,数千人组成的队列错落有致,联络的号角亢然短暂,猝然急停秩序井然就可以知道,而且这支荷军中还有近1000人的骑兵,看样子也是训练有素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