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龙山原创]世界难解难题——仇富 – 铁血网

[乌龙山原创]世界难解难题——仇富

前些日子,我们国家的报刊网络上关于仇富的问题讨论的很热闹,很多有名无名的人就此发表了很多的意见,各种意见,说道不少,但我并没有很细致地看过,因为我感到,今天的中国,搞改革开放,打破了平均主义大锅饭铁饭碗式的分配方式,真正实行了社会主义分配原则,按劳取酬,多劳多得,并且能够让一部份人先富起来,这先富起来的人肯定要遭到未富起来的人的忌恨,特别是在中国,自古以来就有“不患寡而患不均”的传统观念,对富难免有些忌恨之情,好像没有什么可多讨论的。

不过,这两天看到报纸上的一些东西,又让我对这个问题有了一些新的想法。报载,美国NBA球星,步行者队的汀斯利和一些人夜间到酒吧去娱乐时,开着一辆劳斯莱斯,一辆奔驰,一辆道奇撞击者高档轿车,十分耀眼,在娱乐完毕,出门准备乘车离开时和人发生冲突,回到下榻的旅馆时,在停车场遭人枪击,同行的人中有人负伤。当地警察对此的解释就是,在酒吧里的一些人对这些球星们开那么好的车,挣那么多的钱不满,枪击就是因此而发生。

这是什么?这就是仇富,就是那些贫穷或不贫穷但比那些超富的人相对而言显得穷的人们,对富的一种仇视,对富的一种忌恨。可见,仇富是个人类社会的问题,是个世界范围内的问题,不仅仅是在中国才有的问题,更不是仅仅中国人在此问题上才有激烈表现的问题。

人们为什么要仇富?仅仅因为自己比人家穷吗?仅仅因为财富吗?是对财富的仇视吗?还是对财富拥有人的仇视?这些问题还真是不好解释。问题的根子只有一个——那就是财富,问题的原由却多种多样——人的,社会的,观念的,制度的等等。

在一定意义上说,财富就是用来让人仇的,因为这意味着有人要穷,富与穷是一对对立统一的矛盾体,无此无彼,有此必有彼,有彼必有此之仇彼,没有任何例外。这就是社会的矛盾,特别是私有制社会的必然。人类社会按共产主义学说来看,在进入了私有制社会以后,就出现了两级分化,有人富了起来,有人穷了下去,而且一般规律是富人少穷人多,占人类人口总数的极少数人拥有了人类极大多数的财富。这也就是人类的不平等,而不平等就是人类社会各种矛盾中最主要的矛盾之一。

人类社会经常发生各种矛盾,这些矛盾主要就围绕着财富进行。大的方面如此,国家,集团,阶级,阶层,小的方面也是如此,人与人之间。外国咱不说,就说中国,由古至今,有很多时候,各朝各代社会内部的动乱就是因为财富而起,很多造反的人就是打着均贫富,杀富济贫等等的旗号进行反对现政权的行动的。

当然,对仇富这件事本身,我们不能很简单持有一个肯定或否定的态度,因为具体来说,仇富的情况不同,让我说,世界上——无论国际上也好,或是国内也好,发生的无数的仇富行动,其中就有好的仇富,也有坏的仇富,有积极意义上的仇富,也有消极意义的仇富。

这首先要从不同的富上说起,富从表面上看都一样,有钱有财,但由于财富来源不同,有的是很多的不义之财的积累,如强抢,剥削,偷盗,诈骗乃至以权谋私,贪渎,贪污收贿等等,还有的是经商致富,勤劳致富,管理致富以及发明致富等等,显见着前者是招人仇的富,后者是不招人仇的富或不应当招人仇的富。

在这种情况下,对仇富者,我们也就需要有个具体分析了,仇富的人,有的是大义之仇也就是正义之仇,有的则是不义之仇也就是私心之仇,两者完全不同。大义之仇,正义之仇,实际仇的是财富的不平等,仇的是财富来路不正,仇的是富者田连千陌,贫者无立锥之地,仇的是财富被用来做坏事,被用来纸醉金迷,被用来浪费,等等。正因为有此种之仇,才从古至今,有起义军的杀富济贫,有侠义之士的劫富济贫,有均贫富的政治号召,有共产党人的革命,改造旧世界,搞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

另一种仇富与此相反,不义之仇,私心之仇,他们仇的是别人的富,恨不能取而代之,不管谁富,怎样富,因为比我富,所以我要仇。这种仇富,仇的不是富,不是富的不仁,是仇的自己没有人家那样富,仇的是那财富不是自己的,如此而已。因而这种仇富,不管富之所有来,富之义不义,富之所能为,就是一个仇之,恨之,咬牙切齿之。这种不仁不义之仇富,有时候对社会是个坏事,往往走极端,对社会有很大的破坏作用。

当然,有些仇富情况我们还要具体分析,正确认识,才能找到症结,对症下药,有效地解决问题。比如,有的富,可能不是坏道的富,但有富之人德行不好,为富不仁,令人仇视,这叫人没办法多说别的。如那位球星及所有相类似的富人们可能就犯着这类的错误,在家好好思考反思一下吧。还有的则是,因为贫富相差太大,也确实让人能以平静相对,这就是社会的问题,其实各个国家以及社会制度都在关注着这样的事,采取办法解决或化解。如征收高额累进税,遗产税等等,就是对付富人们的一种措施。

而中国历史上曾经有过的“不患寡而患不均”思想及由此而来的仇富,就是我们这个社会负面影响很大的东西,更是应当引起我们的注意。这个就不用多举例子了,就说中国共产党领导我们建立新中国后,我们国家依然有一种类似此等患不均思想在做怪,对我们这个社会的发展很负面,很偏激。而今天,我们打破绝对平均主义,砸了大锅饭和铁饭碗,有很多人通过正常渠道富裕起来,但也让很多人就此仇起富来,这有很坏的作用。

开始,我说过,这个问题是个世界性无解的难题——仇富,因为有这样的差别,有贫富之差别,再有那富人种种类类的表现,没办法让那不仁之富不让人仇,也没办法安抚那很穷之人的心。这个问题将来能否解决呢?很难弄,不吃大锅饭,就必然有吃多有吃少,而市场经济又给人以发布义之财的机会,贫富之差别就不能被消灭。而吃大锅饭时,人人都说那时候仇富的人少,确实,因为那时候人人都穷或叫不富裕,这样的不仇富,也不能说就好,真是难题了。至于说将来究竟会怎样,看以后的人们怎样来解决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