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军团原创]2007中国洪桐年!

2007年将近尾声,这一年可谓多事之年,首先是食品涨价、猪肉涨价,然后是油料飞涨、柴油短缺,进而发展到各行各业的商品都在涨价,其实这都是经济发展带来的必然过程,老百姓都还能够忍受,可最为不能忍受的是今年在山西省洪桐县发生的两起耸人听闻的大事。如果按照新闻轰动率来冠名年份的话,2008年是奥运年,那么2007年是洪桐年一点也不为过。


洪桐县的黑心窑和煤矿瓦斯爆炸性质虽然截然不同,但是按照易中天老师的评判标准,一切以人性来论的话,这两起事件却有着及其相似之处。


07年中期,长这么大的我第一次听说了的如此非人性、违反人伦的、骇人听闻的黑心窑事件。洪桐县私人砖窑的老板购买从全国各地偷来、抢来的小孩、幼童从事比几个世纪前美洲黑人奴隶还要沉重还要危险的劳动(不能叫工作,工作是要付给报酬的)。许许多多小孩由于过量劳动加上营养不良被折磨致死,更有不少被砖窑的保镖殴打致死。这些孩子本应该在父母身边享受无忧无虑的童年,本来应该在校园里愉快欢笑,可是他们却因为父母的一时大意或者纯粹就是被强行抢来,而过上了暗无天日的生活,这是多么大的反差?想想如果这些苦命的孩子是自己的,我浑身都忍不住颤抖起来。他们中有些人能成为未来的毛主席、能成为中国的爱因斯坦,可是这一切,都因为可恶的人贩子而破灭了。可是追本溯源,如果没有这些砖窑老板做买主,人贩子的买卖能有市场吗?


年底,洪桐县又爆发了一起轰动全国的煤矿瓦斯爆炸事件,记得当时我父亲看望新闻后说了一句“怎么又是洪桐县?”这句话让我突的惊了一下。是啊,怎么又是洪桐县?


其实煤矿瓦斯爆炸是一种防不慎防的事故,无论你的安全工作做的多么的完美,也不可能完全杜绝,但是这次事件的焦点却不是爆炸本身,而是一、违规开采。二、没有配套的安全设施。三、没有组织有效的抢救,导致很多自发下去抢救矿友的矿工中毒而死。四、事故发生后不报警。五、无论是当事人还是当地警方都极力阻止外界了解事发经过,甚至出现了殴打记者和对幸存矿工下达封口令的情况出现。


这中间第四、第五点是历次中国矿难中所没有的,如果说前三个焦点作为贪婪欲望的趋势、减少生产成本和事发后保命要紧的本能我们还能够“理解”的话,第四、第五点则不折不扣的反映了洪桐县的地方特色——官官相互、官商勾结、有法不依、公然抗拒社会舆论的洪桐本色。这和黑砖窑事件不谋而合。


其实黑砖窑在当地猖獗了那么长时间,当地政府怎么可能没有耳闻?当河南的记者前往带走河南小孩想顺便带着湖北、四川的小孩时,遇到的居然是当地警方的恐吓“不是你们那里的人你们不要管”!我觉得好痛心啊,我就是湖北人,我们本省的孩子看见记者叔叔们来救他,却被从小敬仰的警察叔叔给阻止,天堂离自己只有一线之隔,但是还是得回到地狱,没准当湖北的记者叔叔赶来时自己已经被转移走了,是个什么样的心情!这次爆炸的煤矿号称六证齐全,可是从2005年开始就开始违规开采,当地政府部门一直允许其营运至今,要么是官商勾结要么就是麻木不仁、严重渎职。矿难发生后,各地的记者飞速赶往事发地的时候遇到的是警察的极力“配合”,要么被骗走、要么被拦截甚至被殴打。我真不明白这些警察的脑子是猪的?到了这种情况还在替黑矿主黑窑主挡驾,稍微明白一点的就应该马上把自己的立场转移到人民这边来,如果惦记这这些矿主曾给过自己多少好处而站到人民的对立面,将会是什么下场,只要是正常人都应该明白。而且殴打的居然是大名鼎鼎的凤凰卫视的记者,小报记者你打死都没关系,只要你的心够黑、脸皮够厚,大可以反告一句他是假记者来敲诈勒索,可是居然对大媒体的记者动手,可见这些洪桐的警察不仅是恶而且是蠢。


我从99年开始工作,8年的时间去过祖国不少偏远地方,也接触过许多黑心老板,但他们最多就是克扣工资或者卷款私逃,用童工的一个都没有更别说幼儿了(我指的是从事大体力劳动的工作),也没有说事发后还敢阻拦记者的。记得我曾经碰到一个施工队的老板,他的四个民工在施工期间从桥梁上摔死,这老板的第一反应就是跑路,等风头过了再说,可发现晚了,其他民工已经把他堵了起来,于是就开始和遇难民工家属谈赔款的事,结果谈了一晚上都没谈成,第二天早上记者闻讯赶来,他当时就说了一句“完了,我破产了”。因为记者来到,就肯定得按照国家规定的民工最低赔偿金20万/人的标准,他得赔偿80万。但是即使是这样,他也没有任何的过激行为。是他没有打手吗?还是他没有关系?都不是,他完全有能力像洪桐县的老板那样做,但是没有。这反映了什么?人和人是不同的。


我在这里不是想挑拨什么关于地域性的问题,也不是想说哪里人比哪里人好,但是我不得不说,见过坏的,却没见过这么坏的。一方水土一方人,每个地方都有自己的风土人情,洪桐这个地方历史上就出了有名的苏三,但纵览历史,压根就没有好的新闻,07年更可谓一战成名。连胡总都不得不关注这个小县城。现在倡导和谐社会,我就不知道这么坏的民警是如何生存下来的,他们上面肯定有支持他们的公安局局长,局长上头有洪桐县县长,县长上头有临汾市市长,这里面如果有一个关心老百姓的父母官,这样的事件是完全可以避免的。我还没有提到山西省省长,毕竟省长是国家任命的,有很大的可能性被下面的官员蒙蔽了。


洪桐县的父老乡亲们,当你们的兄弟或者儿子去当公务员的时候能否跟他们说一句“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能否告诫他们不要昧着良心办事?

本文内容于 2007-12-16 22:05:00 被去年夏天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