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后,你还明白什么?

看着80后的激情和一往无前的勇气,70后的人只能躲在一个角落里吼着:不是我不明白,是这世界变化快。


70后的人还没有搞清楚什么是文革的时候,改革就来了。然后就借了一点东风!吃了一点小麦。在一个异常的十年里,70后的脑袋在跟着一些严肃的话题,不停的摇晃,最后也就忘记了方向。以至于到个什么大的城市只要街道一曲折总是找不到北。70后的方向迷失,俨然是受76年那场大震的福祉,多少患有轻微脑震荡。对于苦难心有余悸,对于苦难又能坦然受之。


70后的人正要准备搞点崇拜的时候,人们却开始祭拜了。天还没亮,广播了的讣告便淹没了暖烘烘的被窝,70后的人小心翼翼的看到了泪顿化作倾盆雨的状况,在幼小的心灵中,那泪和那持续了近年的讣告,让70后的上半身(75年前)成了最后的领袖崇拜。而下半身(75年后)开始在未来引导着明星的崇拜,成为滥觞,成为始作俑者。

70后的人在一懂得农村包围城市而又远离城市的时候,便迫切的开始了从农村的逃亡。从愚公移山的坚韧里寻找着出逃的路径,循着60年后的太行、王屋他们找到了考学和招工。当技校和中专刚让一部分人尝到了甜头的时候,晚来的另一部分却彻底的失落了。70后的人说什么也不明白,昨天的政策,今天怎么又变了。


70后的童年在四季的风里,成了最后的田园主义实践者。他们的风筝在天上,在田园上面的天上,像他们的理想一样没有阻碍,他们的空间无限的自由。没有钢筋混凝土压铸的笼子,没有更多人为的公园。他们是一批懂得陶渊明和王维的人,但是当他们从天上落到地上的时候却弄不明白70后的田园到底在哪里?70后的理想在什么时候裹上了阻碍。


70后的学生,早晨在学校的晨跑和哨子声里开始沸腾,开始喧嚣。开始在蜡烛和煤油灯下静静的默诵和演算。然后在桌子上刻下70后的烙印:“三更灯火五更鸡……”。70后每一条上学的街道都是一条野火纷飞的战壕,有出墙的红枣、有邻班摔跤的男孩,有狂吠的犬声和急促而凌乱的跑声,夹杂着婶子、大娘的叫骂声。70后的人不明白那么刻苦,那么努力,跳过龙门的却寥寥无几。而普及的教育为什么在一到80后,变得那么轻而易举。70后的考大学走的都是精英,而为什么80后的精英们都不愿去考大学。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