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丑陋的性风俗:为寡妇与少女“驱除恶魔”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在大多数非洲国家,如果妻子死了丈夫或少女死了父亲,当地村民们就会请来一名男子,陪这名寡妇或未婚少女睡上一晚来“驱除恶魔”,这些专门从事“陪睡”行业的男子则被当地人称做“清洁者”。然而,这些所谓的“清洁者”事实上却是非洲大地上“最肮脏的人”,他们属于爱滋病感染率最高的人群,并肆无忌惮地将这些可怕病毒传播给至少数十万无辜的女性。

女性的割礼通常是一种宗教仪式,东非妇女的割礼只要割去阴唇就行了。

一些国际援助组织指出,在非洲,每十个爱滋病患者中就有六名是女性,而她们大多数都是因为遭到强奸或类似“清洁者”这样丑陋的性风俗影响。

中东的割礼不仅要割去阴唇,还要割去阴蒂,其宗教思想是彻底否决女性的性快乐,让她们保持忠贞不二。

离奇风俗令女性惨遭侮辱

在非洲国家马拉维的姆钦吉市,23岁的年轻妇女詹姆士·姆贝韦三年前死了丈夫,就在她的丈夫死后几个小时,姆贝韦就从人们的视线中消失了,她既没有为她的丈夫服丧,也没有接受朋友和亲属的安慰,而是一个人躲到了她姐姐的家中。姆贝韦说,她真希望人们永远也不要找到她。但是,不幸的是,她丈夫的家人还是对她穷追不舍,并最终将她“挟持”了回去。姆贝韦最担心的一幕还是发生了,村中的长老和丈夫的家人强迫她接受“性清洁”的仪式,并威胁她说如果她不服从的话,村里每死一个人她就要受到一回诅咒。最终,势单力薄的她还是和自己丈夫的堂弟发生了性关系。

姆贝韦近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一想起我的丈夫,我就会哭泣。他死了,我却要接受这样的事情,我感到很害怕,我非常担心自己因此被传染上爱滋病,如果我死了,我的孩子们将没有人来照料。”

顺便要说的是美洲妇女的宗教仪式除了割礼,还包括胸部修整。仅次于隆鼻术和隆胸术(用一袋袋硅胶填充于胸部)的第三种整容手术是把乳房修整到合适的尺寸。

上帝虽然赋于木布提(Mbuti)矮人很矮的个子,但却给了她们很大的乳房。妇女只得把过重的乳房吊在肩膀上。

爱滋病挑战传统陋习

和姆贝韦有着同样经历的女性在非洲有成千上万。

这个古老的非洲传统已经成为爱滋病病毒传播的元凶。据最近的一项统计,非洲仅去年一年就有230万人被爱滋病夺去了生命,而爱滋病患者的总数已经超过2500万人,其中60%为女性。在那些依然流行“性清洁”风俗的村庄中,爱滋病毒传播的速度快得惊人。非洲援助组织工作人员认为,这种丑陋的风俗必须彻底废弃。


网眼点睛——大话光棍男女

·亚洲最佳足协?你敢去领这个奖吗?

·走火入魔的高等教育——反思与对策

·不在大学中做爱,就在大学中变态?

·一次性筷子里竟藏着这些东西(组图)

·亲历:我所经历的华为“集体大辞职”

·韩国人分析日本企业在中国衰败之谜

·“性文化”的滥觞与“性官员”的荒诞

more....

许多非洲的巫医都随身携带一根涂满油脂的棍子,叫做“婚姻棍”,用于检查女性是否贞洁。

但是这种传统要得到改变却很艰难。莫妮卡·娜索富是赞比亚南部蒙泽地区的一名护士,同时她还是当地预防爱滋病协会的一名成员。娜索富对记者说,“结束一件已经延续了这么长时间的事情肯定非常困难。我们从生下来就已经接受了这样的教育,如果我们劝她们抵制这样的事情,她们就会问:我们为什么要改变呢?”

詹姆士·姆贝韦三年前死了丈夫,随后她被迫和丈夫的堂弟发生性关性,以完成“性清洁”

肯尼亚、乌干达、坦桑尼亚、刚果、安哥拉、加纳、塞内加尔、科特迪瓦和尼日利亚等国家的乡村,都遵循着“性清洁”陋习。

远东一些保守的文化国度以及土耳其靠近地中海的地方对妇女的贞洁极为关注,凡是失身的少女都要做一个小小的手术,重新缝合处女膜以便能够出嫁。

“性清洁”源于一种信仰,即一名妇女会被死去的丈夫的灵魂折磨,她本身也是“不洁”的,她们必须被“清洁”,否则,就不能出席葬礼或再嫁。对于那些还未出嫁的姑娘,假如她们失去了双亲,也必须和“清洁工”睡觉。

在非洲中南部,乞瓦人帮助他们的女儿在村外建造一个小屋,鼓励她们和小伙子发生暧昧的性关系来选择合适的丈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