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扫全球 作品相关 胡编乱造之小说:重生之我是希特勒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85/

侍者送来咖啡,果汁,热奶伴随维也纳特有的精美糕点下肚,再来一份地道的莫扎特巧克力,加上新鲜清甜果香,产自邻近德国的莱茵白葡萄酒,人生,真是太美妙了!!!

抬头看着娇媚艳丽的两个异国美女,耳听着流畅欢快的小提琴乐曲,真的又是恍如隔世的感觉。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自已刚刚还是一个破落,身无分文的流浪汉,此时,却一口袋的钞票,带着最青春的美女,坐在最高级的餐厅用餐。

人生,真是一个奇妙无比的轮盘。

我伸出手来,久久的凝视着,思索这奇妙的事情。

这并不是我的才华,也应当不是阿道夫的才华。难道,这就如同漫画七龙珠中,孙悟空与贝吉塔戴上界王神老祖的合体耳环后出现的最终合体一样,产

生出来的超超超级赛亚人一样,拥有了无与伦比的奇异能量,而得到了这奇妙的技艺吗?

斯蒂芬妮和克拉拉,也就是眼前的这两位美女很好奇的看着我,说道:“阿道夫,你怎么会这副模样呢?你的画这么棒,这么有才华,可是怎么这么落魄模样呢?呵。难道,你是落难的王子,离家出走躲避父王指定的婚姻吗?”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我哈哈大笑起来。这外国女人,也和中国女人是一样的思维方式,充满幻想。-----不过也真是有趣好玩。

她们两人,都是维也纳音乐学院的学生,也都是来自于邻近的德国,在这个艺术之都学习钢琴。

白种女人独有的韵味与日耳曼女子的高大性感,确实是令我非常新奇而心神荡漾,与中国美女相比,虽然各有胜场,不过,这份新鲜的异国情调,实在是对一个中国男人充满了特别的诱或。

我收束了一下心思,正准备好好的与她们更进一步的深聊一下,探寻一下如何将泡中国妞的技巧使用在洋妞身上,这时,餐厅外面刚走进来的一个人令我呆在那里。

那是一个美丽到无与伦比的女子,一顶欧式鲜花宽边帽,一身雪白的拖地贵族裙,一双令星星失色的天蓝宝石眼睛轻扫过整个餐厅,落在我身上,竟然笔直的向我走来。

这是一个美丽与高贵完美到极致的女人。令我这个唯美主义者完全的震憾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女人,怎么可以完美到这种地步?

不过,那天蓝双瞳,略有些冰冷而带来了些许缺憾而已。

这美丽女子走近来,细看了我一眼,然后扫视了两位美少女,又转过眼神来轻声说道:“你好,请问,这些画,是你画的吗?”

我这才注意到,她手上拿着一卷画稿,打来开,正是刚刚我卖出去的其中一部分。刚才确实卖给了十几个人极高的价钱,只是,现在怎么都在她手上呢。

我好不容易才从她那有魔力一样的美丽中挣扎出来,镇定了一下,说道:“是的,请问有什么需要效劳的吗?”

美丽女子身后跟上两名中年男子,一个人开口说道:“公爵夫人,看到你卖出去的画,非常欣赏,希望你可以为她画一幅画像,价钱,可以由你随意指定。”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公爵夫人!!!是哪个可憎的狗P公爵占有了这样美丽的天鹅?

我,阿道夫。希特勒,才是这个世界的主宰,人类的元首,宇宙的统治者!!!才配拥有这样的女人!!!

我霍然站起身来,挥手就要做出电影中学来的,阿道夫最习惯性的动作,咆哮着发布我对这个美女所应当拥有的主权,却发现挥出的手臂,破了好几个洞,这才醒悟起来,我是我,而不是阿道夫。就算我是阿道夫,现在的阿道夫,对任何人与任何事情都拥有不了任何主权。。。。。。。。

我的奇怪行为让周围的人都有些笑意。

索菲亚凝神看了我一眼,说道:“我是索菲。这位先生,你的画,给了我从未有过的震憾,你是一个了不得之极的天才画家,希望你可以答应我小小的请求。”

刚才说话的中年男子迅速一步上前,将一整袋子的钱塞在我手里,说道:“这是一小部分订金,公爵大人有所小庄园,可以借给你暂住,另有二十个仆人随你支配,另外,你再有任何要求,都可以提出来。”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我还能说什么呢?我还说得出什么呢?

我的心,已经完全被索菲亚的美丽所迷醉了。对一个艺术家来说,美,是心灵最极致的追求与享受。极致的美,对一个艺术家的震憾绝对远远超过普通人的感受。

虽然我可能是一个冒牌的艺术家。

索菲看着我痴痴迷迷的眼神,眼中也闪过一丝轻笑,说道:“那我们就这么说定了,明天,我们就开始好吗?”

她对我点点头,转身离去。而中年男子对我说:“门口就有一部车子在等你,带你去那个小庄园。”

等他们离去很久了,我才惆怅的坐下。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对面坐着的斯蒂芬妮和克拉拉,咬着嘴唇,突然开口说道:“你爱上这个女人了吗?”

我急忙说道:“哪有的事?她是公爵夫人,而我是一个流浪汉。。。。。。。。。。怎么可能呢?”

两个美女霍然起身,说道:“你的眼神已经完全的出卖了你。。。。。。。。 那个女人是一个妖妇,维也纳没有人不知道。。。。。。。你不回头的话,你就完了。”

两个美女怒气冲冲的走了。留下我一个人在那里发呆。

妖妇?

我走出餐厅的大门,果然有一部车子在等我。车上下来又一个中年男子,彬彬有礼的为我拉开车门,带着我来到一家土耳其浴室,将我扔进去从头发到脚趾头洗得将近发白,然后带我到一家服装店买了两身价钱不菲的高档服装。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站在镜子前试衣的我,这才认真的看到镜子里焕然一新的自已,倒还真是有些英俊。

只是阿道夫身上独有的那丝忧郁与阴沉破坏了这种外在美。

庄园在效外的一个小山丘下,竟然是一个葡萄庄园。

遍野的紫葡萄丛林中央,耸立着一座小型古堡式建筑,高贵而堂皇。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仆人们已经列队欢迎。他们虽然并不以为然,可是良好的教育使他们表现出了对我的尊敬。

夜晚,站在梦幻一般的古堡顶楼,看着瓒蓝的天空那星星点点的光芒,我实在是为自已的奇异经历所惊讶。

躺在天鹅绒的睡床上。我整夜的难以入睡,在一个个美梦与恶梦之中翻转。

我时而梦到自已站在金字塔的最顶端,对着下方一千万以上的军队发出咆哮与命令。

时而站在人类最辉煌的财富与艺术品前发痴。

时而与包括索菲亚在内的无数美女共舞,然后狰狞着扑到她们身上XXOO。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时而梦到二战后期,狼穴内绝望的阿道夫下令焚烧自杀后的自已时,那种失落与恐惧。

最后,我看到我最深爱过的女人,唐玉欢笑着向我奔来,在吻上我的那一时刻,却突然用最狰狞的笑容面对我,开枪打穿了我的心脏,而身后,站着我曾经最好的朋友朱森,还唯恐我不死而用一把欧式长剑再次从后背刺穿那已经破碎的心脾。。。。。。。。。

啊。。。。。。。。。。。。。。。。。。。。。。。。。。。

从梦中惊醒而来,我全身是汗,手脚哆嗦。睡梦中醒来的我,还是泣不成声,泪水完全打湿了枕头。

起床的我,洗刷穿好衣服,走出大厅,竟看到到索菲已经站在这里了。

我这才发现,现在已经是将近中午时分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今天的她,看起来越加的庄荣华美。她微微一笑,对我说道:“我就知道你不是一个流浪汉。看看,现在这个样子,不会输给哪家王公的公子。”

我不好意思的说道:“对不起,公爵夫人,让你久等了。”

她说道:“你先去吃个早餐,然后回来告诉我,你打算如何来构图。”

我点头称是,正要转身去餐厅,她在身后轻笑道:“看你还有些秀气的模样,哭声却大得吓人。真的那么多伤心事吗?”

我先是脸上火烫,感到有些羞愧,然后是心中一暗,最后强笑道:“没有了。呵,只是做了些恶梦。”

索菲的美貌,对任何一个男人都可以产生巨大的磁性吸引力。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我转身,但是,我的思维,我的眼睛,我的一切仍然停留在身后那个女人身上。

诚如我一再强调的,我,还有阿道夫,天生都是对艺术之美深深迷醉的青年人。极致的美,更容易让我们这样的人疯狂而痴迷得比普通人更甚。

当平常男人对这种美产生占有欲与征服欲望时,我们,却会产生爱,一种奇妙的感情因素。

我想,我已经爱上她了。

其实,我现在最重要的事,应当是思索一下如何用阿道夫的这个身份,尽可能早的去争取他和我的未来。

虽然历史需要经过很多年后,他才能成为 世界的征服者,可是现在有了我这样一个对未来了如指掌的人进驻这个身体,我想,我应当可以极大的加速这个进程,为他,也为了我,去实现那个野心欲望。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我诚认,我同样也是一个野心勃勃的人,只不过不会如同阿道夫那样疯狂而已。

但是,现在我却全身心的只想多呆在这个女人身边多一秒。多看她一眼。多听一下她的声音。

是的,正如斯蒂芬妮和克拉拉说的,我完了。

可是,我介意,我完了吗?不,不,不,我心甘情愿!!!

我匆匆的吃过早餐。回到大厅。

我看着这个倾国倾城的美人,镇定了一下思绪,说道:“尊敬的公爵夫人,这幅画,我已经有构思了。请您让我多看一会儿,捕捉到您的神韵,然后我画一个速写草图出来,您看看喜欢不喜欢。”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索菲有些惊喜的亮了亮那对天蓝宝石眼睛,点点头,摆了一个优美的身姿,坐好来让我观察。

我深吸了一口气,将速写画架放在她的对面,集中精神,让自已不流连于她的美丽上,而是认真捕捉那份美貌的神韵。

我早已经想好了如何来画。

德国最伟大的艺术家瓦格纳将德国的历史与神话描述成一个恢宏的幻想世界。 这个阿道夫一生都最喜欢的伟大艺术家同样令我喜欢,而从他的幻想中找到了作画的灵感。

也只有瓦格纳的世界才配来衬托索菲的美。

我凝神看了索菲足有十五分钟,然后拿起笔来,再也不看她一眼,涮涮涮,飞快的将脑子里的幻像表达在了画纸上。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我的眼前不再是真实的,而是一个幻想的世界。

在远古日耳曼帝国的最原始丛林中,参天密布的大树林遮天盖日,异兽横行,巨人与神魔在争战,雪亮的巨斧与冰寒的长剑在格斗。

而索菲,则一脸悠闲的仰躺在一张由黄金与五彩宝石构成的王座之上,享受着这个原始丛林顶上透射下来的数十缕阳光,一手拿着水晶雕成的酒杯,一手去伸手摘旁边那低垂在手边的奇花异果。

我笔不停顿,一气呵成,飞快的将这一切表达出来。

这时,大门上传来一阵轻轻的敲门声。

一个高大英俊,衣着考究高雅的男子站在大开的门边上,微笑着敲门致意。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索菲转身看到了他,欢快的站起来飞奔向他,嘴里欢呼道:“威乐!!!你怎么来到维也纳了呢?真是太令我高兴了。”

两人拥抱在一起,长长的接了一下火热的湿吻。

我手一抖动,画笔在画纸上留下一个划痕。

我满心嫉妒的看着那个幸福的男子,只见他的眼神有如雄鹰一般孤傲,淡淡的笑容上面,却是掌控一切的从容自得,身旁竟然还佩着一把古老的欧式长剑,有如古欧洲的剑客骑士,一眼看来就知道是不凡的人物,也确实配得起索菲对他的火热缠绵。

他搂着我心中的女神,在我面前坐下,抬头看着我,和我的画架,转头对索菲说道:“在叫人给你画画像?你的美丽令日月星星全都要暗然失色,谁又能将你的美丽表现万分之一在可怜的画纸上呢?”

索菲欢喜滴轻笑一下,抱着他的头又是一通热吻,然后说道:“这位阿道夫先生可是超凡的天才画家呀。我相信他能画好。”说着,拉他来到我旁边。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两人看着画了一半的画稿惊呆了。

索菲说道:“真是不可思议!阿道夫,你真的是天才中的天才!这画,太美了,太棒了。”

威乐凝神看了我一会,微笑道:“是的,画得逼真极了,而且将索菲的美尽数捕捉到了。阿道夫是吗?我是威乐,来自萨拉热窝。希望有时间的话,你可以到萨拉热窝帮我父亲画一幅画。”

我艰难苦涩的让自已笑笑,说道:“谢谢。”

我能说什么,做什么呢?我,我,或者说阿道夫。希特勒,现在有什么能力去将他踩在脚下,告诉他,索菲是只有我才能拥抱与热吻的旷世尤物?

俊男与美女为画震惊了一会后,四目又缠绵在一起,威乐轻挽着索菲的细腰,亲吻着她的耳垂,低低的说了一声什么,引得索菲有些放浪的轻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两人转身对我轻点一下头,相拥着向楼上走去。

我的心,嫉妒得都要滴出血来。 我将威尔诅咒了一百遍,一百遍!!!

上帝也许听到了我的诅咒。

门外,突然响起爆豆一样的枪声,十几声惨呼。同时,听脚步声,门外奔涌来大量的武装人员。

短暂的时间,这个平静的庄园外,竟然变得危险与血腥。

一名同样佩着古欧式长剑的青年男子一身是血,冲进来大叫道:“快跑!快跑!威乐,斐迪南大公杀进来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抱着画稿躲藏于一张大圆桌后面的我,听到这个名字,一时惊吓,倒没想起来这个名字是谁。只是听起来觉得很熟悉。

门外大踏步走进一个同样高大的欧洲男子,不怒自威,随手一枪就将那名半死的男子打得脑浆迸射,然后抬头冲着楼梯上大喊道:“该死的迪米特里耶维奇。威乐,你竟然真的敢跑来维也纳,还敢再次勾引我的索菲!!!我要将你碎尸万段,方解心头之恨!!!”

他身后,跟着冲进一大群全副武装的军人,长短武器齐齐对准了楼梯上的一男一女。

威乐看着地下的尸体,痛苦万分的大叫道:“帕希奇!!!”

他暴怒的迅速掏枪就射,手法之快,枪法之准,真是令人吃惊,一发子弹极精确的射向同样大叫着的斐迪南大公。

只是大公身边同样有人反应极为迅速,飞身上扑,竟然用自已的胸膛挡住了那颗子弹。大公安然无事,而那个则血流满胸,被旁边的人急忙扶住。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大公身边的士兵们手中的长短武器眼看着就要开火,将楼梯上的一男一女打成肉泥。大公却一下子再次冲到前面,大叫道:“停止射击!小心我的索菲!”

威乐一枪不中,又是抬手就要再补一枪,却被索菲急伸的双手将拿枪的手臂托得向天,一枪打在屋顶上。

索菲大叫道:“住手,大家住手。请不要作战下去了好吗?”

索菲拼尽了全力将威乐的手举着向天,却又挺身挡在他身前,护着他不让士兵可以瞄准他。

索菲面对着大公,带着哭腔求恳道:“斐尔,请求你,放过威乐吧。他只是来维也纳看望我一下而已。”

斐迪南咆哮着说道:“这个暴徒,只是垂诞你的美色,我的索菲,猛醒吧。我才是爱你的呀。我的索菲!”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停了停,他接着叫道:“别听他的甜言蜜语了,他可不是来看你的。这个暴徒,来维也纳,是要来杀我和我父亲的。这些塞尔维亚民族主义暴徒,对奥匈帝国充满了仇恨!”

躲藏在一边的我,这时才从记忆中找出了以上这些人名与此事的背景资料。

这个斐迪南大公就是奥匈帝国的皇位继承人,也就是将要爆发的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导火索,不久,他就将在塞尔维亚的萨拉热窝被刺杀,从而直接引发了这场造成860万军人和650万平民死亡的世界大战,到1918年底战争结束时,欧洲最优秀的一代人几乎全部战死沙场。奥匈帝国瓦解了,奥斯曼土耳其帝国退回至安纳托利亚地区,统治俄国的沙皇家族也被送进了坟墓。

整个世界的格局都因此被改变了。

而此时的奥匈帝国是整个南斯拉夫地区的宗主国。南斯拉夫地区500多年的历史都是在土耳其的统治下。在经历了异族的长期占领后,现在该地区又被新的统治者奥匈帝国占领,因此民族主义者将满腔的怒火都指向了奥匈帝国首都维也纳。

对奥匈帝国在该地区霸权真正构成威胁的,并不是中欧和巴尔干地区的敌对国家,而主要就是该地区数不胜数的秘密组织,其中最主要的便是黑手党。这是塞尔维亚民族主义者的宗教组织,其领导人便是激进的民族主义者迪米特里耶维奇。威乐,外号阿庇斯,取自古代埃及牛神的名字。他有暗杀的天才,曾于1903年策划暗杀了塞尔维亚国王和王后。现在他又准备铤而走险,将枪口对准了民族仇敌,维也纳的奥匈帝国皇族。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索菲泪流满面的哭叫道:“我的斐尔,我是一个女人,我不懂这些事情。我只是请求你,放过他吧。你是高高在上的帝国皇储,他伤害不了你的。”

斐迪南大公看着索菲的泪水,举起的枪放松了下来,他阴沉不定的转换着脸上的表情,一时做不下决定。

威尔张口也要大叫,这时,门外又传来一声高喊:“索菲,我的宝贝,你不会有事吧?噢,上帝呀。太可怕了。。。。。死了这么多人。。。。。。我的宝贝,索菲。。。。。。你还活着吗?”

两男一女听到这个声音,都吃了一惊,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古怪起来。

斐迪南大公下了决心,将自已手中的枪收了起来,对着威尔一挥手。威尔竟然也极听话的窜上楼顶,再也没有了声音。

冲进门来的,是个稍有些胖的中年男子,眼神游移不定,可是外表看起来也是气宇轩昂。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他大叫道:“喔,我的宝贝,我的索菲。。。。。。。你没事吧。喔,皇储殿下,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他冲过去,一把抱着索菲,心疼的说道:“喔,宝贝,你怎么哭了?别害怕,我来了。不会让人伤害你的。”

索菲擦了一下眼泪,强笑道:“我亲爱的施耐德,我没事的。”

斐迪南大公竟然看着他们俩在那搂搂抱抱,全然没有了刚才的怒气,竟然上前一步,对着施耐德说道:“是呀。请放心,你的妻子安然无佯。暴徒们都已经死了,只是让迪米特里耶维奇。威乐那家伙跑了。”

施耐德大叫道:“又是这个该死的家伙!!!我曾经最好的朋友!!!可是现在他却只盯着我美丽的妻子!他在哪?在哪?我要挖出他的心来看看!”

索菲吻了他一下,说道:“施耐德,别这么激动,你身体不好。要注意。都是我的错,当初我不应当替你去萨拉热窝。别激动。”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施耐德抱着我的仙子热吻着,然后说道:“喔不。我的宝贝,这不关你的事。都是那些可憎的好色男人的错。你是如此的完美,如此地纯洁,怎么可能是你的错呢?”

气氛有些轻缓下来了。施耐德抱着索菲坐下,说道:“皇储殿下,您没事吧?我刚刚听说昨晚,威尔那个家伙带人偷袭了皇宫。。。。。。。对了,您怎么会赶到这里救下我的索菲呢?”

斐迪南大公脸上一紧,正要开口解释,这时,施耐德看到了我,疑问道:“喔,你是谁?你怎么会在这里?”

索菲急忙说道:“他是一个画家,一个了不起的画家,我请他来给我做画像的。”

她走过来,对我轻轻一笑。

此时的我,心里已经混乱不堪了。可是看到她的笑,我仍然情不自禁的对她回笑了一下,心中突然之间又欢快起来。她对我笑得真甜美呀。我真幸福呀。。。。。。。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她拿过我手上的画稿,边走边看,然后惊叫起来:“这不是真的吧?画得真是太好,太完美了。。。。。。。。。”

两个男了凑上来一看,也是惊奇万分的看着我。

三个人大加赞赏了一会,然后,索菲让我接下来马上开始油画的准备。她想马上看到。

我点着头,看着两个男人和她在那里欢声笑语,心头沉重无比的离开了这里,去庄园另一角的一个专项为我而设的画室。

斯蒂芬妮和克拉拉的话回响在我耳边:“那个女人是一个妖妇。。。。。。”

妖妇。。。。。。。。。。。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我将画室的门死死的关上,一个人坐在角落,竟然流下了眼泪。我的心已经被她所征服,而这种征服,现在却让我感到难受与心酸。

因为,我得不到她。现在的我,凭什么去得到她?

阿道夫。希特勒决定所有人命运的时刻,还有那遥远而不可知的未来。。。。。。。。。

一整天,我都在心情难受中度过。一点儿也画不下去。

直到月色照人的时候,我才走出了画室。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