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爷爷当八路的故事:肃清土匪

上一集,写了我爷爷参加八路军后的一些故事,我爷爷从小随我二老爷爷习武,大一点拜了常山上的一个老道士为干爷(就是干爹,我们这里农村称父亲为爷),跟老道士学武功,在我们家乡那一代也很有名(这与前边一集有些矛盾,是因为拜干爷这事是刚才和我父亲闲聊的时候,刚刚听他说的)。由于习武的原因,我爷爷生性耿直,性格坚毅,脾气倔强,口风很紧,部队上的事很少和家人说。即使在建国后,也仅仅是在茶余饭后,偶尔提起来,才简单的说那么几句,家人再多问一句,我爷爷把眼一瞪,就没人再敢问了。我爷爷也曾经感慨的告诉我父亲,他在战场上打仗的那些事情,建国前是需要保密的,建国后虽然这些事情不需要保密了,可说多了会让家人害怕的,所以还是少说为好。因此我们家长辈们知道的就很少了,和我爷爷一起参加八路的那一辈人也都已故去了,我父亲能记得的基本都告诉我了,我也就仅凭着父亲和我从奶奶那里听来的一些东西来写,一些事情本来就零零碎碎,没法连贯起来,所以上一集写的就有些乱,不象前三集那么顺畅,也是我本人驾驭文字的能力不够,没办法,已经写成这样了,还望广大网友凉解。



故事已经写了四集了,我确感觉越来越难写,甚至都无法按时间的推移写下去,很多事情都是我奶奶生前告诉我的,我奶奶跟我说的时候都是八路军怎么怎么着,从来没说过解放军怎么怎么着,一些事情听我奶奶说了后,我慢慢考虑,觉得那些应该是在解放战争中的事情,应该是解放军的事情,可我奶奶却分不清哪是八路军,哪是解放军,在我奶奶眼里都是八路军。或许这也是因为抗战胜利后,山东地区解放军换装晚,解放战争前期还穿着八路军服装的缘故。但是这也恰恰鲜明的反映出八路军在山东人民心目中的地位!



这一集,我想写写我爷爷打土匪的故事。说起土匪,我们那里管他们叫“胡子”, 管土匪进村抢掠叫“过胡子”,在我们老家诸城,包括高密、安丘、日照、莒县以及胶南和建国前取消的藏马县一代,活跃着很多股土匪,比较有名的如大刀会、小刀会,还有建国初期被国民党利用带有邪教性质的红头军,其他的小股土匪数不胜数。他们多的几百人,少的几十人,甚至十几人。依托这一代的山区,占山为王,打家劫舍,杀人放火、绑票、奸淫妇女,可谓无恶不做。说到这里,有些网友会说劫富济贫,在我所了解的土匪中都“劫富”,真正“济贫”的却极少。因为他们劫了富,劫了这次,下次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劫到,刀口上混日子,他们还要留着自己吃用,哪还有闲的去济贫。当然也有些土匪,只抢东西,不祸害人的,但那都是抢离山寨较近村子的土匪。或者山寨附近的村里每年凑点钱、粮食、生猪什么的送上去,也就是上点供,他们还能帮着村里维持治安,防止被别的胡子抢。可较远的村子就不论那个了,烧杀淫掠,什么都做,特别是碰上有护村武装的大村子,还要和他们干上一仗,如果护村武装败了,那可就惨大发了。



我爷爷参加八路前,我们村就和周围五个村形成五村联防,有联防队,人数较多,有二三百人,我爷爷是头领,联防队的人大都会点武功,我爷爷还经常在农闲的时候组织训练,所以胡子轻易不敢招惹这五个村。说到这里,有些网友会说,呵,你们家是大地主,那联防队企不就成了“还乡团”了,欺负百姓,鱼肉乡里。说实在的,确实不是那样,因为联防队的成员都是本村的青壮年百姓,农忙的时候还得干各自家里的农活,只是农闲的时候组织训练一下。这些人里边同姓的不用说了,都是同族亲戚;不同姓的还通婚,我一个姑奶奶就是嫁到本村孙姓一族家里,嫁过去的时候还带着三十亩地的陪嫁;而且这里边很多人还是我们家的佃户,总不能自己欺负自己吧!呵呵!组织联防队的目的,在抗战前主要是为了维护本村的安全,防止过胡子;抗战时期还要站岗放哨,以便鬼子来时,及时通知大家撤离。更何况,这支联防队就是后来八路军诸城县大队的前身,由我爷爷受命秘密回乡组建的,这些我在以后的故事里会讲到。



这里先讲一个我爷爷参加八路前杀胡子的故事,那是一九三七年秋天的事情,离我们村东边二十几里路有个村子(由于是真实历史,这里我不能说出那个村的村名,请大家凉解),有一小股土匪,总共二十几个人过了那个村,将全村洗劫一空,还杀了不少人,一番烧杀掳掠后带着抢来的东西从我们村旁边的路上经过。因为我爷爷在我们家乡一代颇有威名,那一代的胡子从来不敢抢我们村,甚至经过我们村都绕道走,不知那股胡子犯了什么邪,也可能是外地流窜来的,竞从我们村旁经过。当时我爷爷不在家,我奶奶刚刚生下我大姑,还没出月子,就在家里插上大门,躲在屋里没敢出来,那些胡子也没进村,村里人也就没对付他们。到了下午,我爷爷回家,我奶奶把这些事情告诉了他,我爷爷一听,顿时火冒三长,随手抄起大刀,招呼了村里几个好手,就追了上去,一直向西追了三十多里地,在一条大沟里追上了那些胡子,在沟里把那二十几个胡子全部砍死了。后来听父亲说,那条沟六几年被修成了小水库。

上边提到我爷爷拜常山上一个老道士为干爷,跟他学武。说起常山,解放前在诸城很有名,常山在我们村西北边,从南面看,自西向东象一座屏风,西边略低一些,山顶较平。山北边则是山连山、山靠山,向北一直延伸到吕标一代。山上有座道观,道观里都是武道士。山周围的土地都归道观所有,常山前有个村叫常山店子,原来就是道观的佃户村。道观的土地和我们家的土地还有我奶奶娘家的土地相邻,三家关系相处的很好。常山前有个大集市,每逢过年过节,山前集市上都有耍杂耍的,唱大戏的,非常热闹,我们那里叫作赶山。



日本鬼子占领诸城后,山上的道士都散了,大部分都去当了兵,有参加国民党军队的,也有参加八路军的。道士散去后,常山被大刀会占据。所谓大刀会,我前边讲过,是我们那里较有名的一股土匪组织,人数较多,有几百人,因组织内人手一口大刀而得名大刀会。我父亲说,他见过那大刀,以前我家里还有几口,是我爷爷的战利品,只是五九年大炼钢铁的时候,拿去炼钢了,现在想来真可惜了。那大刀分两种,一种就象咱们影视剧里看到的八路军常用的那种大刀,还有一种刀体和刀柄都较长,类似于《水浒传》里梁山好汉用的那种朴刀。大刀会的胡子大部分都是周围地区的一些恶霸、地痞、流氓组成的,他们根本不敢跟鬼子打,鬼子一来,他们跑的比兔子还快。祸害老百姓倒是很有一手,对于离山寨较近的村子还算有点人性,只抢东西,不祸害人。离的远的可就没法说了,大刀会的胡子基本上都有人命在身。



三九年,我爷爷参加八路后,五村联防队就没了主心骨,也没人组织训练了,基本上也就散了,胡子也开始光顾我们村了。我奶奶曾经跟我讲过一个过胡子的故事,那是我爷爷参加八路后具体什么时候已记不清了,有一天,我奶奶在西边柴草屋里劈柴,突然听到院外边有人喊“过胡子了!过胡子了!”我奶奶就赶紧起来去赶鸡,家里刚养了四只小母鸡,鸡长的还不大,还不到下蛋的时候,想着等鸡下了蛋,我爷爷回来好有个下酒肴。还没把鸡赶进磨盘洞里,胡子就冲进门了,一手提大刀,一手拿了根棍子,抬手就打死了一只鸡。我奶奶说,老总啊,别都打死了,留着下个蛋,下回来好给你吃。那胡子也挺有意思,听我奶奶这么说,他也说,好,那再打一个,给你留俩。就用棍子又打死了一只,又抢了别的东西走了。



后来过了一段时间,我爷爷带部队转移到我们村,那时候我爷爷已经是八路军连长了。我奶奶说,天刚放明,部队就进了村,爷爷安排好警戒等一应事务后,回到了家里。奶奶自然高兴的不得了,赶紧忙着烧水做饭给爷爷吃。爷爷坐在炕上休息,奶奶一边忙着一边和爷爷说,刚养了四个小鸡,寻思下两个蛋等你回来吃,还没等下蛋就叫常山上胡子两棍子抽死俩,不善还给留了俩,也没攒下几个蛋,呆会炒炒你吃。我爷爷还是那脾气,一听就火。用我奶奶的话说,连口热水还没喝上,炕还没坐热呼,就下命令带部队打胡子去了。



有了八路军壮胆,村里的老百姓也都跟着去了,都想着能把自己被抢去的东西找回来。由于本来我爷爷就很熟悉常山地形,到了山下,把胡子的老窝一围,一声令下,直接攻了上去。那些胡子本来就是些乌合之众,虽然人数不少,没受过什么训练,枪又很少,有也都是些土炮,比《亮剑》里的谢宝庆差远了,哪经的住八路军正规部队的打。没到晌午,战斗就基本结束了。几百人的大刀会,战斗中打死了一部分,跑了一部分,剩下二百多人全部抓了俘虏,所抢的粮食物资全部被部队和百姓分了。有意思的是,我奶奶说,部队冲上山的时候,胡子正蒸了几大锅馒头,炖了一大锅猪肉,准备犒劳喽罗们,等部队和百姓冲上去了,饭也熟了,结果都让八路军和老百姓分着吃了。我爷爷当时说,好长时间都没落着吃的那么犒劳了,真好吃。



战斗结束后,我爷爷带领部队打扫完战场,带上战利品,押着俘虏回到我们村。一进村,村里可热闹了,锣鼓喧天,鞭炮齐鸣,家家都出来迎接部队胜利凯旋。我奶奶说,八路军回来的时候,都排着队伍,扛着抢,背着大刀,抢回来的粮食运了满满几十排车,俘虏都用绳子捆着押进村。八路军有的枪刺刀上挑着好几个人头,有的用绳子串着人头挂在腰上,血淋淋的,村里的大姑娘小媳妇都吓的互相趴在肩膀上不敢看。原来那时候八路军靠人头记功,每人一口大刀,打完仗看谁砍的人头多,就给谁记功。说起来我也不太相信,可我奶奶说那时候就是那样。



后来八路军召集周围十几个村子的百姓,在我们村召开公判大会,老百姓都恨透了胡子,一致要求处死那些胡子,于是公判大会开完后,押到村外的一个大汪边,全部砍死在汪里了,砍完后填土埋上了,二百多人把一个大汪硬是给填满了。听起来有点象《水浒传》里的“板刀面”和“馄饨”,呵呵!



说到这里,有些网友会觉得比较残忍,与八路军的政策不符。八路军应该是以宽大为怀,严惩匪首,其他的既往不咎。可那时候的八路军部队里有文化的没几个,上边发个文件下来,下边基层根本没人看的懂,不是说不能领会文件精神,而是根本就不认识那么多字,字都不认识,哪儿还来得领会精神,有些东西只能靠口头传达。上边一些政策,到了下边被执行走样的多了去了。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那时候八路军要取得人心,得了民心,得到老百姓的支持才能建立根据地,老百姓都恨透了胡子,不杀掉那些胡子很难平民愤。那些胡子都好逸恶劳惯了,把他们放了,八路军前脚走了,他们后脚就会再聚集起来为祸百姓,这样不仅对百姓,对八路军也是一种威胁。再说有胡子在,把粮食都抢了,对八路军筹粮筹款也不利。这样把抓住的胡子都杀了,也就起到了强大的震慑作用,没人再敢当胡子了。



自从剿灭了大刀会以后,我们家乡那一代直到建国前后红头军出现以前,基本就没有胡子了。可由于鬼子经常下乡扫荡、抢粮,老百姓的生活还是处在水深火热之中。


我爷爷当八路的故事(一) http://bbs.tiexue.net/post_2367495_1.html



我爷爷当八路的故事:关于地主 http://bbs.tiexue.net/post_2377679_1.html



我爷爷当八路的故事:参加八路 http://bbs.tiexue.net/post_2396330_1.html



我爷爷当八路的故事:八路军中 http://bbs.tiexue.net/post_2421739_1.html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本文内容于 2007-12-16 22:10:28 被jaweelee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