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儿女英雄传 五 挑拨 143、冷血杀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08/

143、冷血杀手

深山散开步兵四处侦察,自己带着剩余的200多骑兵居中接应,约定一有情况就鸣枪示警,如果敌人实力太强就立即撤退,回去报告小间,另做打算。日本骑兵在河边和山林之间穿行,这些地方常年人烟稀少,树木和杂草都长的非常茂盛,特别是一种带刺的草,居然长的近两米高,藏人是很轻松的事,河边也不平坦,沿河全是芦苇丛,一直长到水里面,不少的野鸭和大鸟被日本骑兵惊动,“哗啦啦――”丛芦苇丛和灌木丛中飞出,让侦察的日本士兵虚惊一场。

继续前进十几里地后,前面是一个山包之间的小平原,几百米宽的小平原上满是开垦好的良田,种在田里的稻子已经开始抽穗,散发着淡淡的乡间气息,偶尔有几声青蛙的鸣叫传出,“呱-呱-”,深山也看的有些发呆,这富饶而美丽的景象多么的迷人啊,比自己家乡的风光要好上许多,自己在家乡的父母也该是在关心着田里的收成吧?要是家里的稻子也和这里的长的一样好,父母应该开心些吧?虽然为了天皇的圣战和大和民族的未来,帝国的人民要承担非常重的税赋,不过收成好些总是开心的事。

深山发了回呆,不由自主的把马向前走了几步,拿起挂在胸前的望远镜向平原对面的山包观察,对面的山包不高,不过树木和杂草非常的茂密,根本看不见里面的情况。深山身边的几个军官也拿起望远镜四处搜索,看能不能发现什么蛛丝马迹。不过这几个日本军官不知道,就是他们的望远镜要了他们的命!

对面的山包上,在这里设了一道防线的4团1营2连的战士透过树木的间歇,冷冷的看着伫立在对面的日本骑兵。一个紧握着步枪的战士对身边的班长轻声说道:“多好的田啊,今年又是好收成,可惜要被日本矮子给毁了。”

班长轻声回答道:“可不是吗,这里的老百姓听说我们要在这里打倭寇,都心疼的掉眼泪呢!不过老百姓们都很支持,都说庄稼没了明年还可以种,反正政府不会让老百姓饿肚子,要是让倭寇骑咱们头上,可就很难有出头的日子了!”

排长低声道:“别说话!凡是去师部训练过枪法的神枪手都过来,快!”

很快全连枪法最好的8个人都集中到一处,连长低声道:“都听好了,从左到右,依次选择目标,打响后立即击毙,明白吗?”

“明白了!依次选择高价值目标,首先是高级军官、然后是机枪手和炮手。”

两个提着长长的特制狙击枪的战士选择好阵地,将瞄准镜内的准星牢牢的锁定在挂这望远镜的几个日本军官头上。从阵地到日本军官的位置距离大约是700米,普通步枪很难命中,只有这种发射特制加强弹射程1000米的狙击枪能保证准确集中。其余的神枪手则死死的盯住平原上,等日本兵一旦进入射程内的平原就开火。

深山和几个军官在那里看了半天没有收获,这时散到上方的骑兵报告上面的两山之间好像有条道路通往一个村庄,深山笑道:“哟西,这些支那人一定知道那里有路到本溪的对岸,我们去那抓几个人审问下,大家都有了,向上方开路。”随着深山的命令,日本骑兵下了山包,向平原走去,到平原后沿着稻田中间的一条较宽的路向通往村庄的路走去。

对面山腰上的战士端平了步枪,稳稳的瞄准在田埂上一排骑马前进的日本骑兵,各自选择了自己的目标。随着带队的连长一声令下:“打!”几十支步枪同时喷出火光,成排的子弹向日本骑兵飞去。早就瞄准深山和他身边军官的狙击手随着其他战士的枪响扣动板机,两颗飞旋的子弹在火药突然膨胀1000倍的压力下离开枪口,一秒不到的时间就飞到还站在那里指指点点的深山和边上一个军官的额头上。还在指点江山意气风发的深山突然觉得额头一凉,仿佛有红色的雾在眼前弥漫,然后整个人就掉入了无底深渊,最后的一丝意识也被黑暗吞噬。随着子弹在脑颅内旋转释放能量,深山的大脑真的被搅成了一堆糨糊,从动脉涌紧脑颅的鲜血在压力下再次从深山额头中间的弹孔喷出。在马背上顿了片刻的深山和边上的军官手中的望远镜无力的滑下,人也跟着一头栽下马背。

和深山一起观察的几个军官恐惧的看着方才还活蹦乱跳、得意洋洋的深山像口袋一样从马背上落地,还没从惊愕中回过神来,紧跟着飞来的两个子弹又撂倒两个军官,剩下的两个日本军官这才回过神来――对方有神枪手在点杀!两个日本军官立即将身体伏在马背上,拉着马头就向树林里钻,还没等他们进入树林,又两颗子弹准确的击中他们战马的头部,两个日本军官被倒地的战马远远的摔了出去。一个被摔到山脚的日本军官刚蹶着屁股想爬起来躲到隐蔽的地方,被及时赶到的一颗子弹像钉子一样钉在地上,抽动几下就没了动静,另外一个运气好,滚到灌木丛中,留了条小命。

走在平原中间的日本骑兵被精准的射击成片的撂倒,那几个神枪手更是枪枪要命,排成一路纵队前进的日本骑兵像摆在平地上的200米靶子,随着枪声的此起彼落接连不断的倒地,将大片的稻子压倒,后面的还没有进入平原的骑兵立即转身退回了对面的树林中,在平原上留下了一长串的尸体,几个尚未毙命的日本兵在稻田中声嘶力竭的惨叫着。

退回这边树林的日本兵不敢进入平原,他们的步枪射程更达不到对面,只好站在树林里面观望,几个躺在平原稻田里哀嚎的伤兵让观望的日本骑兵非常的郁闷,可是又不敢去救援他们。

伏击日本兵的中国战士里面的神枪手见那几个日本伤兵叫的可怜,端平步枪打算超度他们回日本,突然被一只手拦住,叫张庭水的战士眼里面露出一丝不忍:“杀了他们吧,他们毕竟也是军人。”

拦住他的狙击手冷漠的摇摇头道:“他们是军人不假,可他们更是敌人!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战友的残忍,况且,旅顺的二万中国百姓冤魂尚在,这些畜牲有半点军人的气质吗?”

张庭水低头不再说话,狙击手冷冷的继续说道:“作战的目的就是消灭敌人,任何有利于消灭敌人的东西都必须彻底的利用,作为一个神枪手,你有任何的仁慈和恻隐之心都是错误!抬起头来,任何时候,都不能放松对战场和敌人的监视,如果对方也有同样的神枪手,那么刚才你低头的瞬间,就可以要了你的命!然后地方的狙击手就可以逐一射杀你的战友,你这样做,简直就是把敌人的性命放在战友的生命之上!你这是犯罪!”

张庭水被训的羞愧难当,抬头看着对面的敌人,沉声道:“谢谢兄弟,我知道了!接下来该怎么做?”

狙击手这才对周围的几个神枪手示意下说道:“你们只是在师部经历过枪法和目标选择训练,其他的东西还不知道,这次我们来个现场学习!地上的几个伤兵留在那里,让他们呻吟惨叫,越惨越好,这样对面的日本人就会忍不住来救援他们!那几个伤兵就是钓鱼的饵!在这次是偶然留下的伤兵,如果在实战中,就需要你们自己制造些诱饵,然后守在那里,一个一个的射杀救援者。”

几个神枪手听了,觉得这样对待同为军人的人,实在过于残忍,不过这样的办法却是致命的,因为即使是自己,面对求救的战友,也不会无动于衷。狙击手把这些人的表情看在眼里,冷笑下道:“反正都是杀人,用刀子杀和用绳子勒死后果都是一样,死人有区别吗?看好了,日本人忍不住了!”

对面的日本人终于忍不住几个战友在稻田里面苦苦哀嚎,特别是熟悉的人,更是再顾不上军官的警告,拍马向稻田的伤兵冲去,偏偏稻田非常的松软,很快战马便速度越来越慢,心急的日本兵从马背上跳下,徒步飞跑。后面树林里的日本骑兵也大声的喊加油。

张庭水提枪想射,被狙击手拦住:“等等!让他们接近伤兵十米距离内再开枪,或者让部分伤兵被他们搬运一段距离后再射击!”

张庭水恍然大悟道:“这是给敌人留点希望,认为可能会救援成功,才会继续救援,要是出来就被击毙,他们就不会继续下去了,对吧?”

狙击手依然毫无表情的点点头,示意这些神枪手继续。几个徒步的日本兵奔到伤兵的面前,把伤兵抗到肩部上,使出吃奶的劲开始奔跑,其他步兵的步枪和机枪纷纷开始射击,很快倒下几个日本士兵,仅余的两个日本士兵各抗一个伤兵居然从密集的弹雨中奔了出去。正当树林里的日本兵为这两个人勇敢的行动大声喝彩的时候,传来两声清脆的枪响,两个扛着人的日本军人一头倒地。山林里面的日本兵见有希望,又跑出好几个奔过来抢伤员,就这样像蚂蚁搬家一样,一路不停的丢下尸体,将两个伤兵挪到对面的山脚下。

连队的神枪手看已经无法有效的射击,都放下一直瞄准着的枪,准备由那些日本人把两个伤员抢回去。两个狙击手却端起了特制的狙击步枪稳稳的看着两个日本伤兵附近,张庭水等神枪手都有些疑惑,狙击手冷静的说道:“为了这两个伤员,日本人死了16个人,现在这两个伤员已经是日本人的最高目标,如果让他们抢回去,即便我们打死更多的日本人,但日本人从心里面来说是胜利了的,这对鼓舞士气非常的重要,所以,必须让他们功亏一篑!”

眼看胜利在望的日本人再次出动了6个人去抗伤员,两个狙击手等日本人下到山脚的时候稳稳的开枪,8声清脆的枪声之后,6个救援的日本士兵连带着两个伤兵瘫软在地。

这时的日本骑兵才明白过来,中国军队的神射手是故意留那些伤兵来点杀他们的!可是又不得不上当,任由伤兵在眼前悲惨的哀嚎,这对所有的士兵来说,难免会产生兔死狐悲的想法,对士气的打击是致命的!所以即使知道这是个致命的诱饵,也不得不咬下去!为7个伤兵,送掉了22个人的性命!

日本骑兵见附近都是密林,平原又是松软的稻田,根本不是骑兵发挥优势的战场,在残余的一个少佐的带领下,掉头就向来路跑去!再不愿和这些神秘的枪手对抗,对有形而直接的敌人,日本士兵那怕战死都不会畏惧,可对这种连影子都看不到,只能被动挨打的敌人,却不得不产生彻骨的寒意和恐惧!

看着日本人退走后,防守的战士松了口气,不过看着刚才对救援伤兵的日本人无情的射杀,所有的战士都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事放到自己身上。结果估计是一样,说实在话,虽然日本人是可恨的敌人,不过对于他们不计生死救援战友的行动还是很赞赏的,毕竟都是军人,都会面临同样的情况,除了懦夫,谁会抛下自己受伤的战友独自逃生呢?即使活下去了,以后能面对其他战友吗?光是内疚就会让自己痛苦几十年。可这两个狙击手居然能不动声色、冷血的射杀他们,没有半点的怜悯之心,这些人,根本就是冷血杀手!这些士兵看着身批伪装网的狙击手,眼神多了些敬畏和恐惧。

张庭水低头考虑下,平静的对狙击手说道:“作为一个像你们一样的神射手,首先条件就是冷静,不惜一切手段达到目标,对吧?”

狙击手一贯冷漠的脸上突然多了丝若有若无的笑意:“那么,你愿意加入师属突击队狙击手的行列吗?你们的想法没错,我们就是冷血杀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