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军团原创]小妹校长的酸甜苦辣

小妹校长的酸甜苦辣



在陡峭的群山环抱之中,有一块盘地,狭长、窄小而高低不平。中间一条九曲十八弯的小江,缓缓流过,把盘地刻划得支离破碎,小江叫育江。沿江两岸是村庄和田野。江的西岸,比较宽广、比较平坦,人口也比较密集,是全乡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也是全乡最大的一个行政村,有三千多人口;江的东岸,比较窄,成梯级靠近山坡,也是一个行政村,有一千多人口。乡村都因江而得名,乡取名为育江瑶族自治乡;江西的村庄叫育西村;江东的村庄叫育东村。

古人把这条小江取名为育江,是因为多少年来,它养育了江边两岸的几千人民,给两岸人民带来了富遮、幸福和美好。

育江源自崇山峻岭,江水清澈,水质优美,加上水流平缓,深水处,非常适合人们打鱼、游泳。江边垂柳飘飘,凉风习习,是人们休闲游玩的好去处;江中礁石横七竖八,凌乱错落,汛期过后,是人们摄影拍照的好景观。

整个盘地只有一条沿江公路与外界相连,公路随着江岸走势,蜿蜒曲折地在群山谷底延伸。

育江瑶族自治乡,当然是一个少数民族乡镇,但不全是少数民族。育西村,就是汉瑶杂居,瑶族多些;育东村,则全是瑶族。我心爱的小妹,就是育东村人,她也是一个土生土长的瑶族姑娘。

小妹叫旭。她单瘦、高高的个子,不长的拖尾卷发,白白圆圆的苹果脸上,两个小酒涡,时时含着亲切地笑意;适中的眼睛,恰到好处的镶在细细的柳叶眉下,不高不矮的鼻子,十分动人的安放在充满彩霞的两颊中央,让人怎么看也觉得好看、喜欢看。

她薄薄的嘴唇,微微翘起,让人觉得有些清高,有些骄傲,更让人觉得可爱。她说话时,细细的、轻轻的,温温柔柔,充满女性的魅力。

小妹很注意打扮,在我的映象中她总是干练、整洁、充满领导风度。我最喜欢看的是:她上身穿着一件米黄色的呢子风衣,下身穿黑马裤,脚穿带白色装饰的黑马靴;走路时“咔擦咔擦”地响,象踩着轻快的圆舞曲;带点金黄色的卷发,在风的吹动下,微微飘动,显得风尘仆仆;她走路时,总是挺胸抬腰,显出女性特有的迷人曲线。

小妹确实是一个领导,她是一所中心小学的校长。

做为校长的她,考虑问题非常细腻,敢于承担责任,遇事不退缩、不推诿,也从不抢功摆功,善于与教师交朋友,是教师的贴心人。

她处理问题谨慎细心,考虑周全,能顾及各方面的情况,因而受到方方面面的敬佩。

记得是这个学期的一个休息日。她坐在家中,非常珍惜时间地陪儿子玩。突然。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打断了他们的幸福。

一位家长非常不礼貌地对她说:“你是校长吗?我是朱俊的家长。”

“我是校长,不要着急,你有什么事吗?”小妹预感到可能有什么麻烦了,但她非常沉着、老练地问道。

“你们学校×班的班主任朱老师,打了我的儿子,还说什么要我领人走。我现在是告诉你:一是我的儿子,正在医院检查;二是如果你们学校也同意我领走的话,我就领走,但你们要给我一个理由,否则我们明天就会有你们的好看。”家长火药味十足,严正地向小妹说。

“有这事吗?”小妹略为迟疑地问了一句,仿佛是在问自己,又好像在问家长,又好像谁也没有问,只是略作思考而已。所以她没有等对方回答,她就接着说:“你提出的问题,很好。我会马上进行调查了解。不过,我觉得这里面是否有什么误会,小孩的话是否完全真实?”

“完全真实,我问了其他学生。”家长坚持说。

“是呀,朱老师也许在教学过程中,确实过分了,这肯定不对。”小妹缓了缓说。“但我们应该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希望小孩能健康成长。但小孩的健康成长,需要我们大家的努力,大家的教育,大家的关心。任何一方的不配合,或者助长其不良习气,都可能导致他走向另一个方向。”

家长沉默了一会,火气减小了许多。但他仍说:“话是这样说,我们也不是说她不能管教孩子,我们只是觉得不能简单粗暴,应该多做思想教育,多给学生启发。”

“对呀,”小妹心里明白了,对方可能是有意要找点什么,因为对学生的教育“不能简单粗暴,应该多做思想教育,多给学生启发”这句话在任何人、任何时候都可以用的。因此,小妹果断地接着说。“那我们马上有人到医院看一下孩子,并与你见面,协商如何解决好。”

家长迟疑了一下,答应了。

小妹马上打通朱老师的电话,向她询问了当时的实际的情况。

朱老教师告诉她,这个学生非常调皮,从不做作业。前天放学后,她就将朱俊留下来,想为他补课,指导作业,把已拉下的功课赶上来。可是,他父母却不让,反而当着学生的面说,上课时间不好好教育学生,下课用什么功,尽耽误人家的休息时间,不知道学校如何给学生减负的。他还说什么他们家里也不希望孩子在学校学到什么东西,只要他能把身体养好就行。

这个学生见家长为他说话,并赞成他不学习,在班里就更加胡作非为,左动人家一下,右撞人家一下。自习课,更是不断地影响他人的学习。

上周星期五上午上课时,这个学生擅自在教室内搬动课桌,影响他人学习。她就非常烦恼,轻轻地拉了他一下。谁知这个学生年龄小,火气反而极大,右手用力一摔,手指撞到了课桌边。当时,他就“哎哟”地叫了一声,但马上就忍住了。朱老师就以为没有什么,也就没有管他了,不知道怎么会有这种情况。

小妹严肃地对老师说:“你应该很好地与家长沟通,共同教育孩子。特别是孩子在课内碰伤后,更应该立即处理。”然后,小妹要求这位老师认真地回忆当时情况,书面向她写出一份情况汇报。

小妹原打算要朱老师一起去见学生和家长,但考虑到:一是可能给学生难堪,学生对家长说了些假话;二是可能给家长难堪,家长没有经过真正的调查;三是由于不很明确家长的意图,可能引起争执。如果争执一发生,就可能各自死咬理由,处理就更加麻烦。于是,她就临时改变主意,要朱老师写一篇文字材料。这样做,一是可以在处理这事时,学校处于比较主动的地位;二是自己也确实需要这份材料,以便自己下周上班时,能清楚地知道整个事情的经过,为准确地处理这事提供依据。

放下电话,不由得又犹豫起来。

“派谁去处理这事呢?”小妹心想。“大家都在休息,教导处人员平时非常辛苦,好不容易有个休息时间,又让他们去处理,似乎不好意思开口。”思来想去,小妹还是决定自己亲自去。

自己要去,可小孩怎么办呢?丈夫没在家,照顾小孩的母亲又回老家了。心里不禁十分为难:带小孩出去,天气又冷,小孩感冒还没有完全恢复;不带小孩去,小孩在家里肯定不放心,且处理这事,不知要多长时间;叫邻居照看,本是非常经常的事,但自己在家休息,也不意思辛苦别人呀。真是左右为难!

想来想去,最后还是没有办法,只好请邻居帮助照看一下。

交待好邻居,哄住孩子后,小妹匆匆忙忙到医院时,医生也正在与学生家长争吵。

原来家长要医生给他儿子照CT,但是医生仔细检查了一下孩子的手指,觉得没有什么 大碍,只是碰伤了肌肉、皮肤,从医生的角度考虑,根本不用CT。可家长蛮不讲理,一定要CT。

小妹没有说什么,和蔼地对小孩说:“你觉得很痛是吗?”

小孩没有回答,只是点了点头。

小妹轻轻地拿起小孩的手,认真地看了看,只是红肿了一点;轻轻地摇动受伤的手指,小孩也没有大喊;看来不可能有很大的问题。但考虑到不经过医院的检查,可能会有更多的说不清。所以她就向家长和医生建议:是否可以用X光照一下手指,而不用CT。

家长见小妹到了,已经停止了同医生的争吵。听到小妹的建议,就带点无奈地点头同意了。

医生也勉强同意。

X光下来,什么也没有。

要开药了,医生也不好开什么药,最后只好开了一瓶红花油。可家长却坚持要开一些外敷药,医生坚决拒绝了。

家长想发火,可又无话可说;不说话,又觉得窝囊。那样子真无奈!

要结帐了,小妹主动争着去。可是家长却不好意思起来,自己争着去了。


从医院出来,小妹觉得事情应该差不多了。原打算把那些情况在朱俊面前澄清一下,可是又觉得在医院影响不好,更何况家长的态度似乎也好了许多,孩子也没有什么问题;药费,家长也主动不让她出,家长也没有再对她说什么不好听的话。因此,她觉得不如上班时,再处理好些。于是,她就告别家长回了家。

谁知她把孩子从邻居家接回来,正坐下,想喝杯水、喘口气,电话铃又响了,又是那个家长!

“你们打算怎么处理这件事呀?”家长在电话中说。“那个老师怎么对你说的?”

小妹顿时火冒三丈,对着话筒就想发火。突然,她觉得自己做为一校之长,一定要冷静。家长对学校有要求,也是应该主动配合解决呀。

她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耐心地对家长说:“我已经了解了一些情况,但是还不十分清楚。需要明天上班时,再进一步调查。”她本想把那些情况告诉家长,但觉得可能会引起不必要的误会,所以她就婉转地说需要再核实。

“随你们吧。”家长话语突然冷酷地说。“我们会准备材料,告那个老师的状。”

“告状?当然是你们的权力。”小妹仍然和蔼地说,内心却在想:有这必要吗?“但我们处理也应该需要——。”

谁知对方把电话挂了。

小妹心中窝火,烦得厉害。这个家长怎么当面一套,背后一套。这时,小孩又吵着要玩具,她顺手就给了孩子一把掌。小孩“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孩子一哭,小妹倒清醒了。是呀,他们这样做一定有他们的理由,有他们的心里动机。尽管他们告状不是冲学校来的,但也会影响学校声誉呀。更何况,是不是在这里面还联系着什么呀?她觉得:仅这点小事,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于是,她决定再去一趟学生家中,全面了解家长为什么要这样不弃不放。

小孩是不能再让邻居照顾了,她只好带上他一起去。唉,真是没有办法呀!

当她经过左问右询来到这个家中时,他们家中正聚有几个人,似乎在商量什么。有一个人正在说:“不要管他什么,先向他们上级反映再说么?她这样对待小孩就是不对的。”

小妹微笑着走进了朱家。

“你们好!”小妹沉着地与他们打招乎。

“噢,是校长呀,来坐——,”学生家长忙向其他人介绍,边让出凳子,并要抱抱小妹的孩子。“这是你的孩子?真漂亮——”

孩子却躲到了小妹的背后,让家长感到有点下不了台。

从他们脸上可以看出,他们似乎没有想到小妹会来,有点尴尬。

小妹边坐下,边对小孩说:“来,乖乖,叫伯伯。”

小孩怯生生的看了看大人们,然后轻声地叫了一句:“伯伯——”

小孩一声“伯伯”倒把大家的心里放轻松了。

“我想过来了解一下,你们对这件的想法。”小妹开门见山。“教育孩子是我们大家的事,教育好孩子是我们的共同追求。”

“那是,那是。”他们都肯定地说。“只是应该注意方法吧。”

“当然,教育孩子要有一定的方法。”小妹顺水推舟,转入正题。“也要讲究一定的策略。如果只是一味地溺爱,那是对孩子的伤害;如果只是一味地帮孩子说话,也不利于孩子的成长。孩子健康成长要有正确的教育、引导方法,需要家庭、社会和学校的共同努力。”

家长们忙点头说:“是呀,是呀。”

小妹停了停,似乎在思考,但更多的是在观察家长们的表情。从家长们的表情中,她知道自己的话起到了很好的作用。他们眼中没有了刚才的那种敌意,也没有了刚才那种冷漠。

她接着说:“你们家的小朋友,我知道人挺机灵、聪明的,也挺喜欢玩。这既是优点,也是缺点。你们说呢?”

朱俊母亲说:“是呀,我就很难管着这孩子。他回到家里,就到处跑,不着家呀。”

朱俊父亲没有说话,似乎是默认。

小妹意味深长地说:“朱俊这种情况,我们也遇到过许多。如果我们共同努力,把他的聪明转移到学习上来,那么他就可能成为一个非常出色的孩子;如果任他把聪明用在玩上,那谁也不能预料他的将来会怎么样。”

“我们也非常担心呀,”朱俊母亲深有感触地说。“我们天天在想,应该管好他,可他就是不听呀。”

朱俊父亲也点了点头。

小妹见情况有了明显好转,且非常利于自己,就趁热说:“这就对了。你们在教育他的时候,一定要注意方法。特别是不能当着他的面,一人说一套;也不能当着他的面互相指责。你们上次在学校时,就很不对。老师给你们儿子补课,你们不支持倒也罢,还当着学生的面说什么‘不要求他学什么,只要他养着就行。’这能教育好他吗?你们给老师难堪,学生今后会听老师的话吗?学生不听老师的话,对朱俊又有什么好处呢?”

一连串的问话,让在场人都无话可说了。是呀,家长如果都这样要求孩子,学校如何教育学生呢?学生今后如何走向社会呢?

小妹缓了缓语气说:“教育孩子,是我们共同的责任。如果我们大人之间有什么过不去的地方,千万不能让孩子受委屈呀!”小妹觉得,可能朱老师与朱俊家长之间曾有什么过节。

“这是对的。”朱俊父亲终于语气和蔼地对小妹说。“我们一定改正。一定改正!”

小妹心里一乐:你改正什么呀,我在蒙呢。更何况你们也还没有做什么呀。不过,小妹也意识到,他们以为朱老师已经告诉了她。

小妹没有说穿,只是说:“至于如何处理朱老师一事,我们上班后,经行政会研究,再通知你们,行吗?”

“不用了,不用了。”朱俊父亲说。“其实也没有什么,只是我们过去与朱老师有一点过节,心里不舒服,就想借机整她一下。对不起,校长,让你辛苦了。今后我们一定配合学校,配合朱老师,把教育朱俊的事做好。也请校长放心,我们会教育朱俊遵守学校纪律,尊敬老师的。”

“那好呀。”小妹终于放心了。但为了更好地解决朱老师与朱俊家之间的矛盾,她就对他们说:“至于你们为朱俊看医生花的钱,可不可以这样:你们先把医院发票给我,我明天叫朱老师把钱给你们。”

“不,不——”朱俊父亲连忙推辞说。“不用,不用了。实在不好意思,天气这么冷,还一次次地影响了校长的休息时间,特别是让这么小的孩子都跟着遭罪,确实对不起了。这钱,我们自己会出。”

“尽管这是一件小事,但是发生在课堂上,也与教师有一定的关系;尽管不全是教师的责任,但教师还是有一定责任的。所以我还是建议由朱教师负责一定的费用。”小妹原则性极强地说。

朱俊父母坚决没有同意。

小妹觉得谈话已经收到了比预想更好的效果,也就没有坚持了。

小妹起身要告辞回家。

朱俊一家人要留她吃晚饭,但小妹婉转地拒绝了。

在告别时,朱俊家长一直送到了村口,不断地向小妹道歉。

回到家里,已经是晚上近八点了。孩子真喊饿。小妹边哄着孩子,边高高兴兴地去做晚饭。

是呀,她真是应该高兴。尽管这一趟,她完全可以让别人去,但她自己去了,而且不仅解决了学校与家长的纠纷,更解决了老师与家长的纠分呀!小妹心里真是踏实、愉快呀!

第二天,是星期一。

小妹找来朱老师,和蔼而严肃地对她说:“朱老师,你们班朱俊同学的事,我昨天初步与他们交换了意见。他们会送小孩来学校, 请你务必以良好的态度,再与他们沟通一下,恰当地处理好教师与家长的关系哟。”

朱老师听到小妹没有再追究昨天的材料,也没有教训的味道,心里非常高兴。但她却不知道小妹为了这件事,昨天忙了一整天,还帮助解决了他们之间的过节。对于这些,小妹也没有在她面前提起。

朱老师高兴地回答道:“我一定会与他们沟通好,妥善处理这件事。”

当朱老师与朱俊家长见面时,朱俊家长一个劲地向朱老师道歉,并表示今后一定配合朱老师把教育朱俊的工作做好。

朱老师有点不知所以,但她也是一个非常灵活的人,她从中感觉到了朱俊家长对她的态度,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且态度诚恳,感情真实。她也就以前的私人过节,以及对朱俊的教育方法交换了意见。

心中的隔阂消除了,双方开诚布公地进行交谈,倒把两人拉得很近了。教师、家长对孩子的要求一致了,对孩子今后的管理方法一致了,妥善商量了今后给朱俊补课的时间。出现这种情况,小妹的努力真是没有白费呀。

朱俊家长在临离开学校时,对朱老师说:“你们的校长真是一个好人,昨天对我们说的话,让我们大开了心窍。请你转达我们对她的问好,我就不再吵烦她了。”

“好吧——”朱老师答应了。她顿时明白了为什么朱俊家长的态度来了如此大的转弯,内心也充满了对小妹的感激和尊敬。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