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被联海团列为红色高危区的海地首都太子港的太阳城和马提桑地区,盘踞着数十个武装团伙,每天有绑架案件发生,隔三岔五地发现死尸或火并事件,街巷两边的房屋满布弹孔,垃圾堆积如山,硝烟里弥漫着死尸和垃圾腐烂的恶心臭味,无法计数的苍蝇满天飞舞。



昨日从海地经过长途飞行回到广州的维和队员讲述他们亲身的维和经历。


讲述人:汤筱晶 女,广东省广州市人,1981年3月出生,武警中尉警衔,维和期间担任防暴队值勤官。


讲述人:侯辉仟 男,山东省莱州市人,1967年4月出生,武警中校警衔,担任维和防暴队三分队党支部书记、政治指导员。


给父亲捎回一瓶朗姆酒


今年26岁的汤筱晶是中国第五支赴海地维和警察防暴队中唯一的一名广州籍的维和队员,而且是女警。汤筱晶告诉记者,之所以进军营完全是机缘巧合,大学毕业后她应聘了几家外企都没有消息,正逢广东边防总队来招人,很顺利地就通过了面试,被分配到了离家不远的南海边防检查站。


但维和却一直是汤筱晶心中的一个梦想,“觉得非常神圣”,2006年12月,通过层层的选拔,汤筱晶从2000多名竞争者中脱颖而出,终于有机会去亲自体验一下那种“神圣”的感觉。


一下飞机,海地的情况还是让已经有心理准备的汤筱晶感到吃惊,天气很热,地表的温度可以煮鸡蛋,机场地面上到处都是垃圾,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臭味,房子很简陋,当地的居民看起来像很多天都没有洗过澡了。


军人就是到哪里都要适应,女兵也不能例外。日常的工作走上正轨后,汤筱晶的维和工作一天比一天忙,在海地,汤筱晶主要负责在指挥中心沟通协调各项任务命令,在工作总结报告中记录了她的成就:参与翻译《联合国秘书长海地安全形势报告》、《联合国安理会延长海地任务区决议》、秘书长特别代表亲笔题词等重要资料3篇,收发处理联海团电邮文件500余份,这里所说的处理邮件是一封一封地翻译成中文,然后准确地传达到各个部门那里,不能有丝毫的差错。


最危险的一次经历,汤筱晶提起来还觉得紧张。当时防暴队负责去担任海地一次约2万人的音乐节的安保任务,由于发生大规模骚乱,她的队员们从早上8时出去一直到凌晨2时都没有回来,而她只能依靠对讲机与队友联系……


汤筱晶告诉记者,她的家就住在海珠区昌岗路美术学院旁边,因为“地利”的优势,在参加完当天的表彰大会后,她当晚就可以见到分别了已经14个月的父母。汤筱晶给妈妈带了一盒巧克力,是在纽约转机时买的,给爸爸的礼物是带回来的海地特产,一瓶朗姆酒,据说这种红酒非常有名,汤筱晶甚至已经想好了要对爸爸妈妈说的第一句话:爸妈,我平安回来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