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痞 第二卷 第二十五章 天使与恶魔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75/



在场所有的领导和战士在听到胡总队长和唐市长对孙伟的奖励后无不为孙伟高兴着开心着,这可是用生命换来的荣誉啊.众领导无不鼓励他一定要好好干,将来再展雄风,再创新高.

三班的一众新兵听到那名将军说他们所在班荣立集体三等功时更是在心里偷偷高兴着.在和平时期这种情况几乎是绝无仅有的.同时他们为孙伟被授予个人二等功和荣誉称号而感到高兴.这可是用生命和鲜血换来的荣誉.同时更为孙伟在这种情况下还想着自已的战友兄弟们而高兴而开心.此时耳边仿佛又响起了孙伟当时在火场时冲他们喊出的那句话."不怕死的跟我冲啊"......

当一众新闻干事和记者把孙伟的个人资料和现场经过整理完后.这些从事新闻工作多年的老记者们感到了震惊.天啊,这个新兵入伍前就有这么多的传奇经历.年龄不大却有如此好的身手,还打败了韩国的跆拳道原两界总冠军?而且加上这次救火已两次被授予荣誉称号.一次荣立个人二等功?真是年青人的榜样.新兵的楷模啊.新闻,特大新闻.不由一个个都为不虚此行而轻笑着.一组组相片,一组组镜头无不留下了这永不磨灭的记忆....

一众领导在病房里又和孙伟笑谈了一会,交待孙伟让他躺在床上好好休息便都离去了.

新训大队陈大队长见孙伟已经醒了,总院又有专门的护士对孙伟进行照顾.三班的这些新兵们再留在这呆着就有些不好了,反而添乱.便命令他们一同坐车归队.

当所有的人都慢慢离去后.病房里从热闹喧哗人声鼎沸一下变成了清清静静,鸟不语花不香.死一般寂静.

孙伟瞅着天花板一阵呆愣,仿佛自已像行尸走肉一般没有了灵魂.也许是吃水果吃多了,不一会,孙伟便感觉有丝丝尿意.想爬起身上床,但全身那刺骨般的伤痛直疼的他咬牙切齿.胳膊无法支撑身体.两腿更是全无力气.

孙伟没有想到自已会在某一天连起身想去上个厕所都成了一种梦想与奢望.竟还需要别人帮忙,心想要是耿亮在这里就有好.不觉有些郁闷.随手从床头柜上拿起根烟点着抽了起来.当那甘香的浓烟荡过肺部从鼻中慢慢飘出后,孙伟才感觉到自已又活了过来...

"这里是病房,不许抽烟,再说抽烟对身体也不好.我叫李月.是负责你这个病房的护士.快点,要是敢不听话的话我保证你死定了."孙伟正闭着眼睛享受那烟草中的清香.忽然听到自已的病房里传来了一阵河东狮吼.当他吐完了一个烟圈慢慢睁开眼睛,抬头一瞅,只见病房里此时多了一个白衣天使,也就是护士MM.只见她一头披肩长发洒落轻扬.清秀的面孔.两个大眼睛仿佛会说话一般透出了一种灵气.坚挺的鼻梁.两道细眉更是犹如高山流水般真入云霄.给人一种英气逼人的错觉.高耸且苗条的身材更显亭亭玉立.如果不是刚刚那一声河东师吼把孙伟一梦惊醒的话,那他一定会用淑女可人这个名词来形容对这名护士MM的第一感觉.

他知道部队有三大惹不起.{领导的司机.首长的爱人.再就是部队的女兵]李月?靠.老子还想登月呢,也不知道他老子怎么回事,人家姓李他也跟着姓李,真是哪热闹往哪凑.人家登月,他就让她女儿做月子.嘿嘿嘿...

"这位小同志啊.不是我说你,女孩子嘛,要温柔,要体贴,不要像大老虎一样嘛,动不动就吃人.这样谁还敢娶你呢?你看你长的这么清秀,也许正应了一句话.怎么化妆前和卸妆后差距就这么大呢?喔,还有就是人家科学家说了.抽烟对身体好处多多啊,还能刺激国家的消费.俺这是对国家负责,为人民服务.明白了?小月同志,哈哈哈."孙伟无耻的编着理由大笑着.大嘴像机关枪一样托托托托的直说着不停.仿佛是在发泄刚刚的孤寂.又仿佛是一名战士在向敌人大吼着发起冲锋.孙伟一瞅那名护士被自已说得目瞪口呆.心迷神往的,不由心里更是得意不已.心想不知道俺是铁嘴铜牙钢舌头啊.还想管俺?没门..哈哈哈

"你,你.你这个新兵蛋子怎么跟老同志说话呢?知道什么叫尊重,什么叫无理取闹吗?哼,快别抽了,再不听话,就让你知道铁是钢打的.哼"李月见这名新兵怎么这么能贫啊,又是大老虎又是科学家的.小脸一红挺了挺胸鼓起勇气便恐吓着孙伟进行了反击.忽然发现他那两只小眼滴溜溜的在自已身上乱转着不停.哪像一名军人啊,整个就是一兵痞,色狼,坏蛋.一看就不是好人,用纱布包着脸就更不像好人了,还英雄呢,纯属一狗雄,呵呵..李月看着孙伟那一副鸟德性忍不住轻笑了起来....

看见眼前的这个白衣天使,还有她那甜蜜且动人的一笑,孙伟又想起了晓燕.此时不由神情一阵恍惚.....

李月见孙伟被自已说晕了,此时老老实实的傻愣着便满意向门外走去......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柔情似水.佳期如梦,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孙伟想着这段精典的诗词佳句,眼睛中不由又有一丝湿润......

伤感之下,孙伟又吃了两个香蕉,一个苹果才算找回了曾经的自我.

我的衣服呢?孙伟睡了一晚上了这时才想起这个首要问题来.此时自已全身光溜溜的,当然,是相对来说,因为他现在全身都缠满了纱布.下半身除了小弟弟还在外露着个小头外.也被包裹得严严实实的.这两天解小手也是用小便器解的.但此时孙伟感觉到不但想小解而且肚子里也一阵咕噜,想去厕所.但,但,但.....

而且更重要的是,那块血帕还有玉狗还在贴身衬衣里放着呢.便用手按上了病床头上的那个红色按纽.

"怎么了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啊?发生什么事情了?"不多时,李月见到按扭紧急信号后便急冲冲的跑了过来询问着孙伟...

"我想问下,我的衣服哪去了啊?"孙伟一脸无奈的问着这名叫李月的护士.

"喔,你的那身破衣服啊?让我给扔了,都烧成那破样了,还能穿吗?呵呵,让人一看你哪像当兵的啊,整个就是一叫花子"李月见孙伟什么事也没有便轻笑着回答道.看见孙伟那双小眼在那乱转李月就感觉生气.真恨不能找块破布把那两个窟窿眼也给他堵上.

"啊?那,那我的那块血帕和那个玉狗你看见了吗?"孙伟一听傻了,便着急的问道.一激动竟想翻身坐起来,忽然全身又是一阵疼痛传来...

"喔,你问的那破玩意啊?在我抽屉里放着呢,叫声姐姐让我听听,叫的我心里高兴了.我现在就给你拿过来去,呵呵."李月见孙伟那心急样,便语带调戏的向孙伟笑说道.不就是一破玉狗嘛,一看就是不值钱的玩意,还说不定从哪花了两块钱人民币买来的呢.不过那块血帕???李月想了半天也没整明白是什么.不过此时见孙伟一提起这两样东西来竟如此激动.心想可能对他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东西了.不然不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行,好姐姐了,你大人有大量,别跟俺这小人一般见识了,请你帮俺拿过来好吗?在此十二万分的表示感谢.还有就是,俺想上厕所."孙伟一脸讨好的模样向李月慢慢的说着,生怕惹这位大神生气不给自已拿玉狗和血帕.何况一会还得让人家帮忙上厕所呢.

但自已上厕所让女的帮忙,孙伟想到如此竟是一阵脸红,幸好那些纱布此时把他的脸包的严严实实的.无法让人洞穿其纱布后的玄机.不然让李月看到自已脸红又会引起一阵调侃和大笑.

大丈夫能屈能伸.哼,小样的,等我病好了自已能动弹了看我怎么收拾你.天使???怎么看起来像一个张着血口的恶魔呢?哼.孙伟表里不一说完后又在心里偷偷的的算计着准备用实际行动来证明钢是铁打的.男人是雄壮的.军人是无敌的.他知道,有了这个小丫头的陪伴,自已以后的住院生活将不会再感到孤单与寂寞....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