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4/


乌尔法特村是一个比较大的村子,全村有近千人口。可是现在村里的成年人都去加入村民防卫队到沃尔金山去了,所以村里显得死气沉沉地。

白沙镇治安官摩根男爵在乌尔法特有一个大庄园,占地上百亩的土地,每年为他带来几百个金币的收入。虽然村民们都出去了,但庄里的仆人和奴隶都是男爵的私有财产,他们都要留下来继续为男爵老爷干活。

奴隶艾拉加躺在冰冷的地上,嘴唇如着火般干裂着,身上的鞭伤像古老的树干上的花纹横七竖八地排列着。昨天,他一早,突来的疾病让他倒下了,可是监工还是驱赶着他下地干活。当他咬牙坚持了一会儿,身上突如其来的寒颤让他昏了过去。醒来时已经被关到惩罚奴隶用的黑屋子里。

艾拉加知道这一切是监工头子利奥的报复。他曾经告发过利奥克扣奴隶的口粮,但是主人的管家与他串通一气,不但没有惩罚利奥,反而狠狠训斥了一顿艾拉加。这件事后,利奥怀恨在心,多次找艾拉加的麻烦。这次生病正好成了他报复的借口。同时也可以杀鸡儆猴,竖立起利奥在庄园中的地位。

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黑暗中艾拉加似乎又看到了琳的身影向他走来。但是当他伸手去抓时,幻影又破碎地消失了。时间在黑屋子里变得极其混乱,艾拉加身体非常虚弱,他已经分清现实与幻想,只有身上的疼痛与嘴里的干渴才能让他感到自己还活在人世间。当又一阵眩晕袭来时,他的意识突然有一种解脱的释放!

黑暗中一种暄哗声传来。慌乱、恐惧,艾拉加又被迫回到了痛苦的人世间,琳的身影再次消失在眼前的黑暗中。天堂到地狱的距离只有短短一刹间。

“啊——”有人在惨叫?艾拉加的心仿佛被抽动了一下。外面发生了什么事?难道利奥又在惩罚同伴们?不象啊!同伴早就习惯了监工的鞭打,就算再痛也不会发出这种叫声。

外面的吵闹持续了不久就停了下来,接着传来一阵欢呼的声音,如海啸一般划过黑屋子。艾拉加的疑问更大,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可是他现在身体实在太虚弱了,黑屋子又把他牢牢地与外界隔离开。他用尽了所有思想也没有明白外面发生的不寻常的事。

一直等了好久,艾拉加感到自己的生气正在离去。琳,我终于要去你那里了,他暗暗地想。这个世界的痛苦将不再属于自己了。也许到了那个世界,就不再有奴隶与主人的区分,自己才能和你快乐地在一起。

濒死的人往往在精神上会变得敏锐起来,艾拉加正等待着最后时刻的来临,一阵由远及近的脚步声清晰地闯入了他的耳朵,一些人正在向黑屋子走来。

是谁?艾的加不由在冒出这个念头。接着一阵锁链声响起,黑屋子的门很快被推开来了。火炬的光破开了黑暗,几个同伴兴高采烈地喊着他的名字走了进来。

发生了什么事,干渴的嘴里已经发不出什么声音。艾拉加把疑问的目光扫向进的同伴身上。

“太好了,艾拉加,你还活着!”一个同伴看到艾拉加的目光,高兴地弯身去扶他,“我们自由了!快点跟我出去。”

自由?艾拉加满头的疑问。未几,另一个同伴也上前搀住了他的另一只手,同时一个水壶递到了他的嘴边:“快喝点水吧,你被关了三天了,没吃没喝的,我们都担心你熬不过来。还好大神保佑,你还活着。”

清凉的水顺着喉咙流进胃里,仿佛是一股新的生命力汇聚起来。艾拉加的舌头也灵便起来,把心中的疑问说了出来:“兰……格,发生……了什么……事?”

“哈哈,艾拉加,你想不到吧!自由军来了,他们把我们全部解放了。我们不再是奴隶了。”名叫兰格的伙伴兴奋地说。

“自由军?解放?”艾拉加的疑问更多了,他的头脑一时没能反应过来,看到前面一群穿着护民军制服的人,正在忙着搬运庄园的东西,“那边不是护民军吗?”

“不是!那是自由军假扮的。这样子利奥他们才被杀得措手不及,他的尸体就在那里。”兰格指着路边躺着的一个人说道。

此时,一个所谓的自由军的人走到了艾拉加他们面前,和气地说道:“这位弟兄是不是受伤了,我们找到了不少药品,先为你治疗一下吧。”然后回头喊道:“亚当,把那些草药拿过来一点,这里有人受伤了。”

看到艾拉加浑身的伤痕,潇雨也惊呆了。想不出有什么样的仇恨会作出这样的迫害。不过随即想到庄园的奴隶每个人身上或多或少地都有着同样的鞭伤,心中也明白了,这与仇恨无关。纯粹是满足精神上的压迫产生的优越感。人可以比野兽更凶残!

今天晚上,潇雨带着自由军突袭了位于乌尔法特村摩根男爵的庄园。疏于防备加上人手不够,二十几个监工与看守根本挡不住冒充护民军的尼尔自由军的偷袭,死的死,降的降。庄园里一百多个奴隶根本没有兴起反抗的念头。更何况平时为了防范他们逃跑,他们晚上休息的地方被重重地加上了锁。

按照事先的计划,潇雨逼着看守找到钥匙给所有奴隶打开了镣铐。同时宣布尼尔自由军解放所有奴隶,让他们获得了自由。如果愿意,欢迎加入自由军同护民军和贵族作战。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奴隶们一时适应不过来。欢呼过后,长期在皮鞭下的生活让他们习惯了顺从与忍耐。自由军一时间让他们得到了自由,却没有多少人愿意相信。他们仍像一群鹌鹑一样聚集在原地不动。这让潇雨郁闷不已。

不过还好,这一百多人的奴隶里面,也有几个跟贵族苦大仇深的人。在最初的惊鄂之后,四五个平日里与艾拉加要好的奴隶想着要救他,大着胆子宣称加入护民军。有了这一带头,又有十数人跟进。

潇雨也不想逼着奴隶全部加入自己的队伍。毕竟革命最初也不是就被群众理解的。没有影响力的自由军说穿了不过是一群比较聪明的山匪而已。只要以后慢慢扩大了影响力,再适时地提出自己的政治口号,才会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不是说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吗?

正好眼下就有一个受伤的奴隶,潇雨很不介意地在众奴隶面前秀一个自由军平等待人,爱护奴隶的形象。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