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從山中來[轉]

《我从山中来》


“呜――”

一声鸣叫,火车呼啸着从又黑又长的山洞中钻了出去,缓缓地停靠一个小站上。

我拖着几大包行李,艰难地下了车,好不容易才在站台上站稳,火车便悄无声息地慢慢驶出了小站。我打量了一下四周,这小站真的很小,除了两个推着小车兜卖小食品的小贩,几乎没有什幺旅客,和我来时的那个火车站简直大相径庭。

我看了看站名,蓝色的牌子上写着”涵江镇”。

涵江――

涵江――

那熟悉而又陌生的名字,忽然化作一缕苦涩悄然涌上心头。

走出了小站,八月正午的猛烈阳光遍洒在身上,我的鼻尖一会儿就浸出了汗珠,我用手遮着额,到处看了看,小站外除了一堆又一堆的煤堆,居然一个人也没有,四周静悄悄地,连树上的蝉好象也懒得鸣叫。

不会有人来接我的,我在这个陌生的地方只是一个陌生的人。我的鼻子一酸,眼睛里迅速蒙上了一层薄雾,吸了吸气,我抬起头,拖着行李向前面走去。

面前只有一条路,那是一条不太宽的土路,旁边有一条不太宽的小河,再旁边就是那连绵不绝.巍然高耸.被一片苍绿覆盖着的青山了。土路一直傍着小河,孤零零地延伸进大山的深处,不知到底有多远。

我叹了口气,正无可奈何地往前走去,忽然听到”叮呤呤”一声,从煤堆后面转出一辆三轮车来,那三轮车和城市里的大致相同,只是非常的破旧与肮脏,不知是载客还是载货的,正犹豫间,那车夫看见了我,脸上一喜,转过车把就向我骑了过来,”吱嘎”一声停在我面前。

“要到镇上去吗?”车夫黝黑的脸殷切地笑着。

我喜出望外,连忙点点头,毕竟,拖着一大堆行李,在这样的太阳底下走在这样的土路上,不是一件轻松愉快的事。将行李和我自己勉强挤进三轮车座,车夫就蹬着车向前而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