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军团原创]求佛

这是一个很宁静的世界。

这是一坐在半山腰的寺庙。庙里烟火不是很旺,但却偶尔有游人到这里来烧香拜佛。如隔世的木鱼声断断续续的从庙的大堂里传出来,很清雅,没有半点红尘的杂念在这声音里面。

大堂里有一尊高大的铜铸佛像,很尊严,很祥和。坐垫里,不断地有人在喃喃自语,那是人们在求佛。

大院里,有一个僧人在“沙沙”在打扫着落叶,原来是秋风带来了一片片落叶。扫不完的黄叶,停不下的人。

这,是一道风景。

忽然间,西风吹起了满地的落叶。游人们也匆匆的下山了,因为天空中只剩下一道如面的残阳挂在上面。

但是,在脱了红漆的大门外有一个人在朝庙里走进来,一个头发飘飘的人,一个腰间佩着七星剑的人,一个非常冷酷而又十分英俊的年青人走了进来。黑色的衣服,冷峻的脸,十分无情的人。

他,走到院子中间。

扫落叶的僧人依然低头只顾扫着他的落叶,可是就在这时,大堂里的木鱼声地嘎然而止!“既然来了,就进来坐坐吧”里面突然间飘出这一句话来,是那个敲木鱼的各尚说的。

他一听,脚步慢慢的往大堂走入。四周,已经开始安静下来了,扫黄叶的僧人也突然间不见了踪影,只剩下香炉上的香在慢慢的燃着。他顺手摘下腰间的剑拿在左手中,眼神却还是那么冷峻。

大堂里,只有一尊佛像在微笑。两旁,是蜡烛在燃着,照亮了有点黑的屋子,也照亮了一个世界。

佛!就在面前,他看也不看一眼。

在他的左手边却有一个老和尚微笑,手中拿着茶壶在悠闲的冲着茶。看到他来了就说:“坐,渴了先喝杯茶。”年青人看了看他,朝老和尚的对面坐了下来,可手却不动他面前的那杯茶。

“你的死期到了,”年青人说。

老和尚好像没有听到一样,依然在悠闲在冲着茶。

“我今天来了,你的死期到了”年青人又重复着刚才的话。这时候,老和尚轻轻的放下紫砂茶壶,看了看年轻人,说,到大院去吧,佛不可以见血,等我弹完一首曲子你再动手吧。

老和尚说完,起身就走出大堂了,年青人也跟着走了出来。

那一道如血的的残阳依旧挂在空中,秋叶也依旧从枫树上飒飒飘下来;大院的地上,铺满了血红的枫叶。

悠悠的琴声响起了。

老和尚那一双手灵活地在琴弦上跳动起来,悠美的琴声正不断的传出,传在这个秋日的黄昏中,传在这个如血的残阳下,传在这个宁静的世界里。年青人依然很冷峻地站在老和尚的面前,左手,拿着染满无数人鲜血的七星剑,他正准备下手,只等琴声结束。

琴声、人、秋日、黄昏、剑、佛。

突然间这个世界沉浸在这一片琴声中。年青人手中的剑慢慢的垂了焉,而老和尚的微笑却还依然挂在脸上,跳动的琴弦开始慢了下来。

西风,已经停了,落叶,也不再飘下来了。

一刹那,琴声、突然停止了。老和尚说:“动手吧”年青人看了看天,望了一眼眼前的琴,忽然他跪了下来,扔开了手中那把剑。老和尚苦笑着,“既然跪下了,那就到佛前求佛吧。”说完,扶走年青人走进大堂里,一会儿,木鱼声再次响起,佛像前有个年青人在跪着,在求佛。

求佛,求的是什么?什么是佛?既然知道了,那就跪在佛面前认真慼诚的求佛吧。

我们有的时候是不是活得很辛苦?那就 放下你手中的屠刀,虔诚的在佛前跪跪吧,也许,我们的忙碌的心灵会得到一点宁静,或许,我们在红尘俗世里的烦恼会忘记。毕竟,佛,是一个安静的使者。

经过千年的冲刷,那一座佛还在那里,只是物过人非,如今,再也找不到昔日的踪影,可是记忆还在脑海里面。

记忆,一个洗不去的东西,连在佛前也得不到半点的宁静。

天青,路茫茫,人稀少。

在那一座庙里的木鱼声还依旧响起,只是西风不再吹起了。

那远古的琴声也消失了,此时此刻,佛,还记得吗?

千年的罪,几个世界的记忆,如今还存在投了几世胎的人的脑海里,也许他永远忘不掉,也许,他还需要求一次佛吧。



本文内容于 2007-12-16 18:38:48 被战凰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