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这是一场十足的男人戏,影片里面杀戮和战争的场面从一开始便紧紧占据着观众的视线,充斥着观众的脑海,然而这一场男人戏,却让无数的女人为之动容。


这是一个关于三个男人的故事,三大男主角从影片里的相遇,到互立投名状时,就注定了这是一个属于他们的故事。尽管这个故事里面有一个相当重要的女人,但莲生的存在,反而更加衬托了这三个男人之情的情感。


这是一个注定以悲剧收场的故事,当李连杰从死人堆里爬出来时,金城武的旁白已经在提醒着所有的人:他说那天从死人堆里爬出来,他已经死了。如果姜午阳能够再聪明一点,早一点看透这句话的涵义,是不是就不会发生这样的故事?


敢问,一个已经死了的人,怎样又会有感情的存在呢?就像庞青云说的那样,他不相信什么投名状,但是,我更不相信他是相信赵二虎和姜午阳。倘若他真珍惜与赵二虎之间的兄弟感情,又怎会在明知莲生是兄弟的妻子时,还仍然不管不顾的跟她在一起;倘若他真珍惜与姜午阳之间的兄弟感情,又怎会在最后时刻为了坐上巡抚的位置而对姜午阳下狠手?


但是,我仍然相信他是有情感的,所以在狠心杀害赵二虎时,那一场感人肺腑的感情让人颇为动容,只是在野心和名利面前,兄弟之情便再也无足轻重。


与庞青云截然相反的则是赵二虎,这个简单、憨厚、重情义的汉子。他带领兄弟占山为匪,只是为了填饱肚子;他带领兄弟参加清军,也只是为了填饱肚子。他没有文化,不识半个字,却懂得兄弟的含义,因此,即便是在他与庞青云已经有着很深的隔阂时,在听闻大哥受困时仍然奋不顾身的前去营救。


赵二虎太傻,太憨,但正是因为他的傻和憨,才让他成为最幸福的人。尽管妻子和大哥苟且,但他一直都不知道;尽管被大哥乱箭穿心,他到死也不会明白真相。就在他倒下留着最后一口气时,心里面嘴里挂念着仍然是大哥庞青云,直到死的那一刻,他都相信投名状意义是真实的存在。


姜午阳太奸和大哥和太憨的二哥之间,显得颇为重要。一方面,他相信大哥庞青云这个读书人的能够带给他正确的选择,如同那句“擒贼先擒王”一样,庞青云的第一次出手就已经深烙他的心;别一方面,他也十分珍重自己和二哥之间的兄弟情义,当知道二哥是被大哥所杀害时,便立誓为他报仇。兄弟乱我兄弟者,视投名状,必杀之。直到最后,姜午阳也一直坚守着这样的信念,但是他却不再相信这样残酷的事实。


南京之后,兄弟情义不再;南京之前,兄弟情义已经渐渐生叉。


在苏州,庞青云本有机会正法赵二虎,但是他没有,或许他是为了稳定军心,但无可否认的,他对赵二虎至少有一丝情义。只是,在野心和名利面前,在纷杂的朝廷面前,他不能不做出这样的决定。只是,庞青云也太过单纯,他忘记了自己一人是如何从1600人里苟且偷生的,他更忘记了这片江山是三兄弟一起打下的,当他亲自击碎这段兄弟情时,便让自己回到了五年之前。


年之前,庞青云尚可保留一条命,五年之后,他还会有这样的好运吗?他忘记了,忘记了自己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了。上天给过他一次重生的机会,但是,他却没能好好把握,所以无论最后是怎样的结果,他都只能无可奈何的接受。


其实,故事完全不用这样发展的。这是一个在特定年代发生的特别的故事,倘若不是朝廷的勾心斗角,又怎会民不聊生,又怎会出现赵二虎这样的匪,又怎么让一个将军苟且偷生。所谓造化弄人,或许说的便是如此。所以,自始至终,导演这一场悲剧的不是别人,而是那些残酷的战争,那些永远不会休止的利益纷争。


《投名状》用刻骨铭心的兄弟情告诉着每一个人,战争足以泯灭所有的感情。如同赵二虎一直不明白的问题:我一直以为打仗抢东西才会杀人,现在当好人也要杀人。


电影结束了,但生活中的战争却远远没有结束,于是《投名状》的声音便一直回荡在耳边:纳投名状,结兄弟义;死生相托,吉凶相救;福祸相依,患难相扶;外人乱我兄弟者,视投名状,必杀之;兄弟乱我兄弟者,视投名状,必杀之。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