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军团原创]多蚊斋杂谈(一)----金刚聚首

多蚊斋杂谈(一)

多蚊斋,不是什么茶庄,也不是什么湖边宁静的别墅,它是我生活了两年多的普普通通的标准大学四人宿舍!两年了,它默默地承载着我们大学生涯的一切。两年多,有充满欢笑的开心逸事,有摇头叹气的无奈事,也有触动内心的感情事,当然少不了眼眶盈泪的伤心事!从这一刻开始,我决定用跟前的键盘,打前我们两年来的点点滴滴!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金刚聚首

两年前,高考发挥得不怎么理想,于是只被考前填报的第二志愿普通本科院校录取。2005年的9月,心不甘,情不愿地拿起了这张第二志愿的通知书,拒绝了父母的相送,只身一人,前往学校!2小时的火车,2小时的长途汽车,郁闷和不快都被路上的风景和对大学新生活的无限的遐想冲散!


和每一所大学一样,车站到处随处可见欢迎新生的横幅和标语,刚一下车,热心的师兄,师姐就跑上前来,带我前往那所引起我无限遐想的校园。从踏进校园的那一瞬开始,我就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朝气和活泼。热心帮助新生,跑前忙后的师兄师姐;充满好奇和希望的新生,到处洋溢着和别处不一样的气息。

多亏了师兄的帮忙,顺利地在人群中拥挤报名新生中完成了各种繁琐程序,来到了这间我将要是生活四年的大学宿舍——229!



宿舍里已经有一位仁兄在收拾自己的铺位了。此人身长175cm,目光如炬;见到我一人大包小包正在艰难地挪动,友好地上前来帮我的忙。很高兴,能有这样的一位舍友,更为难得是,他有个和前国民党高级将领一样的名字(为了舍友的隐私,就不便在这里提出了)。收拾好东西,我们俩便闲聊起来。他来自农村,家庭经济比较拮据,学费是贷款的,生活费也是暑假的时候自己打工挣来的,这对于我一个生活在城市里,娇生惯养的独生子来说,是多么惊奇,多么值得钦佩!


聊得正欢,楼道里突然人声鼎沸,宿舍的门口出现了许多人。不用说,准是送孩子的家长团队,又是哪家的公子哥来了啊?果然,四位长辈陪着一个同学走进我们的宿舍,个不高,挺斯文的,家长们都在帮他忙前忙后。看得我们很无奈,又帮不上忙,插不是行嘴,只能呆呆地看着!终于忙完了,又都一起出去买生活用品了,还是剩下我们二人在那胡侃!


到街边随便吃了顿来到学校后第一餐晚饭后,宿舍里终于来了最后的一人,将近180cm的身高,虎背熊腰,正在那用我们听不懂的外语(潮汕话)和老乡交谈!来到新的地方到处新的人,除了客套的交谈,真的没什么干的,我就一人上到大街上溜达去了!

深夜归来,宿舍里其他三人都在床上了,我躺在床上,听着风扇的翁翁声,看看大家都没睡,刚来到新的校园,都有些激动,兴奋!


“聊聊吧!”

“好啊!”我钦佩的“国民党高级将领”也赞成到!

“哦,好啊!” 潮汕大汉也抄着不标准的普通话发话了,

“那聊什么呢?”终于也听到公子哥的声音啦!

“那来那么多的规定,想聊什么聊什么,这不是在做报告,我们这是聊天,侃大山,吹牛,打屁!想说什么说什么,不用负法律责任的!”

“那好,我先来介绍我自己……”

……


夜深了,经历了一天的奔波,舍友们都疲倦地睡去了。望着刚刚装修完,洁白的天花板,我叹了口气:就这样成为了一名小时候令人梦徊千絮的大学生了!看看漆黑的周围,想想将要在这里和周围的刚认识的新朋友们在这里生活四年,心中涌出无限的感慨!慢慢闭上疲倦的双眼!


2005年9月3日,229宿舍又迎来了四位大一的新生,也在这一天这四位大一的新生就在这里聚在了一起,揭开了两年多酸甜苦辣,有喜有泪的大学生活!


最后来首打油诗,怀念两年前那难忘的相聚时刻:

千里远行为求学

疲极落脚多蚊斋

古有桃园三结义

今有蚊斋四聚首

四大金刚新聚首

传奇故事由此书


PS:第一天的故事有些流水帐,今后陆续送上多蚊斋里发生的的多彩人生!


本文内容于 2007-12-16 17:04:06 被太稀饭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