蛟龙出海 第四章.龙窥四海 214.大洋彼岸的会议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50/

孙川的计划其实还有很多好处,而且这些好处无论南华共和国的众多领导人倾向于那种思维都可以得到满足。因为如此一来南华共和国提高的工业能力可以为海军发展做贡献,同时无论是谋取澳洲还是整军备战都不需要从现在紧迫的资金中拿出太多,而办学计划自然就可以顺利进行。

当所有人都知道了这个计划的内容并且在计划中看到了自己想要的发展前景之后这个计划就自然而然地顺利通过了。

当然孙川的计划可以说是一次谋国行动,所以还是有很多准备工作要做,同时和美国方面还是很多事情要协调,因此还没有那么快,而且澳洲的不稳定还没有达到南华想要的程度。尽管现在澳洲出来了局部的抗税事件,但是全部是以家庭为单位的个人行为还没有上升到有组织抵抗的程度,所南华共和国另外一个重要任务就是帮助现在在澳大利亚所有的人反抗英国的压迫。

时间过得很快当南华共和国将事情作出详细的计划,再将其中牵涉到美国的部分表达给罗斯福政府的时候已经是6月了。

在6月中国却发生了令人极其沮丧的事情,南京政府对GCD开始了新一轮的清洗高峰,对各大城市特别是上海的GCD地下党员开始了疯狂的捕杀行动,即使是躲避在外国租界的也难逃暗杀的结局。

南京政府之所以能够开始如此大规模的反G行动说到根本上首先要感谢倭人,在上海抗战期间上海支持抗战的各界人士中就有大量的GCD员,在国难面前这些对中国怀着特殊政治理想的人毫不犹豫地走到前台来支持抗战,甚至在上海获得胜利之前形势严峻的时候上海周边出现了不少的游击队准备抵抗到底。然而上海作战胜利之后这些人的身份也被彻底暴光,而且南京依旧残酷地实行着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国一个的血腥政策!”

也正是因为这件事情南京政府好不容易因为抗战累积起来的民望又丧失一空,而19路军也被南京借部队整编以政治考合的名义进行了彻底清洗。

南华共和国仅仅是通过大使馆对南京表达了对事态的关注,而实际上南华对南京的举动并没有办法,如果取消援助物资到时候苦的还是中国人民。

不过在南华共和国对罗斯福政府表达合作意向之前,南华共和国就开始了在澳大利亚的紧张准备工作。

当5月英国增援澳大利亚的部队一到,澳大利亚信任总督艾萨克·阿特弗雷德·爱萨斯爵士就迫不及待地要求澳大利亚议会通过新的税收法案,要对澳大利亚的工矿企业征收高额的税款。如今在澳大利亚上的欧洲人后裔已经有300多万,而南华共和国输送而来的劳工就达到了将近600W,这一方面是因为南华的大力输送政策,令一方面也是因为南华需要的大量资源给澳大利亚的矿业带来了巨大的市场,也正是因为如此那些矿厂主大部分都和南华共和国穿一条裤子,而这些因为南华共和国的订单而富有的人正是议会的主要组成部分。

结果在议会中除了少数英国派遣的官吏投了赞成票之外,所有的议院投了反对票反对票占总票数的96%。之后艾萨克·阿特弗雷德·爱萨斯爵士为了完成联邦政府的任务几乎每天都拜访几个议员打算说服这些人,并在之后的几个星期中不断地进行投票,结果依旧是90%以上的反对率,最后迫于英联邦政府的压力澳大利亚总督艾萨克·阿特弗雷德·爱萨斯爵士解散了议会。

澳大利亚总理迈克.斯威尔跑到了艾萨克·阿特弗雷德·爱萨斯的总督府指责他没有权利解散议会,并且开始在澳大利亚去年才开办的电视广播台开始了面向全澳大利亚人的演说,抨击英联邦,抨击澳大利亚殖民政府。并在演说中说:“亲爱的澳大利亚民众,尽管我们依旧怀念着我们的不列颠家乡,但是我们的先辈从一开始就是作为罪犯、流浪汉被送到这里,在这片土地上我们经过几代人的努力终于有了自己美好的生活。但是那些生活在伦敦的绅士他们不但用低的可怜的价格从我们的手里抢走我们的劳动成功,更剥夺了我们和英联邦殖民地唯一不同的自治权利,也就是说从艾萨克·阿特弗雷德·爱萨斯这个匪徒解散议会的那一克起我们已经成为了曾经是自己同胞的人的殖民剥削对象。今天我将用选民给予我的权利,在这里郑重宣布恢复议会,如果我代表澳大利亚民众的权利不能得到尊重我将宣布辞去总理职务,开始新的斗争。同时今天我也号召不屈的澳大利亚人民一起开抗争,争取我们应有的一切。”

就在前一天晚上迈克.斯威尔发表演说之后,次日宣布废除《澳大利亚临时税务条例》,将税收调整到澳大利亚正常水平。

同日在1927年才搬入的首都堪培拉议会接受女议员爱尔. 薇薇尔的提出对废除英联邦任命的澳大利亚总督任何行政权利只作为政府象征的议案,以及议西部矿厂主院威廉.海耶尔提出的给予在澳大利亚定居工作一年以上的人以公民身份的议题。

艾萨克·阿特弗雷德·爱萨斯爵士在得到消息之后立刻带领自己的卫队从总督府出发想要再次解散议会,但是到议会大厦一看外面有数百警察护卫,艾萨克·阿特弗雷德·爱萨斯爵士开始调集军队希望在议会正式废除他的权利之前解散议会。

然而今天的会议所有议员都是有备而来仅仅是用了1个多小时对两象内容进行解说之后就正式开始投票,第一议案以85%通过第2议案以60%通过。

第一议案的内容很好解释,而第二议案的内容就有些特别了。

南华共和国这几年向澳大利亚输入的劳工如果以第2议案为标准将至少有300W正式成为澳大利亚公民,同时200多万成为侨民,这300万成为澳大利亚公民的人就拥有投票的权利也就是说为了拉拢这些人澳大利亚将给他们同等的公民待遇,这一方面是议会将这几百万人的力量牢牢地和自己绑在一起,另一方面也将南华共和国绑了进来。

但是这个议题想要通过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因为毕竟牵涉到未来澳大利亚这个国家的走向,而更重要的是众多矿场主非常害怕这些矿工获得了澳大利亚公民的权利之后会影响议会和政府的决策。比如说工人们用自己的选票给矿工定个最低工资,那么矿场主当然是不希望看到的。但是事情有很多变数的存在,议会的议院知道今天的第一项议题的内容是什么,也正因为这样当他们得知艾萨克·阿特弗雷德·爱萨斯爵士一边派自己的卫队和保卫议会的警察对峙一边调集军队的时候他们觉得自己现在需要更多的人帮助了,因此原本几乎不可能通过的议案被通过了这意味着将有300W人同时拥有澳大利亚和南华共和国国籍。

当6月5日澳大利亚议会和迈克.斯威尔政府被澳大利亚总督艾萨克·阿特弗雷德·爱萨斯爵士解散的时候,得到议会第二议案被通过消息的向念恩高兴地从凳子上跳了起来。因为南华共和国对澳大利亚的的策略已经获得了最重要的支持,300W澳大利亚公民在未来澳大利亚“要求”公投加入南华共和国的时候将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同时再过一年将会有更多的人拥有这样获得选票的权利。而且那些新澳大利亚人同样拥有南华共和国国籍,南华可以名正言顺地帮助他们争取自己的利益。

当大洋彼岸的罗斯福在接到南华共和国外交部长李婉辞带来的意向之后并没有迅速地给予答复,作为一个在军队待过又从政多年的美国信任总统他当然知道南华共和国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是谈判这个东西你表现得越冷淡对方在需要你合作的时候就必须开出更高的价码来打动你,所以连续几天罗斯福都将李婉辞晾在那里,总是以工作繁忙为理由不予理会而派国务卿科德尔·赫尔陪同李婉辞专门说一些经济上的合作问题,对于澳大利亚的事情只口不提。李婉辞也没有办法她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外交部长人家能派国务卿来和你谈已经是给足了面子了,但是一提到澳大利亚的事情科德尔·赫尔 就以自己不能做主要等总统有时间才能谈为理由推脱。

其实这不得不说是年轻的南华共和国政府在外交上的失策,就算是再聪明的人想事情也不可能是面面俱到,因此南华共和国自以为自己已经抛出了让美国无法拒绝的条件,却不知道美国人想得到的更多,而实际上如果能得到更多给又会嫌弃呢?

不过澳大利亚的异常政治走向让罗斯福总统立刻开了一个紧急的小型会议。

参加会议的人员有罗斯福总统本人,国务卿科德尔·赫尔 ,国防部长乔治·德恩,总统顾问团首席经济顾问沃特.福兰,前总统顾问团太平洋事务顾问海莫。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在这次会议的5人当中只有海莫在罗斯福前任的时候就经常出入白宫,不过罗斯福这个人对海莫还是非常欣赏,特别是他对太平洋事务的见解上有很多需要参照他的意见。

“今天请大家来是想了解大家对这个提案的看法。”

说完会议室的等暗了下来,其实除了总统的经济顾问和国防部长其他人都是有备而来,因此在工作人员简单地用幻灯片介绍了一下情况之后罗斯福就开始等待大家的意见。

但是很长时间都没有人表态,罗斯福深深地吸了一口烟将他珍爱的烟斗拿到又手上说话了。

“先生们,我需要你们的意见,我才刚刚从纽约州长走到美国总统的位置上来,而几个月来都因为经济问题忙得焦头烂额我希望有专业人士说出自己的意见来帮助我决策,这也是我今天请你们来的原因。”原本在这样的场合应该了解事情和南华有接触的国务卿科德尔·赫尔或者对太平洋问题很熟悉的海莫首先发表看法,但是科德尔·赫尔对太平洋事务并不熟悉,而海莫毕竟还是第一次在新总统面前所有有些拘谨,看着依旧沉闷的现场罗斯福只是加重语气悠然地说:“难道不是吗?”

“总统先生我对太平洋事务和政治了解得并不多,但是我想这个南华共和国开出了我们难以拒绝的条件。”先说话的居然是首席经济顾问沃特,看见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他身上沃特顿了顿接着说:“首先是南华共和国愿意放弃的工厂和专利,我们原本就是‘生产过剩’性的经济危机,当然也许大家更愿意说是消费不足,不过无论是怎么个说法,对于美国来说南华共和国的工厂和专利都是可以迅速转化为财富的东西,有这些东西我们就能从欧洲和倭国的奢侈品市场获得需要的资金,同时也能够让产业主心甘情愿地将钱拿出来投资,而我们也可以在工厂里任命更多的白种人员工。老实说我不是一个种族主义者,但是如果白人的问题解决了美国社会就不会有什么大问题,而获得工作的人又可以有工资去消费所以对于处于困难中的美国来说这很重要。另外从另一个方面来说,现在全世界都处于经济萧条阶段,只有两个主要国家是例外,一个是红色苏联另外一个是南华共和国,而从众多处于危机中的国家来看我们美国无疑是第一个有了复苏迹象的国家,也可以说我们是第一个让经济复苏的,再这之后能够第一个成为我们海外市场的就是南华共和国,因此各位先生,我们需要这个朋友。”

尽管这里并不是所有人都是经济专业的,但是打击也都觉得这很有道理,但是南华共和国自然不会是把好处白白地给美国人。

“总统阁下,各位先生,我认为我们还需要谨慎,从战略上来说南华共和国如果再控制澳大利亚那么我们在东印度群岛的利益将受到巨大的挑战。我不得不告诉大家,在今年年初中国上海进行的战争中,南华共和国的军队武器和装备已经达到了世界一流的水平,很难想象这个国家能在几年的时间达到这样的水平,但是这直接导致了倭人在上海将近两个师团被歼灭,而且重要的是这是在他们的海军和空军全力帮助下的失败。我想我们必须要注意这个对手了。”说话的是美国国防部长乔治·德恩,乔治内心的想法和他说的并不一样,其实在他看来南华共和国就算拥有再强大的空军和地面部队也不能飞到太平洋的另一边来攻击美国,而即使是菲律宾受到威胁对美国来说也没什么,那里除了一些加勒比海都有的物产之外没有什么别的东西,至于马六甲水道,贫穷的印度,和欧洲与中国之间的道路美国人占了除了能威胁英国人和倭国人成为别人的假象敌之外并没有太多的好处,毕竟现在谁也不知道海湾拥有世界上70%的石油储量。而乔治宣扬南华共和国的威胁最大的目的就是为军队获得更多的经费。

听到这里罗斯福的眉头皱了一下,其实在他看来这个国防部长应该换一换了,其实罗斯福是很重视空中力量的,而没有雷达能够有效捕捉飞机的年代轰炸机其实要比战斗机有威胁得多,他了解到上海作战中那个南华共和国的飞机全部是战斗机,也就是说在这个年代轰炸机是攻击性的,而战斗机是防御性的,同样南华共和国没有大型军舰个远洋作战能力,历史的限制让这个美国总统摆了个乌龙。不过他依旧是对这个国防部长讽刺战略轰炸机为“幻想家不切实际的梦想”觉得不舒服,因为他本身就是“幻想家”的一员,现在罗斯福的注意力已经从这个国防部长所说的话的对错中出来的,而是气愤这个家伙在这个时候为获得军费而游说,因为今天说出来的这些东西和那些鹰派的烂调子他已经不知道说过多少次了。其实罗斯福也想为军队获得更多的经费,只不过当他前段时间在哈拂演讲是强调外部威胁,希望能够加大国家投入以摆脱危机的时候,孤立主义盛行的美国人民完全忘记了他们昨天还在支持这个总统的经济决策,开始了猛烈的抨击,罗斯福当时不由自潮地说:“本来你想做些事情,带个头,但是走了很久回头却发现一个人也没有。”

“科德尔,你觉得我们应该帮助南华获得澳大利亚?”当乔治.哈恩那些没营养的老生常谈好不容易告一段落他又还想继续的时候,罗斯福打断了他让他的亲信一直和他有共同梦想在他身边帮助他的国务卿科德尔·赫尔说话而且亲切地只叫他的名字。

“总统先生,我认为美国之所以有今天的苦难英国必须负责,而且在今天的世界上无论是在远东还是在大西洋或者是在世界任何地方,和我们展开全面竞争的还是红鼻子撒克迅人,我们帮助南华获得澳大利亚不但自己能获得利益,同时还得到他们在拉丁美洲事务上的帮助,还削弱了撒克迅人,同时从太平洋上看倭国是我们主要的竞争对手,而现在南华和倭国因为上海事件关系很冷,如果南华够强大那么倭人在那里最大的敌人就可能是南华而不是我们美国。同时南华人拿下澳洲世界的目光将集中到那里,而我们的行动就相对地不被重视,也就是说南华共和国将成为我们的盾牌,我觉得我们根本没有理由决绝这样的提议。”科德尔·赫尔说的也许不是罗斯福想的但是他无论说什么都可以作到无私地表达自己的真实想法,因此罗斯福还是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接着将目光移向了海莫。

“我在想各位可能低估了南华这个国家,我从南华这个国家一立国开始就一直为政府提供这个区域的参考。尽管我得到的资料不足,但是这个国家如今从人口上看已经超过1亿,其中东印度群岛地区的华人也就是中国人所说的南洋华人几乎已经全部集中到了这个国家,并且他们从中国大陆吸收了3000多万难民,很难想象一个刚刚建国4年的国家以每年1000万的速度吸收华人,现在这个国家已经基本确立了华人的统治性地位,并且无论从政治、经济还是军事上这个国际无疑都创造了奇迹。其实从我的了解来说目前澳大利亚没有强有力的军事和政治力量威胁他们的安全,而以他们的人口来说并不是十分需要土地,所以我现在认为这个政府是扩张性的。但是我始终不明白得到澳大利亚他们能得到什么?所以从现有的所有事情来说我决定我们应该和他们合作,但是我的心里总是有些疑惑,因为我不明白他们在做什么?”海莫说出了自己的真实想法,从他一直对南华的研究来说他觉得这个国家创造的奇迹让他有些不安,“而且从澳大利亚来说,在他们刚刚建国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了对澳大利亚的劳工渗透,也就是说他们的计划早就开始了。”

听完海莫的话罗斯福已经陷入了沉思,当然除非有人能想到什么南华对美国不利的地方否则务实的美国人不会放弃合作的机会。

“海莫,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加入我的顾问团!”实际上胡拂的顾问团已经解散了,而海莫今天来是一个美军参谋接到总统的命令而来的,如果他加入罗斯福的顾问团那又可以自由出入白宫了。“因为你所说的南华共和国早在几年前就开始了对澳大利亚的图谋,有了新的进展,澳大利亚国民议会已经正式投票通过在澳大利亚居住和工作1年以上的人将被接纳为澳大利亚公民,也就是说从今天开始有300W人拥有南华和澳大利亚双重国籍,同时这些人在以每天1万人的速度增加,在4年前澳大利亚只有300W人,也就是说南华现在有充足的借口介入澳大利亚而现在不是我们选择帮不帮助他们的时候,而是选择怎么和他们合作互相帮助的时候了?南华入主澳大利亚已经成为定局。今天让大家来就是因为我接到了这个报告,因为仓促所以没有告诉大家,但是依然很感谢大家让我对南太平洋事务有了更深的了解。”具有敏锐政治嗅觉的罗斯福自然只有澳大利亚的那个法案意味着什么。

“海莫先生,就如同你说的一样这个国家如果图谋一些事情应该很早就有所准备了,那么也就是说他们没有计划的就不会那么早准备是吗?”罗斯福又一次叫住了海莫,因为今天的事情让他对这个国家产生了强烈的关注。

“总统先生,从他们目前的行事来说是这样的。他们大部分的事情都有非常长远的规划。”海莫回答到。

“那么我想问他们的长远规划中有菲律宾吗?”罗斯福关切地问到,这显然是一个看似也许不那么重要但是却意义非凡的问题。

“从目前来看,他们没有任何针对菲律宾的行为,相反他们在帮助和拉拢道格拉斯将军。”海莫似乎想到了什么。

“那么就是说他们至尽对美国还是友好的!”罗斯福最后下了定义,也给今天的讨论一个结果。“而且也没有针对美国的计划!”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