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杀 第二章 卖身契 第五十五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83/


被周天顺‘绑票’后杨开会在这几天中略有些生气,好在由一直由周天顺带来的老妈子在身边的精心伺候下也就消气了。在客轮上周天顺则把自己埋在各种资料当中,并且一天直至少也要组织出国人员开几次会。跟着周天顺一起出国的这次可是高兴的不得了,尤其数那个李云古整天的上窜下跳叽叽歪歪的,对什么都新鲜,对什么都要问问,烦的周天顺真想一脚把她踹海里去,直后悔为什么要把这个骚娘们也带上,好在这样的时间并没有过多久,船一出了锚地就起了风,除了良子外晃悠得一帮人吐的一塌糊涂,不能再欣赏美丽的海景,感受那湿咸的海风,而那个李云古也只有哼哼唧唧的躺在床上的份了,周天顺终于清净了,用他的话来说‘整个世界都清净了’,周天顺在他们的眼里就是变态,这个打小就住在陆地上家伙居然不昏船。要光晕船也就罢了,最多吐一吐,躺在床上不动换,可他妈的还要组织开什么会,还要学习,周天顺在众人的眼里现在已经不光是变态了,而是变态加神经大条,当然了没人敢当面说他什么,就连背地里也不敢私下议论,谁知道会不会被打小报告,既然只敢在心里指责,那么就得乖乖的听话,该干什么干什么,谁让老板不是自己呢。

到达香港的时候在香港公司的人已经安排好了住处,郑明山虽然曾听说香港有组织的人,但是自己并不知道该怎么联系,再加上身无分文只好跟在周天顺的屁股后面了,杨开会在到达香港后得到了很好的治疗,李云古忙着继续炒作,并把周天顺的又一力作,新近创作的‘我的中国心’唱红了尖沙、九龙、旺角---整个香港,这时候被老将赶出来的李宗仁恰好也在香港,并且正处于人生的低潮,整天忙着筹划重返广西,而周天顺则把更多的精力放在经济策划上面,一心想着怎么赚钱快,怎样赚钱多,满脑子都在考虑着伟大的‘放马圈钱’计划。

在香港周天顺这次终于算是了知道了人们曾经说过的香港的所谓的‘繁华’了,虽说比起大陆来已经好上N倍了,但在心里仍然大大的鄙视了一番,不过想想自己也乐了——现在是什么时候啊,刚三十年代。为此在大失所望下他带着一大票人马好好的堕落、疯狂的奢侈了一把。周天顺通过当地的报纸了解到时下的香港的经济状况:背靠大陆这个大市场,香港的经济没有受到世界经济危机太多的影响。在香港周天顺把更多的时间投在与华人华商联络感情,而李宗仁带着一帮子‘要饭的’(周天顺语)正谋划着东山再起,同样是到处游说,同样是和各界大佬打交道但周天顺可比李宗仁受欢迎的多。周天顺鄙视归鄙视但为了以后的抗日救国大业,还是通过其他渠道和李宗仁联系上并私底下给了他三十万大洋。

在这期间周天顺私下会见了英国人,双方在友好的气氛下回忆着过去愉快的合作,展望着美好的未来,当然周天顺最后谈的重点还是钱和援助,英国人对于周天顺的期望值很高,尤其是在上次和老蒋谈判的时候威胁蒋介石,再加上周家战斗力强劲的军队,这让英国人看到了某种希望,把周天顺的评估提高了N个百分点,因此对于周天顺基本上是有求必应,比原来预想的结果要好的多得多,这是周天顺没有想到的。

说来恰巧在周天顺乘船前往日本的同一天(杨开会等人也被夹裹着上了船,理由么还是要求归还买命钱),李宗仁等人也开始返回广西准备东山再起,同时在大陆蒋介石正在开始对中共苏区发动了第二次围剿。此次日本之行周天顺很是低调,但是日本的方面却反映很大,虽然周天顺与日本人的关系在外人看来是很有些裂痕,但淄博的石油的百分之九十的原油均输往日本,由此淄博的石油带动了整个日本石油工业的发展,创造了无数的就业机会,使日本的GDP增长了N个百分点,为其经济的增长做出的巨大的贡献,这是周天顺的无奈和不愿想到的。日本军部已经把周天顺列为比原来的东北王张作霖更加重要的战略伙伴,而且周天顺通过宫本的手向日本方面发了一条消息,中国正在堪探第二块油田。这个消息至关重要,周天顺离开上海至香港的行踪全在日本军部的掌握之中,日本军部通过宫本和良子对于周天顺准备访日,坐的什么船,带了些什么人,都什么样的背景都被查的清清楚楚当然这里面并不包括郑明山等人。当周天顺刚在香港登船的时候,日本方面就已经开始在着手准备了。

日本


“三浦君,你那位支那的朋友周天顺何时可以抵达日本?”

“阁下,他将在二天后抵达横滨,到时我将以朋友的身份迎接他,并把他带至东京。”

“关于中国第二块油田的消息是否可靠?”

“这个消息十分可靠,第二块油田应该就在甘肃境内。”

“ 中国第二石油就要堪探出来,而日本人自己的油石还要等到什么时候啊。”谁提了这么一句,周围的人叹息了一声之后便陷入沉思之中。

这时候我们的三浦正盘算着周天顺应该已经把钱打到他的瑞士银行里了,都怪自己那个爱慕虚荣崇洋的活宝老婆,花那么多钱在瑞士购置别墅、请佣人、购置金银珠宝首饰,钱都快被她折腾光了~~~。

“三浦君”

被打断走神的三浦慌忙坐正“嗨!”

“这次就要看你的了,这条消息务必要得到周本人的确认,因为这将关系到整个帝国未来的战略构架。”

”嗨!”

“根据经济专家预测,第二块油田如果只要与淄博油田储量差不多,那用不了几年的时间支那的石油供给将打破日本石油受制于英美的局面。”另一位大佬接着补充“如果真是这样,军部认为在支那和周天顺的问题上就要重新给予定位了。”

“嗨!卑职一定不负天皇的厚望”

而这时坐在轮船上享受着海风的周天顺突然打了一个大大喷嚏。“他妈的,一想二骂三念叨,到底是什么在他妈的想念老子呢?宫本么?”想到宫本就想到曼妙的身体,周天顺不住的意淫,想到兴奋处使劲攥着两个拳头呲着牙‘嘿~嘿~嘿~嘿’的一阵奸笑、淫笑,没发觉身体的某个部位发生了变化,引得其他乘客一阵的侧目。

两天后轮船到达横滨时,码头响起了军乐,周天顺擦了擦鼻子,昨天晚上与良子学坦塔尼克站在船头把自己搞感冒了,虽然晚上在良子身上补充了一点能量,但是这也不能让他的感冒马上就好。“我们船上是不是有什么重要人物啊,这些日本人在搞什么飞机啊?”周天顺问左右,虽然不明白‘搞飞机’是什么意思,但是就连良子也是一脸的漠然。当周天顺一行下船时,三浦以及几个身着海军制服的人来到了他的面前。

“老朋友,你出访日本为什么也不打声招呼,也好让我尽地主之宜,如果不是上海领使馆的人通知,我们还不知道呢。”

“我这不是站在你面前了吗?”心里补充着‘老杂毛’

三浦身后的海军将领搞不懂一个帝国的中将,为什么要对一个支那人这么热情,就算他是个军阀也用不着这么大的阵仗。这些将官们搞不懂军部为什么要这么搞,支那人就是支那人,就算他是军阀或者那个什么蒋什么来着,他还是支那人,支那人是愚蠢的,是与猪划等号的代名词,这在这些将领思想深处早已经根深蒂固了,虽然要迎接的是一个支那人而且要热烈还并不能做作,但是既然是军部的命令,那么就必须遵守,即使迎接的真是一头猪也得干。于是在三浦的介绍下这些人先敬礼再主动伸出双手与周天顺亲切握着。周天顺原本打算在日本逗留五天最多一个星期,不过现在看情况没有二个星期也走不了,这使周天顺非常的郁闷----都是钱闹的!----晚去那么长时间得少赚多少钱啊。并且周天顺也比较反感现在的日本,虽然对日本的女人和那个叫什么‘风俗馆’(日本特有的色情场所相当于妓院)及‘浅川’(日本特有的传统色情舞蹈)的东东非常感兴趣,但是现在的日本内部的矛盾也十分严重,针对中国的大规模的战事也在酝酿之中。


关于浅川:艺妓们提起和服长长的下摆模仿起渡河的姿态,随着河水的越来越深,提起的下摆越来越高,逐渐露出膝下然后是大腿直至提到腰部,并且不能穿包括内裤在内的任何遮挡衣物,不少小日本就是这时候忍不住掏出那个小的好笑的小J8直接拽过一个就当场干。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