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引子:

又见卿容

莞尔煦风

慰吾相思

容我诉衷

廊桥蜒徊

碧水绕中

琴瑟相偕

幽冥苍穹


我也记不清到底有多久没有梦见过她了。在自己的脑海中,她的相貌也开始模糊。但每当一个人独坐的时候,我总感觉到身后站着那曾经熟悉万分的身体。当然这不会给自己带来一丝的恐惧,相反还常常有些习惯性地想把头往后靠,希望能触到那温暖的怀抱。可我也知道不会再有这样的温馨了,因为心里的人已经化着了神。

没事的时候,我喜欢呆呆地望着天空。看着天上不断流动变幻的云彩,我就希望能找到她驾乘的那一朵。因为自己总以为远在云端的笑颜,早已长伴飘逸的仙鹤,驾着五彩祥云,和着空灵悠长的天籁之声,纵情地悠游在神的世界。

我都在笑自己痴了。可是没办法,八年来日子就这么过的。因为我依然爱着心里的神,她就是我的爱人。

可我又常常回忆起人神别离的时候。那是在八年前的深秋,跟其他的秋天一样没有区别。可在我的记忆里却只能找到阴暗、冰冷和痛苦、无助的感觉。那个让我不想说出名称的病终于让我彻底绝望了,因为那些大大小小医院的专家和教授们已经对着最新的检查结果无奈地摇头。

我还能怎么办呢?从医院的门口出来,搀扶着被病魔折磨得柔弱不堪的爱人,我茫然地抬头看着天,任由深秋的寒风刮进我的心里。我的心在颤抖,我真想放声大哭。迎着路人不解的目光,我背起爱人走进了秋风里......

我一直隐瞒着爱人,对她说只是普通的囊肿。可每次看到她因为疼痛而强忍着不出声的表情,我的心比刀割还疼。我知道她是不想让我担心,可我知道那是常人无法忍受的疼痛啊,它就这样整整折磨了爱人四年多。那样的日子现在回想起来我都不知道我们是怎样度过的,我只知道彼此内心的爱怜和共同的鼓励成了支撑下来的最大原因。

她越来越瘦弱,我却越来越坚强。一个月做了两次大手术,这也不是普通人能承受得了的。看着手术后逐渐恢复的爱人,我心里总希望奇迹能够出现,因为有这样顽强生命力的人连主刀医生也感到惊讶。没有眼泪,也没有灰心。我们又开始接受再一次的放、化疗。

可惜奇迹还是没有出现,病魔已经转移到了她的全身。希望不再,痛苦随着降临。她终于意识到自己将不久于人世,她开始流露出不舍:舍不得自己开始年老的父母,舍不得爱她疼她的爱人,也舍不得关心她的朋友。她常常问:“为什么这世界上有这个‘我’?”我知道她指的是我们的“自我意识”。如果没有它,我们是不是可以永存?我不能够回答,她也最终没有想出答案。

无奈中,我开始为她编织美好的天国,说那是区别于现实的另一个世界。在那里,人就变成了神,能驾御长风,能纵情天宇;能与鹤共舞,能与神同游;高兴的时候,还可以下到凡间,问候自己依然牵挂的人。不知是这样的美好世界安慰了她,还是她已经看淡了生死,笑容重新回到了她的脸上。听着那银铃般的笑声,连我也开始相信有这样的飘渺神界。

“暂时”分手的时候终于到了。“让我去吧”这是她最后的话,泪眼中我仿佛真的看到了春神,她漂移着,回首不舍地看着我,仿佛在对我说:”我终于看到了你为我流泪,本以为象你这样坚强的人是没有眼泪的。这下,我可以感到欣慰了,你的眼泪证明了你是多么的爱我。我会带着这片刻的记忆去到你为我编织的天国,与彩云做伴,与众神共游。如果你想我的时候,我会进入你五彩的梦境“。

从此,我有了一个恋人,她已经成了神。这就是我的“人神之恋”。

本文内容于 2007-12-16 14:22:08 被黄义评论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