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缘狙击 第四卷,秀 第二一章,主角的台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64/




虽然他的话吓了三人一跳,但是李东轩却丝毫没有行动的意思,看着三人一脸苍白的表情,他缓步在房间内走了一圈,随后拍了拍三人的肩膀说道:“好了,今天的戏演完了,如果还想看的话,明天请早。”


听到他玩笑般的话后,三人立刻如同瞬间解冻的火鱼,机械性的站了起来,随后鱼贯的向门口走去。


回来的路上,原本兴奋的四个人,此刻却集体失去了语言的功能,车内被一片寂寥所覆盖,唯一能听的见的就只有车子所发出的周而复始的轻微震动声。


当车子最终回到栖身的宾馆后,四人仿佛陌路一般各揣心事的返回房间。



“大哥,我去把他俩都干了吧?你放心,我手脚利落保证不出问题,而且也不会连累到你。”房间内,潘兴忽然对身边的李东轩说道。


“哦?你想怎么干?”听到潘兴的话,李东轩忽然反问道。


“就跟以前干那几个卧底一样……。”听到李东轩的询问,潘兴立刻用手恶狠狠的比画了一下。


“那恐怕在干掉他们两个人之后,你顺便也要把自己干掉才行,这样我才能放心。”听到潘兴的话,李东轩立刻冷冷的回答道,他话中的冰冷顿时熄灭了潘兴心中的杀意。


“人和动物最大的不同,就是人有逻辑思维能力,我们会推理,会数数,而动物则不会,如果我们放弃这个最大的优势不用的话,我们与动物有什么区别呢?不要动不动的就杀人,杀人并不能解决问题,现在我们的问题是,一条线路不知道哪里断了,只有找到断头才可以纠正错误,杀人可以解决吗?”看到低头站在身后的潘兴,李东轩立刻换成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对他说道。


“可,可是你们不是说有内奸吗?除了我以外,就他们两个人有嫌疑,还不如……。”听到李东轩的话,虽然表现的甚是乖巧,但是潘兴仍然不死心的说道。


“嫌疑人也包括你?在我心里,所有人都有嫌疑,你能把所有人都杀掉吗?而且就算杀掉又怎么样?对方难道不会派别人来吗?我们现在连对手是谁都不知道,就要把着唯一的线索断掉?”潘兴的话仿佛引燃汽油的火星,顿时让李东轩愤怒的呵斥起来。


“一只可以吃人的老虎,除了打死他以外,我们还有什么其他的方法吗?”似乎觉得自己有点失态,在稍微平息一下内心的愤怒后,李东轩再次开口询问道。


听到李东轩的询问,潘兴思索了一下,随后茫然的摇了摇头。


“方法有很多,但是无外两条路,一是放虎归山,二是把他关在笼子里。现在我们知道这个内奸在我们身边,我们是被迫让他离开好呢,还是要把他留在身边好呢?如果让他离开,我们势必要再次面对危险,而如果将他留在身边,我们就可以按部就班的,一步步查出对手到底知道我们多少情况。”潘兴的愚钝显然让李东轩感到为难,在轻轻的摇了摇头后,他再次耐心的解释道。


“无论谁是内奸都不重要,只要他还在我们身边,我们就可以揣测出他的行动,好了,你下去吧,记得照我说的话做,查查夏小姐手中那张支票的动向。”在说完这番话后,李东轩也同时失去了解释的耐心,不耐烦的向潘兴摆了摆手,他再次转头看向对面的玻璃窗。



黄雷知道自己此刻已经成为局里的一个大笑话,现在自己的事迹已经传遍了边洲所属的七个分局和两个武警支队——带领一群全副武装的警察,抓捕了一群卸货的搬运工,并且顺便‘缴获’了大批的小苏打。


“听说了吗? 黄头干了件大买卖。”


“是啊,我知道,三局早说了,听说抓了一批卖食品添加剂的。”


“恩, 可把食堂给高兴坏了,估计以后二十年蒸馒头的面碱都有着落了。”


………………


如此的议论不一而足,让此刻的黄雷觉得自己仿佛顶着一块沉重的大石头。 更让他恼火的是,事情并没有就此结束,被抓回来的那些人似乎非常懂法律,不但轮番叫嚷着要起诉他,而且针对警察扰乱他们的工作,而不依不饶的要求赔偿,甚至连那袋被打开的小苏打,都被当作证据而妥善保管起来。


直到后来张局长的出面,才让事情逐渐平息下来,在他保证严肃查处这件事的负责人后,这些人才骂骂咧咧的离开了公安局。


“很有意思嘛,调动大批警力,调动整个城市的监控系统,结果却……,黄雷,你告诉我,你唱的这是哪一出?”办公室内,张局长一边急噪的来回度着方步,一边生气的向黄雷质问道。


“第一,情报的错误导致最终行动的偏差,第二,犯罪嫌疑人过于狡猾。第三,片面的了解,导致低估对手……”听到局长的质问,黄雷沉默了一会后,低声开口说道,不过话没说完就被张局长不耐烦的制止下来。


“行了行了,我不听你的照本宣科,这些东西留到会上做检讨用,我现在想问你的是,你们的侦办方向到底有没有错,当初你可是信誓旦旦的和我说过,这个计划虽然有点冒险,但是却万无一失。可是现在呢? 密我替你保了,连局里的人都不知道你们专案组整天在忙活什么?人呢?我也给你了,夏雪现在在哪里,你连我都不告诉,而且整个案子,要车有车,要人有人,可是到头来,你给我整了这么个结果。”气愤的看了一眼低头不语的黄雷,张局长仿佛抱怨一般的数落道。


“我保证以后不会犯这种错误了。”抬头看了看脸色铁青的张局长,黄雷严肃的说道。


“还以后?现在整个边洲就已经让你闹的不象样了,前两天弄的跟戒严似的,我办公室的电话都差点被打爆了,甚至连市长都出面问我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让我怎么说?” 黄雷的保证并没有平息张局长的愤怒,相反却让对方再次抱怨起来。


“再给我一段时间,我保证完成任务。”回答张局长的仍然是一如既往的简练。


“你也只有这一段时间了,党委会过段时间可能会讨论关于你和金淼之间工作调动的问题, 有可能你会被调去负责经侦工作,为了不让你感到突然,所以我提前向你透露一下。”听到黄雷的话,张局长沉默了一会后,冷冷的说道。



“杨老板,你这是干什么?”同一时间,在宾馆内,杨林突然的举动让潘兴等人大感意外,看着迅速整理包裹准备离开的他,所有人都不知所措起来。


“干什么?我赶快闪人,好吗?还没怎么地呢,就来这么多警察,说不定你们老板根本就想涮我一把,说不定真把我卖了,我还得帮他存钱去呢。”杨林一边胡乱的将四周可以触及的东西塞进包裹,一边气愤难平的说道。


“您别这样啊,要走也好先和我们老板说一声再走啊。”见此情景,一旁的潘兴连忙劝阻道。


“说什么?可别让他知道,到时候再拿车拉我绕城市一圈,随后再把我给卖了?得了,货我也不要了,大不了重头再来,要是让警察抓到,我估计我这辈子就算完了。”听到潘兴的话,杨林连忙阻止道,同时推开四周围拢的众人,大步向外走去。


“杨大哥,你这是要干什么?”刚到门口,李东轩忽然迎了上来。


“李老板,你做的是大买卖,我这小门小户的和你可实在玩不起,你这又卧底又警察的,我这个人脑子可笨,根本反应不过来,万一哪天你一高兴,把我装进去,我上哪说理去?”听到李东轩的询问,杨林立刻抱怨道。


“那杨大哥不打算干这行了?”听到杨林的话,李东轩微微一笑,再次问道。


“唉,人这是命啊,干哪行不干哪行不是我说的算的,现在本钱都折进去了,我看也是到头了,唉,老天爷饿不死瞎家雀,到哪算哪吧。”听到李东轩的询问,杨林长叹了口气道。


“杨大哥不用如此悲观吧。”似乎杨林的行动让他觉得好笑,李东轩一边微笑着,一边反问道。


“悲观?啥悲观,李老弟啊,不是我悲观不悲观,是你昨天干的太吓人了,吃不消啊,我实在是吃不消。你还是让我走吧。”听到李东轩的话,杨林立刻无奈的说道。


“杨大哥,不用这么担心,我那些话不过是骗人的,你就放一百个心在肚子里吧。”杨林的回答比任何恭维话都要让李东轩受用,所以在听完对方的话后,他立刻自信的拍着杨林的肩膀安慰道。


“那你这么说?没内奸了?警察也不会找到我头上来了?”听到李东轩的安慰,杨林连忙迫切的追问道。


“哈哈,内奸不内奸的先不要说,我们杨大哥可不能轻易的让人家抓去,是吧?”李东轩说到这里,忽然转头向其他人问道,听到他的询问,身边的众人立刻随声附和道。


“好了,小乖,帮杨大哥收拾收拾东西,一会我们去找个地方乐一乐,至于杨大哥你嘛,就先别想着走了,货这事还没算呢,你总不能让兄弟担着不道义的名声吧。”随口对潘兴和杨林安排了两句后,李东轩带着一脸灿烂的笑容转身离开了杨林的房间。


“嘿,有我们老板这句话了,杨大哥你就不用担心了吧?”看着仍然拿着包裹站在那里的杨林,潘兴连忙关心的询问道。


“担心,能不担心吗?唉,算了,反正命都交到人家你们老板手里了,担心有什么用,潘老弟,你先去忙你的吧,让我一个人寻思寻思。”听到潘兴关切的询问,杨林故做犹豫的说道。


“好的,不过话说回来,杨大哥,你可不能玩不辞而别啊。”听到杨林的话,潘兴连忙应承着点了点头,同时再次嘱咐道。


杨林根本就没打算走,因为从开始就知道,李东轩根本就是在试探身边的人,原因很简单,如果他真的想出货的话,根本不需要让自己和夏雪两个人知道。


原本因为自己告诉夏雪后,对方会因为自己身份而感到怀疑,进而推断出事情的真伪,可惜……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