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河传说 第一部 北凉英雄传 第七十四章 新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51/


“王爷,王爷。”内侍急促的脚步传遍了整个王宫,夏天行和众多的大臣都吃了一惊,除了敌人入侵,内侍什么时候如此慌张过,内侍两三步冲了进来,一下子跪倒在地上,“王爷,秦大人回来了,安然返回,正在宫外候旨。”群臣顿时吃了一惊,夏天行的手已经开始颤抖了,“你是说,秦中鹰回来了?”“是,是秦大人。”“快,快宣。”

秦中鹰快步走进大殿之上,面色红润,身手矫健,几天的时间他已经逐渐恢复了元气,上殿也是精神抖擞。“秦大人好气色啊,我们听说秦大人遭人袭击,都担心的不得了,看来秦大人似乎没有遇到什么危险啊。”欧振鹏站出来说,秦中鹰对他一笑,“托欧大人的福,让山贼能够深入北凉腹地,好让秦某人能够好生活动筋骨。”“你。”欧振鹏大怒,刚想发作,夏天行咳嗽了一声,把他的话压下去了,“秦校尉能够平安返回真是北凉之福啊。”夏天行大声笑道,“秦校尉此次能够成功索要黄金100万两,并且沿途躲避追杀返回北凉是我北凉的大幸,说实话要我用100万两黄金换一个秦校尉我肯定不会换的。”群臣都笑了起来,夏龙飞突然走上前来,“秦大人此次遭袭可知道是何人所为?”笑声骤然停下了,所有人都盯着秦中鹰看,秦中鹰微微一笑,“此次遭袭乃是军中有人勾结山贼,企图夺取那100万两黄金,追杀秦中鹰的目的恐怕也是为了能够生擒秦中鹰以交换黄金,不过所有参与的人已经都被秦中鹰所杀。”“北凉军竟然能出这种事情?”“兵部招兵也不注意点。”群臣顿时纷纷议论开来,“秦大人,你真的认为对方是为那100万两黄金,而不是大人的项上人头吗?”夏龙飞偷偷的看了欧振鹏一眼,对方也在看着他。“秦某可以确定,对方目的在于生擒而不是杀死,否则秦中鹰早就被他们所杀了。”秦中鹰转头看向王爷,“王爷,微臣知道王爷正在为此事发愁,臣建议此事情可以终结,无须再白白浪费人力去做调查了,眼下应集中全力去修建北安府,徐校尉所部之反叛士兵,估计也是一时糊涂,臣建议,让他们以战死沙场的名义公布,好让其家人可得抚恤。”“秦大人宽厚仁慈,本王十分钦佩啊。”夏天行高兴的说,“一切按秦大人所说的办。”“是。”“秦大人。”一个人神经兮兮的出现在大殿门口,进来的时候还不忘记向夏天行行礼,“你终于回来了,我正打算带兵去找你呢。”李一中走到秦中鹰面前抱拳,“这次如果大人真遇到麻烦,我真不知道回去怎么跟二殿下交代。”“费心了,不过是几个山贼而已,有什么能耐挡住我啊。”秦中鹰笑着回答。李一中转头看了看夏天行,“王爷,前几日所说之事……”“前几日?”夏天行猛然醒悟,“秦中鹰听封,本王现在封你为征西将军,中郎将之衔。”“王爷,关于委任中郎将一事,还是应该由吏部考核。”吏部尚书路昭远急忙说,虽然王族有人事任命的直接权利,但是夏天行从没用过,尤其是中郎将的选拔更是要求很高,整个北凉只有不到100名中郎将,其中八成以上还是考了武举的文官,武官成功通过文举的简直是凤毛麟角。夏天行看了看秦中鹰,“秦大人一定有信心通过文举吧。”“王爷,下官没有,下官不过读过几年私塾,绝对没有到能够考文举的地步。”“那就请恕在下爱莫能助了。”路昭远皮笑肉不笑的看着秦中鹰。“这样啊。”夏天行沉思了一下,“不过本王一言既出,自然是要兑现的。”“王爷,请三思啊。”路昭远大吃一惊。“路大人,阁下的中郎将中有没有一个能在3个月内弄到100万两黄金。”李一中突然开口,“这……”没等路昭远说完,李一中接着说,“那么有没有一个中郎将能够献计一举击败风灵族人或者凭借几个人就招降草原各民族,或者对如何建设北安府有什么高深的见解?”路昭远的声音有些勉强,“功劳归功劳,但是选拔人才还是……”“王爷。”李一中转头行礼,“科举的目的是选拔人才,若仅仅拘泥于科举,认为只有科举才能选拔人才就过分教条了,明明有人才可用就在眼前而拘泥于形式此乃舍本逐末也,若连秦大人这样的人才都因为科举而不能为北凉所用,微臣请废除科举。”“科举万不能废啊。”路昭远的头上开始冒汗,李一中句句在理让他都无法反驳,“但是若秦大人成为中郎将恐怕对那些苦苦读书的人不公平。”“路大人是选拔人才还是为求一个公平,若是要公平,大人也可以把今科所有参加科举的人请过来,让他们每人3个月弄到100万两黄金,这样才叫公平,仅仅死读书并不能成为国之栋梁,秦大人如此谋略胆色却因为不能考过那些专门为考试读书10年的书生,而不能为国所用此乃北凉之损失。”李一中义正严词的说,路昭远沉思了一下,“臣也请王爷封秦大人为中郎将为北凉效力。”夏天行点了点头,夏龙飞第一个走了上来,“恭喜秦大人。”“恭喜秦大人。”群臣也附和道……

“别跟我跟的那么紧。”秦中鹰回头看了看李一中,“你好歹也是中郎将了。”“这个。”李一中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我参加科举了,但是最后只得到了榜眼的位置,加上本身只是都尉所以只是中郎,没有那个将字。”“那状元是谁啊?”秦中鹰问。“一个叫文凯的人,很年轻,跟我同岁,平日默默无闻,家里很贫穷,寒窗苦读10年。”秦中鹰停下了脚步,“你见过他?”“回来后曾经见过一面,现在他到吏部去报道了,不过由于太年轻,可能还没那么容易找到合适的位置。”“那你现在去找他,跟他好好聊聊,然后问他愿意不愿意来北安府任职,一定要把他给我请来,我对能在考试中击败你的人很好奇。”“这个,要是他不愿意呢?”“那你就带兵把他给我绑过去,这都不会吗?”秦中鹰大声命令。“是。”李一中转身刚想离开,又回头看了看秦中鹰,“快去,这是北凉城,难道我还能在这里出事吗?”李一中这才放心的跑开,秦中鹰看了看逐渐暗下来的天色,再不快点恐怕就真出人命了。

盛世酒楼此时正是高朋满座的时候,店家偷偷看着角落里那张桌子上坐着的一个戴面纱的少女,已经一天了,说是在等人,但是只要了一壶酒就白白占着张桌子,要是平时这张桌子也该带来好几两银子的利润了,现在眼巴巴的看着他在这里浪费着。“掌柜的,她该不会没钱吧。”小二悄悄说,“没钱,没钱就把她卖了抵债。”掌柜的怒气冲冲的说,话没说完,他们两个头上就挨了一下,老板娘从后面走了出来,“你们2个这叫什么话。”“可是老板娘。”“看我的。”老板娘径直走了过去,在少女面前坐下,“这位姑娘为什么一个人喝闷酒啊,难道是因为无聊的男人吗?”“不错,是因为男人。”对方冷笑着回答,“但是并不无聊,是个很有意思的男人,还有,请你让开,我等的人来了。”老板娘猛然发现一个高大的身影耸立在自己背后,吓得急忙跳了起来,“在下秦中鹰,如果我的朋友有什么过分的地方还请谅解。”“秦,秦大人。”老板娘的眼睛有些发直,眼前一个年轻英俊的军官正站在她面前,“不,不,没,没什么。”她急忙红着脸跑了下去,秦中鹰坐在慕容秋雪面前,“怎么才来,如果你再不来的话,恐怕我就会因为没钱付帐被人家给卖了。”“卖掉你吗?”秦中鹰一想起可怜的买家就有些哭笑不得的样子,不过当一杯酒被推到他面前的时候,他的表情有些严肃了,秦中鹰拿起酒杯一饮而尽,“你不怕我给你下毒吗?”慕容秋雪问。“一般人只要看见会用毒的就会担心对方用毒,实际上什么事情都会有个原因,有个目的,我实在想象不出你在这个时间,这个地点给我下毒的原因和目的。”“或许只是兴趣呢?”“你不是夏龙燕那种为了自己的兴趣就随意胡来的人。”秦中鹰拿起酒壶,又给自己倒了一杯喝了下去,慕容秋雪点了点头,“知道是谁想杀你了吗?”“知道了。”秦中鹰的脸上没有丝毫的恐惧表情,“不出所料,不过反正没成功,不用去管了,现在都到了这里他恐怕再动手就不方便了。”秦中鹰喝完酒壶里最后一滴酒,“走了。”“去哪里?”“反正不能在这里待一整夜吧,在北凉城找个落脚的地方。”秦中鹰刚起身就听见背后无数的议论声,看来传言这种东西的速度还是很快的,“跟我在一起不要紧吗?”慕容秋雪问,“堂堂北凉军的少年英雄跟一个来历不明的女子……”“现在你只有跟我在一起了,只要咱们一分开,暗骑营的人就会立即过来的。”秦中鹰的眼睛盯着一旁几个人说,“暗骑营。”慕容秋雪冷笑一声,“不过如此。”

一座漂亮的府邸出现在两人面前,“这是你的府邸?”慕容秋雪不可思议的看着这里,“应该说是吧。”秦中鹰想起夏龙飞那句“我会给大人留着的。”但愿他没忘了。“看来你也是个贪污腐败的人啊。”慕容秋雪的话里充满了藐视,“我要贪污的话还是先贪污那100万两黄金多好啊。”秦中鹰说着推开大门,只见里面灯火通明,正面大厅的大门敞开,夏龙飞正坐在里面等着他。

“秦大人久违了,今天要恭喜大人成为北凉军最年轻的将领。”夏龙飞起身说,秦中鹰急忙行礼,“多谢殿下抬爱。”“秦大人这次成功回来,在下应该设宴给秦大人压惊,但是……”他的眼睛盯住了一旁的慕容秋雪,“秦大人既然有红颜知己在旁,还是下回再说吧。”“她不是……”秦中鹰话没说完自己的背后就被拧了一下,慕容秋雪走了上来,脸上依然蒙着面纱,“这间府邸就是世子送给秦大人的吗?”夏龙扬看了她一眼,又看了看秦中鹰那痛苦不堪的表情,“不,这是在下送给姑娘的见面礼,请问姑娘尊姓大名?”“在下秋雪,世子真是多礼了,初次见面竟然能以一宅邸相送,殿下真是豪爽之人啊,秋雪先谢过了。”慕容秋雪也行礼。“不必客气。”夏龙飞话音刚落就开始了大声的咳嗽,两个手下急忙跑过来扶住他,“世子,不要紧吧,快吃药。”一个手下刚拿出药就被慕容秋雪一把抢了过来。“你干什么?”一个侍卫立即拔了刀。慕容秋雪闻了闻药又用手把它捏碎,“殿下是先天的肺痨吧。”“不许胡说。”另一个侍卫也拔出了刀。“这种药治标不治本。”慕容秋雪随手把药扔了出去,“想彻底根治只有一种办法。”她一指其中一个侍卫,“去拿笔墨来,把我说的东西都凑齐。”侍卫愣了一下,“快去,不想救殿下了吗?”另一个侍卫提醒他,他才醒悟过来,急忙跑进府邸,不一会就拿来了笔墨纸砚,慕容秋雪随后滔滔不绝的说着药名和各种不知名的东西,对方一字不落的记了下来,“找齐这些东西后来这里找我。”慕容秋雪冷冷的说。“秋姑娘,这些东西真可以治疗我们世子的病吗?”“应该可以,姑且试一试了。”“多谢姑娘了。”夏龙飞艰难的说。“没什么,世子一见面就送我如此大礼,小女子自然要回送些礼物给世子了。”慕容秋雪行礼。“告辞了。”两个侍卫扶着夏龙飞离开。秦中鹰则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们。“看来你比我还能耐,我索要100万两黄金前后用了3个月,你只用了几分钟就把这么一个府邸给要到,而且反而让对方欠了你的人情。”秦中鹰无奈的说,“不过总算赔偿了你的房子。”“现在这里是我的地方了。”慕容秋雪说,“你只是客人,去客房睡吧,不过在那之前,有必要把这里重新收拾一下。”“重新收拾?”秦中鹰看着整齐的布置有些不可思议,“这里很整齐啊。”“刚才那个侍卫拿出文房四宝的时间仅仅用了几十秒,就是说他很清楚文房四宝的位置,一个平日拿刀的侍卫为什么会这么清楚这些东西的位置呢?只有一个结论,他们对这里了如指掌,我不喜欢自己的家被别人如此熟悉。”“那明天找人来重新布置一下好了,我先去休息了。”秦中鹰转身刚想离开,慕容秋雪拉住了他,“要么帮忙收拾,要么出去住,这是我家,另外,你身上应该没有钱了吧。”“没钱,你认为我会落到那种地步吗,虽然我是很穷,但是身上总有住店的……”秦中鹰的笑容僵住了,他赫然发现自己的钱袋已经不知去向,他急忙摸自己另一处藏钱的衣袋,发现那里破了个洞,“你是不是偷了我的钱?”“秦大人可不能信口开河啊。”慕容秋雪冷笑着说,“现在秦大人可以选择帮助我这个弱女子来布置房间,也可以选择露宿街头,不过以秦大人这种身经百战的人来说,露宿街头是小意思吧,不过暗骑营的人说不定正等着你呢。”秦中鹰无奈的叹了口气,“你就不怕我了解这里的一切吗?”“正如你所说,你没有任何对我不利的原因和目的,所以你知道这里的布置无妨,只是世子那群人我却摸不透,所以有必要防着他们。”慕容秋雪转身走进内室。秦中鹰看着她的背影无奈的叹了口气,也跟着走了进去。

南宫盛的队伍距离北凉越来越近,他麾下的1000名官兵早就发了几遍的誓,再也不会跟这个南宫盛出来执行任务了。南宫盛则异常高兴,因为从北凉来的传令兵带来了李一中的话,秦中鹰安全抵达北凉城,这个消息让南宫盛兴奋不已,于是在已经没有任何危险的情况下急行军回北凉城,全军经过几天的折腾早已经不成人形了再经过急行军,已经苦不堪言,如果不是任务实际已经结束,他们连杀掉南宫盛的心都有了。

但是南宫盛忽略了一件事情,一件让他后悔终生的事情,同时也是一件彻底改变夏帝国命运的事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