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由《士兵突击》想到的

由《士兵突击》想到的


这些天我白天在外面谈合作,到处找人借钱,晚上回来就踏踏实实的坐在电视前看电视,看让我常常为之动容的《士兵突击》。

《士兵突击》讲述了一个有点孤僻,有点倔,有点执拗,有点坚强的一个农村入伍兵的成长经历,后面的情节倒不是最吸引我的,最吸引我最让我喜欢的是在最前面,一个老百姓参军入伍朝着老兵看齐的阶段。

因为看到这些情景,我仿佛看到了一个八年前的我,同样倔强的我!

士兵的成长不是一蹴而就的,它是一个充满了磨难与坎坷的脱茧化蝶的过程,很多人会在这艰难的摸爬滚打中摔倒爬不起来。

我是九九年去的部队,那时在天津杨柳青武警里服役。部队生活其实很枯燥但是也很有趣,枯燥是因为每天都是重复那些东西,而有趣的是每天看着自己与前一天不一样,那很有趣,这种有趣就像看见仍然觉得自己相当年轻而胡子已经在不断生长一样,是发自内心的一种喜悦。当然最初进入部队的那种神秘和新鲜消磨殆尽的时候,部队生活才真正的进入我们的骨子。那个时候我们训练,种菜地甚至还养猪,真正的做到了自给自足,到现在我还清晰的记得那时的我们一个个像馋猫一样,一到菜地肯定得乘着班长不注意弄点东西填饱肚子,而所谓的东西也无非是西红柿、黄瓜、茄子甚至是青椒,再跟班长起哄让他买凉皮,而班长往往也很大方,没办法,那时我们都是穷鬼,只有他钱发的最多,呵呵,不吃他吃谁啊!训练量一天天的增加,一个星期里早操至少有三四趟五公里,其它都是三公里,当然晚上体能是必不可少的五公里了,俯卧撑、仰卧起坐、深蹲起立一样一百,其它的就是什么鸭子步啦,折返跑啦,四百米障碍啦,当然单双杠一二练习也是必不可少的项目。每天的训练课目排得满满的,大额度的训练量使我们的病痛也一天天的增多,关节炎,胃病,静脉曲张,骨膜炎,一个个以前甚至闻所未闻的病症一一出现,但战友们谁都没有放弃,都仍很积极的参予各项训练,因为我们都知道,在军队里别人什么都不认,只认你的军事素质和整体表现。

这样的生活我过了整整十个月,十个月之后我走了,我北京的亲戚把我调到了北京卫戍区,而我的另一段生活刚刚揭开序幕。

一进卫戍区,我就被分到了教导队,那是班长诞生的摇篮啊,下级单位把自己最好的兵选送到这里接受更为严格更为专业的系统培训,然后他们再回到连队去带更多的兵。因为我在武警时没有专业,所以我直接被分在步兵和他们一同训练。说实话,那时我的成绩是相对较差的,身体素质和他们比不是在一个档次上,但是我也没有认输,而是虚心的一步一步的往下走,不足的地方一项项去弥补,一项项去赶,一项项去追,在这其中,我认识了许多可亲可爱的战友,他们那憨厚老实的外表下一个个又机智而富有正义。我怀念这种情感,可能等到我年龄越大这种怀念就会越深!

我在教导队里待了一年多的时间,其间因为经常写点文章,发表一些习作而被选入了北京军区战友报社学习,就这样我和我教导队的战友分开了,没想到一分就是几年,以后我就留在了北京卫戍区,没有回去了。在战友报社里有来自北京军区各部队的宣传干事,报异员,我们在一起集训学习新闻报导的有关知识,而正当我们相互熟悉,已经很融洽的在一起生活学习的时候,“非典”来了,按照上级的指示,其它部队的战友都必须得回去,而我因为本身就在北京,所以被报社领导留了下来,那个时候真的是很紧张,“非典”没来之前我是在军区政治部食堂吃饭的,而“非典”直接把这个通道也给掐断了,吃饭我都要自己想办法,感觉自己整个人似乎有点与世隔绝,远在家乡的父母那个时候去任何以往都要关心北京的新闻,那种担忧与揪心是令我最温暖的!而那时的我可能胆子也比较大一些,就经常一个人跑到外面去吃,当时心里想嘛,当兵的嘛,这点东西怕什么呢,要是那时的领导知道了我这样的想法非得把我劈死不可,呵呵!其实现在想想,可能还是心里的东西是我们最怕的,心里不在乎了,就不存在什么难的了!

非典让更多的人知道了生命的可贵,生活其实就是这样的,真正的经历了似乎才会真正的成长。

很快实习期结束,我和报社告别回到我在卫戍区司令部的军事志编辑部工作,生活真正的又回到了部队的那种状态,重新见到曾经朝夕相处的战友,一种兴奋在心底蔓延,似乎只有痛快淋漓的醉倒才能表达那份感情!结果我真的醉了,我的好酒量待不住战友们的热情。醉了才把幸福分解的更多绚丽和多彩!

和许三多一样,在部队的日子里我遇到了许多亦师亦友的领导、战友,张志军,包少华,魏亦飞,王君,王凯,肖杰……一个个耳熟能详的名字常常在梦里萦绕,事实上,在部队的生涯上他们影响了我许多,也教会了我很多!

直到零四年底退伍,我一直是在部队按部就班的做着编辑工作,那个我待了五年的部队随着我的退伍签名就和我彻底的再见了。人虽然是离开了,但骨子里的军人情结或许会在身体里潜伏一辈子!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