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如果你的照片拍得不够好,那是因为你还靠得不够近。”——罗伯特卡帕

新闻工作者者因公牺牲今年创新高

决定写这篇文章,心里确实有些沉痛,昨天早晨无意间看到国际新闻安全机构发布的一项统计数据,截至到07年11月28日,已经有至少171名记者因公殉职。今年已经成为了历史上记者死亡最多的一年,据统计,共有142名记者和29名新闻后勤人员阵亡于全球35个国家和地区,毋庸置疑,其中占比例最多的绝对是地处中东的战地记者们。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国际新闻安全机构统计,07年至少有171名新闻工作者殉职 虽然我们的世界大体上看是和平的,但在各个角落,小规模的战争、冲突甚至BD却是屡屡发生,而记者们则以崇高的敬业精神在一线前沿履行着自己的使命。他们不顾安危,用照片和文字把最危险的地方展现在生活在和平环境中的人们面前,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记录人类最为丑恶的行径,在这些人身上,“职业道德”四个字被体现的淋漓尽致。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伊战时记者们躲在简易战壕中 统计数据显示,今年总共有58名战地记者死于伊拉克,这还只是确定了身份的,加上那些不知名的死难者,不完全统计有64人。但我们看到有关这类事件的新闻却远没有这么多。原因是大部分西方媒体只会派很少数的自己本国的记者去到前线,就算去了的欧美记者,一旦走出美军的保护圈,基本立刻就会被当地武装劫持、绑架或者枪杀,所以很多报道人员都是在当地招募的,只有当地人才吃得开。而大部分媒体只有在这些自己国家的记者阵亡的时候,才会发出相应的报道,而那些因公牺牲的当地人,则只能被迫接受默默的离去。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一名记者被遇袭,士兵们抬着担架快速将其送往急救处 战场是无情的,被愤怒冲昏头脑的人们才不会管你是不是中立的记者,其中很多牺牲的记者都是因为新闻工作身份而被故意袭击的,也有不少是死于突发***火。截止到今年的11月中旬,伊拉克战争共夺走了235名记者的生命。我们或许只关心战争的进程,只关心谁输谁赢,有多少人想过这些记者需要面对的是什么?还是只在他们死后象征性的“哀悼”一番了事?

● 永不放弃的战地记者

Bassam Sebti是一名伊拉克记者,供职于华盛顿邮报,他回忆起自己在伊拉克工作的时候,说道:“在伊拉克工作的记者—尤其是伊拉克本土记者,每天都面对着极度的危险,这种危险不仅来自汽车炸弹和袭击,控制巴格达地区的民兵也会将伊拉克记者视为美国或政府军服务的间谍,更不用说像我这样供职于美国新闻机构的记者—在那些武转分子眼里简直和异教徒无异。”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许多伊战记者都是当地人,但他们也面对着更大的危险 他还说道:“没有一个邻居知道我的真实工作,我告诉他们我在做自己的生意,我经常想到可能会出现在我家门口的恐吓信,或者在身边爆炸的一颗炸弹……即便在睡着时,我的精神依然高度警觉,随时准备举起床边的AK-47抵抗闯入者。”在被问到会不会因为危险而放弃自己的工作时,我们得到的回答是这样的:“我永远不会放弃我的工作,如果我放弃了工作,我的同事们也随之辞职,谁来向世界揭露伊拉克正在发生的事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战地记者 战地记者是这个世界上最危险也最无奈的职业,想要从事这个行业,就必须有抛开一切的魄力,包括自己的生命。一位战地记者曾经这样说:“我害怕失去生命,我害怕看到战争。因此我愿意去做一名战地记者,用我的力量去避免战争,保护生命!”战地记者是我们最应尊敬的,有人终其一生想要寻找的就是那些可以震撼心灵的东西,但这些战地记者带给我们的却远远不止这些。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最伟大的战地摄影师—罗伯特卡帕 美国著名战地记者罗伯特卡帕说过:“如果你的照片拍得不够好,那是因为你还靠得不够近。”这几乎成了此行业从业者的座右铭,也可能正是这种敬业精神,让他们成为了战争中最无奈的牺牲者。虽然看起来不可能,但我们所有人都衷心希望:有一天,世界上所有的战地记者能够永远的失业。

● 战地记者的无奈

1998年,对于我们来说是值得永远纪念的一年,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被袭,光明日报记者许杏虎、朱颖,新华社驻外记者邵云环不幸殉职,虽然关于此次袭击的原因众说纷纭,但从中反映出的问题不容忽视。包括伊拉克战争中众多记者下榻的“记者之家”—巴勒斯坦饭店频频遭袭,都必须让人们警醒,他们到底是被“误杀”?还是被“谋杀”?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98年在南联盟不幸牺牲的驻外记者邵云环,许杏虎和朱颖夫妇 战地记者的使命是报道战争,某种意义上也是促进和平,而不是去送死。不是只有在战场上牺牲的记者才是英雄,每一个亲历前线报道的记者都是英雄。记得03年伊战爆发前夕,凤凰台女记者闾丘露薇在各国同行都奉命撤离的时候,选择了自己前往最前线,这样的极具个人英雄主义色彩的行为,发生在一个女子身上,引来了国人的阵阵喝彩。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黎巴嫩群众SWYX抗议军方频频“误杀”战地记者 但随后而来的事情却不得不引起我们的反省,那些服从了上级安排,出于人身安全考虑选择撤退的记者们却遭到了不少网民的指责。迫于压力,其中很多人不得不又回到了已被炮火淹没的战场前线。这时被和平包围的稳坐在电脑前关注战局的网民不说话了,他们的目的达到了。但如果这其中真的有记者不幸牺牲在了前线,有没有我们网民的责任?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美国士兵向死去的战地记者致敬默哀 面对生存和死亡,谁都会选择生存,战地记者也不例外。之所以说这是世界上最危险也最无奈的职业,危险来自于炮火,而无奈就来自于类似这样的社会舆论。当然,有时记者们冒死得到的素材并不能发表,政府、势力也会通过种种手段进行镇压,努力劳动并不一定能收获果实。战地记者值得尊敬,他们的生命,他们的权益,则更需要被保护。

下面,我们整理了三件发生在最近的战地记者殉职或遇袭事件,希望能让您对这个职业有更深的认识。

● 日本记者长井健司被近距离射杀

今年9月27日,东南亚某国发生了大规模的BDSW,日本APF通讯社的摄影记者长井健司不幸遇害。现年50岁的长井健司是一位职业战地记者,曾多次深入一线,包括伊拉克战场进行报道。他在YX前两天入境,并在第一时间进行了报道。但长井健司在29日的牺牲,另全世界一片哗然。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日本记者长井健司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日本记者长井健司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长井健司被该国士兵近距离射杀,最后一刻他还在举着相机拍摄 该国军方称,长井健司是被流弹击中不幸身亡的,但日本富士电视台拍到的视频画面却显示,长井健司是被一名该国的士兵强行推到在地,并近距离枪击身亡的。他手中的相机明确的表明了其记者身份,该国军人的故意枪杀引起了国际舆论的强烈谴责,也纷纷为长井健司的不幸遇害感到万分惋惜。

长井健司被射杀的视频片段 从视频中我们可以看到,长井健司在被推到在地之后,乃至中弹之后,都没有停止拍摄。这一悲壮的时刻,每个人看了都会为之动容。在这个和平年代,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实在是令我们难以想象。同时,长井健司对影像,对记实的执着,也令我们感到震撼,这种敬业精神,值得每个人学习。

● 年轻才俊的伊拉克记者阵亡

今年7月12日,路透社摄影记者Namir Noor-Eldeen在伊拉克阵亡。他今年仅仅22岁,年轻才俊,被认为是路透社新一代摄影记者中的佼佼者。当时他正在巴格达体操馆拍摄举重的照片,听到冲突开始后,便同司机迅速开车冲向事发地点。这一去就再也没有回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Namir Noor-Eldeen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Namir Noor-Eldeen Namir Noor-Eldeen是伊拉克人,04年便开始为路透社工作。他的摄影作品着重展示在炮火中的伊拉克人的真实生活,相比欧美记者,他的身份更容易接近当地民众,因此照片的冲击力也更大。Namir Noor-Eldeen最后一张归档图片的说明上写着这样一段话:“当地人几乎不再吃在底格里斯河中捕到的鱼,牧师们提醒人们,现在底格里斯河中的鱼都是以死尸为食生长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同时阵亡的Namir Noor-Eldeen和它的司机(左)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Namir Noor-Eldeen的代表作品之一 一颗即将升起的新星就这样陨落,所有人都为他惋惜,路透社也正有送他去美国继续深造的打算。当然,他只是许多牺牲在伊拉克的当地记者中的一个,其他许多人都只是默默的离去。这些伊拉克记者生活在战火之中,他们的家园在战火中被逐渐摧毁。相比欧美记者,这些人无从选择,他们只能通过文字,通过照片控诉这一切,希望战争早日结束。

● 被无罪名关押20个月的法新社记者

06年4月12号,法新社战地摄影师Bilal Hussein在采访中被被美国驻伊拉克军队拘捕,并以“与伊拉克起义者有密切接触”为由投入监狱。至今已超过一年半的时间,但仍没有被释放。法新社员工说:“这是对新闻媒体、民主传统的公开蔑视!”对美国军方的做法表示强烈抗议,并要求尽快释放Bilal Hussein,但遗憾的是美国方面至今仍没有做出任何表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法新社要求释放Bilal Hussein的海报 Bilal Hussein所属的团队曾在05年的伊拉克战争报道中获得普利策奖,当时它在一家酒吧中对**武装进行拍摄。仅仅为此,Bilal Hussein就被无罪名的关押了20个月之久。目前在伊拉克,与Bilal Hussein相同情况被关押的人(并非是记者)超过13000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工作中的Bilal Hussein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Bilal Hussein的代表作品之一 目前法新社的工作人员自发成立了一个请愿网站,希望人们能够更多的参与到要求释放Bilal Hussin的行列中来。包括Al Diaz、David Leeson、Judy Walgre等普利策奖获得者也都加入了这一请愿队伍。为了尽我们所能的帮助Bilal Hussein早日获释,我们希望您也能诚心的为他请愿。

● 向所有战地记者致敬

在写这篇文章的同时,小编也在不断查找各种关于战地摄影师遇害的消息和资料,看着他们的一幅幅用生命换来的作品,心情非常沉痛。做为一个局外人,我们或许无法真正的理解他们工作的性质,无法真正理解他们的想法,但这些人身上表现出来的职业道德和敬业精神,却深深感染着我。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大多数战地记者都不会这样全副武装 你可能会说,为什么他们在工作时不穿防弹衣?这样岂不是能更好的保护自己?前面提到的因公遇害的长井健司是这么回答的:“这是我们战地记者的一个采访模式,要深入当地,与民众最近距离接触,就是这么一身便装,才不会产生隔阂。”同时,一名曾赴伊战前线的中国记者也说:“在战场上拍摄,你根本没有时间照顾自己的安危,只有离开战场时候,才会意识到自己离死亡曾经那么近。”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带血的相机 战地记者是值得尊敬的,世界各地频发的战争和冲突让他们不得不经常将自己的生命置之度外的工作。我们在关注那些来自于第一线的消息、图片的时候,不仅仅应该为战争的残酷无情唏嘘,更应该设身处地的为发回这些报道的记者们祈祷祝福。最后,希望大家和我们一起向已经牺牲殉职的战地记者们致以最崇高的敬意,并祝福现在还工作在最前线的新闻工作者一生平安。

“我是一个目击者,这些照片就是我的证词。我所记录下来的东西不应被遗忘,但绝对不能重演。”——James Nachtwey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