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西藏戍边军人写给妻子的信


孩子她妈:


我又一次回到了西藏。我知道,万里行程,你的心也被我一步步拽到了高原,你又要生活在长久的思念中了。我也知道,这不是你想要的生活。我们两地分居的时间越久,你内心的波澜也就越大。特别是这次休假,我明显地感觉到这一点,我们也因此发生了几次不愉快。


国英,高中毕业,你上了大学,我穿上了橄榄绿走进警营。大学毕业后,你从学校带着“绣球”只身来到我工作的城市——北戴河。你说,你从小敬佩军人,喜欢军人,所以将“绣球”抛给了我。记得我们刚结婚时,你说你从媒体上了解了军人的生活,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嫁给军人,就等于嫁给一个不回家的人。我们后来的生活印证了这句话

结婚时,由于经济拮据,我们没有浪漫的婚礼和旅行,是战友们相继送来的一些生活必需品,才帮我们勉强撑起了一个家。尽管日子过得清苦,可你说,只要能和我在一起,就是再苦也是幸福的。然而,这种幸福没持续多久。两年后,因工作关系,我被调到总队。那时,已有身孕的你每天拖着沉重的身体上班,下班后还要自己收拾家务。记得有一次,你到地下室找东西,因那里的空气长时间不流通,进去不久就晕倒了。后来,是邻居大妈发现,才喊人将你送到医院。一个多月后我回家,你没对我提起只言片语,倒是那位大妈拉着我数落了一通。我真后怕,如果当时你和孩子有点闪失,我该怎么办?到现在,我心中的愧疚也无法抹去。


两年后,几经努力,我总算把你和女儿接到了身边。可不到一年,我又调往西藏。我知道,这次决定除了我自己,全家没有一个人会同意。一直帮助我们照顾孩子的岳父母为了阻止我进藏,也毅然起身回了老家。然而,最了解我的莫过于你,尽管你不愿我走,可还是流着泪帮我收拾行装。


从此,我便跋涉在高原的冰山雪水之间,也从此,家庭的重担再一次压在你羸弱的双肩上。


快过春节了,为了了解高原官兵的生活,我远赴驻守在祖国西南边陲的武警阿里地区支队采访。因为进藏不足3个月,加上阿里地区海拔又高,我头痛欲裂,呼吸困难,严重的高原反应让我写每一篇稿子都十分困难。大年夜,我独自一人站在狮泉河镇空旷荒凉的大街上,感到从未有过的孤独。这时,手机响了,是女儿稚嫩的声音:“爸爸,过年好!”顿时,泪水挂满了我的脸……


由于我不能回家过春节,正在上大学的外甥女放寒假后到咱家陪你和女儿。大年初一的夜里,女儿突然高烧,大半夜,你和外甥女把她抱到医院。外甥女劝你:“舅妈,打个电话告诉我老舅一下吧!”“告诉他,他那么远能解决什么问题?”你不想让我担心。经过这事,原本十分崇拜我并声称将来也要嫁给军人的外甥女,从此改变了自己的择偶观。她说,做军嫂太不容易了。几个月后,借到北京出差的机会,我回家看望你和女儿,你原本瘦弱的身体又消瘦了一圈。我十分难过,抢着帮你做家务,可你推开我:“你的任务就是陪女儿看电视。”那一刻,我心里既酸楚又幸福。

你知道西藏高寒缺氧,环境恶劣,交通不便,又想着我整天奔波跋涉,因此,除了想念之外,你还有太多的担心和牵挂。你说,只要听说我外出采访,就常会整夜睡不着觉。爬行在颠簸的“天路”上,我把你的心也扯得起起伏伏。


2005年元月初,位于中尼边界的日喀则地区曲当乡发生山林大火,我接到通知是3日的傍晚,为了及时跟上部队,我必须在4日凌晨前赶到日喀则。时间紧迫,我没来得及给你打电话,便连夜赶往日喀则,到后不久,就跟着部队出发了。颠簸一天到了曲当乡,我本想打电话告诉你一声,可那里是山高林密的原始森林区,手机根本没有信号。一周后,灭火结束,我一回到日喀则便立即打电话给你,我刚“喂”了一声,你便在电话那头泣不成声。后来我才知道,一周来,你想方设法也联系不上我,担心得寝食难安。我本想安慰你一下,可我刚开口,你却说:“不用说了,只要你平安就好。”


国英,这些年,你和孩子为我付出得太多。每每想起这些,我就忍不住泪流满面。有时我想,我的意志会不会被酸楚的泪水泡得“发软”?这几年你不止一次劝我调回内地,我知道你想结束两地分居的生活,更担心我的身体经受不住高原的折磨。说实话,我有过几次调回内地的机会,但都一一放过了。我还清晰记得2004年9月,总部的一位老将军对我说:“小伙子,把你调到西藏可费了不少劲儿,你在那儿不仅要经受住高原恶劣环境的考验,还要做出一番成绩来!3年后想回来,到北京来找我。”如今,3年早已过去,我没有离开高原,我每年都有几次机会到北京出差,也从没找过老将军,因为我知道,我所做的工作,离他的标准还有很大差距。


这次休假,你又劝我转业到地方。这几年,我有的战友脱了军装下海成了商人。看到他们一家人有说有笑,你从心里羡慕。说心里话,我何尝不想过那种拥妻携子的甜美生活?可话又说回来,人应该讲良心。我是草原牧民的儿子,因为穿上军装才改变了命运。十多年的军旅生活,我不仅对军装产生了感情,更懂得了什么是人生的追求。来西藏后,通过下基层采访,我了解到许多感人的故事。有的父亲是边防军人,为高原献出了青春和健康,因为放不下这片热土,又送儿子到高原;有的战士家有近千万元的资产,却甘心扎根高原,还因此失去了爱情……难道他们不知道高原艰苦?不懂得回内地享受生活?从他们真实的故事里我看到了一种精神,一种只有到了高原才能体会到的责任感。在军报上我看到一名战士在写给女友的信中说,“女人需要男人的胸膛,祖国更需要战士的脊梁。”我的脊梁虽不能承担保卫祖国安全的重任,可我能通过我的笔,给他们提供一点精神食粮,哪怕是一点点。所以,我的意志不能变软,我还要继续跋涉在这条“天路”上,跋涉在这片茫茫的高原上,尽管这里平均海拔在4000米以上,空气含氧量也只有内地的30%—50%,也尽管这里地广人稀,荒凉而贫瘠,可我深深地爱上了这片土地,因为高寒缺氧的雪域高原以她的博大和苍茫,不仅抚育着千千万万的藏族儿女,也塑造着守卫在这里的高原官兵圣洁的灵魂和坦荡的胸襟!


我没有尽到丈夫应尽的义务,也没有尽到父亲应尽的责任,我一遍遍地问自己:“我拿什么奉献给你,我爱的人?”我想我只有用手中的笔,尽可能多地记录下高原卫士生活和工作的身影。我知道这样苦了你和女儿,也苦了自己的身体。可话说回来,人总该有点追求,我们为人父母,也总该给女儿作出点榜样吧!


国英,这么多年都忍了,那就再忍几年吧!也许有一天我真的脱去军装,我会加倍补偿对你和女儿的亏欠。我想你会想通的,女儿也会理解我的,你们都会支持我,是吗?


好了,就写到这儿吧。别忘了,孩子的基础教育一定要抓好,拜托了!


孩子她爸 景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